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呃。」陳天心中一秉,「這是明顯的不信任咱吶,強制拆遷那種事咱也做不來啊。」

「得了,我就說這麼多,事情你多注意一點,還有你跟小小說,讓她找時間給她老媽打個電話報個平安。」

掛了電話,陳天心頭有點小小的沉重,雖然姚東騰說的簡單,但是很明顯這次姚東騰突擊換掉評標委員會的事,還是激怒了一些人,最起碼市規劃局的那幫傢伙有些不安分,還想著中途換公司,這他娘的叫什麼事呦!

就在陳天龍芸等人回到美女公寓的時候,西湖區派出所,賀森也接到了電話。

「什麼?中標的是天龍房地產公司?韓叔你不是在跟我開玩笑吧?」賀森愣道。

「大侄子,我能拿這事開玩笑嗎,連評標委員會的六個委員都被換掉了,這事……這事你怎麼不提前跟我說一聲啊。」電話里傳來了韓鄭廷的聲音。

當初韓鄭廷花了一百萬來讓賀森幫忙打點評標委員會,這次倒好,錢扔出去了,評標委員會卻被換了,項目也沒能拿到手,最可恨的是這麼大的消息賀森竟然沒有通知他,韓鄭廷可不相信身為副局長的賀知權不知道評標委員被換掉的事。

花了錢事沒辦成,韓鄭廷又不敢跟賀森把錢要回來,錢雖不是大錢,但是關鍵在於這事憋屈啊,他娘的這叫什麼事呦!

「不是,韓叔,這事我壓根不知道啊,到底怎麼回事,評標委員怎麼會突然被換掉呢?」賀森心裡萬分迷惑,同時對於陳天的憤怒更加劇烈,他媽的陳天,怎麼每件事都有你的影子!

事情雖然辦砸了,但是賀森也不會傻到主動把錢退給韓鄭廷,他相信韓鄭廷也不敢開這個口,於是說:「韓叔,這事你先別著急,我再跟我老爸想想辦法,雖然天龍公司是中標了,但是萬一他們在開發拆遷的工程中,出現了什麼威脅,恐嚇釘子戶的事,我相信市規劃局肯定會考慮中途換承包公司的,到時候韓叔不就有機會了!」

電話那端的韓鄭廷愣了一下,繼而狂喜,事情竟然還有轉機?而且聽賀森的意思明顯已經找到了方法,這可是一件大喜事。

「那就麻煩大侄子在中間多活動活動了,如果事情辦成了,叔叔還有重謝!」

結束了通話,賀森嘴角浮現出一抹冷笑,當即又撥通了一個電話!

卻說陳天和龍芸等人對於這些是一無所知,三人回到美女公寓之後,就已經開始計劃項目的分工和具體事件了。

凌雪從樓上走了下來,經過這些天的靜養,她受的那一些皮外傷已經全部恢復了,不過陳天看著凌雪倒是一愣,這丫頭手裡提了個小黑色的行李箱,這是要走啊!

「凌雪妹子,你這是要幹嘛?」

「沒什麼,出來那麼久了,想回去看一下師傅,而且我感覺最近似乎到了瓶頸,所以……」凌雪臉色一如既往的冰冷,嬌聲說。

「瓶頸?」陳天一愣,凌雪現在已經是准一流高手了,相當於暗金三重巔峰,要是再突破了瓶頸,那就是暗近四重,雖然依舊不算準一流巔峰,但也相差不遠了,如果再配合上凌雪那快狠辣的殺手手段,對陣准一流巔峰不是問題,最起碼自保沒有壓力!

「也好,現在有蒼狼他們幾個在,龍芸的安全倒是不用擔心,我也好久沒見安姨了,我陪你一起去!」

安姨就是凌雪的師傅,曾經陳天在救下凌雪以後,兩人相處了一段時間,之後凌雪要去她師傅那裡,為了避免中途出現意外就是陳天親自護送的,所以對於那個安姨,陳天倒也見過一次,一個性格有點古怪的五十多歲的女人。

凌雪卻是搖了搖頭,「不必了,我師傅不喜歡見外人。」

「嘿,咱哪還是外人?說不定安姨也想咱了呢。」陳天咧嘴笑道。

似乎知道某貨一向都這麼厚顏無恥,凌雪白了陳天一眼,換了一個理由說:「現在蘇杭大局剛穩,你和龍芸又接受了這麼一個幾十億的大項目,分不開身,不用去!」

陳天扯了扯嘴角,似乎依舊不死心,說白了他還是不放心凌雪的安全,凌雪對付普通高手還行,假如遇上了實力生猛的傢伙,就有點玄乎了,而不論是河東,石城還是湘西,這三個龐然大物哪一個都能派出一個力壓凌雪的高手。

「對於項目施工這一塊,小小才是總經理,我啥都不懂,在這呆著也是白瞎,還不如跟著你去見見安姨,說不定她老人家一高興就把你許配給咱了呢!」陳天嘿嘿直笑。

凌雪的身世陳天並不清楚,凌雪也從未向任何人提起過,據陳天所知,現在與凌雪最親近的就是她師傅安姨了,而安姨一生未婚嫁,膝下自然也沒有子孫,倒是將凌雪當成了親生閨女,安姨對於凌雪就像是老媽對閨女,而陳天想泡人家閨女,自然得徵求人家老媽的同意,所以陳天才說安姨一高興,會將凌雪許配給他。

不過想想安姨,陳天又是一陣咂舌:一個有故事的女人,實力竟然比自己還猛三分,恐怕就算對上了秦瞳,也會半斤八兩,還真是一位民間高手!

凌雪拗不過陳天,知道自己就算找出千百個理由,陳天也會油嘴滑舌的各個擊破,所以狠瞪了陳天一眼,乾脆不再搭理他,拉著小密碼箱出了美女公寓。

陳天都說不動,龍芸更加說不動,不過對於三番兩次救了自己性命的凌雪,龍芸是打心眼裡將她當姐妹看待。

「小雪,既然你想回去看看安姨,我去送你吧。」

凌雪這次倒是點了點頭,畢竟從美女公寓到機場還有一段距離。

將行李放進後備箱,龍芸開著車帶凌雪離開了。

陳天站在院子里,臉色凝重了幾分,不過他並沒有跟上去,而是沖著屋裡的刺客喊了一聲。

「你去跟著凌雪,一定要保證把她安全送到她師傅那裡!」

刺客點了點頭,幾乎連行李都沒有收拾就閃身出了美女公寓,雖然刺客的功夫在狼牙里只能算是中等,但是跟蹤的功夫卻是爐火純青,派他跟著凌雪,一來凌雪很難發現,二來陳天也能放心。

凌雪走了,濃濃的離別讓陳天有些失落,更何況他跟凌雪以前還有一種說不清道不明的曖昧關係,這一點更加讓他揪心。

不過日子該過還得過,第二天一大早,龍芸,寧小小和陳天便一起來到了天龍房地產公司,肥龍,霍九門兩人則繼續帶領著龍家好手,肅清蘇杭的地下世界。

自從林大業倒台以後,其他的大混混倒是老實了很多,對龍家的忠誠也都拔高了不少,而今天這些大混混也紛紛來到了天龍大廈,因為大姐大龍芸傳來消息說了,有任務要安排。

這是龍芸升為蘇杭地下世界大姐大一來第一次正式安排任務,這些個大混混急於表現自己,一個個火急火燎的來的很早。

期間趙天寶也來了,昨天天龍房地產公司成功拿下了東郊開發投資的大項目,龍芸更是當面承諾給了他一些工程,此時趙天寶就是來具體商討計劃和工程劃分的。

天龍大廈的會議室里,龍芸坐在主座上,陳天坐在左手邊,寧小小坐在右手邊,這是天龍房地產公司名副其實的三巨頭!

至於其餘的人大家也都按輩分名次坐了下來,倒是趙天寶,因為龍芸的一句話,隱隱坐在了左邊第二排的位置,而一些大混混也都認識趙天寶這個建築業的巨頭,倒也都沒說什麼。

看人差不多到齊了,龍芸情咳了一聲開始了會議。

會議室的大屏幕上,顯示著的正是整個東郊開發項目的規劃圖。

「在坐的諸位都是熟人,各自的身份我也就不多做介紹了,前不久我和陳天說了要全面禁止一些黑色生意,我知道這對在座各位的生意有了一定的打擊,不過還是很感謝你們的配合!」

龍芸開口說了幾句的場面話,接著很快進入了正題!

「現在,我天龍房地產開發公司接下了東郊開發項目,不瞞各位,這項目大到足有幾十億,但是所謂有錢大家一起賺,我天龍公司也不可能吃獨食,所以我打算將這個項目分包給在座的諸位,如果這個工程做好了,不會比那些禁掉的生意賺的少,而且賺的光明正大,誰都說不出來什麼!」 天穹傾覆,星光倒灌。

漩渦,在不斷激增,滔滔不絕,匯聚在一起,幾乎要重新凝聚出一顆完美星辰,令無數人為之動容。

「啊……」

就在這個瞬間,霸龍濤慘叫一聲,渾身上下的星光開始了燃燒,瘋狂的包裹了周身,肆意的流淌。

血肉在焚化,筋骨在燃燒……

如此猛烈的星光,霸龍濤根本就無法支撐,大半個身軀幾乎都殘損了,忍不住慘叫起來,非常凄厲。

「給我滅掉啊!」霸龍濤終於驚恐了,快速的收縮血氣,試圖將這一股狂暴的能量鎮壓起來。

但,根本做不到。

百萬星光不斷加持,這種能量太過密集恐怖了,饒是他已經停止了運轉秘術,但天穹之上的星光依舊在浩浩蕩蕩的席捲而來,如同是洪水蔓延,無法中止。

見到這一幕,全場的修士都驚呆了。

原本,他們還以為這霸龍濤的天資驚人,真的能夠領悟這三十倍戰鬥力的秘術神通,甚至有人都想好了去巴結。

反轉太快了!

大量的星光傾瀉下來,無法吸收,無法鎮壓,更加無法中止,這形成了一個惡性循環,在不斷的破壞他的生機。

「終究是年輕人,道心不堅定,墨香世家的傳人,讓我有些失望,還需要打磨。」牧雲淡淡的說道。

「持斧砍柴人,是兩種道蘊融合在一起的秘術神通,只得其一會有收穫,全部領悟會戰力倍增。但領悟的殘缺,將會成為一種大禍患,對於本體來說是毀滅性的打擊。」

說這話的時候,霸龍濤不由得心中一顫,他想到族中的一個非常古老的傳聞,相傳也曾有人修鍊過這一副持斧砍柴人畫卷,並且領悟了其中的兩種道蘊,只可惜他領悟的並不夠完整。

強行修鍊,最終引來無盡星光,焚體而亡。

一念及此,他心中顫抖不已,莫非這一次他是要重蹈覆轍了?他還如此的年輕,更是族人的希望,他不希望如此輕易的死在這裡。

不甘心啊……

但,星光燃燒的越來越劇烈了,浩浩蕩蕩,令人望之生畏。此時此刻,就算是幾個和霸龍濤關係好的修士都不敢上前去相助,看這星光焚燒的程度,一旦出手,便是自尋死路。

「不,我不要死啊……」霸龍濤嘶吼,但是很快便被那刺耳的慘叫聲所蓋住了,只剩下了臉上猙獰的表情。

「愚不可及!」

就在這時,一道嬌柔的身影快速的出現在霸龍濤的面前,正是明玉,她隨意的伸出一根蔥白的手指輕點。

剎那之間,星光爆發,化作了星光烘爐一般,噴射出無盡的星光法則能量,浩浩蕩蕩的朝著她的身軀席捲而來。

「嗡!」

明玉的體魄開啟,日月星辰體運轉起來,那所有的星光能量如同是沒入到了無底洞一般,快速的消失不見。

轉瞬之間,那原本還在瘋狂嘶吼的霸龍濤便感覺到了周身變得輕盈了許多,血氣也開始了運轉,修復創傷的身軀。

活下來了……

這是他的第一個想法,可當他看到面前的明玉的時候,瞬間面色驟變,這傢伙是魔鬼不成?

如此可怖的星光,居然被她在瘋狂的吞噬,甚至還有一種意猶未盡的感覺,這也太可怖了吧!

星光能量,本就是日月星辰體的必備能量之一,這一次獲取了數百萬星光能量,對於明玉來說絕對算是一件大好事。

她渾身上下都籠罩著一層細密的符文,璀璨而又晶瑩,密密麻麻的烙印在一起,形成了一套星光戰甲。

「多謝姑娘救命之恩……」

「砰!」的一聲,霸龍濤的聲音尚未落下,瞬間便被明玉一腳踢開,而後取代了他原本所在的位置。

虛空崩裂,星光浩瀚,不要錢似的瘋狂噴涌而來,被她快速的吞噬,構建出了一片星光領域。

修為,更是節節攀登,一躍來到聖賢境!

「那個女子,是魔鬼么?」

「霸龍濤都不敢去吞噬的能量,居然被她全部搞定了,甚至還有些不夠,她不會是修鍊了星辰體吧?」

「不對,這不是星辰體,看起來似乎更加的高級一些,至於是什麼暫時還不清楚,但有一點可以確定,這個體魄非常的了不起。

「又是牧雲身邊的人,我簡直都不理解了,這牧雲究竟是如何做到的,在他的身邊聚攏而來了如此一群妖孽?」

在場的修士議論紛紛,都非常的震驚,難以想象這種可怕的事情出現在眼前。特別是看向牧雲的目光,更是流露出了驚恐的神色。

牧雲,這一切的根源所在!

「日月星辰體,終於可以小成了,未來的你一定會成長起來的,我的戰將位置都給你準備好了。」

牧雲淡淡的說道,目光落在明玉的身上,露出了滿意的神色。

這是他親手所打造出來的無敵體魄,不曾出現在歷史中,絕對是創造性的存在,註定要大放異彩。

「怎麼可以這樣呢,究竟是哪裡不對了?」此時此刻,霸龍濤艱難的坐起身來,開始了快速的修復受創的體魄。

這一次,他險些便作死了,冒然嘗試那秘術,危險係數太高了。

現在,那漫天的星光卻成就了明玉,在這裡散發出耀眼的光芒,簡直不要太奪目了,讓許多人都驚嘆不已。

「修為不曾增長,反而是壓縮了,真的得不償失啊。」霸龍濤狠狠的一拳轟擊在地面上,露出了鬱悶的神色。

他是天才沒錯,否則墨香世家也不會將如此重要的血脈送給了他,幫助他成就了無敵體魄。

「牧雲,此人究竟是什麼來歷,為何對於這些如此的通曉呢?」霸龍濤心中充滿了疑問,無法理解。

我在清邁遇見你 持斧砍柴人畫卷,乃是他們墨香世界的寶物,整個九天十地之中僅此一件而已,如何被外人知曉?

似乎是看到了霸龍濤的疑惑,牧雲平靜的說道:「你的傷勢,只有我能夠修復,看在你是墨香世家的面子上,我可以幫你。但,你必須答應我一個要求。」

「什麼要求?」

霸龍濤露出了古怪的神色,難不成這牧雲真的是和他們墨香世家有什麼淵源不成?否則,他早就死了,何必出手相救。

「很簡單,做我僕從,一年!」牧雲看了他一眼,淡淡的說道:「我可以交你完整的持斧潑墨訣!」

「這……」

霸龍濤不由得愣住了,原本聽到牧雲讓他去做僕從,還不由得有些生氣,但是一提到這持斧潑墨訣,他心動了。

「我的僕從,不是誰想當就能當了,以後你會明白,這是何等的榮耀!我能給你機會,只因為你來自墨香世家,否則我連你看都懶得去看一眼。」牧雲慢吞吞的說道。

此話一出,全場都沸騰了。

這牧雲,居然如此的狂妄,開口要收霸龍濤這個洪荒時代最強戰體為僕從,天呢,那可是僕從啊!

一代天驕化身僕從,這是何等羞辱的一件事情,想都不敢去想的。這霸龍濤自從入世以來,向來都是高高在上,如何能夠容忍這種羞辱?

「霸龍濤要翻臉了,好戲要來了……」有修士冷冷的說道,甚至都準備好了去看一場大戲表演。

但,下一刻,他瞬間便面色大變了。

只見霸龍濤遲疑了片刻,而後毫不猶豫的便跪倒在牧雲身前,大聲的喊道:「還請公子收我為僕從!」

「嘩!」

全場一片嘩然,這霸龍濤的決定簡直就是顛覆性的,誰也不曾想到居然會是這樣的一個結果。

匪夷所思!

高傲囂張的霸龍濤,居然主動要求成為僕從,還是向一個只有聖賢境界的修士牧雲,開天荒啊。

「龍濤兄,你……」遠處,有幾名修士詫異的喊道。

然而,霸龍濤卻根本不為所動,非常誠懇的說道:「還請公子給我一個機會,龍濤必然會用心做好。」

「這就對了么,有點樣子了,你可以起來了,今後就跟著我了。」牧雲淡淡的說道。

「公子,不需要簽主僕契約么?」這一下,反倒是霸龍濤給愣住了,按理說要成為僕從就必須要簽主僕契約。

一旦簽訂,立即生效。

若有違背,不得好死。

「不必。」牧雲擺擺手說道:「什麼主僕契約,我不需要這些,用心做好你的事情即可了。」

聞言,霸龍濤不由得心中狂喜,不簽訂者主僕契約,那麼相當於他就是自由之身。但反過來一想,他瞬間有些心驚。

牧雲所謂的不需要,是根本就懶得去簽訂這主僕契約,甚至也不擔心他的反叛,足以說明他的底氣十足。

或者說,底牌強大!

根本就不需要擔心這些問題,收了他,也不過就是順手而為之,並未真正的想要讓他臣服,成為永久僕從。

這只是霸龍濤的猜測而已,但基本上相差無幾,眼前的牧雲,要遠遠的超出了他的想象和認知了。

「嗖!」的一聲,牧雲隨手甩出了一枚玉符,上面記載了關於這持斧潑墨訣的所有完整的秘術和感悟。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