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要是老大追究,他們肯定都死了。

陳珊珊靜靜的趴在床上,等著醫生過來幫她處理。

她身上的傷口真的不少。

不過大多都是自己造成的。特別是後背,她一直在和牆壁摩擦,所以猩紅了一片,還有很多猙獰的痕迹,冒著細小的血珠子。

醫生那一刻也不敢靠近。

誰敢這麼去靠近老大女人的身體啊。

除非是不想活了。

韓湊那一刻勉強著自己從沙發上坐了起來。 他拿過醫生的醫藥箱,揮了揮手。

所有人連忙走了出去。

韓湊走向床上的陳珊珊,冷漠的打開醫藥箱,然後開始給她上藥。

「忍著點。」韓湊說。

趴著的陳珊珊才發現是韓湊在給她上藥。

而房間中的其他人顯然都已經不在了。

她咬牙趴在那裡。

韓湊一點都不溫柔,甚至有些粗魯。

她一直在忍著痛。

忍著痛,直到上藥包紮完畢,然後給她蓋上了被子。

隨後,韓湊也躺在了她旁邊的位置。

就這麼安靜的睡著。

「明天是不是可以走了?」陳珊珊突然問道。

「還有兩天,要穩定局勢。」韓湊說。

陳珊珊不再說話。

然後韓湊開口說話了。

他說:「你應該學一些防身之術。」

陳珊珊咬牙。

「否則被人綁架了,毫無自保能力。」韓湊說,「這對我而言,是負擔。」

負擔。

原來是負擔。

她隱忍著,隱忍著內心的情緒。

「回去之後,如果沒有懷孕,我會建議陳老先給你增加一些基本的體能課,你有必要掌握一些技巧,在非常時刻。」

「我讓你救我了嗎?」陳珊珊突然說道,轉頭看著韓湊,狠狠的問他。

韓湊眉頭緊皺。

「今晚讓你救我了嗎?你又真的來救我了嗎?你不過就是把我當成誘餌,然後好引誘你想要引誘的人出來罷了,一網打盡,這樣你就省事兒多了。」陳珊珊說,帶著憤怒的情緒,「所以你算是在救我嗎?」

韓湊喉嚨微動,對視著陳珊珊的怒氣。

「別說的好像你很擔心我的安危一樣,我聽著覺得很煩為很噁心。」陳珊珊狠狠的說道,「還有,我要不要學一些防身術那是我的事情,我能不能好好活著那是我的事情,你要是有那個能力,我爸一樣認定你,我爸那裡還有我很多卵子,夠你為他傳宗接代了。」

韓湊那一刻臉色也變得無比陰冷。

似乎是第一次被人指著鼻子罵。

「韓湊,我們還是不要有任何交集的好,就上床就生孩子。至於其他的事情,你別和我說一句話,我聽著就煩。」陳珊珊說,狠狠的說道。

說完之後反身背對著他。

真是無法不討厭這個男人。

當初覺得這個男人紳士這個男人尊重女人。

果然都他媽的看走了眼。

這個男人才真的是他爸的最佳人選,肖不是。

肖只是能力很強。

但是肖沒有這個人冷血。

這個人才是他爸的繼承人,繼承了他爸全部的冷酷無情。

總有一天他爸會很欣賞他。

總有一天他爸的一切都是他的了。

她冷冷的想著。

冷冷的壓抑著自己內心的憤怒。

房間中,就再也沒有說一句話。

彼此再也不多說話了。

第二天一早,韓湊給她準備了一杯水,一顆避孕藥。

陳珊珊就這麼看著他。

看著他什麼話都沒說保持著他的沉默。

陳珊珊當著韓湊的面,故意把那顆避孕藥直接扔進了垃圾桶,就是在挑釁他。

她看到韓湊臉色的變化,陰冷,恐怖,猙獰。

但是能耐她如何。

她和他對峙,就這麼冷冷的沒有半點恐懼。

他不至於真的敢殺了她。

她看著韓湊陰森的臉色,轉身往浴室走去。

腳步剛起,身體猛地被人狠狠的抓住,下一秒被韓湊推倒在了床上。

她還是怒視著他,不說話,就狠狠的看著他。

大不了就碰她。

她和他也不是一次兩次了。

韓湊顯然看出了她的故意挑釁,他臉色一沉,突然放開了她。

陳珊珊冷笑。

沒種!

也不敢對她做什麼!

她慢條斯理的從床上坐起來,整理著自己的衣服準備下床。

剛有此動作,身體猛地又被他緊緊的抓住了,這次一隻手直接掐住了她的下巴,她看到他手上拿著的那顆避孕藥,那一刻被她扔了他又撿了起來甚至撕掉了包裝口袋的避孕藥,直接往她嘴裡喂。

力氣很大。

陳珊珊就這麼一直咬緊牙關,一直緊緊咬著,死活不鬆口。

不管他手指的力氣多大,下巴被他弄得有多痛。

就算……痛的眼淚流了出來。

她就是不妥協。

韓湊的手指一直在用力,用力的掐著陳姍姍的下巴。

下巴很紅,應該還很痛。

他就這麼冷漠的看著她倔強的模樣,看著她眼淚順著眼眶流出來,但就是沒有半分妥協。

他再用力,可能能捏碎他的下巴。

那一刻,他突然放手了。

陳姍姍狠狠地看著他。

感受著自己下巴殘留的疼痛。

真的很討厭這個男人啊。

除了她父親,她還真得沒有這麼去討厭過一個人。

她冷冷的看著他,冷冷的看著他,開口,「你殺了那幾個人……」

剛張嘴。

韓湊就直接將那顆避孕藥送進了她的嘴裡。

陳姍姍眼眸一緊。

下一秒就突然感覺到一個柔軟卻無比冰冷的唇瓣覆蓋在她的唇瓣上,然後逼迫著她吞咽了下去。

不得不吞咽下去。

她狠狠地看著面前近距離的男人,看著他臉色很冷,就連眼眸中的視線都是冷的,感覺不到他身上的半點溫度。

好久。

似乎是確認她已經吃了下去,才放開她的嘴唇。

放開了被他蠻橫吻得紅紅的唇瓣。

長沙市喉嚨微動。

那顆葯就這麼吃進了肚子裡面。

而她根本就不需要。

「啪!」她一巴掌狠狠地打在了韓湊的臉上,無比響亮。

而正時,房門突然被人推開,「韓少,車輛已經準備好了……對不起。」

顯然是目睹了陳姍姍的舉動。

房門猛地被關了過來。

韓湊冷血的臉色此刻更加的陰冷了。

就是分分鐘可能會殺了她的節奏。

卻又真的不敢殺了她。

這個男人就是沒種。

「你殺了那幾個碰我的人了嗎?殺了他們了嗎?」陳姍姍尖叫著。

對著他大聲咆哮。

韓湊就是一臉冷血的看著她,青筋暴露的樣子。

「如果沒有殺,你最好問問,我到底有沒有被他們欺負。」陳姍姍狠狠地說道,「對你而言我有沒有被男人欺負不重要,但我至少有那麼一秒慶幸你夠大的影響力導致他們不敢真的對我做什麼。」

韓湊臉色有些微動。

「在這個世界上,你果然和我的父親一樣噁心,從來不會管我的任何感受,從來不會問我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反正你覺得是怎麼樣就是怎麼樣!韓湊我真是沒辦法對你有任何好感。」陳姍姍說的有些深惡痛絕,就好像出現在她面前的,真的是一個無比噁心的東西一般,讓她看著心生厭惡。

丟下這句話之後。

陳姍姍直接跑進了浴室,她趴在洗漱台前,瘋狂的摳自己的喉嚨,想要把那顆葯摳出來,摳的撕心裂肺,一直不停的乾嘔……

嘔得整個身體都縮成了一團。

卻還真的久這麼把那顆藥丸吐了出來。

她看著那顆細小的白色避孕藥,真的覺得諷刺無比。

……

明天。

秦天和何胡玫就要結婚了。

葉藝瑤坐在咖啡廳里,等待一個人。

等了很久。

故意的姍姍來遲。

其實她以前也這樣,但凡和朋友一起出去玩,她們都會等她很久,一點脾氣都沒有。

現在交換了身份而已。

她看著一臉光鮮亮麗的何胡玫,以前只會打開她的衣櫃羨慕的看著她滿柜子衣服的女人,此刻身上全都穿著價值連城的衣服。

何胡玫高傲的出現在葉藝瑤的面前,「你找我?」

「坐。」葉藝瑤招呼。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