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這種情況,怎麼想都覺得有點問題啊!

正所謂無事獻殷勤,非奸即盜。這個大烏龜到底圖什麼?

「我知道安林小友你在擔心什麼。」大烏龜突然一笑,解釋道,「我為你做那件事,不僅僅是因為我和你有緣。」

「事實上,我很早就已經算到,會在今天與一位可決定天龜族今後命運的人物相遇,所以我幫你,就是幫我的族人。」

大烏龜搖頭晃腦,慢悠悠地解釋著:「所以,我幫了你那件事,你在天龜族遇到危難之時,也幫我們一次,這樣豈不皆大歡喜?」

「噢……原來是這樣……」

安林恍然大悟,點了點頭,對老烏龜拱了拱手:「對不起,打擾了,告辭!」

說完,他走得更快了!

「誒誒,小友,你幹嘛還走啊!我解釋得不夠清楚嗎?」大烏龜伸出一個爪子,對著安林的背影急聲挽留。

「沒有,你解釋得非常清楚,只是……」

安林嘴角微微抽搐:「老子只是想讓你們幫忙看一下地圖,你丫的就讓我和天龜族的命運聯繫了起來?這就好比我只是想買個滑鼠墊,你說滑鼠墊能送我,但我要和你去拯救世界……扯蛋呢吧?!」

大烏龜有些愣神:「滑鼠墊是啥?」

安林一臉黑線:「這不是重點!我惹不起,我還躲不起嗎?告辭!」

「小友請留步!我懂你的意思了!」大烏龜開口道,「但是,這一次,你只能選擇和我合作,我是天龜族的大祭司!」

安林的腳步生生一頓。

天龜族有祭司上百,但能成為大祭司的,僅有一位!

那就是天龜族大祭司古嶼!

它的地位極為超然,甚至可以說是天龜族的精神領袖。

安林轉身有些難以置信地望著面容這個神經兮兮的烏龜,他沒想到,遇到的竟然是天龜族傳說般的人物!

「沒錯!我就是大祭司古嶼。」大烏龜望著安林,認真道,「我只能選擇和我合作,否則……你會死!」 安林瞪大了雙眼:「我會死?」

要是其他算命的人,跑過來跟安林說,你再不交錢消災,你就會死。

安林絕對二話不說,賞那人一個撼山拳。

但是,這話由天龜族大祭司古嶼說出來,卻是讓他不得不警惕起來。

「是的,你會死,被靈魚族的人殺死。」古嶼點頭道。

安林微微皺眉,他和靈魚族的人雖然有仇怨,但除非出動合道超級大能才能殺死他吧。靈魚族敢這樣做?

古嶼緩聲道:「我只能推演出你不和我合作的情況,當然,你要是和我合作,我能保你不死。」

「我知道你想要找我幫的事情是什麼,因為也只有那件事,才會和天龜族的命運相關聯……其實天龜族中,能看懂你地圖的生靈,並不少。但是,能保你不死,並讓你獲得大機緣的人,只有我!」

古嶼語氣之中透著極大的自信,十分平靜地望著安林。

安林輕撫著下巴:「我該如何,才能信你?」

「我可以對著海洋,對著漫天星辰,對著所有的族靈起誓。」古嶼望著安林,又補充了一句,「你也別想太多,我之所以選擇與你合作,也是為了天龜族而已。」

安林點了點頭,這個理由還是有可信度的。

他禮貌道:「您繼續說。」

古嶼笑道:「小友,你來找我,為的是某個神秘的星空軌跡圖吧?那個地方在哪,我是知道的。其實,你手中的地圖,不僅僅是地圖,它還是一個鑰匙!」

情緣 妻約33天 「鑰匙?」安林心神微微一提。

「對,它是進入隕神海底墓地的鑰匙!只有帶上它,才有資格進入隕神海底墓地,而且只有返虛境以下的存在才能進入。」

「本來我可以強奪小友的地圖,讓我族的化神強者進入那個墓地。但是,我經過推演后,得知唯有小友才可真正改變天龜族的命運,所以我選擇幫你。」古嶼開口道。

安林臉微微一抽:「您還真夠誠實的。」

古嶼溫柔一笑:「老實是我最大的缺點。」

大烏龜又道:「對了,到時候,靈魚族也會有一位強者進入。它將是你最大的對手,你可要小心了。」

安林呵呵一笑:「化神期對手讓我小心?你這是侮辱我!」

古嶼:「……,小友,我覺得你有點膨脹。」

「不是我吹牛,就算返虛境的大能也能進去,我照樣能爆錘。」安林自信滿滿。

古嶼:「……,小友,你真的很膨脹!」

安林沒有在這個話題多做糾纏,開口問道:「你說靈魚族也有強者進入,意思是靈魚族也有鑰匙?鑰匙有兩個?」

古嶼點頭,有些意味深長道:「是的,隕神海底墓地是遠古大能墓地,天龜族大祭司和靈魚族大祭司的禁忌之戀,有興趣了解一下嗎?」

烏龜和人魚的戀愛?厲害了!

安林小小地震驚了一下:「沒興趣,挑重點來說。」

古嶼瞪大了雙眼,它正欲暢談那場傳奇般的愛戀呢,結果安林不聽?

「嗯……重點……」古嶼想了一下,開口道,「進入墓地的時候多注意安全?」

安林:「……」

「就沒有什麼要提醒的嗎?比如要注意些什麼,墓地內有什麼?」安林生氣道。

「兩族大祭司死前,將過去的輝煌以及參悟的命運之事,一同合葬在海底墓地,並將鑰匙留給了後人。待時機合適之時,後人便可開啟。」

古嶼抬頭望天:「我日日夜觀星辰,感知著世間變化,得知現在就是開啟墓地最好的時刻。」

「你進去后,不需要做什麼特定的事情,盡最大的努力獲取最大的好處,有寶物就搶,有功法就拿,別客氣。」

安林震驚了。

好體貼的要求!

其實,就算不用大烏龜說,他也會這樣乾的!

「然後,遇到什麼看不懂的文字,圖案,希望小友都拍下來。那些可能蘊含一些重要的信息,希望小友能轉交給我們天龜族。」古嶼道。

安林點頭答應:「沒問題。」

古嶼從口中吐出了一枚菱形黑水晶:「把它戴在身上,在關鍵時刻,它能救你一命。這也是我說的,和我合作,能救你一命的原因。」

「這是啥東西?」安林將那枚菱形黑水晶隨身攜帶,開口問道。

「不可說,不可說……說了就不靈驗了……」古嶼搖頭晃腦道。

安林:「……」

算命的都喜歡這樣裝高深么?

是不是不裝高深,就顯不出自己的水平啊?

安林嘆了一口氣,不再糾結於這件事。

這一切好似都串聯了起來。

黑狐族和靈魚族,陳南和藍小倪的婚禮,陳浩手中的地圖鑰匙,化神期強者……

這麼一想,要是按照它們之前的計劃,應該是打算派陳南和藍小倪兩人進去吧?

現在被安林截胡了。

黑狐族就算生氣也沒辦法,老大已經被他錘死。但靈魚族肯定也很生氣,要是看到安林拿著鑰匙前往那個地方,說不準又是一陣激戰。

「小友,我會親自送你去那個地方,只要在隕神海底墓地之外,就沒人能夠傷的了你!」古嶼擔保道。

這話算是打消了安林的顧慮。

「你發誓!」安林道。

古嶼:「我對著海洋,對著滿天星辰,對著我的族人發誓……」

一陣發誓后,古嶼伸長腦袋,猛地一下撞開了空間:「小友,我帶你去隕神海底古墓。」

安林驚訝道:「你不用看地圖就知道路?」

他的地圖還沒拿出來呢,大烏龜就說要帶路了,這麼牛逼的?

「呵呵,那個地方對於身為大祭司的我來說,是秘密嗎?那個東西對我來說,唯一的作用就是,它是進入古墓的鑰匙。」古嶼樂呵呵道。

在西海深處的某個海底。

這裡洋流洶湧,雷雲積聚,有可怕的雷霆不停從天而降,劈落在大海上,怒吼著,咆哮著。

一個坐在巨型海貝上的女子,靜看著海天的翻湧。

她下半身是藍色魚尾,上半身是人類模樣。

面容傾城絕色,肌膚潔白如玉,胸前雪白豐滿,被藍色綢帶包裹著,纖細的腰肢和弧形完美的後背裸露著,顯得格外的賞心悅目。

她的容貌和身材,能滿足所有人對於美人魚的幻想。

美人魚將目光投向遠方,一雙藍眸有著火熱的戰意。

「大祭司,你說,我的那個對手會是誰呢?」美人魚問道。

「是誰並不重要,藍小倪,別忘了你的任務就好。」一團看不清模樣的液體,漂浮在美人魚的身旁,開口回答道。

它並未以真身現世,或者覺得,還不是時候。

藍小倪舔了舔粉嫩的唇瓣,嘴角揚起一抹笑意,自通道:

「是的,不管是誰,我會讓他感受什麼是真正的絕望!」 藍小倪有這個自信。

變身女記事 她是化神巔峰的強者,資質超絕,身負頂級功法,還會數之不盡的秘法,更有長輩賜予的諸多底牌,能有誰與她一戰?

況且,她還有那個……

一想到這裡,她臉上的笑意就更盛了幾分。

藍小倪坐在貝殼上,很有耐心地等待著那個命中注定的對手。

也不知道過去了多久。

「咔嚓……」

一聲清脆的響聲,在虛空響起。

緊接著,虛空漸漸開裂。

一個巨大的空間通道,出現在藍小倪的不遠處。

大烏龜從內部緩緩爬出,明明沒有釋放氣息,但是那種歲月滄桑的感覺卻撲面而來,讓藍小倪心中緊張起來。

藍小倪看清楚大烏龜的真面目之後,更是深吸了一口氣,神經更加的緊繃,因為面前的竟是天龜族的大祭司,古嶼!

換做平時,面對這等傳說人物,她肯定連話都不敢多說。

但如今,她可是有靈魚族的大祭司魚非魚陪在身旁。

魚非魚是和古嶼同一等級的存在,她可不慫。

「呵呵,真沒想到呢,鑰匙幾經輾轉,竟然又落到了天龜族手裡。」藍小倪輕輕一笑,眸波輕轉,似乎有些不在意,「你們天龜族,有誰能和本公主一戰?」

是的,決定勝負不是在這裡,而是在隕神海底古墓!

她只要將那個和她一起進入古墓的生靈,暴虐一頓就好了啊。

勝利終將屬於靈魚族。

驀然間,一個聲音從空間通道內發出。

「哎喲!我的對手不會就是她吧?」

「我的天啊,緣分啊!」

對手的身影出現了,似乎很興奮。

藍小倪將目光轉向空間門的方向,看到了來者,瞳孔漸漸縮小,張著小嘴,一幕幕帶給她心理陰影的場面開始在腦海浮現。

她心神一個不穩,終於嚇得忍不住尖叫起來:「啊……!」

「怎麼會是你?安林!!」

藍小倪崩潰了,她萬萬沒想到,來的竟然會是這個男人!

本來就她的資質和實力,可以傲視所有的化神強者,就連陳南也不是她的對手。不管來誰,對她來說都是渣渣。

是的,本以為對手是個青銅,沒想到是個王者……

還是個掛逼王者……

看到藍小倪崩潰的模樣,安林拍了拍古嶼的腦袋,笑道:「龜前輩,看到了沒有,你口中所說的靈魚族強者,我最大的對手,現在已經輸了。」

古嶼:「……」

大烏龜心好累,靈魚族的強者能不能給它一個面子,爭點氣?

搞得它現在都嚴重懷疑自己的卜卦,出現問題了喂!

安林總覺得古嶼是個假的大祭司,來之前大烏龜就說對方如何如何牛逼,結果卻出現一個戰五渣的對手。

藍小倪眼眶紅紅的,顯然有點被嚇哭的節奏。

一副幼小,無助,但能哭的模樣……

她抬起頭,委屈又害怕地望向身旁的魚非魚,弱聲道:「大祭司……這就是你說的,我有機會獲勝的對手?」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