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

夜裡十一點半,盧振宇正在家裡冥思苦想寫一篇正能量的稿子,他寫公眾號文章的時候文采飛揚恣肆,但是寫上報紙的文章卻如同便秘一般。

忽然手機響了,是文訥打來的,說小雨涵發高燒送去急診了,情況似乎不太妙。

「我馬上到。」盧振宇抓了件衣服就出門了,沒開五菱之光,騎著摩托車一路飛馳來到兒童醫院急診科,這裡人滿為患,LED顯示屏上表明目前在等待的患兒還有七十八位。

正是流感高發期,江北的兒童們大批中招,兒童醫院和各大醫院的兒科不堪重負,就那麼幾個醫生輪番上陣,面對的是成千上萬的患兒,壓力可想而知,急診科大廳內空氣污濁,耳朵里充斥著孩子們的哭聲,大人們焦慮不安,環境簡直稱得上小型地獄。

盧振宇找到了陪著小雨涵的文訥和胡萌,兩人說小雨涵最近一直身體不太好,人也鬱鬱寡歡的,今天突發高燒,三十九度五,在家用了物理降溫辦法不見效,只好來掛急診,可是這急診也得三四個小時才能排到,現在不知道該怎麼辦。

「小盧老師您有兒童醫院的朋友么?」胡萌焦急萬分的問了一句,平時她是很反對這種走後門的做法的,但是事情攤到自己頭上就顧不得了,可是盧振宇並不認識醫生朋友,而且來急診的基本上都是高燒,溫度不夠高的早被護士勸退了,孩子是家裡的命根子寶貝疙瘩,誰也不會發揚雷鋒精神讓後來者先看病的。

小雨涵的精神很不好,小臉紅通通的,眼睛眯著似乎在瞌睡,過了一會兒似乎不大對勁,四肢開始抽搐。

「不好,這是驚厥!必須馬上搶救。」文訥驚呼道,盧振宇趕忙抱起小雨涵沖向醫生辦公室,那些家長倒也理解,紛紛讓開,醫生聽說有患兒驚厥,也放下手上的病人優先搶救小雨涵。

經過一番搶救,小雨涵掛上了吊水,躺在病床上半睡半醒,嘴裡無意識的咕噥了一聲:「媽媽……」

在旁邊坐著的三個人都愣了。

是啊,這時候最該在身邊照顧孩子的應該是媽媽,而不是這幾個大哥哥大姐姐,小雨涵身世太可憐了,從小被遺棄,稍大點流落街頭乞討,從來沒體會過被父母疼愛的感覺,她的生父已經不在人世了,但生母還在啊,如果徐曉慧在這裡,這個令人糾結的死結就會迎刃而解,不必擔心孩子落到吳家手中,胡萌和文訥也能真正的放心。

「胡萌你先回去吧,我和小文陪著就行。」盧振宇說。

「不,您和小文老師先回去吧,我一個人在這就行。」胡萌道,她一直認為小雨涵是屬於自己的,而且這孩子也確實和她最親,和文訥都差了一層。

「你一個人不行的。」盧振宇說,「要不這樣,你倆都回去,我一個人在這兒。」

「小盧老師你不會照顧孩子的,還是我在這。」胡萌執拗的搖搖頭。

「我來了,我陪胡萌,你們倆先回去。」說話的是包子,他也收到了消息連夜趕來,腳上穿了雙拖鞋,可見來的多麼匆忙。

胡萌看見包子就來氣,這時候還跑來湊熱鬧獻殷勤,這不是找不痛快么。

不過包子早有準備,他說我有熟人在兒童醫院,要住院的話可以安排床位。

「謝謝你啦。」胡萌說。

包子暗喜,乾咳一聲說:「其實呢……有句話不知但講不當講……」

「快說!」三人異口同聲道。

「我說我說。」包子倒也痛快,「其實小雨涵不該咱們照顧,她的媽媽還在人間,把徐曉慧找回來就行了。」

這句話說到三個人的心坎上了,但是說的容易,只憑一張照片根本找不到徐曉慧,徐副局長被騙了一百萬人民幣,連個確切的信息都沒得到,他包子何德何能,可以查到徐曉慧的確切下落。

「我能找到徐曉慧。」包子熱切的目光現在胡萌臉上停留了一會,然後轉向盧振宇和文訥,但是反饋回來的卻是鄙視和狐疑。

「這幾個月以來,我一直在ins上跟蹤賽義德,雖然他發照片從來不配地址,但是從伺服器上可以找到原始文件,會帶有上傳IP地址,我統計分析了他在ins上發布的全部五千七百八十六張照片,上傳地點遍布全球,有拉斯維加斯、紐約、倫敦、巴黎這些國際大城市,但能看出來都是在購物和旅遊,也有在迪拜、利雅得這些地方,似乎很難判斷他到底住在哪裡,於是我專門針對性的看他在齋月期間的發布,發現這個時間段他會在一個叫做塔基卡提的城市。」

其他三人都露出困惑的表情,塔基卡提,完全沒聽說過這個城市啊。

「塔基卡提,是科林酋長國的首都也是唯一的城市,與沙特和科威特接壤,在波斯灣沿岸,非常小的彈丸小國,面積不到一千平方公里,人口不足一百萬,石油儲量也不算充足,但是擁有中東地區最好的煉油廠……」包子滔滔不絕的侃侃而談。

「說重點!」胡萌打斷他。

「好吧,我判斷賽義德是科林酋長國的一個王子,齋月期間嘛,在家裡比較合適,而且他在其他地方發布的照片背景多是遊艇、高級酒店和風格並不統一的豪宅,他的家當然不止一處,但塔基卡提這個家,是他的老家。」

盧振宇讚許的點點頭,包子受到鼓勵,故意停下不說,舔舔嘴唇說口渴了。

大家出來的都很急,唯有胡萌心細如髮,不但給小雨涵帶了水壺,自己也帶了一瓶礦泉水,她毫不猶豫的遞給包子。

「謝謝。」包子接過礦泉水喝了兩口,心裡那麼美啊,和胡萌同喝一瓶水,這不等於間接的接吻了么,美死了簡直。

他喝了水,精神百倍,繼續說道:「在賽義德發布的所有照片里,帶有徐曉慧的只有一張,就是坐在車裡的那一張,照片本身提供的信息非常有限,僅有車內的一些背景和反光鏡里的一些街景,比如宣禮塔和清真寺的穹頂,還有宣禮塔的影子,我根據這道影子,用當地時間,以及塔基卡提的地理位置與太陽之間的夾角,大致判斷出街道的走向,然後在谷歌地圖上找對應的清真寺,範圍縮小到塔塔基卡提稱城之後就很容易找了,沒錯,我找到了這個地方。」

包子說完,又喝了口水,洋洋得意等著誇獎。

「那麼就是說,徐曉慧在塔基卡提,但是她被囚禁在什麼地方呢,你查到沒有?」盧振宇已經在盤算營救的可能性,是不是請路老師援手,怎麼前往中東,要不要動用武器。

「拍攝地點在大街上,附近並沒有高檔住宅,所以猜不出來,其實想知道徐曉慧的具體位置,有一個辦法最為簡單有效,就是查出賽義德的真實身份,我也試過了一些辦法,比如查他入住酒店的客人名單,我黑進了迪拜帆船酒店的系統,花了大量的精力也沒有收穫,我想那些王子大概不是親自登記辦理入住的,都是隨從辦理,所以查不到。」

「那怎麼辦?」

「再看這張照片,這輛車的內飾是賓士G級越野車,從後視鏡里可以看到車身的一部分,比普通的賓士G系列要長,因為這是特殊的賓士G63,6×6越野車,五六百萬人民幣一輛啊,即便是塔基卡提也不會有幾百輛,這樣範圍就又縮小了。」

「那你黑進科林車管所查一下檔案不就知道車主是誰了。」盧振宇覺得希望在即了,胡萌和文訥也興奮起來,尤其胡萌,聽到包子做了這麼多努力,不禁有些感動。

「科林根本就沒有管理車輛的專門機構,他們的汽車似乎也不怎麼掛牌。」包子兩手一攤,「想繼續深入查下去,就只能通過官方渠道了。」 「官方渠道?」盧振宇有些遲疑,「你是指外交部門?」

包子連連擺手:「當然不是,咱們國家的駐外使領館比國內的公權部門落後多了,都是門難進臉難看話難聽事難辦,尤其在這種執行伊斯蘭教法的國家,使館根本不敢管也不會管的,他們沒這個能耐,我說的官方渠道,是科林王國的官方渠道。」

冷酷上司別誤會 「到底是酋長國還是王國?」文訥說道,「這個差別很大,是不是兩個科林?」

「我說禿嚕嘴了,現在正式叫科林王國,以前叫酋長國,說起來他們的國王還挺年輕的,還不到十八歲的小男孩……」

盧振宇打斷他:「說重點。」

包子說:「別急,這事兒還真的娓娓道來,不然你們不會相信。」

「那好,你慢慢說。」

「科林王國的國王叫阿米爾.賽義德.薩利赫,他的父親,伯父,叔叔,還有叔伯的孩子們就是他的堂兄弟,全都在爭奪權力的內戰中死去,薩利赫家族只剩下他一個人了,而當年科林王國持續兩年多的內戰是在一個中國人的幫助下終結的,可以說阿米爾國王是他扶上王位的。」

如此傳奇的故事立刻吸引了大家的注意力,包子愈加精神,喝了口水繼續說:「這個人只是中炎黃駐科林辦事處的一名副科級職員,機緣巧合捲入戰亂,先幫阿米爾的父親平叛,後來又直接招募雇傭軍參與內戰,最終獲勝,被王室授予陸軍准將軍銜,劍履上殿,不可一世。」

胡萌說:「明白了,咱們直接找這位中國同胞就行,一句話的事兒,就能把徐曉慧救回來。」

盧振宇說:「這個人叫什麼名字,是不是現在科林王國當大官來著。」

包子說:「不,他不在科林,這個人目前在國內,服刑完也該出獄了。」

「什麼,服刑?」大家都很震驚。

「是啊,據說是在國內犯了事被判刑,應該出獄了。」

「那趕緊聯繫他。」

「聯繫不上,不過我能聯繫上他的弟弟。」

……

次日,小雨涵還在病中,胡萌留下照顧,盧振宇和文訥在包子的帶領下來到江北市公安局隔壁的一棟大樓外,在門口登記了姓名,過了一會,一個胖乎乎的眼鏡男下來了,穿的像個機關幹部,但是一股油膩宅男氣息卻怎麼也隱藏不住。

包子介紹說這位是江北公安局的劉科長,劉科長倒是很謙虛,說自己並不是公安局在編的幹警,而是招聘的文職人員,現在負責計算機這一塊的技術工作,對於盧振宇的鼎鼎大名倒是早有耳聞,仰慕的很哩。

劉科長請他們到會客室小坐,雙方敘談起來,原來他和包子是在遊戲里認識的,關係還挺好,如果換了別人來談關於他堂哥劉漢東的事情,他根本不會見。

「我哥目前在哪裡,我也不知道。」劉科長說,「但我有他的微信號,有事能聯繫的上。」

具體事情包子已經和劉科長交代過了,所以不用贅述,盧振宇表示想通過劉科長請劉漢東出山,幫著解決營救徐曉慧的事情。

劉科長說:「別叫我科長,叫我劉漢南就行,我哥這個人吧,脾氣比較怪,如果是想通過他的人脈做生意,那肯定不行,如果是救人,我想他會考慮的,這樣吧,你把事情盡量簡潔的編成文字,我發給他,這樣最合適,不成也不傷面子。」

盧振宇能聽出來,劉漢南和堂哥的關係並不是那麼親密,但是人家能幫到這個份上已經是很熱心了,他到底是中文系出身,寥寥幾句就把徐曉慧被拐賣連同小雨涵的事情敘述的很清楚,先發給包子,包子再轉給劉漢南,然後再轉給劉漢東的微信。

發過去很久也沒有迴音,劉漢南也不敢催促堂哥,只好說:「那今天先這樣吧,有回信我再通知你們。」

盧振宇說中午一起吃個飯吧,劉漢南推辭了,雙方握手告辭。

……

本來盧振宇他們滿懷希望,覺得劉漢東肯定會幫這個忙,但是一直沒有下文,讓包子去催問,得到的消息也是令人悲觀的,劉漢東這個微信號似乎停用了,根本沒收到堂弟的消息。

畢竟這是一個突破口,盧振宇身為調查記者,最擅長的就是找人查事,他動用了自己所有的社會關係,包括張洪祥提供的各路熟人朋友,一路打探下來,劉漢東的傳奇故事聽說了不少,簡直成了他的迷弟,但是劉漢東的下落卻無人知曉。

最後還是李晗幫了個大忙,通過前禁毒副支隊長耿直的路子,終於得到一個地址,說是劉漢東就住在那裡,於是盧振宇帶著文訥特地跑去近江尋訪。

耿直提供的這個地址在近江南區,這兒原來有一片著名的城鄉結合部叫做花火村,花火村裡有條街叫做鐵渣街,再往南隔著一條河是黃花小區,往西南方向是一片建成沒幾年的高檔住宅小區叫做歐洲花園小區,再往西去有個野湖,湖邊綠樹繁茂,沿著公路向前走,路邊會發現一家汽車修理廠,據說劉漢東就隱居在此。

盧振宇找到了這個地方,作為汽修廠,這裡未免過於偏僻,門前的雙車道柏油路連個名字都沒有,導航也找不到這裡,怎麼可能會有生意呢。

五菱之光停在大門口,盧振宇和文訥下了車,喊了聲:「有人么?」

沒人回答,只有樹上嘰嘰喳喳的鳥叫,兩扇鐵門銹跡斑斑。

盧振宇壯著膽子推開虛掩的大門,關於這位劉漢東的故事都是和刀光劍影有關的,這位爺手上的人命怕是要達到三位數以上,小盧記者也算是近江的頭號猛人了,但在前輩面前依然不敢託大。

大鐵門吱吱呀呀開了,裡面院子很大,棚下停著幾輛老款汽車,普桑、富康、捷達,一輛老舊的麵包車下露出人腿來,是工人躺在車底下修車。

「自己找地方坐,我馬上就好。」麵包車底盤下傳來聲音。

「謝謝師傅。」盧振宇答應了一聲。

片刻后,車下的人出來了,身形瘦削,兩鬢花白,一身藍色帆布工作服滿是油污,手上也全是黑漆漆的機油,他一邊蹲著洗手,一邊問道:「修車啊?」

「找人,老闆在么?」盧振宇道。

「老闆不在,有啥事?」

文訥悄悄扯了扯盧振宇的袖子,介面道:「我們是耿直警官介紹來的,找劉漢東大哥有些事。」

「能給我說說么?」修車師傅站起來才顯出身高來,一米八五以上的魁梧身材,但是背有些駝,容顏是那種飽經滄桑的成熟。

文訥將徐曉慧被綁架放在暗網上銷售,又被科林王國的賽義德買去,圖片曬在INS上,她家人如何營救如何被騙,多年前的私生女又在尋找媽媽的故事講述了一遍,修車師傅點起一支煙,饒有興趣的聽著,聽完了說:「能找到這兒來也算你們用心了,回頭我會告訴老闆。」

盧振宇放下自己的名片:「我的手機號碼和微信號是一樣的,請轉交老闆。」

被青春遺忘的愛戀 修車師傅瞄了一眼,點點頭:「盧振宇,平頭哥,我知道你,在日本挺火的。」

「那就拜託了。」盧振宇鞠了一個躬,然後和文訥出了大門,這才長出一口氣。

「這就是劉漢東。」盧振宇坐到五菱之光上,這才低聲說。

「是的,能感覺到,不知道他受了多少罪,不到四十歲吧,就這幅樣子。」文訥嘆了口氣。

「英雄遲暮。」盧振宇回想著那些關於劉漢東的傳奇故事,不禁唏噓,「剛才讓我想到了《英雄本色》里的一個鏡頭,狄龍扮演的大哥。」

「我不做大哥很久了。」文訥接著說。

兩人感慨了一陣,盧振宇忽然轉換了話題,你注意到那輛車么,他正在修的,是大眾T2,老貴了的絕版車,說明劉漢東至少經濟方面不差。

「何止是不差。」文訥撇撇嘴,「你沒注意到,門前這條路都是他修的,我估計這一塊綠地都是他的私人領地。」

「那不至於,現在地價多貴啊,金天鵝這樣資本雄厚的開發商在近江都拿不到地,這塊地要是他的,不得幾百個億啊。」盧振宇發動了五菱之光,離開了此處。

晚上,盧振宇收到了劉漢東的郵件,給了他一個聯繫方式,可以通過科林王國皇家陸軍憲兵司令部的哈桑少校來查找這個賽義德的真實身份。

盧振宇回了一封郵件,首先表示感謝,然後邀請劉漢東一起去營救徐曉慧,價格好商量。

對方自然是婉拒,想想也是,對於經歷過大風大浪的人來說,這樣的小事實在難以提起興趣。

這也在盧振宇的預料之中,他決定不依賴任何人,親自組織和實施這次行動。

世界上沒有辦不成的事兒,前提是有充足的經費,盧振宇掌握著一百多枚比特幣,哪怕兌換美元的價格腰斬,依然是一筆不菲的資產,供應一次中東四人深度游是足夠的。

就在盧振宇和他的小團隊即將登上飛往迪拜的航班前,他收到了劉漢東的郵件,這是一份詳盡的科林攻略,包括真實的科林政治局面,以及怎麼行賄,怎麼攜帶違禁品通過海關,怎麼購買武器,甚至給他制定了幾條撤退路線…… 這次行動依然是瞞著單位乾的,四個人以去迪拜旅遊為名請的假,一應費用全部由盧振宇承擔,在臨行前,胡萌把小雨涵辦了全托,這孩子雖然年紀小,但是遠比同齡人懂事的多,她知道萌萌姐姐是救接媽媽的,高興地不得了,說自己一定乖乖等著,不調皮。

近江玉檀國際機場,飛往迪拜的阿聯酋航空的空客A380班機準備起飛了,盧振宇還在平板上看劉漢東給自己發來的郵件,這份資料遠比他在網上搜集的關於科林的一切要詳盡深入的多。

科林王國,政局並不穩定,主少國疑,大權旁落,年輕的國王阿米爾.賽義德.薩利赫並不在國內執政,而是遠在英國的桑赫斯特皇家軍事學院讀書,就是為了避開政治漩渦,科林國內的經濟支柱主要是依靠埃克森.美孚和中炎黃這兩大外資企業,政治情況惡化,宗教勢力抬頭,依然實行伊斯蘭教法,偷盜要砍手,女人不得駕駛車輛,沒有男人陪同不得出門,政府機關人浮於事,效率低下,貪污盛行,總之,這是一個很爛的中東小國。

盧振宇看完,掩卷長思,文字中似乎帶著劉漢東的遺憾和不甘,即便是作為外人,畢竟是參加了這個國家的重生之戰,付出那麼多血的代價之後依然回到老路,如何不讓人唏噓。

漫長的旅途在昏昏欲睡中結束,航班黎明時分抵達迪拜國際機場,此前大家已經做了充足的迪拜旅遊攻略,一切都在掌控之中,即便如此,還是被迪拜機場的奢華大氣震動了一回,從機場出來,乘坐大巴來到迪拜市區,下榻預定的賓館,當然不是七星帆船酒店,而是隨便找了一家四星級酒店歇息,畢竟他們不是來旅遊的,在迪拜逗留的時間也很短。

上午十點,盧振宇約的翻譯到了,在中東地區的非旅遊城市活動,沒一個會說阿拉伯語的翻譯是絕對不行的,這個翻譯是劉漢東介紹的,安徽鳳陽人,叫朱小強,在中東工作過好多年,非常熟悉當地的風土人情,是個很好的導遊。

朱小強和大家見面的時候,四個人都微微吃了一驚,然後盧振宇和胡萌文訥不約而同的看向包子:「這是不是你失聯的兄弟?」

其實倒不是兩個人長得像,而是氣質接近,穿衣打扮風格趨同,體型也是那種矮胖屌絲類,搞得包子有些緊張,擔心和這位朱小強審美也撞車,那就多了個強有力的競爭對手了。

好在朱小強對於胡萌沒啥興趣,也許心裡早已評了分數,胡萌三分,文訥七分,畢竟在迪拜待久了,什麼美女沒見過,文訥這種混血美女在中國是稀罕物,到了中東也就是輕微驚艷的水平。

「既然是東哥介紹的朋友,我就陪你們去一趟科林。」朱小強向他們介紹了兩條路徑,首先科林王國對中國遊客實行免簽制,不需要辦理簽證了,第一條路是乘飛機過去,比較便捷高效,第二條是租一輛汽車開過去,好處是可以順道看一看沙漠風光。

大家一致選第一條路,搭乘飛機前往目的地。

……

從迪拜機場起飛的阿航支線客機飛越波斯灣,抵達近在咫尺的科林王國,大氣能見度極好,可以看到海邊宏偉的煉油廠和港口,在機場上空盤旋等待降落的時候,乘客們可以從舷窗看到遠處一望無際的沙漠和幾處寥落的綠洲,機場很小,而且是軍民兩用的,另一側停著的科林空軍的中國造梟龍戰機在陽光下閃著銀光,候機樓低矮寒酸,一面科林國旗迎風飄揚,還沒落地,濃郁的異國風情就撲面而來,這裡和迪拜不同,這裡更能展現出真正的中東風貌。

機場出關通道,乘客稀少,海關人員懶洋洋的在他們護照上蓋了個戳子就放行了,出了機場,才體驗到中東地區的酷暑,地表溫度高達五十度以上,沒有墨鏡和頭巾是萬萬不行的。

「看,那是一個中國人。」朱小強指著機場前的一尊真人大小的銅像說。

銅像一手提槍,一手揮舞,下面有阿文註解,朱小強說這個人叫秦顯揚,是中炎黃的職工,在科林第一次內戰中英勇犧牲,國王為表彰他的功績立了這尊銅像。

「秦顯揚是東哥的老戰友,也是一個公司的同事。」朱小強說。

四人頂著大毒日頭,在秦顯揚的銅像前向這位戰死在異國的同胞鞠躬致敬。

隨後他們乘坐大巴前往市區,車上冷氣很足,沿途除了荒涼還是荒涼,如果不是石油,這裡就是不折不扣的不毛之地。

抵達塔基卡提老城,大家終於體會到正宗的中東風情,和迪拜那種人工城市不同,塔基卡提老城遍布低矮的平頂建築,路上走的都是日本進口的二手車,宣禮塔的大喇叭放著經文,滿街都是阿拉伯長袍和大鬍子,一輛徐工生產的吊車吸引了大家的注意力,以為正在施工蓋樓,卻發現吊車的鉤子下面吊著一個人。

「當地習慣使用吊車當絞刑架。」朱小強若無其事的解釋道,「平叛的時候才狠呢,吊車不夠用,路燈桿都掛滿了,當時我也在這裡,和東哥一起。」

當地只有兩種可以住宿的酒店,一種是外國人開的高級酒店,一種是當地人開的旅館,為安全起見,盧振宇咬牙在凱賓斯基開了兩間房外帶加床,兩個女生住一起,三個男生住一起。

「我自己單住吧,這兒我熟。」朱小強才不願意擠三人間,同時也對客戶有些鄙夷,小氣吧啦的,比東哥差遠了。

酒店安排好之後,已經是下午了,盧振宇說現在去找人是不是有些晚了,朱小強說一點不晚,這兒的政府機關都是上午不上班,下午兩點到三點才去辦公室,晃悠一圈就下班,這個時間點正好。

「還有,女生就別去了,也別隨便出門,沒有男人陪同,當地人會認為你們是不檢點的女人,拖到巷子里輪了都沒地方說理去。」朱小強的話嚇得文訥胡萌花容失色,打消了一同前往的想法,老老實實在酒店等消息。

三個男生打了輛計程車前往科林王國的憲兵司令部,路上朱小強又講解了一番,科林的憲兵也有執法權,功能和警察有重疊,這位哈桑少校,以前還是中士的時候當過東哥的勤務兵,所以找他還是靠譜的。

到了憲兵司令部,朱小強一番交涉,鎩羽而歸,原來哈桑少校一周前被撤職法辦了,盧振宇和包子面面相覷,這下只能找當地中國大使館了。

中國大使館是一棟白色的別墅,工作人員聽他們講了來意之後,明確表示愛莫能助,還訓斥他們捕風捉影瞎胡鬧。

「你們最好立刻回國,如果在當地製造了什麼麻煩,給中科關係帶來負面影響的話,別指望使館給你們善後。」一個女性工作人員嚴厲的提醒他們。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