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雖然那甬道非常的細窄,但是人擠人的力量卻十分的大,前行的速度也不慢,韓宇再次回頭時已經看不到蘇牧城等人的身影。

四下觀望了一番之後發現自己怎麼也找不到那九人,最後索性轉過頭順著人流不停的前行,而剛一走到甬道的盡頭,忽然又出現了數十個入口,每一個入口都寬大無比,裡面有著亮光不停從裡面照射出來。

嘩啦啦……

眾人看到這一幕一下就像是瘋了一樣,他們知道他們在這炎皇寶殿想要尋找的寶貝肯定就在這裡面,那裡還有半分的猶豫,隨便找了個入口就沖了進去。

由於炎魂宗、聖劍門、魔魂宗三大宗門的人足有一千人,每一個入口都有數百人蜂擁著擠了進去。

韓宇看到這一幕心中不由苦笑,這麼多人,得有多少寶貝才能夠瓜分的啊?

不過韓宇卻也沒有猶豫,他知道這炎皇寶殿就是整個死亡神墓最為關鍵、蘊藏寶貝最多的地方,不然那聖劍門還有魔魂宗的人也不會在這個時候出現。

想想歐陽狂只是在那偏殿中獲得了一些寶貝就晉陞到了四級魂皇的境界,韓宇當下也不含糊,隨便找了個高手相對較少的入口就擠了進去。

不過相比於之前的甬道這入口實在是太過寬大,足有幾十丈寬,幾十人高的樣子,就算一百人並肩而行也不會發生擁擠。

所以那些實力高強的人都將自己的速度促動到了極致,只有把自己的速度提升到最快,早點找到寶貝,才能獲得更多的好處,提升自己的實力。

韓宇自然也不例外,由於進入這山洞的時候韓宇特地注意了一下,這裡的高手較少,所以相較而言韓宇在這一百人中也算得上是高手,速度自然沒有幾個人能夠追得上。

很快的韓宇還有另外幾個他並不認識的高手就到了這山洞的盡頭,在這山洞的盡頭是一個無比巨大的石洞,裡面有著一條寬闊的河流,水流淙淙不知道流向何處。

只是放眼望去讓韓宇有些失望的是在這山洞之中並沒有滿地的寶貝,在那流水環繞的正重要有一個一人多高的方台,而從哪方台之上散發著淡金色的光芒,將整個山洞照亮,而在那方台的正上方不遠處,則懸空漂浮著一枚純金打造的鑰匙。

帶著無窮無盡的上古之力,一看就不凡。

「這是什麼東西?」

這鑰匙韓宇從來沒見識過,也沒聽說過有這樣的寶貝,心裡不由泛起低估來,而似乎聽到了韓宇心中的想法,周圍的人也議論紛紛起來。

「那是什麼東西,炎皇擺這麼個東西放在這裡,不會是糊弄我們的吧?」

「他既然把這東西放在這裡,肯定有他的道理。」

「我倒是聽師父說過,當然他也只是聽說,因為這炎皇寶殿以前從來沒有開啟過。在這炎皇寶殿的最深處藏有十把鑰匙,只有集齊這十把鑰匙才能開啟炎皇寶殿,而擁有這鑰匙的人才能進入到炎皇寶殿的內部,接受炎皇的傳承。」

……

眾人你一眼我一語,韓宇這才終於明白過來那放在方台之上的鑰匙的真正作用。

只有集齊這十把鑰匙才能進入到炎皇寶殿,而且只有拿著鑰匙的人才能進入炎皇寶殿。

想到這裡韓宇的目光一下變得熾熱起來,不過他腦海中暫時還有著幾分的理性,只是其他人就不同了,聽到那到那鑰匙就能進入炎皇寶殿,瘋了似的都向那鑰匙撲了過去。

「那鑰匙是我的。」

「放屁是我的。」

「是我的,拿了要是進入到炎皇寶殿,我就是舉世無雙的天才,哈哈哈……」

……

吵鬧,打鬥聲此起彼伏,眾人再也沒有任何的猶豫瘋了似的朝那鑰匙沖了過去。

撲通……

只是讓所有人都沒想到的是,沖在最前面的人一下栽進了那湍流的河水之中,也不知道那河水到底有多深,沖在最前面的人一下栽進了河水中之後再也沒了動靜。

那些還要衝過去的人猛的頓住腳步,傻了眼,他們都沒想到這湍流的河水中竟然還有秘密。

「大家不要怕,只要使用輕功飛過去就行了。」

嗖……

也不知道是誰的一句提醒,在聽到這句話后眾人一下反應了過來,身體一躍就沖那方台飛了過去。

噼里啪啦……

一時之間,因為那鑰匙的存在本來安靜無比的山洞一下熱鬧了起來,各種寶物撞擊的聲音不時傳來,敲打著韓宇的耳膜,當然更多人的則是在慘叫一聲后跌入到了河水之中,再也沒了蹤影。

砰砰砰……

韓宇沒有動手,目光卻是死死盯著方台那裡不停打鬥爭奪鑰匙的人,心裡估摸著那些人實力的同時,卻沒有輕舉妄動,他心裡清楚的很,現在誰搶到了鑰匙那就是眾矢之的,甚至還會死無葬身之地,只有最後搶到鑰匙的人才能笑道最後。

當然和韓宇有著同樣想法的人也不少,那目光隨意一瞥就發現,除了自己之外站著不動的還有五人,其中有兩人是聖劍門的弟子,還有兩人是魔魂宗的弟子,實力不凡,估計都有著四級魂皇甚至五級魂皇的戰鬥力,目光看著方台,一臉志在必得的神情。

這一幕看的韓宇不由暗暗心驚,他選擇山洞的時候就選擇了實力最弱的一條,卻沒想到這裡面還有這麼強大的高手,看來想要得到那鑰匙肯定不會那麼容易。

想到這裡韓宇下意識的看向了最後一人,而當韓宇看到那最後一人的面容時,整顆心一下涼了一半,因為那人不是別人,正是歐陽狂,而在韓宇看到歐陽狂的時候,歐陽狂也似笑非笑的看著韓宇,還慢慢的沖韓宇走了過來,笑道:「韓宇師弟可真是巧啊,等下咱們可要共同奮戰,對抗魔魂宗還有聖劍門的四人了。」

「那是自然。」

韓宇想著心裡卻琢磨著這傢伙心裡想著什麼壞主意對付自己。

「哈哈,是我的了,是我的了……」

韓宇聲音剛落下,那方台之上傳來一陣張狂的大笑,轉身看去只見那方台之上只剩下了一人,手裡握著那把金燦燦的鑰匙,笑的合不攏嘴,臉上滿是憧憬,像是自己已經成了絕世天才一樣。

看那人胸口之上的紋飾正是聖劍門的弟子,大概有著三級魂皇的實力。

咻……

嗖……

看到這一幕,歐陽狂身形一閃就要去搶那金燦燦的鑰匙,卻沒想到聖劍門、魔魂宗的四人速度更快,一下將歐陽狂給攔住,魔魂宗其中一個弟子道:「我們先誅殺了炎魂宗的這兩人,至於那鑰匙到底歸誰,等我們殺了他們兩個再說。」

「好。」

聖劍門的兩人滿口答應下來,細細看去這四人中竟然有一人達到了五級魂皇的實力,雖然還未穩固,但那身上卻散發出來去相當的可怖,而另外三人也都已經到了四級魂皇的境界,和歐陽狂相當。

冷情總裁的獨寵 雖然有著韓宇和歐陽狂兩人,但兩人必敗無疑,而且韓宇還不知道歐陽狂這傢伙心裡到底想著怎麼對付自己呢。

而當韓宇正在想著的同時,歐陽狂那有些張狂的聲音就笑了出來:「想殺我?你覺得就憑你們幾個廢物做得到嗎?」

「哼哼,就憑你一個四級魂皇也好意思在我面前大言不慚?」

那魔魂宗五級魂皇的弟子一步踏出,帶著無上威勢,一臉蔑視的在韓宇還有歐陽狂身上掃了掃,最後落在了歐陽狂的身上,以韓宇一級魂皇的實力還不能夠讓他放在眼裡。

「等會你就知道老子是不是大言不慚了。」

歐陽狂說著臉色變得凝重起來,按照他狂放的性格肯定不會把一個五級魂皇實力的人放在眼裡,可關鍵對方還有三個四級魂皇實力的人虎視眈眈,要是聯起手來,自己沒有任何的勝算。

自己這一方雖然還有一個人,可在他看來韓宇就是個廢物,恐怕連一個四級魂皇的人都對付不了,他們這一次是必敗無疑,可那可以進入到炎皇寶殿里的鑰匙,他又不甘心放棄:「韓宇你隨便挑個對手吧,剩下的三個人我來對付,咱們炎魂宗的弟子可以死,卻不能在魔魂宗還有聖劍門的人面前丟臉。」 「恩?」

聽到歐陽狂的這一番話韓宇頗為意外,一直以來在韓宇看來這歐陽狂就是處處針對自己的小人,卻沒想到竟然說出這樣一番話來,倒也有幾分血性,忍不住熱血沸騰起來:「我拖住兩個,剩下的兩個你能解決掉嗎?」

「你說什麼,拖住兩個?」

聽到韓宇的話歐陽狂心中一震,不過隨後心中就浮過一抹冷笑,在他看來這韓宇就是不知死活,一個一級魂皇的廢物,挑戰兩個四級魂皇的高手,不是純粹找死嗎?

不過說完這話后歐陽狂也不再阻攔,雖然五級魂皇的高手非常棘手,但是卻還對歐陽狂造不成太大的威脅,如果韓宇能幫自己拖住兩個的話,自己很有可能解決他們。

再說了如果韓宇被那兩個四級魂皇的高手給殺了,自己也省的背上一個殺害同門的罪名,想到這裡假惺惺的沖韓宇點了點頭道:「那你小心點。」

「哼,還真是大言不慚,我王成今天就教你做人。」

一名叫作王成的聖劍門的弟子,一步踏出,虎虎生風,目光直直逼視韓宇,帶著說不出的凌厲威勢,而其他三人也不再看韓宇,向歐陽狂那個方向聚攏了過去。

看到這一幕韓宇人不不住眉頭一皺,雖然他也看不上歐陽狂,這傢伙死了才好,可如果現在歐陽狂真的死了,那他韓宇也只有死路一條。

按照歐陽狂體內狂暴的力量,對付一個五級魂皇一個四級魂皇還有一戰之力,可如果在加上一個四級魂皇的話,歐陽狂必敗無疑,到時候他和歐陽狂兩人都得死。

「你們休要小瞧我。」

韓宇說著也是一步踏出,菩提金身瞬間形成,那體內凌厲的攻勢甚至比王成還要強大一些,隨後只見他沒有任何猶豫的對著王成一指點出:「大洞天指!」

韓宇現在已經到了魂皇的境界,諸多的功法早已經使的出神入化,由於這大洞天指是上古神通,韓宇一下就將其中的上古之力給激發了出來,帶著說不出的煌煌天威,對著王成一指點下。

他就是要先發制人,震懾一些王成,也好讓歐陽狂少一些壓力。

而果然的在韓宇一指點出的瞬間,狂風大作,天地呼嘯,帶著一股不可抗拒的天地之威,沖著王成狠狠點了下去。

「什麼?一級魂皇的廢物怎麼可能使出這麼強的招式來?」

王成見狀大驚,雖然他有著魂皇四級的實力,可是和歐陽狂、齊鳴相比卻是差的太遠了,所以對抗這樣的人,幾乎沒有什麼壓力。

而看到韓宇一招之人發出的強大力量,王成心中也沒有輕視之心,反而是急急後退,也不知道退出了多遠,韓宇那一擊之力才輕緩了不少,此時王成才堪堪抵擋了下來。

被一個一級魂皇的人逼迫成這樣,王成老臉一紅,想死的心都有了。

「胡展,你去幫他。」

看到王成有些狼狽的樣子,魔魂宗那五級魂皇的超級高手忍不住皺了皺眉頭,臉上閃過一抹譏諷之色,而胡展見狀也沒有猶豫,也不再覺得對戰韓宇丟人,而是一步踏出和王成站在了一起。

歐陽狂見狀心裡的壓力頓減,全身戰意爆發而出:「韓宇師弟你只要堅持片刻我就能解決這兩人,到時候那鑰匙就是咱們的。」

噼里啪啦……

砰砰砰……

歐陽狂說著全身骨骼噼里啪啦爆響,隨後再也沒有任何的猶豫,身體暴閃而出,只那麼片刻的功夫就和魔魂宗、聖劍門的兩大高手纏鬥在一起。

整個山洞不停震顫,甚至讓人忍不住心生懷疑,這山洞會不會馬上塌陷下來。

「區區一級魂皇也敢大言不慚,今天就讓你知道死字怎麼死的。」

胡展、王成兩個四級魂皇實力的高手信心滿滿面對韓宇,雖然之前韓宇一招逼退了王成,兩人卻沒有任何的壓力,兩個四級魂皇的人要是打不過一個一級魂皇的傢伙,那他們就真的可以去死了。

「哼,大話都會說,可不到最後一刻鐘,還是不要妄下結論的好。」

韓宇仔細觀察兩人,發現胡展雖然和王成一樣同屬於四級魂皇的高手,但是那實力卻是比王成高出了不少,而王成肯定是剛進入四級魂皇不久,體內氣息不穩,自己要想贏了他們的話,肯定要先將王成給除了,然後全力激戰胡展。

想到這裡韓宇下意識的看了看歐陽狂那個方向,雖然此時歐陽狂被兩人壓著打,但卻應對自如,沒有任何的敗相流露出來,看到這一幕韓宇心中大定,再也沒有任何顧忌。

其實這場戰鬥對他也是一場考驗和修行,如果能在這裡擊敗兩個四級魂皇實力的高手的話,對他韓宇的好處那是非常巨大的。

「劍盪天下!」

「鬼神亂舞!」

而就在韓宇心中想著的同時胡展和王成也施展出了猛烈的攻勢,一時之間鬼神呼嘯,劍光閃閃,帶著無比的威勢沖著韓宇直接奔襲而去。

他們要快點解決掉韓宇,然後去誅殺歐陽狂,就算那歐陽狂再厲害,可畢竟也只是四級魂皇的實力,體內的潛力有限,對上四個四級魂皇以上的高手,那是必敗無疑。

「就這麼點威勢也想打敗我韓宇,你們也太小看我了!」

韓宇說著全身戰意爆發而出,磅薄的能量將周圍的空氣震蕩的發出陣陣悲鳴之聲,隨後就看到韓宇雙手大開大合,凌烈的殺意從哪手掌之中噴薄而出。

「金身九轉,無量造化,大造化神拳!」

韓宇口中大喝,身體之上一層層金色光芒激蕩而出,所過之處除了那空間之外所有的物質瞬間破碎,王成的劍氣一下被震的沒了任何蹤影,就連那鬼神也是不停的哭泣。

「死吧!」

不過韓宇的攻勢沒有到此為止,所有隻見他那猶如金子鑄就的拳頭順著那一層層蕩漾開來的金色光芒,狠狠砸了出去。

吼吼吼……

韓宇的拳頭猶豫猛虎,像是巨龍四面八方的攻擊而來。

而雖然魔魂宗還有聖劍門已經結成了聯盟,門下的弟子卻是各懷心思,面對韓宇胡展和王成兩人根本沒有施展出全部的實力。

可看到韓宇這一招的威力,兩人那裡還有半分的保留:「王成別再保留了,我們施展全力擊殺這個混蛋!」

吼吼……

胡展說完,兩人也是仰天大吼,只是對他們而言此時顯然已經來不及了,韓宇的拳頭瞬間而至,兩人的十指不停翻飛,那結印還沒有形成,韓宇的拳頭就已經到了他們面前。

砰……

胡展的實力畢竟強悍一些,在韓宇那一拳而至的時候,雙手剛好擋在胸前,不過卻還是被韓宇那一拳直接逼退,而王成則被韓宇直接打飛了出去。

全身氣血翻湧,忍不住一口鮮血直接噴了出來。

心下大駭,沒想到韓宇竟然這麼厲害,一拳之下差點把自己給打死,而恰在此時胡展的話差點把王成給氣的噴出一口鮮血來:「被一個一級魂皇的傢伙給打成這樣,真不知道你是怎麼晉陞到四級魂皇的。」

「你……你也沒比我好到哪裡去。」

逼婚成癮 王成忍不住反駁,再次看向韓宇時,那雙眼之中全是恨意,如果今天不把韓宇給殺了的話,那他日後就成了聖劍門最大的笑話了。

想到這裡抹了抹嘴角的鮮血道:「胡展,咱們兩個也別再保留了,施展出最強的實力,看看我怎麼把韓宇這混蛋給殺了。」

王成說著不怒反笑,一步步踏出,天地震顫,身上所散發出來的氣勢與之前完全不同:「能把我逼到這一步,你確實很厲害,不過我不相信你能在我這一招之下存活下來。」

王晨說著雙手十指在胸前亂動,體內骨骼不停爆響,隨後就看到他慢慢的在胸前畫了一個太極圖案,身後背著的長劍猛的抽出,一下刺進了那太極突然的正中央。

隨後那太極突然猛的暴漲,膨脹了數十倍不止,那無窮的威勢像是要講天地只見的所有都滅絕了一般。

「太極生兩儀,兩儀生四象,太極四象滅天下!」

隨後王成一聲凄厲的怒喝,那太極之上忽然散發出光暗兩道光芒,光明籠罩世間一切,黑暗吞噬一切,所有之處寸草不生,威力極為強悍。

「沒想到這王成竟然還有這種程度的殺手鐧。」

看著那威勢無可匹敵的太極四象,韓宇心中一震,不過卻沒有任何的怯意,五指忽然猛的睜開,往地上一拍道:「天地雷訣!」

如果沒有斬殺齊鳴,韓宇還真想不到什麼好的辦法對抗王成這一招,不過現在卻沒了這種顧慮。

只見在他那一拍之下,無盡黑雲滾滾而來,頃刻間電閃雷鳴,像是要吞噬一切,而看到這一幕王成瞬間呆住了,不是因為韓宇所使出來的功法的威勢,而是這天地雷訣是齊鳴的殺手鐧,怎麼被韓宇給學到了?

想到這裡王成震驚道:「你……你怎麼會齊鳴的天地雷訣?」 華夏基因進化大學新生接待中心,其實就是華夏基因進化大學自營的酒店。

開學季作爲新生接待中心,平素作爲家長和來客的酒店,也對外經營。

如果有交流訪問團過來,一般也都安排在華夏基因進化大學接待中心。

當然,住宿標準是不一樣的。

來訪的印聯區交流訪問團,也是安排入住華夏基因進化大學接待中心的。

學生是單間,帶隊的老師還有其它官員就是小套房了,高層自然是豪華套房了。

此時此刻,印聯區交流訪問團的十二名學生,卻全部都集中在帶隊教授哈羅吉的房間內。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