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贏心欽確定自己心意之後,開始擔心謝韞怎麼能讓皇后答應娶自己。

然而萬萬沒想到。

謝韞完全不按常理出牌,他才不管皇后怎麼想,整個朝堂上的官員們怎麼想,他想要娶贏心欽的心思,前世今生都是一樣的。

直接拿出當初父母離開去遠遊時交給他的信函,直奔御書房找皇帝要賜婚。

而且臉皮很厚,一口一個皇上叔叔,這個時候也不叫皇上,更不叫陛下了。

皇上看著元長歡親手寫的信函,讓他在條件允許的情況下,照顧一下謝韞,婚事讓他自己做主。

本來皇上就是看著謝韞長大的,尤其是他從來就不覺得元長歡生的孩子會做出謀反的事情。

所以根本沒問過皇后,直接將婚事作定。



半年後,贏柒城一回來,就被通知參加他女兒的婚禮。

贏柒城:「???」

我女兒成親我是第一個知道的嗎?

但是謝韞才不管,因為他已經抱得了美人歸。

至於其他人,其他事情,等他洞完房再說吧。

*

成親那天。

滿目鮮艷的紅色,就連許久沒有回來的謝辭,元長歡都為了自家這個都特別能鬧幺蛾子的兒子回來了。

本來謝韞都沒想到自家這對無良的父母能回來參加他的婚禮,沒想到,收到消息之後,他們連夜趕了回來。

就連在玉雪山上的贏鈺等人也為了他們兩個的婚禮特意趕回來。

除了養病不易下山的謝蓁之外。

贏鈺兄弟二人回來之後,面對贏柒城愧疚又無奈的眼神,兩人除了妹妹之外,沒有喊過他一聲父王。

贏柒城後悔嗎?

他後悔了。

但是……

贏心欽不會輕易原諒他,兩個兒子更加不會。

贏鈺沒想到最後是謝韞這個小子娶了他家妹妹,成親那天夜裡,兩兄弟把謝韞灌得不清。

謝韞看著自家親哥哥親弟弟幸災樂禍的旁觀,終於大喊一聲:「謝元渺,謝謹,你們兩個給老子等著,等你們成親的時候,我也不幫忙!!!」

謝瑾一聽,拐了拐他大哥:「大哥,咱們要幫忙嗎?」

謝元渺終於懶洋洋的直起身子:「幫啊,再不幫小二要被贏家的欺負死了。」

娶了人家寶貝妹妹,被欺負的也差不多了。

謝瑾深以為然:「沒錯,要是有人想要娶糯糯,我怕不是第一個要衝上去打人。」

謝元渺睨了他一眼:「你第一個?你大哥我還在呢。」

謝韞看著自家兩個兄弟終於上了,這才鬆口氣。

趁著他們攔住贏家兄弟,偷摸著回婚房去了,今天誰都不能影響他洞房花燭夜。

謝韞洞房之前,還讓人把新房院子外面牢牢把控,他等了兩輩子,念了兩輩子的女孩,現在終於成了他的。

洞房內。

花燭明亮,燈下一身嫁衣的纖細女孩正靜靜地凝望著他,眼底透著清澈明亮的喜悅與羞澀。

謝韞心尖都跟著發顫了。

陡然揮手,讓下人們全都退下。

三兩步走到床邊,握住了女子柔滑細膩的小手,薄唇俯下,迫不及待的將她放倒在大紅色的喜床上:「娘子,我終於娶到你了。」

贏心欽看著他灼灼的目光,恍若回到了那天街道上,他鬍子拉碴混身狼狽的樣子,眼神也是如今日這般,熾熱的,又眷戀的。

她感覺到自己的心臟,一下一下跳的急促。

細長的手臂緩慢的堅定的抱住了謝韞的脖頸,將自己往他懷裡湊了湊:「嫁給你了,你要好好對我。」

謝韞欣喜若狂,不斷吻著她的唇角:「會的,我會的,一輩子只愛你。」

前世今生,兩輩子好不容易得到的珍寶,他如何會不珍惜。

往後餘生,他會將她捧在掌心……一輩子。

——謝韞&贏心欽番外完。 王宮平台上,繆凡和克洛克達爾激戰正酣,而且路飛也已經加入戰局,雖然知道水能克沙,但是這並不意味著克洛克達爾就只能被動挨揍,他好歹也是成名已久的海賊,在他成為七武海之前,那懸賞金可是比繆凡和路飛兩人加起來都要高很多。

但漸漸地,克洛克達爾也感到吃力,不小心便會挨上一拳或一刀。

沙暴!

心神陰沉,克洛克達爾抬手在身前凝起一團籃球大小的沙團,在三人之間引爆開來炸,造成飛沙如雨,氣流四射,阻住了繆凡和路飛的攻勢,兩人身形暴退,在七八米開外站定。

「怎麼了,克洛克達爾,怎麼這麼快就不行了?來啊,互相傷害啊,我可是能打上一天的。」

繆凡手上舞了個漂亮的匕花,五指靈活如蛇,反手扣住匕柄,開腔嘲諷了一下。

路飛則沒有說話,而是目光直直看向克洛克達爾,在手上又是噴了一些水,在剛才的戰鬥中,他可是藉此揍了克洛克達爾好幾拳,拳拳到肉的那種,心情別提有多舒暢了。

哼。

克洛克達爾冷哼一聲,深吸了一口叼在嘴角的大雪茄,「笑吧,笑吧,待會兒你就笑不出來了!」

他緩緩抬起自己的右手,在繆凡和路飛疑惑的目光中,猛然拍向地面。

「侵蝕輪迴!」

話音落罷,一道無形波動自克洛克達爾的手掌處傳遞了出來,下一刻,那堅硬的石板便發出了輕微的震動,就像是震級不強的小地震,然而,伴隨著震動而來的,是一種令人膽寒的變化。

繆凡和路飛兩人瞪大雙眼,頗有些緊張地看著地面逐漸出現變化。

本來芳草青青的草地以及那些沙漠樹木竟然全都在一瞬間枯黃萎靡,然後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凋落破敗成了沙質般的物質,更有甚者,那些泥土、那些堅硬的石板、石雕乃至牆壁全都在他們眼前化化作了沙粒,石板斷裂、翻覆、升降、錯落,就好像地龍翻身一樣。

原本多彩的王宮平台居然就這麼化作了一小片形成中的沙漠,生物滅絕,死寂暗淡。

「哇!我的鞋子!」

當自己腳下的石板突然成了沙子之後,路飛猛地跳腳起來,原來他腳上的鞋子,居然也沙化掉了,只有幾根枯槁的草繩無力地飄了下來。

繆凡那邊也是差不多的情形,他的鞋子也已經光榮犧牲了,而且他發現這沙子還硌腳……不是,是傷腳,居然企圖在吸收他體內的水分,這還了得?

這沙子不僅燙腳,而且還廢鞋。

於是他大喊一聲:「快躲開這片新生沙漠的範圍,路飛,這沙子呆不得!」

說著,他飛速朝後退去,只是在他退後的瞬間,克洛克達爾也有了新的動作,另一隻手也按在地面上,雙手用力往下用力一按,雙手一時化作密集的沙子,融入了進去。

「逆升沙槍!」

隨著他的話音,這片克洛克達爾創造出來的沙漠之中,突然沸騰了起來,就像是到達沸點的熱水,躁動著氣泡,沙粒瘋狂地抖動起來,隨即便是密密麻麻的由沙粒凝聚而成的沙槍,想雨後的春筍一樣,嗖嗖嗖地往外冒頭。

繆凡若是慢上那麼一丟丟,可能就要被一個沙槍將腳底板給刺個對穿不可,路飛一開始的反應沒有繆凡那麼快,但是他的意識和身體反射能力強啊,居然在一堆的沙槍當中左躲右閃,雖然躲閃的動作有些滑稽,但卻沒有絲毫被碰到。

兩人退著退著,就離平台的邊界越來越近了,而侵蝕輪迴和逆升沙槍的漫延也漸漸止住勢頭,就當兩人鬆了一口氣的時候,異變突起。

這方平台突然發生了劇烈的晃動,因為克洛克達爾的緣故,這平台變得異常脆弱,斷裂、開縫、下沉同時發生,巨大的響聲伴隨著遮天的沙塵響徹著。

兩人身體一陣晃動,眼見著就要隨著掉到下一層去了,兩人都是身手矯健地向後躍去,企圖跳上寬厚的城垛躲避,只是克洛克達爾卻不讓他們如願。

在漫天飛舞的沙幕之中,克洛克達爾的身形驟然出現在兩人的上方,只見他臉上帶著狠厲的神色,雙手各化作了一個碩大的沙球,沙球上面長著眾多的尖刺,這可不就是一個放大版的流星錘嗎?

此時,繆凡和路飛兩人人在半空之中,無處借力,而且克洛克達爾藉助沙幕掩護,來的突然,所以,他兩人的腦袋上可以說是頂著一個大大的危字。

「下去懺悔去吧!」

克洛克達爾果斷將一左一右的沙制流星錘朝下用力砸了下去,紛紛命中二人的後背,隨即便如同炮彈一般,向下方衝撞了過去,兩人的運動軌跡帶起強烈的氣流,吹散了所過之處的沙塵。

轟、轟!

隨著兩聲巨大的撞擊聲,克洛克達爾臉上的笑容已經快綳不住了,但他並沒有立即離開,而是又放了一招沙丘覆頂,重重壓在兩人砸落的地點,他認為,這樣一來,這兩個自不量力的小蟲子,不死也要殘廢。

「哼!浪費時間!」克洛克達爾深吸了一口雪茄,吐出一個煙圈,他已經很久沒有過今天這樣的戰鬥了,自從那一次的失敗之後,好像已經過了很久很久了,這次僅僅是對付兩個新人海賊,居然讓他感覺到如此棘手,果然還是需要掌握強大的力量啊,他自言自語地說了一聲。

「還有六分鐘就要爆炸了啊,實在耽擱太久了,那麼就去找冥王吧,這才是我的強權的保證!妮可羅賓那裡應該有結果了,希望這個女人不要做什麼愚蠢的行為才好,不然我不介意讓奧哈拉僅存的考古學家消失在這世界上。」

看了一眼大時鐘,克洛克達爾臉上露出不屑的笑容,之後身體沙化隨風消散,不知道去了哪裡,而原本雙手被殘忍釘在牆上的阿拉巴斯坦國王寇布拉以及那個身材高挑的女人——Missallsunday,也就是克洛克達爾口中的妮可羅賓,已經消失不見了。

此地只留下了一個巨大的塌方,沙粒堆積如山,就如同一個碩大的墳包,風吹過,捲起上面的沙粒,發出沙沙的聲音。 熱鬧的夜市,要數小吃最為興旺。沿著筆直的街邊,一排接一排的小吃品種繁多、琳琅滿目。老闆笑臉相迎,殷勤周到,顧客來來往往,喜笑顏開。在眾多的小吃中,風味獨特的「麻辣燙」口味鮮美的麵條最為眾人所青睞。

當然,墨寒對「麻辣燙」沒什麼好感,也不知道怎麼回事,他這人天生似乎就不能吃辣,對於一切麻辣的似乎都很忌口,只吃清淡的,可能是怕上火,他的口味沒有這麼重。

不過旁邊的這位夏輝同學倒是跟自己不一樣,似乎對於麻辣的特別喜歡,基本上無論有多辣這傢伙都能接受,還吃的津津有味,而墨寒也只能在一旁看著他吃了,他還是比較喜歡吃清淡點的晚飯的。

「額,二位,注意一下形象啦。」看著面前狼吞虎咽的二人,墨寒不禁小聲提醒了一下他們,這回倆人才有所收斂,總算好好吃飯了。

「誒,對了墨寒。」夏輝說著,從碗中抬起頭,看向墨寒那邊。

「怎麼了?話說你吃慢點,沒人跟你搶,不過你自己來買單啊,我可沒帶夠錢。」墨寒一邊說著,一邊亮了亮自己的口袋,真的,如果沒有咕嚕球的話,那口袋只能用倆字來形容:乾癟。

「你的寵物是什麼啊?哪天給我們見識見識唄?」夏輝一邊說著一邊笑了笑,問這種問題在正常不過,畢竟洛克王國是魔法世界,每個人都有屬於自己的寵物,學生們更是。

當然,基本上每個人都只有一隻寵物,身份高貴的有兩隻或者三隻,但是學生基本上都偏向於一只,這種普遍程度達到了99.87%,也就是說有兩個寵物的學生太難見了,更別提三個了。

「我的寵物?」墨寒說著,接著輕輕將咕嚕球從口袋裡拿出來,然後放在了桌面上,接著輕輕看了一眼。

揪住指腹小逃妻 「阿布,出來露個臉吧。」墨寒輕輕叫了一聲,咕嚕球頃刻綻放,瞬間,渾身雪白的阿布一下子從裡面跳了出來,似乎是咕嚕球對它而言太悶了,所以剛出來恨不得大口大口呼吸新鮮空氣似的。

「阿布啊?」對於墨寒的寵物是阿布,夏輝並沒有太多的震驚,反倒是陸羽倒是饒有興趣地摸了摸阿布的頭。

接著,阿布一下子飛了起來,又一下子站在了墨寒的肩膀上,其實它原本是想站在墨寒頭上的,只不過為了不妨礙墨寒吃晚飯,還是選擇站在了他的肩膀上吧。

「那你們的寵物呢?也讓我看看唄。」 影帝你家廚房又炸啦 墨寒饒有興趣的看了一眼夏輝和陸羽,輕聲笑了笑。

「沒問題!」夏輝似乎還是挺熱情的,將自己的咕嚕球輕輕放在了桌面上,然後輕輕敲了一下上面的黃色星星。

瞬時,一陣白光閃爍,一咕嚕球瞬間綻放開來,一個奇怪的寵物從裡面變了出來。

這是一個無法用語言描述的寵物,但是看著總感覺有點像是……蟲子?

臉部微微一些腮紅,棕色的小點點眼睛上面有白色的斑點,如果墨寒沒猜錯,那應該是眉毛。

那個寵物費力地扭動著身軀,緩緩爬到了夏輝身上,講真的,如果不是因為它的皮膚看起來有點油膩,墨寒還感覺這個寵物還有點萌。

「這是毛懶懶啦,一個特別懶散的傢伙。」夏輝笑著解釋道,雖然王國里有「什麼樣的人用什麼樣的寵物」這種俗話,但是墨寒感覺毛懶懶與夏輝的性格似乎並不相似。

因為他很清楚一件事情,毛懶懶看似很懶散的樣子,事實上,它是洛克王國速度值最高的普通寵物,且沒有之一,幾乎速度已經堪比精靈王了,但是那也是最終形態了。

「那你呢?」墨寒看著一旁狂吃不止的陸羽,他感覺陸羽再這麼吃下去,能把盤子一起吃下去。

「我的寵物?」陸羽緩緩將盤子放下,然後拿起衛生紙擦了擦嘴。

「對啊,看看唄。」墨寒笑了笑。

「在你身後……」陸羽笑著指了一下墨寒的背後,誒嘿,這傢伙早就把寵物召喚出來了?

墨寒扭過頭去,看見的是一個更奇怪的寵物。

他分不清這個寵物到底是什麼,頭上似乎是一個白色的大帽子,但是仔細一看上面還有一雙眼睛,那看起來就不是帽子了,眼睛中間還是一絲腮紅,白色的下面,是天藍色的火焰。

不過,怎麼說呢,這個寵物,用一個字形容的話,墨寒不清楚該用「萌」還是「酷」,也許是兩樣並存的存在吧。

只見那個寵物似乎開玩笑一般,緩緩靠近墨寒,一下子進入了他的身體里?

墨寒睜大眼睛,但更準確的說是穿透了,它穿透了墨寒的身軀,緩緩飄到了陸羽的旁邊。

「這是,幽系寵物?」墨寒稍稍思索了一兩秒,能穿透洛克身體的,應該是靈體,是靈體的寵物,那應該就是幽系寵物了。

「對,幽靈酷少,是我的寵物。」陸羽笑著摸了摸幽靈酷少的頭,這一瞬間,幽靈酷少變成了實體,能讓人摸到它,這也就是陸羽為什麼能碰到它的原因。

「它可以憑藉自己的意識變成靈體或是實體,準確來說幽系寵物都有這個特殊能力。」陸羽笑了笑,幽靈酷少緩緩飄上了陸羽的頭部,接著浮在了陸羽的頭部上方。

誒,說實話墨寒怕他把陸羽的頭髮點著了,畢竟身旁還附有藍色火焰。

「放心,這種火焰也是靈體,在沒有接觸我的情況下自然傷害不到我。」陸羽輕聲笑了笑。

不過墨寒倒是好奇了起來,這傢伙從哪獲得的這個寵物?毛懶懶和幽靈酷少,一個惡魔系寵物,一個幽系寵物,他們從哪得來的?他們倆好像是村莊的人吧?

這個其實不難解釋,夏輝和陸羽獲得寵物的方式很簡單,捕捉到的,而且,至於具體位置嘛。

詳見輕風山棗莊靠東一帶的墓地,那裡有不少。

好傢夥,這倆人是去墓地抓的寵物,膽子真夠大的。

「誒誒,你們倆的寵物還都挺方便的。」墨寒輕聲笑了笑,一個是速度洛克王國普通寵物第一,另一個是幽系寵物,可以隨時靈實轉化。

「好了,早點吃吧,吃完回家。」墨寒隨口說著,一下子倚在了椅子上面,今天一天過得還算好吧,總之就是有點累,不過開學了也算是個好事吧。

其實最重要的還是,交了三個夥伴…… “咦,小貓貓你怎麼跑出來了,快回去。”

李棟哭笑不得,小云豹跟着自己屁股後面出來了,還帶着兩隻小熊貓,現在小云豹是兩小熊貓的大哥,開始小熊貓還不服氣被教訓多了,現在的很乖。

小云豹發出一聲低吼聲,還蹭了蹭李棟褲腿,這小東西,李棟無奈蹲下來擼了一會。“乖乖回去看家。”

正當李棟擼貓的時候,耳邊傳來一陣響動,李棟轉頭一看,身後樹上兩隻發光眼睛陰森森的盯着自己。

李棟寒毛立馬立了起來,太嚇人了,只聽一聲低吼聲,不知道名動物撲了下來。

李棟一瞬間傻了,完蛋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