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不過,韓宇也相信隨著自己的地位上升,被人灌酒這種事情一定會越來越少的。

這一次算是人在江湖身不由己,但是韓宇篤信,自己的境遇一定會越來越好,一定會。

他醒過來的時候,發現自己正躺在洛也向他誇口過的那間「奢華」的卧室裡面。這應該是洛也的寢室,不過洛也將這個寢室讓給了韓宇,這讓韓宇感覺到洛也對待自己的朋友還是不錯的。

他剛剛醒來,就有侍女已經為他準備好了洗漱用的一應物品,當然,這些侍女都是蠻族的美女,不然韓宇一定會覺得這實在是一種很香艷的場景。

那些侍女們甚至已經給韓宇準備好了那種節日才用來穿的禮服,顯然這些禮服也是剛剛訂製的。韓宇知道,雖然自己喝倒了,但是洛也估計一夜都沒有閑著。對於這麼一個蠻族的兄弟,韓宇實在是沒話說。

就在韓宇想著了洛也的時候,洛也已經哈哈大笑著走了進來,他看了看剛剛披上了一層小衣的韓宇,笑著說道:「韓兄弟,真有你的,一個人硬生生喝倒了兩個營!如果你是蠻族,那麼你的酒量……哈哈,你從酒量來說,絕對是蠻王級別的。」

韓宇不好意思的笑了笑,他的酒量他自己知道,根本沒有那麼誇張,當時其實是韓宇不服輸的性子又上來了,所以他靠著自己的一口氣在硬頂著。

若非如此,別說是兩個營,就算是半個營的蠻族,韓宇估計也喝不贏。

不過,這種意志力的鍛煉對韓宇的好處是顯而易見的,他剛剛起來,就感覺到了自己彷彿對於以前的那些三連殺和煉天中不明白的地方有了新的理解。韓宇漸漸的知道,他現在走的是和任何人都完全不同的道路,他沒有任何前人的經驗可以借鑒,他所能夠依仗的,就只有自己。

而那個核心,戰鬥的核心,韓宇在每一次的自我堅持中都有更深的體會,那是永不服輸的那種戰鬥精神,那是絕不低頭的昂揚鬥志。這些看似虛無的東西,其實對於韓宇的幫助,甚至比他的肉體改造還要重要。

韓宇深深的明白這一點,他知道他已經走上了一條與眾不同的道路,並且,他準備繼續在這條道路上繼續走下去。

洛也在旁邊看了看發獃的韓宇,然後好笑的搖了搖頭。他並不知道韓宇現在在沉想人生,他只是覺得韓宇現在的酒勁兒還沒下去呢。

「嗯,我們結拜兄弟的一應事物我現在已經都準備好了,如果韓兄弟你沒有意見,那麼我們的結拜就定在今天晚上……唔,根據人類的說法,今天可是個黃道吉日。」

洛也在一邊說道。韓宇點了點頭:「定下日子就好,關鍵是我們的交情,我們的交情啊。」

洛也神清氣爽的笑了。正如他很對韓宇的脾氣一般,韓宇這個人族也很對他的脾氣。

洛也甚至覺得他們兩人相見恨晚,認識韓宇,甚至讓他有了一種通體舒泰的錯覺。這樣出色的、合胃口的兄弟,洛也感覺到自己實在是太幸運了。

兩個人相視一笑。不過,洛也的神色馬上嚴肅了起來,看著韓宇,洛也說道:「既然我們已經是兄弟了,那麼有些事情我必須要告訴你。」

看著洛也的神色嚴肅了起來,韓宇也收斂了自己的笑容。洛也說道:「我們以後就是兄弟了,所以,在蠻族的地盤,沒有人會把你當做外人,但是有些東西還是要告訴你的。那就是我們蠻族內部,也不是很團結,或者說,並不是鐵板一塊。就像你們人族有幾大宗門一樣,我們蠻族的內部也分為了很多勢力。而我們所屬的,就是半山蠻族。」

「半山蠻族?」韓宇問。

洛也點了點頭:「我們蠻族的劃分並不是根據宗門的不同,而是根據我們起源地的不同而劃分的。雖然面對外敵的時候我們是一定能夠精誠合作的,但是從內部來說,互相的麻煩和制約還是少不了的。所以,等到我們結拜的時候,可能有一些婕拉蠻族回來找麻煩……婕拉蠻族和我們半山蠻族的關係,一向都是最差的。」

韓宇點了點頭,表示自己明白了。但是韓宇怎麼能怕這種小麻煩?對於他來說,不說洛也這個人或者說他的父親蘭托巴很合自己的胃口,就算是銅城這個地方……他找不到任何一處地方,比銅城更有優勢了。所以,韓宇基本想也不用想,就知道自己是一定會站在洛也這一方的。

他笑了笑,問道:「那麼,難道你怕他們么?」

洛也一愣,馬上氣急敗壞的反駁道:「怎麼可能?怎麼可能?你知道么,他們婕拉蠻族可是蠻族中公認的最娘娘腔的蠻族了,我們怎麼會怕他們?是指我是擔心你是一個人類,他們會想你挑釁……」

話說了一半,他就自己閉嘴了,因為他突然想到了韓宇並不是一個普通的人類,這個人類可是有著像蠻族一樣的力量。

所以,說到一半,洛也就尷尬的停下了。而韓宇沒有讓自己的兄弟尷尬太久,他笑著說道:「這不就得了?既然你一個不怕,那麼我們兄弟,還有什麼可害怕的?如果他們不服氣,那就打到他們服氣,不就行了?」

打到他服?這個想法真好!洛也哈哈大笑了起來,他很是滿意的看著韓宇,怎麼看,怎麼覺得韓宇順眼。

說話的功夫,韓宇已經在那些侍女的服侍下穿好了衣服。這種帶著一點點蠻族風格的服裝,倒是讓韓宇有一種十分新鮮的感覺。

好像不管是人族還是蠻族,他們的禮節都是麻煩瑣碎,韓宇再一次有了那種拜師儀式之前準備階段的感覺。

不過還好蠻族的種種儀式並不像是人族那麼繁瑣,所以相對於人族拜師儀式那種長達兩周的準備時間,蠻族一天的時間,已經算是很少的了。

不過,沐浴更衣這樣的步驟是免不了的。

但是,讓韓宇有些不解的是,蠻族這個準備的順序,為啥是先更衣,然後再沐浴呢?

不過,既然是蠻族的禮節,韓宇也不好意思挑剔太多。老老實實的讓蠻族的「美麗侍女」給他洗了個澡之後,韓宇神清氣爽的再次穿上了衣服。不過,剛剛穿上衣服,韓宇就惆悵了,因為剛剛沐浴完——當然,這是蠻族的習俗——他就被要求在臉上畫上一些油彩。

韓宇有心不同意,但是洛也這時說道:「如果不這樣的話,按照我們蠻族的習俗,那是要直接刻在身上紋身的,你選哪個?」

於是韓宇無奈選擇了妥協。

忙完了一整天之後,韓宇終於獲得了一些休息的時間,韓宇也終於有了一絲喘息的機會。就在距離結拜儀式還有一個時辰的時候,洛也突然拿著一個長方形的四尺見方的做工精美的盒子走了進來。

他看著韓宇說道:「我知道你只是個商人,不過按理說我的年齡應該比你大些……當然,這些都無所謂了,按照我們蠻族的習俗,結拜的時候,大哥是要送給弟弟禮物的……」

他的兩隻炯炯有神的眼睛飛快的眨了眨,看著韓宇說道:「怎麼樣,你考慮,如果我是大哥,那麼著一柄破敗之刃就是你的!如果你是大哥……怎麼也要給一把傳奇兵器吧?」

韓宇的臉色變黑了,他沒想到蠻族還有一個這麼讓人無語的規矩,不過想想蠻族憑藉他們的智商一般連自己的年齡也記不住,就知道這條規矩實在是太有必要了。

總歸,要結拜的蠻族不會為了誰大誰小之爭大打出手了——按照蠻族的性格,這可是很有可能的。

韓宇無奈的點頭,算是答應了洛也讓他做大,自己做小。反正他兄弟兄弟的喊了自己半天了,也沒有必要讓他改口喊大哥了。

外面的蠻族已經像是潮水一般的匯聚了起來,出乎韓宇意料的是,這些蠻族和那些鄉野田邊的農夫的性格實在是很相似,他們竟然都出奇的喜歡熱鬧,也因此,當韓宇在侍女的攙扶下走出了休息室的大門的時候,就看到了人山人海、人聲鼎沸的熱鬧場面。對於銅城附近的蠻族來說,這種場面顯然是百年難得的,蠻族很好和另一個蠻族結為兄弟,因為蠻族的個性就是不服輸,所以他們之間一般都是競爭的關係。

而一個蠻族和一個人類結為兄弟,這種情況就真的太罕見了。

所以,來到這裡的蠻族十有八九是過來想看一看韓宇到底是何方神聖。而當韓宇出現在了那個專門為了他亮相而專門搭建的高台上的時候,所有蠻族都發出了一聲失望的嘆息聲。

這個人類,他也太不符合蠻族的審美了。 在這些蠻族的觀念里,只有身高丈二三、五大三粗膀大腰圓的那種巨漢,才是真正的人中龍鳳,而韓宇這樣「瘦弱的、手無縛雞之力」的人類,顯然得不到他們的喜歡。

雖然台下有幾個人發出了歡呼聲,但是很快就被淹沒在了一片叫罵聲中。

這些歡呼的人當然都是知道內情的人,他們知道韓宇「瘦小」的身軀中有著一種和他的身材完全不匹配的力量。但是這些蠻族在漫山遍野的蠻族之中,只是滄海一粟罷了,他們根本起不到什麼作用。

而大部分的蠻族都是過來看熱鬧的,除了銅城的蠻族之外,還有很多蠻族是不遠千里從其他的地方趕過來的,這些人都是那種蠻族中的普通人,但是即使這樣,他們也覺得洛也將軍選擇的這個人類實在是太差勁了,就算是他們,從身體來看,也比這個人類要優秀太多了。

洛也從韓宇的後面走了出來的時候,韓宇正處於一片叫罵聲中。

洛也有些無奈的看著一眼下面的蠻族,有點不知所措的再看了看韓宇。下面蠻族的反應讓他有些無奈,但是他也是第一次和別人結拜,或者說,第一次遭遇這麼樣的一個場合,他不知道該怎麼辦了。

他出來的時候臉上的那一絲高興地神色消失不見了,取而代之的是一臉的急躁。

對著下面,洛也大喊道:「大家安靜!安靜!」

但是他的聲音太小了,雖然洛也的實力不俗,而下面的蠻族都是些「普通蠻族」,但是下面的人太多了,這還只是觀眾,不包括他特意請來觀禮的嘉賓。而洛也看了看他請來的那些嘉賓,更加的苦悶,因為除了他的父親還算是給面子,臉上帶著一絲微笑和欣賞,剩下的那些人全部都用一種挑剔的眼光在看著韓宇。

作為韓宇的兄弟,或者說未來的兄弟,洛也感覺到了自己十分沒有面子。他求助的看了一眼自己的父親,但是他卻發現自己的父親竟然微笑著對自己點點頭,顯然一副不想理會的樣子。

韓宇搖了搖頭,嘆了口氣。

這些蠻族,有時候是很簡單的,有時候又是最挑剔的。韓宇不得不向前走了兩步,走到了所有人都能看到他地方,然後看了看自己旁邊的一根巨大的石柱。

這些石柱實際上就是觀禮台的根基,因為時間倉促的關係,所以蠻族沒有用木頭這種稀有而且需要加工的材料,而是直接挪用了城主府門前樹立的幾根巨大的雕文石鑄成的石柱作為根基。

這些石柱可不只是觀賞用的,雕文石之所以被稱為雕文石,不是沒有道理的。所謂雕文石,那是先天上面就帶有了一些法則紋路的石頭,這些石頭相比於一般的石頭,可以說要貴重了無數倍。它們根據不同的天然雕文,有著不同的效果。

而城主府門前的石柱,它們表面上雕文的效果就是堅固!雖然這種雕文石數量是最多的,同時也是價值最小的,但是作為建築材料,這些石頭卻是最合適的。

這種雕文石,屬於蠻族的上層特別喜愛的一類石頭,所以,大部分蠻族都認識雕文石的來路。當韓宇將一隻手放在了雕文石上面的時候,蠻族人雖然還在瘋狂的諷刺這韓宇,不過他們的臉上卻有著一絲不解,而當韓宇的另一隻手也放在了雕文石的另一邊的時候,這時所有的蠻族都嘲笑了起來。

要知道,雕文石和堅固這個屬性齊名的,就是它的密度。也就是說,這種石頭沉重無比,所以,以雕文石作為根基的建築抗震性能也是最強的。

他們認為韓宇是想移動一下雕文石,但是那些蠻族的心中都在嘲笑韓宇的不自量力,他以為他是誰?雕文石這種東西,就算是蠻族也要用專門的工具來移動,他認為他的力量還要勝過蠻族的勇士么?

這是所有人的想法。

「下去吧!你可不配做我們洛也將軍的兄弟!」

「你想幹嘛?看雕文么?你從台上滾下來!然後去城主府看吧!」

嘲笑的聲音一波接著一波,但是韓宇的臉上卻帶上了一絲高深莫測的微笑,並沒有理會下面蠻族的話語。

這時候,一個冷冷清清、穿透力卻極強的聲音透過了人群,直接傳到了韓宇等人的耳朵里。

「廢物就是廢物,連想要結拜的兄弟也是個廢物!」

韓宇的瞳孔一縮,他向聲音的來源看了一眼,那是一個身材比一般蠻族要瘦小,目光極其凌厲的蠻族。韓宇看他的時候,這個人也正在用不屑的目光看著韓語。

「這就是婕拉蠻族,他是卡文,實力很強。」雖然在韓宇面前表現的對婕拉蠻族不屑一顧,但是當這個婕拉蠻族真正出現的時候,洛也的眼中充滿了警惕和凝重。

韓宇點點頭,單單從剛才的那一聲傳音來看,對方就絕對不是什麼好對付的角色。不過韓宇也並不懼怕他,現在的他,雖然沒有蠻王的那種實力,但是蠻王畢竟是蠻族中戰鬥力最強的人,至於蠻族中年青一代的所謂高手,韓宇還沒有懼怕過。

畢竟,除了牙這一招日益熟練之外,他的煉天也是一直在進步著。

如果煉天的「控制力」配合「牙」的禁錮和爆發的能力,他有信心將對方一套放倒。

而有了牙這一招的蓄力,對方就別想先手發動攻擊!

不過,現在畢竟不是找卡文麻煩的好時機,他對著對方冷冷的一笑,然後雙臂的肌肉猛然鼓起!

一瞬間,全場都安靜了下來,包括觀禮台上面坐著的那些貴賓,也同樣看著韓宇,因為他們看到韓宇明顯是在發力,難道他真的要將這個以沉重堅固著稱的石柱抱起來么?

所有蠻族都忘記了說話,他們甚至忘了韓宇的身軀瘦弱,或者說,他們心中其實也希望奇迹出現。尤其是那些銅城本地的蠻族,他們當然希望自己城市的將領有一個強力的結拜兄弟了。

不過,過了半晌的時間之後,所有的蠻族都不滿的罵了起來。

因為那石柱根本紋絲不動。就連洛也的眼中都有了一絲慌亂。蠻族的性格,那就是——耿直,如果韓宇沒有提起石柱的力氣,那麼這麼當眾的表演,就算是嘩眾取寵了。這種小丑一般的行為,足以讓一個人無法再蠻族的社會上立足。

「你們不要嘲笑!有本事,你們過來試試!誰能提起這柱子,我就讓你們當我的副將!」洛也為韓宇辯解道。因為就算是他自己,也是無法提起那根柱子的。

如果是一般的柱子,當然沒有問題,但是雕文石的柱子和普通的石頭柱子,完全不是一個概念。

「那是雕文石的柱子!」洛也走到韓宇的身邊小聲的告訴韓宇,他認為韓宇沒有見過雕文石,所以將這個柱子當成了普通的柱子看待,結果出醜了。

但是韓宇臉色絲毫不變的說道:「我當然知道這是雕文石……這個石頭,我認識……」

「那你還要自不量力的去提起它?」洛也簡直不知道說什麼好了,他難道不知道這種行為只能讓在場的蠻族更加的看不起他么?

但是韓宇卻愣了:「提起?我什麼時候要提起它了?」

洛也也愣了:「難道你不是要用它證明自己的力氣么?」

「當然是,不過為什麼要提起它?」韓宇莫名其妙的看了洛也一眼:「好像我的記憶里,雕文石更加出眾的特性是堅固,不是么?」

洛也愣了一下,然後顯然他想到了韓宇做了什麼,有些發獃的點了點頭:「難道……」

韓宇嘿嘿一笑,將自己的雙手拿開了。洛也驚得差點沒有尖叫起來!他看到了什麼?他竟然在以堅固著稱的雕文石上,看到了兩個深深的、清晰地手印!

「這個東西,賣給我一根吧?錢咱們另算!」韓宇突然說道:「這根柱子已經被我弄壞了,所以,賣給我吧?」韓宇看著猶自在發愣、不可置信的洛也,輕鬆地說道。

對於韓宇來說,他已經不是第一次見到這種人山人海的場面了,所以他表現的倒是十分自然。

那些蠻族還在紛紛叫罵,而卡文就是帶頭的那個。顯然,他帶了一幫嗓門特大的蠻族,專門就是過來砸場子的。

洛也皺了皺眉頭,他就要對那些蠻族說韓宇、他的兄弟剛才幹了一件比提起雕文石更加了不起的事情,但是韓宇卻攔住了他:「別,別說,說了就不好玩了!」

洛也習慣性的點點頭,在韓宇這裡,他已經有太多的驚喜了,而這一次,他的驚喜算是最大的。

一開始他還沒有清楚地認識到韓宇的實力,但是現在他放心了,韓宇這樣的實力,就算他不是自己的兄弟,在蠻族他也完全不會吃虧啊!

韓宇抬起頭,看著卡文,他的聲音一瞬間變得極大,蓋過了滿場的喧嘩:「那個婕拉族的,你敢不敢和我單挑?不是號稱蠻族都很有勇氣么?你敢不敢?上來,嗯?」

「我還怕你?」卡文不屑的哼了一聲,因為角度和距離的關係,他並沒有看見韓宇剛才的手筆。他有自信,如果自己使用全力的話,雖然也不能完全提起柱子,但是最起碼能夠稍微挪動一絲的。所以,他自信自己的實力絕對不輸給韓宇。

看到了洛也不解的目光,韓宇笑著笑聲解釋道:「大哥,你不知道,打擊敵人,除了正面打擊之外,偶爾坑一下人,會很爽么?」

也不理會洛也是不是明白了自己的話,韓宇笑著看著卡文,眼神中恰好有了那麼一絲心虛和躲閃,說道:「那麼,聽說你們蠻族一諾千金,你要想好,我可是很厲害的!如,如果你被我打趴下了,就不好了!」

卡文看著韓宇的表情,更加的確信韓宇的確是心虛了。不過,蠻族的挑戰是神聖的,既然是他邀戰,那麼他可沒有什麼拒絕的權利。哈哈大笑了一聲,卡文說道:「我被你這種軟腳蝦打趴下?哈哈哈,笑話!蠻族一諾千金!既然已經決定要戰鬥了,那麼豈有出爾反爾的道理?」

韓宇高興地點了點頭,然後他突然大喝一聲,一拳打在了雕文石的石柱上!

轟!石柱轟然碎裂!滿場鴉雀無聲!而卡文的表情,在一瞬間變得極其精彩! 石柱的上半段乾淨利落的砸在了地板上,巨大的重量直接將因為時間緊急而趕製的質量不太好的大理石地板砸出了一個深深的坑,這也讓那些蠻族明白這雕文石絕對沒有絲毫的問題,的的確確是貨真價實的雕文石。

現在卡文面臨著一個問題。上去,還是不去?他的眼神在一瞬間變得極其哀怨,就像是一個深閨怨婦一般的看著韓宇。

韓宇明顯是扮豬吃老虎,但是他竟然傻到為了羞辱一番洛也的兄弟,就忽略了一個致命的細節!

如果他再謹慎一點,那麼他絕對可以看到雕文石上面的兩個手印!以他的目力,他絕對能做到這一點!韓宇當然也知道這一點,不過他還是很篤信對方絕對會上鉤!他根本就沒考慮過對方會謹慎!

謹慎?卡文他再陰險,他也是個蠻族,而蠻族和謹慎這個詞,有半點的聯繫么?答案顯然是否定的。

如果蠻族能夠學會謹慎和隱忍,那麼就好像一頭豬學會了讀書一般,雖然有些不恰當,但的確是這個道理!

卡文硬著頭皮走了上去,他現在是萬分的不想戰鬥,但是他可是當著在場的最起碼一萬名蠻族做出了戰鬥的承諾,如果他真的不上去,那麼他以後也就別想在蠻族之中立足了。

就算是婕拉蠻族之中,也別想有他的一席之地。

這絕對不是開玩笑。但是他知道,如果他真的參加了比試,那麼就沖他剛才對韓宇的那一番羞辱,就算是對方殺了他,也不會有蠻族為他報仇的,因為他的羞辱,讓他的這場戰鬥變得極其沒有保障。

蠻族的習慣就是,沒有仇恨的比試,是不許傷人命的,但是如果兩個蠻族之間有了仇恨,那麼就生死有命了。

就在卡文磨磨蹭蹭的走上來的時候,韓宇慢慢悠悠的開始提點他的兄弟說道:「這叫扮豬吃老虎,明白么,大哥,這一招,可是很好用的!不讓別人知道你的真實實力,對你來說往往更有好處!」

洛也頗有些鬱悶的點了點頭表示自己明白了,他實在是鬱悶,雖然他佔了個大哥的位置,但是怎麼看他們兩個的關係都像是韓宇是大哥,而他也的確出了能夠送出一把代表了大哥心意的兵器之外,他能做的就只有被韓宇照顧、提點、指導而已。

鬱悶的嘆了一口氣,洛也頗為苦澀的搖了搖頭。

而且,他對於人族的那一套陰謀伎倆是十分看不上眼的,但是這次偏偏又是自己的兄弟用那些陰謀伎倆對付自己的仇敵,所以洛也的心中有種十分矛盾的感覺,為什麼他一邊覺得這種行為自己不屑為之,一邊有覺得自己心中實在是爽快呢?這到底是為什麼呢?

洛也感覺到自己的腦子好像又不夠用了。

韓宇笑著拍了拍洛也的肩膀,這讓洛也更加的感覺到自己就像是一個小弟了。不過,蠻族畢竟是一個簡單、單純的種族,在一瞬間的失落之後,洛也馬上就興奮了起來:「兄弟,殺了他!他之前侮辱過你,按照蠻族的規矩,你可以肆無忌憚的殺了他!就算你虐殺他,也絕對不會有蠻族找你的麻煩!就算是他們婕拉部落的人,他們也絕對不會說什麼的。」

卡文已經快走上來了,韓宇飛快的對自己的兄弟搖了搖頭說道:「虐殺?哎,大哥,我必須告訴你一件事情,那就是有時候死可不是最大的懲罰!有時候,某些狀態可是比死還難受的!為什麼我要殺掉他?難道沒有人明面上找我的麻煩,就沒有人暗中找我的麻煩么?幹嘛我去拉扯這種仇恨?大哥,以後做事情,一定要一擊命中敵人的要害,而不一定是非要殺死敵人!傷害和好處同時最大化……嘿嘿。」

這段話的內容實在是太多,所以韓宇說完的時候,卡文已經走上了台。他現在巴不得韓宇和洛也多說幾句話呢,他已經認定韓宇一定會擊殺他了,所以,韓宇晚點招呼他,最起碼他還能多活一些時候不是?

等到韓宇說完了話,他立刻就轉向了卡文。他可沒有放過對方的意思,不過他沒有急著說話,他已經看出來對方再面對他的時候面臨著極大的壓力,既然這樣,韓宇幹嘛要讓他輕鬆?所以,韓宇故意不緊不慢的走向了卡文,他看出了卡文和一般蠻族那種一往無前生死置之度外的態度截然相反的那種求生慾望,所以,他一邊輕鬆地微笑給對方更大的壓力,一邊又製造沉默,讓對方對於自己更加無從把握。

然後,韓宇像是一個迎接挑戰的宗師一般,穩穩地站在了場地的最中間。

雖然這個地方是為了結拜而準備的,但是對於蠻族這個喜好爭鬥的種族來說,結拜之前先來點痛快的開胃小菜,那才是真讓人心曠神怡呢。

「殺了他!殺了他!」下面的蠻族已經等的不耐放了,蠻族崇拜強者,就在韓宇將那雕文石擊碎之後,他們心中的傾向已經完全倒向了韓宇,而卡文自然就成了不自量子出來挑釁的跳樑小丑,他們當然支持韓宇這樣的高手給那個小丑一個教訓!

他們早就忘了,剛才他們也是這些跳樑小丑的一員。

不過,現在他們關心的可不是這件事情,而是他們全部都看出來了,和韓宇穩穩的樣子不同的是,因為承受了韓宇越來越多的壓力,和一般蠻族不同,珍愛自己生命的卡文,他的身體已經開始微微地發抖了。

「懦夫!婕拉蠻族的懦夫!」這些前來觀禮的蠻族當然大部分都是出身於和洛也相同的半山蠻族,所以他們當然要趁著這個機會去嘲諷一下自己的對手。

以前說過,蠻族在對外的時候,是十分團結的,所以當韓宇沒有獲得這些蠻族的認可的時候,他就是個外人,這些蠻族都跟著婕拉蠻族一起嘲諷韓宇,但是當韓宇表現出了他的實力的時候,這些蠻族自然就認可了韓宇「洛也將軍的兄弟」的這個身份,於是立刻掉轉了冒頭,外部矛盾變成內部矛盾……

「請吧!」韓宇頗有風度的一擺手,示意卡文可以開始了。

卡文下意識的點了點頭,他抬起自己的眼皮正想說點什麼,但是就在他的頭還沒有抬起來的時候,韓宇已經鬼魅一般的沖了上去!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