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她以為薄君梟在挂念劇組的拍攝,連忙解釋著,還把白野的簡訊點開給他看:「諾,劇組沒事的,這電影你——」

話沒說完,顏沐有點吃驚地頓住了。

薄君梟竟然……握住了她的手。

薄君梟強自淡定地看了一眼自己緊握著顏沐手的那隻手,感覺自己這隻手一定是神經出了問題。

大腦都沒指令,這隻手竟然擅自做主握住了她的手,這叫他怎麼解釋?

這時候猛地鬆開貌似會很尷尬……

「薄少?」顏沐手心有點出汗。

這莫名其妙的是怎麼了?

薄君梟忽而勾唇一笑,反正已經握住了,索性……再多做一件事吧!

他握著顏沐的手,緩緩從容拉到自己面前,然後一低頭,輕輕在顏沐手背上落下了一個吻。

「薄少!」

顏沐嚇得差點蹦起來,一下子抽回了自己的手,一時間緋紅了臉頰。

「蓋個章,」

薄君梟往椅背上一靠,輕笑一聲道,「預定了。」

「預訂什麼?」

顏沐又是吃驚又是疑惑道。

薄君梟意味深長一笑,左臂撐在輪椅扶手上,左手很隨意地用指腹在唇角劃過似笑非笑道:「吃的。」

顏沐心裡還跟有個小鹿似的撞個不停,一時間也沒反應過來:「桃子?西瓜還是枇杷?」

問題是什麼吃的值得他……這樣預訂啊!

「篤篤——」

就在這時,書房響起了敲門聲。

「薄少,」

烏雲朵輕柔的聲音在門外響起,「我的貓好像跑到書房裡了。」

小貓?

顏沐過去打開了書房的門:「烏姐姐,小貓沒在書房啊——找不到了嗎?我幫你找。」

烏雲朵似乎有點意外看到顏沐,看到顏沐緋紅的臉頰,略一怔后她笑道:「我剛才問陳管家了,他說小貓好像跑這裡了,我怎麼找都找不到,才想著可能在薄少的書房裡。」

顏沐下意識看向薄君梟。

薄君梟皺皺眉道:「沒有。」

「哦,那可能在別的地方,」

烏雲朵輕輕拍了拍胸口,「我真是擔心死了,這可憐的小貓咪,不知道會不會跑丟呢,我好心疼,它還沒好好吃東西呢!」

「那咱們再找找?」

顏沐也有點著急,那隻小貓還很小,她也怕小貓跑丟了在外面受委屈。

「楚楚找你好像有急事,」

烏雲朵連忙道,「小沐你先過去吧,我想起來了,小貓可能跑廚房那邊了,我去找找看,找不到我再去叫你們一起找。」 顏沐連忙跟薄君梟打過招呼匆匆離開了主院,一直出了主院,她臉上的緋色還沒消退。

剛才薄君梟那溫潤略帶涼意的唇,落在她手背上的那種感覺,就像是烙在她皮膚上了似的,怎麼都擦不去……

烏雲朵看著重新關閉的書房門,眼中閃過一絲複雜的情緒。

她出了主院,看四下無人,到了東跨院外一個角落,從一個舊紙箱里將小貓一把拎了出來。

小貓被她捆著小腿,微弱地叫了兩聲。

「髒東西!」

烏雲朵抽去小貓身上的繩子,一臉嫌惡地狠狠將小貓甩在了地上,一腳將還沒站穩的小貓踢到了一邊。

小貓凄厲地叫了一聲躲進了角落。

保安室里,周強電腦屏幕上都是一個個隱秘的攝像頭傳來的監控畫面,他點開的監控畫面上,將烏雲朵這一幕看得清清楚楚。

周強眼底一片陰霾。

老宅這邊到處都是隱秘的監控,夜間更是有紅外線報警裝置,這些本來都是老宅的安保措施。

看來,烏雲朵並不知道這些。

這幾天他奉薄君梟之命一直在暗中察看,烏雲朵在暗處果然很多小動作。

只不過這些小動作只能說明這女孩子心性不好,虛偽狡詐,眼下倒看不出能危害薄家的跡象。

但未雨綢繆是他們薄家老宅的習慣,只能是他們把刀架在對手的脖子上,怎麼可能允許別人佔了先機?

周強皺眉將這些天的一些有問題的視頻匯總了一下,關了監控視頻的頁面,新建了一個文件夾。

這個文件夾中的東西,今晚他準備親自跟薄君梟彙報。

接著,他拿起手機撥出了一個號碼,接通后淡淡道:「去T國查一查烏先生兄長一家的詳細資料,不要驚動任何人。」

作為薄君梟身邊的得力助手,有些事他有很大的自主權。

如果背景沒有什麼異常,這女孩子只是品性差,那頂多讓烏先生多管教管教,大不了把她送出國,並不是什麼大問題。

……

「楚楚,你找我?」

顏沐一進園子就見晏楚楚正在那邊枇杷樹下摘枇杷吃,一點也沒有急事找自己的意思,不由有點疑惑,「烏姐姐說你有急事找我?」

「對啊,我是正要找你呢!」

晏楚楚立刻道,轉而又急道,「不對,我可沒碰到烏雲朵,她是怎麼知道的?」

「什麼事,」

顏沐笑道,「肯定是烏姐姐看到你著急的樣子了,說吧,什麼事這麼急?」

「這個……」

晏楚楚一笑,伸手不知從哪裡一捏,指尖就多出了一隻蛾子,「你放飛它了,什麼時候?去嚇唬誰了?」

「人面蛾?」

顏沐眼中一亮道,「它回來啦?我還想著她再不回來,就按你說的辦法燒掉那藥粉把它叫回來呢!」

見晏楚楚瞪著自己,顏沐只好將先前用人面蛾嚇靳明珠的事情一一說了,晏楚楚聽得津津有味。

「還準備嚇誰?」

晏楚楚幫顏沐把人面蛾收回到了墨玉匣中,從自己包里取出一點糖放了進去后,又雙眸炯炯地熱切問道。

「目前還沒,」

顏沐老實笑道,「等下次有目標了我告訴你。」

晏楚楚這才滿意,得意地擠擠眼道:「怎麼樣,好用吧?」 顏沐眨眨眼:「好用。」

人面蛾真是好用,最起碼折騰的靳明珠差點精神崩潰,中考都沒能參加,這一世,靳明珠發展的路子會更難走。

顏沐微微翹起了唇角。

薄君梟說的不錯,仇人,慢慢玩死會更解心中那種鬱悶之氣。

一想到薄君梟,顏沐頓時又想起他落在自己手背上的那個吻,一時間臉上不禁又熱了起來。

「小沐,跟你說個事兒,晚上跟我一起去玩?這裡悶死了,晚上去瀟洒一下下?」

晏楚楚拉著顏沐進了六角亭里笑嘻嘻問道。

話沒說完,就察覺到顏沐臉上的緋紅。

「你臉怎麼紅了?你——」

晏楚楚話沒說完,眼角餘光看到烏雲朵走了過來,一下子頓住了話頭,斜眼瞧向烏雲朵。

「烏姐姐?」

顏沐也看到了烏雲朵,連忙笑著招呼道。

烏雲朵笑了笑走了過來,手裡拿著一個盒子:「這是我從T國帶過來的一些珍珠,都是深海珍珠,早就想送你們,誰知總是忘記,你們拿著玩吧,別嫌棄。」

晏楚楚有點驚訝,這烏雲朵明擺著跟自己不投機,竟然還會送自己禮物?

顏沐也有點訝異,忙擺手道:「這太貴重了。」

前世烏雲朵可沒給過她什麼珍珠做禮物,給過她的都是一些小禮物,絲巾、鑰匙扣之類的東西。

「這是家裡自己撈的——」

烏雲朵笑道,「我父親在世時,在T國也有自己的遠洋捕撈船,家裡也是搞這些生意的,存了不少這些小玩意,並不算什麼,拿著玩吧!」

她說著打開了盒子,一盒大大小小的珍珠,一個個渾圓可愛,顏色也都不一,色澤潤亮,看著特別瑩潤剔透。

「哇哦——好珍珠!」

晏楚楚一下子開心起來,接過來盒子笑道,「真給我們?不許後悔哦——」

烏雲朵很是寵溺地溫柔一笑,手指點在晏楚楚腦門上:「還說是姐姐呢,有沒有姐姐的樣子?」

晏楚楚笑了起來,還衝顏沐擠擠眼。

顏沐也笑著謝過烏雲朵,這珍珠真是不錯,就算個頭並不是很大,但數量不少,加起來價錢應該也不低了。

一下子收人重禮,顏沐心裡開始盤算著該如何回禮。

而且,烏雲朵似乎態度一下子變了許多,跟晏楚楚好像也親昵起來了,顏沐心裡很開心。

老宅這邊本來女孩子就少,她們三個,顏沐真希望能好好相處。

「天好熱,小沐,能幫我倒杯水來嗎?」

烏雲朵用手扇著風笑問道,忽而又似乎不經意道,「這枇杷長得可真好,聽說枇杷葉可以煮水喝,是真的嗎?」

「當然,」

顏沐笑道,「枇杷葉潤肺止咳,就是喝起來有點澀,加了冰糖就好多了,喝了喉嚨也會感覺很舒服。」

一般枇杷葉是這樣,老宅這邊的枇杷葉更是好用。

前一段薄君梟的保健醫生宋寒,還專門跑到園子里摘了好多片枇杷葉呢,說是要拿回家煮水喝,效果特別好。

聽這麼一說,晏楚楚也來了興緻:『小沐,茶都喝多了不新鮮了,咱們也煮點枇杷葉喝吧,敗火吧?』

烏雲朵眼底閃過一絲不易覺察的得意,似乎在看著獵物一點點走進自己的圈套。 其實在老宅這邊住著,只要常住,身體都會很健康,不會有咳嗽發燒這些小毛病。

不過烏雲朵說了,晏楚楚就是個圖新鮮的人,顏沐也就笑著應了,很快煮了一壺枇杷冰糖水拿了過來。

「挺好喝的!」

晏楚楚也不嫌燙,一邊吹著一邊喝了一小口。

三人一邊喝水一邊看著園子里的花木說笑,一時間竟是難得的融洽。

倒不真是因為烏雲朵那一小盒珍珠,別說顏沐了,就是晏楚楚也不是眼皮子淺的人,見過的好東西也不少。

只是眼下的烏雲朵似乎沒了那種清高,說起話來很熨帖自然,晏楚楚是個順毛驢,自然不會跟她嗆了。

「我今天好像聽到周叔咳嗽了,」

正喝著水,烏雲朵似乎不經意道,「這一段他好像很忙,是不是上火了?」

「上火喝水啊,枇杷冰糖水!」

晏楚楚一聽立刻道,「小沐,咱們去給他送一壺?」

周強對她也很照顧,晏楚楚對周強印象很好。

顏沐很快重新灌滿一壺枇杷冰糖水過來。

「哎呀,那邊是什麼鳥?」

忽而烏雲朵眼中一亮,看著一個方向忽然說道。

顏沐和晏楚楚都順著她的視線看去,園子里的鳥就跟山莊一樣,本來就多,一時也看不出什麼奇怪的鳥。

烏雲朵飛快在壺裡丟進去一個小小的藥丸。

「小沐,我有點肚子疼,你能帶我去你房間的衛生間一趟嗎?」烏雲朵捂著小腹臉紅道,「我……好像身上來那個了……」

顏沐連忙笑著應道:「快跟我來。」

不知怎麼,她忽然想起自己初來老宅時,那次大姨媽來的時候的囧態,忍不住有點想笑。

「那這壺水——」烏雲朵好像有點猶豫。

「我去送!」

晏楚楚毫不在意的揮揮手道,「你們去吧,我去給周叔送過去好了。」

顏沐和烏雲朵一起離開了六角亭。

晏楚楚吃完一個枇杷,拎著這壺水就到了前院周強那裡。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