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四個女孩認為星空的葉子無論如何也不會來。他們扔下筷子,抓著鴨腿啃了一口。他們以為自己把它們撿起來咬了兩次,就被星空的落葉發現了。

李大成站在那裡,看著四個臉紅的姑娘,匆匆地擦著她們的小臉蛋,真是好笑。

她沒想到這四個女孩會有這樣一個可愛的場景,平時看到她們都很注意自己的行為,這樣遇到美味的東西還是抵擋不住誘惑啊。

我想是有人踢了一下包間的門,然後趙銘聽到了一個熟悉的聲音。

哼哼!!臭雜種,快出來死吧。這次,這個女孩會和我大哥一起去殺你。出來!!混蛋!!」

隨著聲音的響起,一個面色不好的非主婦朱慶雲頂跟著大哥走進了家。

被踢門聲驚呆的四個女人突然轉過身來,看見朱慶雲站在門口,一個大男孩憤怒地盯著趙銘。

這時,朱慶雲看到房間里的人也驚呆了。他額頭上出現了一條黑線,一張小嘴吃驚地說。

「該死的,這個混蛋怎麼會知道李國先生和塵煙先生??我怎麼能這樣對他??

看著我最喜歡的老師,李國和劉強生,非校長女孩朱青雲很頭疼。

而朱青雲也被身後的哥哥朱天歌驚呆了。此時,楚天歌的眼睛正以不可思議的方式注視著趙銘,她的嘴激動得直抽搐,但無法說話。

楚天歌做夢也沒想到,他會在禹城這樣一家普通的火鍋店見到他的救命恩人。

「誰敢如此傲慢地踢我的門??它出了什麼問題??女孩,昨天打你屁股還不夠痛啊,今天準備好繼續兩歲了嗎??

趙銘還發現楚天歌第一次站在楚慶雲身後,臉上帶著淡淡的微笑。他心裡知道,楚慶雲的大哥很可能就是他背後的那個男孩。

原來,趙銘想帶弟弟去,半天後就成了弟弟。

「你!!別自滿,你這個臭混蛋。即使李國老師和塵煙老師今天在這裡,我也要教訓你們,這次我大哥在這裡。你怎麼能傲慢??

原來站在原地的朱慶雲有些尷尬,聽了趙銘的話,說他不是主婦。升起的火苗沖了上來,指著著陸的星葉,大聲喊道。

在他們旁邊,李國和劉強生很驚訝地看到他們的學生和李大成茂一起去了,但是他們不知道發生了什麼,只能驚奇地盯著他們看。至於葉子,他很想在這片繁星密布的土地上遭受一些損失。他只是笑了笑,而羅玉墨想打斷他,但覺得這件事與他自己無關。

「哦??你不會告訴我你大哥是你身後的人吧??李大成挑起眉毛,臉上帶著一絲笑意問道。

「哼!!是的,那怎麼樣??我的大哥是軍區特種旅的隊長。他太凶了,這次他得把你放下。

朱慶雲揮了揮手,得意洋洋地說。

當我在家的時候,我父親說,即使我的兄弟接近10到8個人,他也會被扔下去。雖然李大成有很好的實力,但他對朱慶雲的理解卻比他哥哥差得多。

但朱慶雲說這些話時,並沒有看到他大哥背後的尷尬表情。

「這麼凶??我對我所說的話有點緊張,但我不認為你的大哥會聽你的話並朝我開槍。我說得對嗎??兄弟??」

魯興業見楚、清兩代的風韻,就笑得跟在他身後的楚天歌,心情很好笑。

「哦,很自然,世界上沒有人會對我哥哥做任何事。青雲,不要大聲喧嘩。讓我給你介紹一下。這是我告訴你的救命恩人。

楚天歌在他身後尷尬地笑了笑,然後向他姐姐介紹了自己,楚天歌從來沒有想到他姐姐惹的人就是他的恩人。他知道他永遠不會那樣出現。

「什麼!!他是你的救星??兄弟,你犯了錯誤嗎??你出去的時候忘記吃藥了嗎??

我一聽到大哥的話,朱慶雲就目瞪口呆地看著我。

「你忘了吃藥,大哥不是個不講道理的人,你說,你是不是在什麼地方惹大哥,讓我幫你報仇,你這姑娘越來越丟臉了!!!!!! 「順便問一句,為什麼我借給你的勇士車剎車不好??」

楚天歌見妹妹還在無理地搗亂,有點生氣,直接沖她大喊大叫。

「我……我不小心踩壞了剎車,這不是故意的……」當我聽到我大哥生氣的時候,朱慶雲發了脾氣。

這一次,我真的要先找毛病。如果這個臭混蛋在我面前捅了我的大哥,我肯定沒有時間回去了。

「不是故意的??從童年到成年,你所做的每件錯事都不是有意的,但是每件事的效果都是聳人聽聞的!!嘿,這次你怎麼跟大哥搞的??

此時楚天歌心情不好,面對姐姐的嚴厲語氣,沒有迴旋的餘地。

「我……我真正沒有做的是他很壞。為什麼他們開車很好就把人推開??」

朱慶雲被大哥吼了一聲,有點不知道該怎麼回答,低著頭低聲咕噥著。

「修女,如果我不推開你,控制你的車,那麼最初的幾個人就是你車裡的幽靈。你認為我會推還是不推??」

聽了朱慶雲這番無理的笑聲,李大成忍不住笑了起來。如果他不去把車開出去,對面的趙大寶可能會被直接壓在保安室的牆上,或者至少有一兩個人會死。

在這種情況下我能去嗎??不幸的是,楚清這種任性的魅力,根本沒有從這一方面來看待整個事情。

「什麼!!青雲,你開軍車撞了人??趙銘說,楚天歌的臉立刻變得比以前更丑了。

軍用車撞車比普通私家車撞車更為嚴重,不僅要追究司機的責任,而且要涉及到大量的人。她姐姐不可能緊張地開車去楚天歌。

「我……我在哪裡買的??我沒有碰撞嗎??此外,剎車也不是失靈。誰知道你的壞車這麼亂??

楚天歌大吼一聲,震住了楚天歌。

「夠了!!朱慶雲!!你自己做的還不夠嗎??你知道如果這是一個人的生活,你會牽涉多少人嗎??你想過嗎??告訴我!!」

這時,楚天歌真的很生氣,妹妹被寵壞了很長一段時間,但幸運的是,沒有樓子,她對她不怎麼關心。

但這次,如果不是因為老大哥及時幫助停車,我擔心她會有大災難。有趣的是,尼科必須在哥哥的幫助下教大哥哥。楚天歌覺得自己丟臉了。

楚天歌的轟鳴聲直接使站在那裡的人全身顫抖,臉色更加蒼白。

這時,被他大哥吼得清清楚楚的心也終於有些害怕了,她終於覺得昨天的情景如果沒有馬上開始的這個混蛋會有什麼結果的。

「我……我知道這是錯的。你為什麼那樣對我大喊大叫??你從未如此兇猛。

朱慶雲站在那裡,對他哥哥的咆哮聲有些猶豫,眼裡含著淚水。

她不想撞任何人,但剎車失靈了。她能做什麼??

「你!!全家人都已經習慣了你的壞脾氣,從現在起不會再讓你碰我的車了。更重要的是,明天把這件衣服還給我。看看你。一個好女孩打扮得像個售貨員。你在朱家裡丟掉了臉,聽到了嗎??;

「聽著……我聽到了。」嗚嗚,朱慶雲,哭著答應了,她很清楚這個哥哥的脾氣,這讓他很痛苦,所以她不願意妥協,最後她不得不妥協。

「聽我說,稍後告訴我你和其他人在一起,看看我是否沒有打斷你的腿。向大哥道歉!!

楚天歌看到姐姐的軟衣服,並沒有忘記讓她向恩人道歉。

「算了吧,這沒什麼大不了的。別道歉。姑娘,記住以後不要搞砸了,否則你遲早會輸的。」

趙銘揮手表示不需要。楚國的這首清晰的詩句很恨自己。如果她向自己道歉,她就不知道在那之後會有什麼邪惡的飛蛾出來。

所以為了保險起見,李大成決定不道歉。

「哼!!你知道嗎,叔叔,唐不要提醒我。」登陸星樹葉做了一個鬼臉的陳述。

叔叔??看起來我比你的大哥大六七歲。你大哥想叫我大哥。你覺得叫我叔叔合適嗎??

李大成笑著說,這個女孩脾氣很固執,不能說他將來要對付她,所以最好克制一下。

「沒辦法叫我大哥。我只有一個哥哥。「我不會叫別人。」朱慶雲撅著嘴,對趙銘的話完全不講道理,也不講道理。

「慶雲!!你的態度怎麼樣,大哥!!」雖然朱青雲不講道理,但朱天歌不會讓她走這麼遠。

「兄弟!!」

「大哥!!」

「大……大……兄弟……」楚慶雲見弟弟又生氣了,只好哼了一聲。

「不太大聲,但很勉強。過來坐下。既然你們見面了,今天一定要喝一杯。天閣,過來,我們好幾天沒見面了,不過我們應該好好聊聊。」

看到朱青雲的承諾,趙銘懶得讓她難堪。他笑著向楚天歌揮手。

「好吧,哥哥,這就是我的意思。今天我們喝得很好。」朱天歌也是個直率的人,他只是走過來坐在一旁。

朱慶雲見了李國和劉強生,不準備離開,於是她也找了個座位坐下。

趙銘請服務員把火鍋和其他菜重新擺放好,大家又開始了。

四位婦女雖然對趙銘突然成為特派旅長的救命恩人感到困惑不解,但也知道此時問這些問題是不合適的,但她們什麼也沒說,而是開始和大家一起吃飯。

「兄弟,你以前沒做過生意嗎??你覺得回到禹城怎麼樣??桌上,楚天歌和趙銘碰了幾杯,問。

因為我不知道我的大哥是否在我面前向這些美麗的女人透露了他的身份,朱天歌含糊不清地說。

「不,這不是一個長期的解決方案。不管怎樣,這些錢幾乎是通過回家尋找穩定的職業生活和快樂而賺來的。它比以前更快樂。它是你。你是怎麼成為陸軍特種旅的隊長的??

聽楚天歌自問,李大成喝了一杯酒,漫不經心地說,記得上次李大成救出這個孩子時,對方還是混在馬六甲當海盜,怎麼快就成了軍人。

「哦,我大哥不知道。當時,我奉命潛入海盜體內做卧底工作。不幸的是,我泄露了我的身份,被他們包圍。如果不是因為我大哥,我會在那裡下命令的。」

朱天歌搖了搖頭,仍然覺得自己很幸運能活著回來。如果不是他的大哥突然救了他,他將成為馬六甲海峽靈魂的一塊抹布。

「難怪,我說海盜什麼時候會有特種部隊,那你就不受任何懲罰就回去了??」李大成也知道,軍事任務的成功會得到回報,失敗會受到懲罰。還不知道這孩子最後一次幾乎為完成任務獻出了生命。

「不,當大哥救我的時候,事實上,軍隊已經得到了我要做的事情,所以多虧大哥及時的救援,任務才得以成功完成。」

「這是什麼??它是所有兄弟。你什麼都不能說。讓我們喝一杯吧。當我在禹城有事情要做的時候,我需要你的幫助。

李大成見楚天歌彬彬有禮,笑著舉起酒杯。

「大哥放心,我的命是大哥救的。後來,老大哥的事就是我的事。只要你打招呼,我就不遺餘力地為這小小的生命而戰。」

楚天歌拿起酒杯,鄭重地對落地的星葉說了一句話,然後倒了下去。

「哦,這不是很嚴重。磨刀尖的時間已經過去了。你不必不動就全力以赴。將來,您最多只能處理一些小問題。」

「也是!!老實說,我父親是西南軍區的參謀長朱明芳。也有人不敢說在中國西南的這個地區講話是非常重要的。如果有什麼事情是哥哥解決不了的,你可以叫弟弟。我相信楚天歌會幫你解決的。

楚天歌的話讓魯星的眉毛不可抗拒,四個聽過的女人也在變臉。

儘管李大成長期以來認為楚天歌的家庭背景不同,但他並沒有想到自己會有如此強大的實力。

「哦,你兒子,我真的沒有看到這麼強的家庭背景,你兒子沒有足夠的食物去馬六甲那地方,會不會是為了獲得軍功??」

楚天歌打了趙銘一拳,笑著說。

「這其中有一點,主要是因為爸爸認為士兵總是要去那種危險的環境中訓練,如果沒有管理者可以生存或死亡,士兵就永遠不會被稱為士兵。」

朱天歌笑著說,他父親已經把他送到馬六甲幾個月了。他不經歷生死關頭就不能當兵。這是他父親一貫的風格。

「你父親願意放棄,但士兵們必須經歷,中國人民有太多的穩定日子,指的是當人們的槍眼指向我們時,你是時候站起來了。」

「天性!!這是我們士兵的天職。如果我們試圖造福我們國家的生死,我們是否應該因為不幸和幸運而避免這種情況??我對此並不後悔。

「老大哥,既然我們不在那裡做生意,你有興趣幫助我弟弟參軍嗎??」

事實上,在聽了大哥說他不再是殺手之後,楚天歌已經開始了招兵買馬的想法,但是沒有空缺。在這個時候,他只是一路說出來。

「入伍??讓忘記它。現在我只能冷靜下來。我不想打破沉默。讓我做一段時間的老師,然後你說,如果你需要我的幫助,就給我打個電話。

「沒關係!!回到我父親那裡給你拿了一個國家安全局的牌子,以後哥哥在雨城做事情更方便。

楚天歌聽大哥說,知道大哥不想被束縛,但後半句話是讓楚天歌心裡也很高興。

「孩子,你想讓我在街角和你有一段關係,或許我將來真的要在雨城處理一些事情,給我一個品牌也是必不可少的。」

「但它是預先聲明的,不要用一般的事情打擾我,否則我會發誓。」

「哦,放心吧,哥哥,弟弟明白,除非絕對必要,否則不會讓你下馬的。此外,為哥哥掛一張牌也是為了哥哥的方便。

楚天歌笑著說,禹城發生的事情不多。近兩年來的幾次大罷工基本上造成了一批人的傷亡,其餘的人都是誠實的。

給哥哥這個身份,楚天歌心裡有一定的感激之情,趙銘也明白了,於是沒有拒絕好意。

趙銘和楚天的歌講述了普通人,葉子,四個秦月的女人都很驚訝地聽到,什麼事沒做,什麼刀刃磨蹭,在她們的姑娘們身上都帶著一股血腥的味道。

這時,雖然他們不知道呂興業以前做過什麼,但他們懂得一點,這個傻子一定有一段不知道的過去。 至少能隨機做十幾個人不是普通人能做的。

朱慶雲,作為一個對趙銘深惡痛絕的人,他看到他的兄弟尊敬這個混蛋,回憶起從馬六甲回來時,他的兄弟幾乎失去了生命。他還知道,那個經常嘲笑他的人和他的外表有著完全不同的力量。

「哼!!我看不出這個大混蛋仍然是我哥哥的救命稻草。看來這場紛爭是無法報答的。鬱悶的低語,楚慶雲整個人都會氣餒的看著。

屋內,趙銘和楚天歌坐在桌旁,端著酒杯啜飲,突然門外傳來一聲巨響。

「你不能進去。我們的客人在吃飯。你無權打擾他們!!」門外,燕燕焦急的聲音進入房間,每個人的眉毛都皺了起來。

「鞋子!!離我遠點。今天我必須把那個孩子拉出來。他敢打我。你們誰也不能跑!!」

屋外,聶媛走了回來,站在門外,對著站在他前面的江堰大喊。他的臉很兇,身後有三四個穿警服的警察。

「袁大哥,那孩子在這個車廂里。我會有一個很好的調查。這次你必須幫我做決定。

聶媛朝江堰吼了一聲,轉過身來看著身後的警察。他的臉立刻變得非常謙虛。他笑著說。

「好吧,既然他是第一個這麼做的人,我自然要照顧他,否則美國警察的作用是什麼??蔣老闆,希望你能配合我們,不要阻攔,否則我會不偏不倚地執法,把你帶回派出所。

聶媛很舒服地和幾個年輕的警察在江岩,一個熟悉的女人,幾眼之後,臉上,這是非常嚴肅的樣子說。

聽到年輕警察的聲音,趙銘、葉子和羅玉的眉毛在房間里都皺得更緊了,他們的臉也不太擅長對方的眼睛。

他們沒想到世界會如此之小。他們早上和袁明見面,晚上又見面。

無論是趙銘、葉子還是羅玉墨,他們都知道袁明一出現就任命他是不好的。聽到外面的情況,我擔心南野園會找袁明作為後援。

「大哥,如果你有麻煩,你想讓你哥哥出去看看嗎??」楚天歌看到趙銘的眉毛皺了起來,就知道外面的事情和他大哥有多大關係,於是他問。

「不要著急!!有些小丑想惹麻煩。讓等待。「來吧,讓我們繼續喝吧。」趙銘搖了搖頭,又給楚天歌倒了一杯,然後漫不經心地說。

「好!!然後我們將等待。我會看看誰想說白色是黑色。我無法適應。老子手腳癢。

楚天歌冷笑著坐了下來,軍隊養成的習慣直接用拳頭解決。現在有些人欺負他們的大哥,說他們不能處理這件事。

即使大哥不在乎,他也應該像弟弟一樣好好照顧自己,畢竟這是他自己的事。

「不行!!沒有逮捕令,你不能帶走我的客人。如果你被迫來,我不介意打電話報告你!!」

姜岩冷冷地站在外面,一點也不讓步,更不必說裡面有李大成的黨。聶媛和後面帶著某種顏色的警察沒有逮捕令,江艷不讓他們進去。

火鍋店的原則之一是確保顧客的生命和財產安全。絕對不允許這些人強行進入搜查和帶走顧客。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