• 嗨起來吧
  • 0

「嗯,我回來了!」凌楓平淡的道。

簡簡單單的五個字如同是驚雷聲在歐陽玉兒的腦中響起,她等待了多久,她受了多少的委屈,放棄了踏天門的機會,她只為了等待他的歸來。

「哥哥!」歐陽玉兒一下子朝凌楓沖了上去,她將凌楓緊緊的抱住,淚水忍不住溢出了眼眶。

「你怎麼才回來,母親被黃泉宗抓走了,輕姐姐下落不明,整個神州大陸早已經物是人非。」歐陽玉兒哽咽道。

凌楓並沒有回答,在上官曉秋得那裡她已經知道了一切,黃泉宗的強勢崛起,神州大陸的淪陷,只是他沒有想到自己的母親被黃泉宗抓走。

龍有逆鱗,觸碰則死!

凌楓的逆鱗便是他的親人。

「我回來了,這一切都會結束,黃泉宗也會覆滅。」凌楓輕輕的拍著歐陽玉兒的後背,承諾道。

也許是哭累了,也許是因為凌楓回來了,歐陽玉兒就在凌楓的懷中睡著了。

「歐陽玉兒,給我出來!」突然,一道憤怒聲在閻羅盟上空響起。

閻羅盟所有人都一驚,急忙朝空中而去,只是他們還未看見來人的時候,身體都不由自主的朝下落去。

宇峰等荒蕪期巔峰的強者也震驚的看著這一幕,僅僅只是氣勢便讓他們無法靠近,可想而知來人的勢力有多強。

「宇峰長老,你去通知凌楓,我上去看看!」一名麻衣青年手持一柄青色長劍,看著宇峰道。

「宗主,小心點!」宇峰看著楚天,點了點頭。

「青楓!」手中的長劍一舞,一道青色劍氣從長劍中湧出,形成了一道保護罩將楚天保護起來。

劍氣如虹,楚天一下子來到了閻羅盟的上空。

一名中年男子負手而立,看著突然衝出的楚天十分不屑,一股氣勢直接朝楚天壓迫而去。

「噗嗤!」心中彷彿有著一柄大鎚突然錘在了他的心上,然後他吐了一口鮮血,臉色略有些蒼白。

「好強,這人到底是誰?」楚天看著對面的中年男子,心中十分震驚。

他本認為自己是天驕之子,可當他認識凌楓之後,他傲氣被凌楓抹平,凌楓消失這一百多年,他靜心修鍊,百年時間成為荒蕪期巔峰強者,僅差一步便達到了人境。

在這神州大陸,他已經是站在最頂尖的存在,就算是黃泉宗,能和他媲美的人也很少,在閻羅盟,他擁有至高的地位,他是御風宗的宗主,他還是天劍的傳人,可是現在,這神秘的陌生人僅僅只是用氣勢便讓他受傷。

「你沒有資格和我對話,還是讓歐陽玉兒出來吧。」段健掃了一眼楚天,眼中閃爍出一絲淡漠,輕輕一個揮手,直接將楚天給擊飛出去。

「唰!」

突然,一隻巨大的手掌將楚天接住,然後將楚天放在半空之中,便直接朝空中而去。

楚天看著那道身影的時候,臉上有些苦澀,曾經自己眼中的螻蟻,曾經自己看不上的人,如今已經成長到他仰望的人物。

「凌楓,小心點,這人並不簡單。」楚天心中低喃道。

他並不知道凌楓能不能聽見,他也不知道凌楓的實力如何,但是他知道,凌楓比他強,僅僅剛剛的速度,他不得不承認凌楓的強大。

「你也是黃泉宗的人?」凌楓衝上空中之後,看著眼前的段健,眼中有些淡漠。

段健看著凌楓,他眉頭不由一皺,以他黃境初期的修為,他一眼就看出了凌楓的修為。也正是因為這樣,他才有些好奇這青年。

「人境初期,你很不錯。」段健笑了笑,不過他並沒有將凌楓放在心中,畢竟人境初期在他的眼中還是太弱了,畢竟他是黃境強者。

「你也不錯,黃境修為,我真不知道神州大陸什麼時候多了這麼一號人?」凌楓的笑容有些冷漠,他拔出魔劍,看著段健道:「黃泉宗的人都該死,既然你在空中叫囂我妹妹的名字,你定然和她有仇,既然有仇,你便要死!」

段健看著凌楓的樣子,他突然笑了起來,他堂堂黃泉宗宗主,在整個神州大陸最強的人,他從沒有想到會有這麼一名青年會拔劍指向自己。

「你可知道我是誰?」段健的眼眸逐漸冷了下來,看著凌楓的目光也十分淡漠。

凌楓沒有理會他,他只是淡淡的看著段健,一臉冷漠:「你需要記住我是誰,你是誰並不重要,因為我不屑記住一個已經死去的人。」

什麼是霸氣?

這就是霸氣!

什麼是自信?

這就是自信!

凌楓將霸氣和自信演繹到了極致,他本不好殺戮,可殺戮總是要找上門,他本一心修仙,可如今卻魔種心身,走上了無上魔途。

段健的臉色一變,他感覺到自己的身份受到了挑釁,他的實力受到了挑釁,就算是人境巔峰的王一也不敢這麼和他說話,可是如今這麼一個毛頭小子居然這麼和自己說話。

「你這是在找死!」段健看著凌楓,聲音也逐漸冷了下來。

「請你記住,擊殺你的是閻羅聖君凌楓!」凌楓手中的魔劍一揮,一道劍氣直接劃破了空氣,朝段健而去。

閻羅聖君凌楓!

這道聲音在空中不斷的回蕩著,下面那些閻羅盟弟子們,聽見凌楓的名字時,他們都瘋狂的呼喊著。

凌楓是誰!

兩百年前的傳奇人物,就算是神州大陸最神秘的輕語兒也在遺迹中等待的人。

「孤月!」段健根本沒有在意凌楓的名字,他右手一翻,一柄漆黑如墨的彎刀出現在了段健的手中,彎刀猶如是一輪孤月,直接朝凌楓斬去。

彎刀劃破了空氣,一下子斬在了凌楓的劍氣上,緊接著,段健身形猶如是一道黑影,一下子消失在空中。

「篷!」凌楓只感覺到了後背傳來了一陣疼痛,身體朝前傾斜,慣性的朝前落去。

「死!」彎刀再次揮來,但是這次彎刀被刀芒給包裹,帶著一絲不可抵擋的威勢直接朝凌楓斬去。

「哼!」凌楓直接一個轉身,魔劍直接朝上揮去,一道漆黑的魔元劍氣朝魔劍之中湧出,頓時將沒有任何防禦的段健給擊傷。

噗噗!

一道鮮血從段健的左臂之上噴出,劍氣將段健的左臂給划傷。

「閻羅劍道之離別!」一劍劃出,頓時蒼穹失色,甚至段健也感覺到有些壓抑。

「半月殘陽!」段健的聲音有些凝重,他能感覺到凌楓手中長劍傳來的危機,這讓段健不得不正視面前凌楓。

「篷!」

魔劍和彎刀撞擊在一起,他們兩人的目光也對視在一起。,

冷漠,無情,深邃,冷血等目光出現在凌楓的眼中,段健心中十分震驚,他怎麼也沒有想到,凌楓的眼眸中居然能出現這麼多的感情。

噗嗤!

兩人都朝後退了一步,只是段健的臉色蒼白,而凌楓直接吐了一口鮮血,心中內臟都有輕微的移位。

「你很不錯,但是想要殺我還差了很多。」段健看著凌楓,聲如止水,根本沒有將凌楓放在眼中。

「是嗎?」凌楓不可否置的笑了笑,手中的魔劍橫在胸前,嘴角泛起一絲冷笑。

魔劍之上一股毀天滅地的氣勢傳出,這一劍,似乎已經超脫了天地的枷鎖。

「殺戮劍道之毀天滅地!」凌楓的聲音十分凝重,他看著對面的段健,雙手不斷的顫抖。

毀天滅地這是凌楓最強的一招,這超越了天道的劍意,這一劍,足夠毀天滅地。

看著凌楓的這一劍,段健的心不由微微顫抖,他雖然是黃境強者,但是他根本無法抵擋這一劍,甚至他連抵擋的心也沒有。

這等劍勢,就算是他在九幽冥界中也不曾見過,就算是九幽之中最強劍修九幽劍神也不過如此。

劍招還是凝聚,氣勢不斷的上升著,凌楓整個人也猶如是一尊魔神,讓人不敢直視。

「死!」魔劍猛然斬下,一劍落下,天地失色,頓時將整個天地給碾壓。

「逃!」段健深吸了一口氣,全身靈力猛然湧出,直接朝外逃竄。

「逃的掉嗎?」凌楓不屑的道,在這一劍下,他自信能斬殺黃境初期強者,就算是黃泉巔峰強者,他也有自信將其重傷。

「篷!」魔劍斬下,一道乳白色的光芒閃出,頓時段健便脫離了凌楓這必殺一擊。

不過就在段健鬆氣的時候,凌楓的身形猶如一道閃電,再次朝他衝來。

「凌楓,住手,如果你再不住手我便將歐陽清雪斬殺!」突然,一道聲音傳入了凌楓的耳中。

凌楓的眉頭微微一皺,他手中的魔劍也不由微微一頓。

歐陽清雪,僅僅這個名字,他便能為她放棄一切,就算是放棄他的命也可以。歐陽清雪,這是黃泉宗最大的籌碼,這是他們要挾閻羅盟的籌碼。 第六百六十九章:抉擇!

「閻羅聖君,你真的認為我會一點底牌也沒有嗎?我告訴你,你們盟主的母親在我們手中,你們閻羅盟終究會毀滅。」段健看著突然停下的凌楓,他拍了拍自己的衣裳,十分不屑的道。

在剛剛生死關頭,他不惜用了自己保命的法寶,如果不是剛剛王一的傳音,也許他現在已經是凌楓劍下亡魂。

「篷!」

凌楓一腳踹在了段健的小腹上,頓時段健便飛出了幾丈之遠,緊接著,凌楓便落在了閻羅盟之中,臉色越來越蒼白。

剛剛的毀天滅地已將消耗了凌楓七分魔元,雖然他體內的魔元不斷的恢復著,但是這並不是代表他不能不防備接下來的事情。

「啪!」突然,一雙大手直接抽在了凌楓的臉上,這一掌是剛剛被自己踹飛的段健抽來的。

「閻羅聖君,今天我就讓你變成死君!」 夏日晚晴天 身形如電,凌楓只感覺自己全身疼痛,他本可以反抗,可是現在他不敢。

「你反抗啊,你剛剛不是很強嗎?你現在反抗啊?」在所有人的目光下,段健不斷的蹂躪著凌楓,絲毫沒有一絲留情。

「閻羅盟弟子聽令,殺了黃泉宗之人!」突然,宇峰的聲音響起,原本那些驚愕的弟子們都回神過來,抽出了自己的武器,準備朝段健衝去。

「退下!」一聲厲喝聲響起,這厲喝聲讓這些人有些震驚,因為這厲喝聲是凌楓吼出來的。

他們雖然停下了腳下的步伐,但是他們依舊看著宇峰,雖然凌楓在他們的眼中很強大,但是這並不是他們能什麼都聽從凌楓的理由。

「殺了他!」楚天的聲音再次傳來,看著凌楓被人蹂躪,他心中很不是滋味。

「退下!」凌楓的聲音提高了一倍,身上一下子湧出了一絲不容拒絕的威嚴。

這次,所以人都停下了腳步,他們的目光十分苦澀,因為他們都能清楚的感覺到凌楓身上散發出的冷漠。

雖然不知道是什麼原因,但是他們還是退後了一步,聽從了凌楓的話,畢竟凌楓的實力太強大了,對整個神州大陸都是有益無害的。

「哈哈哈,閻羅盟的雜碎們,我就是黃泉宗的宗主,可是現在你們又能將我怎麼樣呢?」段健看著那些絲毫不動的修士們,他眼中閃過一絲不屑,嘲諷道。

所有人漲紅了臉,就連一把年紀的宇峰也一臉憤怒,段健這是在打臉,赤裸裸的打著閻羅盟的臉。

他們憤怒,他們殺意騰騰,可是這又有什麼用呢?

凌楓看著一臉笑意的段健,神情十分冰冷,一字一句的道:「別以為我不敢殺你,逼急了我什麼都做的出來。」

感受著凌楓身體中散發出的殺意,段健身體不由微微一顫,他突然想起了剛剛凌楓的眼神,把無法抵擋的劍招,這不由讓他選擇了停止。

「凌楓,我給你一個選擇,你的實力的確很不錯,但是這並不是你和我黃泉宗對立的原因,如今我只想告訴你,以你的實力,只要你加入我黃泉宗,我許你榮譽長老的職位。」 夫人又策我篡位 段健看著凌楓,一臉自信的道。

凌楓笑了笑,他的笑容很冷淡。段健的眉頭一皺,他能從凌楓的笑聲中聽出那一絲嘲弄。

「我給你三天的時間選擇,三天之後,倘若你沒有回復我,休怪我對歐陽清雪無禮。」段健笑了笑,然後轉身離開,不就在他走了十來步之遠的時候,他突然轉頭,看著凌楓笑著道:「在剛剛,大長老傳音告訴我,歐陽清雪很想見他的孩子,只是不知道凌楓你心中是怎麼想的。」

靜!

寂靜!

死一般的靜!

所有人都知道為什麼凌楓沒有讓他們動手,他們也明白了凌楓為何被段健那般蹂躪卻不曾還擊。

「閻羅聖君,你可知道剛剛那人殺害我們多少同伴,你可知道就是他害的這個大陸生靈塗炭?」突然,一名只青莽期的青年站了出來,臉紅脖子粗的對著凌楓怒斥道。

這青年很憤怒,他的宗門,他的家人,全部慘遭黃泉宗毒手,他對黃泉宗的恨已經超越了許多人。

「你可知道,曾經我被這個大陸遺棄?你可知道,曾經我被所有人遺棄?你可知道,我不曾自保時,被這大陸追殺如狗?」凌楓一步一步的靠近這青年,他的氣勢不斷的提升著,雙目通紅的看著這青年,淡漠道:「無論是誰,觸碰我親人者,死!」

他怒了,怒從心生。

他心本就有魔,他本就踏上了魔道,就算是背叛了整個大陸又如何?就算是背叛了所有人又如何?他只在乎他的親人,在乎他關心的人。

歐陽清雪,輕語兒,這兩個對他來說是生命中最重要的女人,在這一刻卻被同一個勢力這傷害。

在天巫大陸,他是殘界之主,是雷神之子,所有人都對他尊敬有加。

如今在神州大陸,他同樣還是殘界之主,是雷神之子,只是少了別人對他的尊敬,不過他並不在乎,因為他已經決定好了,決定自己的該如何去做。

在所有人的目光下離開,他沒有問候任何人,就算是楚天和宇峰他也沒有說話,他直接朝歐陽玉兒的房間而去。

歐陽玉兒一臉焦急的看著外面,剛剛凌楓用結界阻止了自己,不讓她出去,可是如今凌楓還沒有歸來,這不由讓他十分擔心。

「嘎吱!」

房門緩緩被推開,歐陽玉兒看見凌楓的目光也鬆了一口氣,她十分擔心凌楓,畢竟凌楓是她的哥哥,是她唯一的親人。

「玉兒,現在我準備去做一件事情,在做這件事情之前,我準備告訴你我們的身世。」凌楓一本正經的看著歐陽玉兒,神情十分凝重。

歐陽玉兒一愣,她有些好奇的看著凌楓,她不知道凌楓的話是什麼意思,不過她還是選擇了聆聽。

「你可知道我們父親是何人?」凌楓看著歐陽越玉兒。

「我們父親不是一名普通人嗎?」歐陽玉兒有些疑惑,看著凌楓道。

凌楓笑了笑,他曾經也認為自己的父親就是一個普通人,可是到了天巫大陸之後他才知道,他們的父親是一名絕世強者,是守護一片大陸的強者,甚至活了不知道多少的歲月。

「我們父親來到神州大陸的確是一名普通人,可在另一片大陸卻是超級強者,是一位傳奇人物。」凌楓深吸了一口氣,看著歐陽玉兒沉聲道:「我們身體中最尊貴的是血脈,是我們父親留遺傳下最純粹的血脈。」

歐陽玉兒不由一愣,她有些不明白凌楓的話,如果不是因為凌楓的一舉一動,她甚至認為此時的凌楓根本就不是她的哥哥。

「我們父親被那片大陸的人們稱為雷神,在那些人的眼中,父親是高高在上的神邸。」凌楓猛然抬起頭,聲音中還帶著一絲顫抖:「父親曾經用天雷煉體成就天雷血脈,之後又用就龍子之中的囚牛、狻猊、霸下三種洪荒凶獸淬鍊血脈,讓他成就了無上神魔。」

歐陽玉兒有些不敢相信,神魔代表著什麼?她比任何人都清楚。

神魔代表著勢力,最低的神魔也是地境修為,這是修鍊到了巔峰的存在,就算是在整個神州大陸也找不出幾人,而且神魔的生命力極為頑強,只要他們還有一絲意識,他們便還活著,不管受多重的傷,都會慢慢的痊癒。

她之所以了解神魔,因為她的師尊,天玄森林的主人,他就是神魔。

「你說我們是神魔的後裔,我們體內流淌著神魔的鮮血?」歐陽玉兒看著凌楓,聲音中也有些失神。

凌楓點了點頭,她看著歐陽玉兒道:「你必須好好的利用你的潛力,我們的潛力無限,如今神州大陸強者太少了,根本無法護神州大陸的安危。」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