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如今,殺人越貨、人口離奇失蹤事件接二連三發生,上海灘早已經人心惶惶,隱現混亂。

而所有的問題源頭,都或明或暗,遙指華夏龍集團。

顯然,這是一場精心謀划、重點針對華夏龍集團的大陰謀。

該死的日本人!

聯想到那幾場讓人頭痛欲裂的示威遊行,再想想近段時間陸續發生的人口失蹤怪事,吳傑伸手推開窗戶,深吸了一口冷氣。

怪事連篇,上海市警察卻遲遲破不了案!

如果人心再這麼亂下去,那上海市政府和華夏龍集團將徹底失去民心、失去公信力。

如果真到了那個時候,再想力挽狂瀾,可就晚了。

而這,將正中歹毒陰險的日本人下懷。

而那,並不是他吳傑願意看到的。

上海灘如果大亂,那作為華夏龍集團的大本營,以後生存必將舉步維艱!

必須儘快查明真相,揪出幕後黑手,還華夏龍集團一個清白!

必須嚴懲兇手,儘快給上海市民一個明白交待!

否則,後果不堪設想!

但是此事,軍隊不便出手!

就在前日,他讓龍虎門的李青浦和山雞(幺雞)親自去徹查人口失蹤事件,據說,他們那邊已經有些眉目了。

該死的日本人!

如果讓我抓住你們的確鑿把柄,非把你們連根拔起不可!

想到整個上海灘竟然陸續混進來一萬多個日本僑民,吳傑就覺得一陣陣頭疼。

一萬多個日本僑民,這對於整個上海灘來說,可不是一個小數字!

而這,還只是官方統計數字!

史上最強手機地圖 至於潛藏在上海灘乃至上海周邊的日本僑民到底有多少,他吳傑還真無從得知。

歷史記載,駐上海灘的日籍僑民,平時與華夏左鄰右舍相處融洽,十分親密。

但是在淞滬會戰前後,無數日籍僑民卻快速撕掉偽善面具,迅速變成了攻城日軍的親密嚮導。

他們,熟悉上海的每一寸土地!

甚至,他們熟悉左鄰右舍的每一個遠親近鄰。

為了表明衷心!

為了宣誓效忠天皇!

他們拿起屠刀,甚至可以親手殺死平日視如兄弟姐妹、親生父母的華夏鄰居和好友同事。

據非官方統計,僅淞滬一戰,間接或者直接死於日本僑民手上的地下黨員和國軍間諜就不計其數,屍骨堆積如山。

日本僑民,可不是尋常人!

噔噔噔!

就在這時,騰衝氣喘吁吁地跑了上來。

「不好了,傑哥!」

「什麼事?」眼見思緒被打亂,吳傑轉身看著騰衝,內心隱隱有些驚訝。

這個騰衝,一向遇事冷靜,挺有頭腦主見,何事如此慌張?

「傑哥,田七來了,說有緊急情報!」

「田七?」吳傑聞聽一愕,立即道:「快,帶我下去!」

「是!」騰衝點點頭,轉身匆匆向樓梯口跑去。

樓下。

作為龍虎門寶山分堂堂主山雞的得力手下,年輕的田七正翹首以待,身後五指緊緊捏成了拳頭。

田七,看起來雖然只有十八九歲,但此時,一張稚嫩的面孔上除了汗漬和焦急,隱隱還能看到一絲冷靜和殺意。

「什麼?你們堂主在閘北附近失蹤了?」

聽完田七的簡要彙報,吳傑還沒有完全展開的眉頭再次緊緊皺到了一起。

派出去查探人口失蹤案件的山雞忽然失蹤了,這確實是個很大的壞消息。

「那你們門主呢?」

「門主和楊護法據說。。。據說也在閘北附近失蹤了!」

「什麼?你們門主和楊護法他們也在閘北附近失蹤了?」聽到這裡,吳傑徹底吃了一驚。

「怎麼回事?這是什麼時候的事?」聞聽李青浦和楊志堅也同時失蹤,吳傑確實有些亂了。

李青浦和楊志堅,一個是龍虎門新任門主,一個是龍虎門元老,兩人一向做事沉穩,怎麼會一起失蹤?

「快說,到底怎麼回事?」吳傑臉一沉,臉上隱隱透出了一絲殺意。

看來,情況有些不妙啊!

「報告。。。!」

田七將這一切看在眼裡,內心一震,匆匆道出了實情。

「糟糕!」

聽完田七的口頭彙報,吳傑略一沉思,立即命令道:「田七,你速回龍虎門總舵,告訴馮奇山副門主,讓他立即挑選精幹力量,解救你們門主和山雞。」

「是!」田七點點頭,轉身離去了。

「傑哥,現在怎麼辦?」望著匆匆離去的田七,騰衝明顯也急了。

他是個重感情的人!

李青浦和他亦師亦友,如今李青浦深陷險境,作為兄弟,他怎能不急!

「走,召集兄弟們,跟我走!」吳傑轉身上樓,探手將兩把壓滿子彈的勃朗寧插進腰際,順勢抄起了那把龍匕。

好久沒用了,龍匕依舊光彩照人,驚艷絕絕!

「走!」

騰衝抓起兩把盒子炮,伸手拉響警鈴,然後當先衝下了樓。

噔噔噔!

華夏龍集團總部大樓內,立即響起了一陣緊張沉重的腳步聲。

「等等!」就在騰衝已經衝到門口時,已經走下樓梯的吳傑忽然揮手喊住了他。

「傑哥,還有什麼吩咐?」

「告訴青幫杜幫主和斧頭幫王幫主,請他們在閘北的勢力暗中協助我們!」

「好,我這就去辦!」說完,騰衝轉身朝旁邊的電話室跑去。

「算了,自己的事還是自己辦吧!」

就在打開車門,準備上車的瞬間,吳傑再次揮手喊停了騰衝,「如果華夏龍集團連這點芝麻小事都要藉助外力,那我們華夏龍以後在上海灘還真的不用混了!」

「是,我明白了傑哥!」 棄夫難纏,國民老公甩不掉 騰衝點點頭,轉身面向樓梯,神情緊張、肅穆。

「緊急集合。。。!」

噔噔噔!

十幾名負責華夏龍集團總部安保任務的蛟龍隊員一個個全副武裝,迅速站到了騰衝的面前。

「出發!」

匆匆檢閱完畢,騰衝率先衝出了門口。

閘北。

一處廢棄的倉庫內。

光線昏暗,腐敗氣味濃厚。

「嘿嘿嘿,窮途末路,死到臨頭,我勸你們幾個識相點,早點投降,免遭屠戮!」

堆疊起來足有三米高的木箱子上,一個身著白色武士服的矮個青年,神情傲然,直立身前的一把鋒利倭刀刀刃朝前,刀刃鋒芒畢露,略顯猙獰。

「呸!」

山雞瞪著圍困周圍的八名日本武士,雖然舌頭早被割掉了,不能說話,但此時此刻,他沒有絲毫懼意。

周圍,橫七豎八全是屍體。

屍體有敵人的,也有自己人的,但更多的,都是日本人的。

上海灘人口失蹤案,他已經查到眉目,但沒想到追蹤到閘北這裡,卻莫名陷入了日本人的包圍中。

深陷囫圇,敵眾我寡。

既然子彈已經打光,唯有白刃格殺!

「山雞,龍虎門寶山分堂堂主,我很敬佩你的勇氣!」

眼見山雞等人寧死不屈,矮個青年努力掩飾眼中殺意,然後努力擠出了一絲難看微笑,「山雞兄弟,如果你願意歸順我們,我可以放你一條生路。」

「我呸,你個狗東西,誰是你兄弟!」一名龍虎門弟子往地上吐了一口濃痰,言語刻薄。

對方竟然精通漢語,但看裝束,顯然是東洋人。

「狂狼,等等!」

山雞微微皺了皺眉頭,揮手制止了那名手下的憤怒。

「告訴爺爺,你的姓名來歷,或許,我可以考慮放你一條生路。」狂狼按照山雞的授意,傲然問道。

「嘎嘎嘎,好狂的口氣!」

矮個青年聞聽肆意狂笑,殺意盡顯,「三對九,山雞堂主,我想。。。現在誰強誰弱,你已經很清楚很明白了!」

「那又如何,大不了一死!」狂狼一臉孤傲,「只不過,鹿死誰手,尚未可知!」

「是嗎?」矮個青年強忍住心頭怒火,用力拍了拍手。「既然如此,那我就讓你們徹底死心!」

噔噔噔!

十幾名一襲黑衣,腰束白色腰帶的日本浪人齊刷刷從各個角落裡走出來,手中倭刀舉至頭頂,徹底堵死了山雞幾人退路。

「嘿嘿,來了這麼多人,果然大手筆!」眼見無路可退,狂狼舒展眉頭,翻轉手中刀背,忽然咧嘴笑了。

「你笑什麼?」矮個青年皺眉,一聲冷哼,「看你身手不錯,或許,你會是島丸大佐喜歡的丸太!」

「島丸大佐?」

「喜歡的丸太。。。?」對於對方極盡嘲諷的口吻,山雞和狂狼沒有惱怒,而是腦海一震,彷彿覺察到了什麼。

「你們到底是。。。?」

望著周圍一雙雙盡顯陰森、殘忍的面孔,狂狼扭頭看了眼山雞,然後努力擠出一絲微笑,試探著道:「難道說。。。島丸大佐對我等很感興趣不成?」

「哼,廢話少說,既然你如此不識抬舉,那就別怪我不客氣了!」眼見廢話好話說了一籮筐,山雞等人完全油鹽不進,矮個青年臉一沉,有限的耐心再也忍不住了。

「上,給我抓住他們!」

「嗨!」

二十幾名黑衣武士齊齊點頭,然後刀刃一擰,緩緩向中間龍虎門弟子壓縮過去。 「兄弟們,看來,我們今日要就此別過啦!」

山雞瞪了眼四周咄咄逼人的倭刀,再扭頭看看身邊碩果僅存的狂狼和另一名龍虎門弟子,右手接連打了幾個無聲的語言手勢。

雖然不能言語,但那手勢,龍虎門弟子都懂!

壯志未酬身先死!

想起自己未盡的大業,山雞慘然地露出了一絲無奈微笑。

「我們誓死追隨堂主!」

無限吞噬之沙漠樹人 「對,能和堂主同生共死,我們死而無憾!」狂狼握緊手中血刀,不約而同地吼道。

「嘿嘿,好兄弟!」山雞平舉手中砍刀,左手手指輕輕劃過刀身,在刀身上留下了一道淺淺的血槽。

田七已經趁勢突圍,只希望,那個臭小子能把有用消息帶到華夏龍集團吧!

想到這裡,山雞噌地一聲反撩刀身,發出了一聲清脆器響。

「靠近我,集中力量,幹掉他們!」

「好!」兩名龍虎門弟子緩緩靠近山雞,三人背靠背,刀刃斜指向外,隱成三角之勢。

「哼,不自量力!」

矮個青年漠然地站在箱頂之上,望著已經將三人壓縮到極致的黑衣武士,臉上肌肉一抖,右手手掌緩緩劃下。

「全部幹掉,一個不留!」

「殺!」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