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不管是服裝,氣勢,還是座位,還是服侍的人,還是張嘴就吃的帝皇享受,全然被巴帝比了下去。

這讓蒙戈臉容都隱隱抽了一下。

這當然是比了下去,因為巴帝的一切,無論是外在的裝飾,展示的氣派和威嚴程度,都是經過赫拉終端計算計算在計算的,無論是從外表還是實力表現上,都做到十足。

如果不是擔心直接嚇尿蒙戈,赫拉都已經在未來準備一隻帝皇儀仗隊,在宇宙一路散花,用星球做戰艦坐騎,一路的征服星球,讓巴帝無與倫比的坐在王座上降臨。

「暴狼是一個匝尼安人,出生於匝尼亞星,17歲時殺光了自己星球上的族人,好像擁有永生不朽的不死之身吧。」

巴帝吃了一口秘書赫拉遞過來的烤魔法巨龍肉,這種巨龍肉堅韌到極點,比普通氪星人還要堅韌,只有巴帝享受得起。

至於是不是擁有不死之身,巴帝就表示有點懷疑了,那也只是漫畫說說而,在現實,可能就體現在恢復力強悍的程度吧。

「沒錯,暴狼可是全宇宙最為知名的賞金獵人,我花了很大的力氣,才讓他在我的角斗場上進行角斗。」

蒙戈帶著幾分暴虐獰笑說道,眼眸中帶著殘忍的笑意。

很顯然,這屬於一種強逼性質,帶著威脅性的威脅,才讓暴狼主動在角斗場上出現,要不然暴狼的性格,還真難以讓人屈服。

巴帝不知道背後有什麼內情,也不想知道,沒管。

兩人在上面說話之際,地面的奧特將軍和暴狼已經進行了戰鬥。

戰鬥很激烈,不停的把對方打飛,爆出巨大的音爆聲響,鑲嵌進入角斗場的牆壁之中,現場簡直是震驚,然後撕裂心肺的吶喊,震耳欲聾,環回立體音效震撼到極點。

兩人都是恢復力強大的能力,打得半斤半兩,異常的激烈。

嚴格來說,奧特將軍其實並不是暴狼的對手,不過奧特將軍在半年前,就接受了弱化版的完美毀滅日血清,是少有能夠撐住,沒有失去理智的人,因此,這場戰鬥,還真不好說。

巴帝抱有期待的看著奧特的表現,自己的親愛屬下既然想要呈現出這場激烈的戰鬥,歡迎自己回來,那自己就好好看著他的努力。

巴帝對於屬下一向很好,不管如何,反正有自己在,一切都不會有問題。

「有興趣來一場賭鬥嗎?」

蒙戈殘忍的說道,眼眸戲虐,閃爍出不可拒絕的意義。

巴帝輕鬆自如,吃著赫拉遞過來的烤鴨肉,輕輕的嚼動完,便說:「好,怎麼賭?」

「你輸了,整顆地球,都是我的。」

「也行,你輸了,整個戰爭世界是我。」

巴帝輕鬆的回答道,他一巴掌就可以拍死蒙戈,對這個賭鬥沒有任何異議。

「哈哈哈……」

蒙戈大笑了起來,咧嘴咧出一行白色的牙齒,笑道肚子都疼,自己怎麼可能會輸?

「你應該看一下,暴狼正在虐打你的奧特將軍。」

「是啊,情況很嚴峻,奧特將軍要變身了。」

巴帝剛說完,果不其然,奧特將軍化作4米高的毀滅日,再次和暴狼開始打起來,這一次的場面效果,更加的勁爆,隱隱整個巨型角斗場都在顫抖,觀眾都在翻天的咆哮,獸血沸騰的驚叫。

蒙戈眉毛一挺,自信滿滿,笑出強大:「暴狼不會輸的。」

突然,康娜不知道從哪裡躥出來,騎著一條金色的宇宙海豚,在角斗場上空劃過,開心的大叫:「你追不上我!哈哈!小金快跑!」

「是我找到它的!!是我感受到它的恐懼的!它屬於我的!!該死的康娜!」愛莉一臉的憤怒,怒聲咆哮,極速的飛行,追逐著康娜。

地下的暴狼一臉的驚喜,連忙不管奧特將軍捉著自己的雙腿,他用力把自己的雙腿連忙扯斷,一臉興奮的追著康娜和愛莉,追上去!

「派克,你沒事了!快回來!!」

三人和一條宇宙海豚,直接衝破戰爭世界的天空,向著宇宙外,地球的位置飛了回去。

奧特將軍捉著兩條腿瘋狂的砸,砸完才發現暴狼上半身消失不見,一臉疑惑左右懵懵搜索。

不單奧特將軍一臉懵逼,巴帝和卡拉也懵了。

「咳咳…不好意思,小孩子頑皮,暴狼逃跑,這是我贏了?」

蒙戈臉容不善,猙獰扭曲的目光盯著巴帝,都要噴出火了。 蒙戈眯了眯眼睛,盯著巴帝,帶著凶厲的殺氣,彷彿一陣帶針的寒風,劃過巴帝的身邊,給端正坐姿的卡拉刺激得毛骨悚起,雞皮疙瘩驚寒。

他好不容易,才捉住暴狼的弱點,捉到一條宇宙海豚,以宇宙海豚威脅暴狼必須在角斗場戰鬥一百場,才把宇宙海豚釋放,還給他。

暴狼對宇宙海豚愛惜非凡,在宇宙中,就曾經有人因為傷害,捕殺宇宙海豚,遭到暴狼的滅族。

而蒙戈手中掌握著一條宇宙海豚,令暴狼不得不屈服。

輪回樂園 現在,才不過是戰鬥七場。

宇宙海豚就被康娜和愛莉救出,也不知道兩個孩子是怎樣胡鬧的,在他嚴密的監獄當中,救出宇宙海豚,騎著海豚就在宇宙中追逐打鬧,暴狼連戰鬥的心思都沒了,直接跟著去…

蒙戈簡直是想要捏爆兩個熊孩子的腦袋,壞了他的興緻。

他臉色陰狠,氣勢如山一般的朝著巴帝傾壓下來,他就這樣損失一員角斗大將和一條珍貴的宇宙海豚。

空間之中滿是刺骨的殺氣。

卡拉端正的坐姿,都不由的扭了一下嬌軀,抖了幾下,在這種如寒風帶針的殺氣當中,自己宛如在黑洞中搖擺,難受到極點。

然而,巴帝輕輕把那鎧甲冰冷金屬的大手,輕輕拍一下卡拉肩膀,卡拉恍然回過神來,就好像在黑洞之中,被一直大手拉了出來,瞬間就安靜,平靜下來。

「輸不起嗎?」

巴帝大刀闊斧,背部自然的靠在王座上,姿態悠閑當中帶著威嚴,不容侵犯的霸道氣概。

巴帝輕笑,冷冽鋼鐵包裹的手掌,摩擦過酒杯,赫拉為他開了一瓶香醇的烈焰紅酒,如火一般在高腳杯中跳動,被他輕飲下,他帶著笑意看著蒙戈。

忽然。

蒙戈如潮水一般的殺氣收縮,在這個空間之中消失跆盡。

他大手捉起自己在桌面的酒杯,酒杯中液體鮮艷如血,他舉起酒杯,遙遠乾杯。

「這一場是你勝利了,我從沒有想過,能夠出意外,土著,你令我刮目相看。」

蒙戈舉起酒杯,咧出瘋狂的大笑,一口喝盡自己酒杯中的液體,豪邁壯情,帶著暴虐的獰笑:「下一場,你不會如此好運。」

巴帝帶著笑意,對他遙控乾杯,飲下烈焰紅酒,香醇的酒香開始蔓延在房間。

「如果還勝利呢?」

巴帝帶著笑意,戲虐的看著蒙戈。

蒙戈大笑,有在他身旁的手下,為他空置的酒杯,添上鮮紅如血的液體,濃烈粘稠。

「下一場的出場者,是氪星人。」

蒙戈盯著巴帝的臉容,想要從巴帝臉色上看出驚訝,卻什麼也沒有看出。

氪星人又如何?

氪星爆炸,總有一些餘孽在宇宙生存下來,這對巴帝造不成什麼的影響。

更何況,巴帝對氪星那種社會狀況,秩序沒有任何的好感,即使自己是從氪星人一路強大起來的,那也不過是一個利用點而,巴帝從來都不認為自己是氪星人。

反而,巴帝對於自己人類的身份更加的認同。

當然,無論是氪星人還是人類,都已經離巴帝很遙遠了,因為,他現在已經是神。

相反,卡拉聽說下蒙戈方準備出場氪星人,倒是顯得震驚了一下,她沒有想到,氪星爆炸,仍然有人存活下來,並且在蒙戈這裡,成為角鬥士。

蒙戈輕輕搖晃著酒杯,濃烈粘稠的鮮紅液體,散發出一股藍莓的幽香,他背靠著王座,目光閃動著不懷好意的光芒,笑說道:「我在宇宙橫行之時,撿到了他!」

蒙戈搖晃著酒杯,彷彿在訴說往事的老人,但帶著看戲的不懷心思。

這個時候,角斗場之中,已經清場,開始迎接下一場比賽。

代表著蒙戈的角鬥士,從那長長的走廊之中,開始有一個紅色的激點出現,在走廊遠處走來出來,彷彿從死亡之中走了出來,帶著一點死亡紅點,從黑暗的長廊中逐漸出現。

他身影高大,在陰影之中,彷彿很僵硬,每邁一步,都像是背著一個星球在行動似的,帶著一絲僵硬與冰冷無情。

「當時的他,幾乎半邊身體都沒了。」

蒙戈繼續說道,搖晃著酒杯,嘴角勾勒出殘忍的笑意。

「我把他改造了,半具身軀,利用最先進的科技核心,打造出一個冷酷無情的戰士!」

與此同時。

在角斗場上空的主持人,開始尖聲咆哮,帶起滿場的熱烈氣氛。

「各位!讓我們歡迎,氪星遺民,冰冷無情的鐵血機械戰士,機械超人!」

露西的試煉之旅 高大的身影從陰影的長廊中走出,巨大的燈光照在他的臉上,顯出無情的神色。

周圍的熱烈的哄叫聲音,沒有一絲形響到他,他真的如一個冰冷的機器,沒有一絲激動,沒有一絲獸血沸騰,高大的身軀在全場的巨大轟隆叫聲之中冰冷走出,屹立在場中。

冰冷蒼茫的身影,就像是屹立在荒蕪之中,即使旁邊再大的轟隆聲音,也無法連他動容一絲。

他的臉左半邊是金屬機械構成,金屬的臉頰頰骨反射著湛亮的冰冷金屬光芒,眼珠之中,有著如骷髏紅光一般,閃爍著無情的電子紅光。

另外的半邊臉,卻是巴帝和卡拉異常熟悉的臉孔。

巴帝喝在嘴邊的紅酒被子一頓,臉容滯停。

「父親!!」

卡拉陡然震驚的從椅子上站了起來,眼眸中帶著震驚,她不敢置信的心臟瘋狂的跳動,臉容激動。

在角斗場之中的人,剩下的那半邊人臉,正是氪星上支持巴帝革命的佐-艾爾。

在氪星上,巴帝革命失敗,被逼離開氪星,餘下的日子裡,巴帝曾經聽卡拉說過。

他們生活得並不好,被艾爾家族捨棄,成為通緝犯,一直在四處躲藏。

卡拉的父親,佐-艾爾利用最後的逃生艙,想要把卡拉同樣送去地球,讓巴帝照顧,不料逃生艙發生意外,在幻影區附近徘徊,才會導致佐德從幻影區出來,就捕捉到卡拉,過來地球的事情。

他利用最後的生命時光,想要製造護盾技術保存自己的城市,最終也由於喬-艾爾的插手,導致失敗,凄慘入獄。

在即將要送入幻影區的時候,氪星就發生爆炸,佐-艾爾被炸得半身不遂,利用養生艙保護自己,最終,被橫行宇宙的蒙戈捉到,改造成為一個冰冷,沒有感情的機械超人。 『砰』

巨大的玻璃幕牆破碎,碎片在空中凌亂映出白光恍照,卡拉瘦削的身軀破牆而出,雙手撐在額頭,眼眸從手臂中探出,激動的看著角斗場下方,她從蒙戈專屬的角斗場上空座位,身形如同劃過一道流星一般,重重的墜落在角斗場之中。

厚實的鋼鐵混合土質地面,有著歷久的斑斑鮮血,被她『轟隆』踏出一個坑,腳下微微感覺有著麻麻的痛楚,她屈膝,提起頭,看向自己面前的父親。

「父親,是我,卡拉啊!」

卡拉帶著激動,熱淚滿眶的看著已經變化為半機械,冰冷無情的半機械人,難以置信的欣喜以及痛心。

他的父親,是一個偉大的科學家,擁有遠超其他氪星人的前瞻性目光,是一個敢於革命,擁有堅毅意志的臉龐。

現在這個父親,實在太過冰冷,沒有感情,彷彿不認識自己,看到自己,沒有一絲的波動,讓卡拉痛心。

「父親,你還記得我嗎?」

卡拉邊說邊激動的行上前。

突然,機械超人的手臂組成一個粒子流電子炮,最快速的動能粒子流,在卡拉不敢置信的目光中,『蓬』的一下,湛藍的粒子流電子炮直接迎擊在卡拉的胸膛,把卡拉掀飛,重重的撞擊到角斗場的牆壁上,撞出一個凹坑,然後身體滑落掉下來。

胸腔的痛苦霎時間就湧上卡拉的腦袋,讓她痛苦的喘著氣,難受的彷彿要把內臟都嘔吐出來,更加讓她痛苦的是,父親並不認識自己。

肉體和心靈的雙重打擊,讓卡拉難以承受的掉落下豆大的淚珠!

…………

「哈哈哈哈………」

「有趣,沒有想到,會上演一場父女相認,哈哈…這真是令人熱血沸騰的激動啊,哈哈!」

蒙戈猖狂的大笑起來,音浪一波波的震蕩著空氣,巨大並且帶著壓迫力,以至於他身後的護衛和服侍人員,都感覺一陣的窒息感覺。

就連他也沒有想到,會有如此精彩的一幕,撿到的氪星人,竟然會是巴帝的熟人,卡拉的父親。

這將會是一場情感糾結,冰冷無情改造人父親與親生血肉之女的戰鬥大戰。

這就很讓人興奮了。

究竟是無情父親虐殺女兒?

還是女兒忍痛解決父親?

蒙戈咧嘴,露出大大雪白的牙齒,帶著戲謔的笑容,看向巴帝。

「沒有想到,在這裡仍然能夠看見故人!」

巴帝感嘆,他的手上輕輕搖動著酒杯,看向機械超人。

機械超人正在毆打他的女兒卡拉。

卡拉完全不是對手,一直在艱難抵擋,本來卡拉的戰鬥科目就不出色,很差,並沒有多少戰士方面的天賦,面對著自己的父親,又難以動手。

還企圖利用語言想要父親恢復心智,認出自己,在這種情況下,卡拉已經被毆打得鼻青臉腫,手臂都骨折了,只能艱難的護住臉部,不停的訴說著自己有多麼的想念父親。

「我要謝謝你,拯救了他,讓在那個時候,支持我的人,存活下來。」

巴帝臉容感概,遙舉起酒杯,向著蒙戈敬了一杯酒。

不管蒙戈是以怎樣的心態去拯救佐-艾爾,都可以,巴帝不會介意。

佐-艾爾能夠在氪星最困苦的時候,最為艱難的時候,為了自己的理念,和相信自己可以改變氪星,改變一切,全力的支持自己,讓自己掀起革命。

那一份雪中送炭的恩情,讓巴帝難以忘懷。

他並不是多愁善感,而是每個對自己忠心,對自己忠誠,對自己好,對自己支持,仰望自己,相信自己,愛慕自己,信仰自己的人。

巴帝都不會想要讓他們失望。

因為只要你率先付出愛,愛著他,他也必定會回應這份真誠的愛。

從心底來說,巴帝從來都是一個孤獨的人!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