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翟北蹙眉。

林千禧說,「他們的事情應該他們自己解決。」

翟北臉色並不太好,他說,「你叫左小然來的?」

「我只是說安柒在這裡而已。」事實上確實是她叫來的。

故意叫來的。

翟北推開林千禧。

林千禧咬著唇瓣。

翟北對安柒很好,無可厚非。

林千禧就這麼看著翟北跟著左小然的腳步也追了出去。

林千禧抱著樂樂,其實很生氣。

翟北的戰友看著林千禧的模樣,上前說道,「你放心吧,老大不會隨便傷人的,他只是不放心安柒而已。」

是啊,他不放心安柒。

林千禧淡笑了一下。

她真的是瘋了才會想著和翟北重新開始。

她抱著樂樂回房間。

樂樂不想回去,小身板就這麼指著外面。

千禧現在心情真的不好,想去游泳,但是樂樂不依不饒,林千禧招架不住,不管自己多大的情緒在樂樂面前就是會隱忍了下去。

她對著樂樂說道,「媽媽現在帶你去換泳衣,你別鬧了。」

樂樂乖巧的點頭,笑得很燦爛。

千禧看著樂樂的樣子有些出神。

如果不是為了你,她真不會這麼委屈了自己。

林千禧抱著樂樂回房。

2樓的走廊上,左小然在給安柒道歉,翟北站在他們不遠處。

左小然那瘦骨伶仃的樣子,也打不過安柒,翟北有必要這麼保護嗎?

她抱著樂樂過去。

翟北看了她一眼。

左小然和安柒都看了一眼林千禧。

千禧說,「說完了嗎小然?」

總裁大大小小妻 左小然搖頭。

根本就沒辦法說,安柒讓他閉嘴。

「坐了這麼久的飛機,應該累了,跟我去先泡個澡吧。」

左小然看著千禧。

「走吧。」

千禧一隻手抱著樂樂,一隻手拉著左小然離開。

翟北看著千禧的舉動,看著他們牽手的模樣,臉色有些沉。

安柒也這麼看著他們離開的背影。

半響,她回頭,「老大。」

翟北抿唇,「如果你不想見到左小然,我一會兒讓他回去。」

「嗯。」 一孕三寶:夫人別想逃 安柒點頭。

她雖然想要保持江湖兒女的氣場,真正看著組小然那一刻,什麼不好的回憶都像放電影一樣,她很難走出陰影。

「你先去客廳吧,我去找左小然談談。」

「好。」

安柒離開了。

翟北走向了林千禧的房間。

此刻房間內,林千禧一邊在給樂樂換衣服,一邊對著左小然說道,「安柒看來還是很厭煩你。」

「是啊。」左小然坐在大床上,有些無奈,「不過想想我確實也很討厭。其實不只是安柒有陰影,我自己都有陰影了,我好像都不行了!」

這盛世,如你所願 「什麼?」林千禧看著左小然。

左小然有些羞澀,臉紅了紅,「就是不行了,我嘗試過看看片啊雜誌什麼的,然後滿腦袋都是那晚上我欺負安柒的畫面,我去看過心理醫生了,醫生說這就是心理疾病,要我放開,但放不開啊,我捉摸著在安柒沒有真的原諒我之前都不放不開了!」

「還真是一件可悲的事情。」林千禧總結。

心裡默默補充道,為什麼翟北就沒有心理陰影。

「所以我這次過來已經想好了,就算被安柒打死也要取得她的原諒。」左小然一副鬥志昂揚的樣子!

「嗯,加油。」千禧笑了笑。

左小然從床上下來,「我去拿行李,不是要泡澡嗎?我帶泳褲了。」

「好。」林千禧點頭。

左小然走出房間。

打開房門就看到了翟北。

翟北臉色有些陰沉。

林千禧感覺到異樣,看向門口。

門口翟北說,「左小然,我沒開玩笑,你現在立刻回去。」

左小然不爽。

林千禧那一刻也不爽,她直接走過去對著翟北說道,「憑什麼?」

「沒看到安柒很不喜歡他嗎?」

「安柒對你就這麼重要嗎?」林千禧質問。

翟北一怔。

沒想過林千禧會說這種話。

「換句話說,你也做了和左小然一樣的事情,甚至更惡劣,我讓你走的時候你怎麼沒走?!」林千禧怒問。

翟北薄唇緊抿。

「翟北,讓左小然回去可以,我也會跟著他一起回去,至於我們的重新開始,也就沒有什麼開始了。要安柒還是要我,你自己考慮吧,想好了,我就收拾行李和左小然一起走!」林千禧一字一句。

左小然都覺得,林千禧被翟北折磨得,脾氣都變了!

變得那個霸氣!

終究,翟北執拗不過林千禧。

因為林千禧的一句話,翟北什麼都沒再多說。

林千禧就帶著樂樂,還有左小然一起去泳池游泳。

林千禧不會游泳就在泳池裡面泡著,和樂樂玩耍。

左小然會一點「狗刨式」的游泳,自己遊了幾圈累了,趴在泳池邊看著林千禧還有樂樂。

林千禧抬眸看著他,「你這麼看我做什麼?」

「你泳衣都是這麼保守的嗎?」

「和你什麼關係。」林千禧翻白眼。

左小然笑著說,「和我有什麼關係。」

林千禧低頭又逗著樂樂玩水。

左小然看著頭頂上的藍天白雲,悠悠的說道,「突然覺得結婚生子也是一件挺幸福的事情。」

「怎麼突然這麼想?」

「看著樂樂這麼可愛,也想有一個自己的孩子。」

「那就找一個女人過日子吧。」林千禧隨口說道。

「安柒怎麼樣?」左小然突然開口。

林千禧瞪大眼睛看著他。

左小然說,「別這麼看了我,做了那麼男人的事情,就應該負男人的責任不是?!」

「安柒你hold不住。」

「我也覺得是。」左小然說,「安柒這種女人可能只有翟北才能hold得了!」

林千禧沒搭話。

「要不湊合翟北和安柒,我們倆過日子吧,我那麼喜歡樂樂,我把她當親閨女。」

「別開玩笑了。」林千禧無語。

「你說你是不是有點喜歡翟北了?」左小然一眨不眨的瞪著林千禧。

林千禧眼神有些閃爍,「說什麼呢?!」

「翟北長得還是挺帥的,身材又好,對你也好,你說什麼就什麼,又是樂樂的爸爸,會喜歡他不很正常嘛?我有時候都在懷疑,你那麼討厭翟北會不會就是因為害怕你會喜歡他,然後有無法賣過自己內心的那個坎,故意為難翟北。」

「說什麼呢,我是這麼沒有理智的女人嗎?」林千禧不屑一顧。

和左小然就是可以很隨便的聊天。

左小然說,「算了千禧,好好和翟北過日子吧,翟北也不錯。安柒那種凶婆娘,留給我吧,我欠虐。」

林千禧忍不住大笑。

哪裡有人說自己欠虐的啊。

左小然時不時就會說些讓人啼笑皆非的話。

兩個人這般說說笑笑,翟北就站在二樓上看著他們。

林千禧似乎從來都不會對他這般笑容,對左小然卻每每都是如此。

他隱忍著情緒,一直看著他們。

安柒從房間內走出來,看著翟北的方向,悠悠的說道,「他們看上去倒是很合拍。」

翟北轉頭看了一眼安柒。

「老大,林千禧真的不適合你。」安柒說,「何必彼此這麼糾纏著,我知道樂樂很需要人照顧,但我相信,離婚後不代表你或者林千禧就不會給樂樂幸福,其實現在你們這樣,跟離婚有什麼區別。貌合神離,等樂樂長大了她不是感覺不到。」

「安柒,我說過我只把當成我的戰友我的生死之交。」翟北直言,「我不會和你在一起的。」

「為什麼就不行?」安柒不爽,心口很痛,「我這麼喜歡你,我從小到大就沒有這麼喜歡過一個人,老大,你給我一次機會吧。我絕對比林千禧適合你,我知道你要什麼,我可以陪你做任何極限運動,我可以和你完美的出行所有任務,我能夠理解你的一切!」

「但不是我喜歡的。」

安柒咬唇。

眼眶就這麼紅潤到不行。

「安柒,你是我很欣賞的女孩,但真的沒有到產生情愫的地步。」翟北說,「但是林千禧不一樣,我第一眼看到她就喜歡上了她,無可自拔。」

無可自拔。

老大那麼理智的人,也會有無可自拔的時候。

安柒說,聲音有些大,「老大我不會放棄的,早晚有一天你會和林千禧分手,一定會。」

翟北緊抿唇瓣。

「對你我決不放棄!」

安柒吼完之後,轉身離開了。

翟北也沒有叫住安柒。

他知道安柒不會放棄,但他也不會給安柒任何機會。

這麼多年,一直是這麼,矛盾的存在著,並沒有影響到他們的革命友誼。

泳池下的左小然是一直看到翟北和安柒的,雖然沒聽清楚他們說什麼,但顯然是不歡而散,是因為翟北沒有趕走他所以安柒在給翟北發脾氣嗎?

他有這麼討厭嗎?

好吧。

想想也是很討厭。

左小然心裡有些不是滋味。

林千禧突然開口道,「你覺得翟北和安柒怎麼樣?」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