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他到底是不是再笑。

瞥了眼謝辭,示意他剋制一點,不要在外人面前丟臉,尤其是這不知到底從何而來的神秘來客,更是不能丟他們大祁的臉。

接受到自家娘子的示意,謝辭眉眼頃刻間變得認真沉靜,不知道的,還以為他準備做什麼驚天動地的大事兒呢,殊不知,只是被自家娘子教訓了而已,而且還是眼神教訓。

贏斯決目光凝視著這些小小的字,快速的翻閱,並沒有注意到這對夫妻之間的眼神溝通。

他看字的速度很快,不過盞茶功夫,便已經將贏肆絕的生平了解的差不多了。

這個人的性格,太過陰鷙,好高騖遠,該瞻前顧後的時候,便隨意出手,不該出手的時候,卻又比誰果斷,例如讓他徹底廢掉的逼宮。

正常人干不出這種事兒……

哎,為何要讓他進入這個人的身體,這個人,雖然是個皇子,卻是個逼宮失敗的皇子啊。

「我可以不要他這個身份嗎?」 總裁,我錯了 贏斯決沉吟半響,突然開口道。

「你們這邊,有沒有那種偽造身份的事例?」

看著他那張跟贏肆絕一摸一樣的臉,元長歡回道,「這有點難,不過也不是辦不到。」

「哎,這個身份吧,與我而言,真是個累贅,若我真的不能回到以前的世界,那我想要拋棄這個身份,重新做人。」

「嗯,重新做人!」

贏斯決肯定的點點頭。

元長歡把玩著自個纖細瑩潤的手指,悠然閑適的開口,「我們可不是那種大善人,什麼人都幫忙,你得拿出同等的條件才行,對嗎?」

說著,扭頭看向自家夫君。

見自家娘子看向自己,謝辭含笑頜首,「都聽娘子的。」

這廂,贏斯決眼神複雜的看著這對夫妻,他竟然被一對古人夫妻給塞了狗糧,這種感覺怎麼說呢,真是吞不吞下,吐不敢吐出來。

為何他要如此倒霉,在現代天天被同事們喂狗糧,到了古代,又遇上這麼一對夫妻。

看著女子清透的眼神,贏斯決垂了垂眸子,饒是現代美人眾多,也沒有眼前這個美的如此渾然天成,幾乎身體的每一寸,都是精雕細琢了似的。

重要的是,這可是古代啊,沒有整容的古代!

純天然的美人。

他雖不愛美人,可並不妨礙他欣賞美人,當然,現在他沒有什麼欣賞美人的意思,畢竟,他人還在人家屋檐下呢。

這個長得好看的古代男人,看著也是佔有慾很強的樣子,別以為他沒有看到,這男人一直握著女人的手!

收斂了神色,贏斯決開口,「當然,我也不是那種喜歡欠人家人情的人,既然可以做交易,那就無需人情。」

——

哈哈,昨天忘了給新書打卡!強烈推薦十七新書《寵妻狂魔:大將軍,輕一點!》寶兒與璟哥的小霸王cp恭候大家。還不知道的寶寶,還不趕緊跟上節奏,十七在新書評論區等你們哦。

邪王溺寵不良妃 對了,推薦票,大家可以投給新書,感謝!!! 「哦,那你能拿出什麼?」

元長歡倒是好奇了,見他對自己如此有信心,難道還真能拿出什麼讓他們甘心為他辦事的物什?

「我在我們那邊,是一個古武器研究家,而你們現在的武器,我了解過,大多都是那種冷兵器,極少運用炸藥製作熱兵器,而用炸藥製作的兵器,一個普通人,能殺死成百上千的高手。」

「如何,要不要我?」

贏斯決知曉他們的身份不簡單,不然,不可能輕易拿到這個四皇子的生平,而且他看的很清楚,雖然只是寥寥幾張紙,可裡面記載的東西,不是普通人能查到的。

也決計不是江湖人能查到的,於此推斷,他們絕對是朝中人。

既然是朝中人,那他倒是不介意,將自己所知曉的大炮設計給他們用,用來還人情。

「你就不怕我們知道了你的用處,會將你困在小黑屋,讓你不斷地研製這些?」 朔願使徒 元長歡只是驚了一下,隨後已經保持冷靜了。

畢竟,天下之大,無奇不有,她亦是沒有必要,如此震驚。

沒想到,面前這對夫妻竟然還能這麼鎮定,贏斯決還以為他們會著急的想要自己的秘方呢,本來心中將他們的形象又拔高了幾分。

其實,聽到炸藥,元長歡心裡便開始狂跳了,真是歪打正著,這個人若是知曉炸藥能造武器,那麼肯定也很了解炸藥。

他會不會能找出這埋藏在山中的炸藥呢?

元長歡與自家夫君對視一眼,從彼此眼中看到了同樣的神色,真是得了全不費功夫,就連老天都在幫他們。

「知道了又如何,大不了就是死唄,我算是看透了,上天既然給了我再活一次的機會,恐怕不會這麼容易讓我死了。」贏斯決說完后,突然臉上一僵,他是不是暴露了什麼東西……

果然,很是敏感的元長歡眯了眯桃花眸,語調微涼,帶著疑惑,「死過一次?」

聲音微微揚起,跟她那雙惑人的桃花眸一樣,看似勾人,實則危險重重。

而敏感如贏斯決便感覺到了危險,唇角微抽,「我沒有想要騙你們的意思,不過你們也沒問,我就沒說清楚。」

「現在問了,你可以說清楚了。」元長歡手指撐著下巴,順便反握住自家夫君的手指,輕輕在他手心勾了勾。

下一刻,便被謝辭圈住了她搗亂的手指,嗓音隱隱染上了幾分低啞,「娘子。乖。」

他們說話聲音很低,而贏斯決沉浸在自己即將掉馬的不安中,最後咬咬牙,還是開口了,「我說了,你們可不要笑話我。」

說起自己為何會出現在這裡,還要從……一塊從天而降的鳥屎說起……

他這輩子就沒有這麼狼狽丟人過,沒想到死之前卻如此。

當初他只是走在路上,突然,感覺到頭頂上濕漉漉的,下意識摸了摸頭頂,卻摸到了濕潤的東西。

一看那黃白之外,還有從他頭頂飛過的鳥兒,贏斯決立刻就反應過來了! 媽的,他竟然被鳥拉了一泡屎在頭頂!

抬頭對著天空開始怒罵。

豈料,就在此時……一輛疾馳的自行車迎面而來……

他竟然被自行車撞死了撞死了撞死了????

死後,他的靈魂從屍體上穿了出來,眼睜睜看著自己屍體的腦袋是磕在一塊石子上,正中太陽穴……這麼巧合的事兒,說了誰信呢!

可是,他死的就是這麼冤枉!

這就是一泡鳥屎引發的血案。

說到這裡,贏斯決還是忍不住憤憤不平,好半響才壓抑住了,「後來,後來你們就知道了,我的靈魂看到了一個黑洞旋渦,把我拉扯進來,再次醒來,就成了他。」

聽著贏斯決的解釋,元長歡頜首,也不說自己信了還是不信,反而站起身,「有興趣跟我再去一趟山上嗎,我要確認,你是不是真的能製造出你口中的熱兵器。」

「自然。」

提起自己擅長的東西,贏斯決絲毫不懼,一聽她的話,立刻站起身,「隨時都可以去,我會讓你們看到我的專業程度。」

在他們那個時代,他可是這個行業的最有天賦最年輕的專家,雖然……他死於一泡鳥屎和一輛快要報廢的自行車。

真是天妒英才。

帶著這種心思,贏斯決決定,若是有機會,自己倒是可以在古代大展雄圖,其實他一開始就知道自己回不去了,畢竟他在現代的屍體顧忌都被火化了。

只能留在古代,不然回去了,也就成了孤魂野鬼,那還不如留在古代呢。

他有一種預感,若是自己跟著這夫妻兩個混,一定不會吃虧。

「你說你能用火藥製作武器,那你是不是對火藥很敏銳?」一邊走,元長歡一邊不動聲色的打聽道。

聽著元長歡的問話,贏斯決矜持的頜首,「倒也沒有那麼敏銳,不過比普通人好許多。」

隨後怕自己謙虛過度,這些直來直去的古代人聽不懂,贏斯決補上了一句,「只要方圓十里,有火藥的味道,我都能聞出來。」

一聽這話,元長歡蹙眉,「那上午你經過的那座山,你有聞到嗎?」

「嗯……當時心情複雜,哪有心思觀察有沒有火藥……」贏斯決撓撓頭,生怕會被元長歡覺得自己不專業似的,繼續道,「不過我現在去聞聞也來得及。」

「這裡是有人要炸山嗎,所以才埋了火藥?」

路上,贏斯決已經差不多明白為何會讓他去做這種事情了,原來是因為這個。

元長歡與謝辭現在還不了解贏斯決,因此,並沒有將這幾座山最大的秘密告訴他,畢竟,即便他只是一個人,他們隨隨便便便能將他處置了,可是,能人輩出的時代,誰知這個人是不是扮豬吃老虎。

在沒有充分了解,他們不會隨隨便便相信。

這次將贏斯決帶來,也不過是死馬當活馬醫。

謝辭垂眸便看到了自家娘子愁眉苦臉的小表情,輕輕捏了捏她的手心,「別怕,就算他找不出來,為夫也不會讓秦瀾滄得逞。」

大不了…… 本來心中惴惴不安,可是看到謝辭這眼神后,漸漸地將元長歡安撫下來,笑意盈盈的頜首,「好,相信你!」

彼此之間,最愛聽的,不是我愛你,我想你,而是我相信你,尤其是在元長歡與謝辭經歷過那麼多因為他們彼此不信任而導致的結果,與他們而言,最好聽的情話,正是我相信你。

「嗯。」

謝辭喉嚨有些發癢,看著娘子這麼明亮又嬌媚的桃花眸,想要親上去,而他後來,也沒有克制自己,垂眸便親了一口。

恰好贏斯決正扭頭跟元長歡說話,卻看到這麼一幕,聲音戛然而止……

他果然是個鋥光瓦亮的燈泡。古人還真不是書中記載的那麼含蓄,果然都是比現代人還要熱情奔放,當著他這麼一個尚算陌生的人眼前,都能這麼淡定的親完,還跟他說話。

作為21世紀的現代超前人類,贏斯決都為他們而感到臉紅,下意識問了句,「你們親完了……」

問完之後,就想要打自己的嘴巴子,他方才說了什麼蠢話,我曹,他真是太蠢了,難道穿越了一次,還能把他的智商給穿越沒了嗎。

一想到這裡,贏斯決整個人都不好了。

「咳咳咳,我……」什麼都沒說。

剛想彌補一下,可是沒等他說完,那兩人便一臉坦然地看著他,「親完了,回去再繼續。」

他沒有問他們回去的事情啊,你們夫妻兩個回去想要做什麼,他這個旁觀者都不想知道!

大抵是他的眼神太過絕望,元長歡都感受到了,以為他是羨慕,安慰道,「沒事,若是你回不去了,可以在這裡娶妻生子。」

「……」

贏斯決唇角微抽,他的重點不是在娶妻生子上面好嘛,只是想要他們夫妻兩個克制一點,這裡還有他這麼大的一個活人呢。

幸好他們兩個還算是有善心,只是親了一口,沒有做別的。

沉默半響,贏斯決幽幽的開口,「多謝。」

「不客氣,前提是你真能找出炸藥。」元長歡輕拍他的肩膀,「交給你了。」

不知為何,贏斯決總覺得元長歡下句話,應該是若是自己沒有用找不到炸藥的話,那就不必活在這個世上了。

身子一直,贏斯決忍不住瑟瑟發抖,好歹他尚能剋制住自己,沒有讓自己太過丟臉,「我會找到的。」

他對炸藥這麼敏感,尤其是古代炸藥,沒有經過後世的加工,恐怕更容易找尋一些。

很快,他們便到了山頭那處。

贏斯決沒有直接上山,而是繞著山腳走,「一般目的是想要炸山的話,不會將炸藥埋在上面,只會埋在山腳附近,若是這裡沒有的話,那麼再去上面找找。」

畢竟他不能對古代人的智商抱有什麼幻想,而自己身邊這兩個古代人,儼然是異類。

謝辭與元長歡倒是不在意他往那邊去,只是隨著他一同,也不催促,閑庭信步似的,就連贏斯決都覺得,他們夫妻兩個是不是鬧著玩的。

可是…… 當他真的隱隱約約嗅到火藥的味道后,面色瞬間轉為正色,沉聲道,「我找到了。」

「哦?」

夫妻兩個齊齊看向他,贏斯決倒是沒什麼心理壓力,帶著他們往火藥存放之地而去,越走近,味道越重,心情越沉重,「竟然真的有能炸了整座山的炸藥。」

不過,他們走了一圈,繞著山腳,卻沒有找到任何能存放炸藥的地方,最後,贏斯決還是帶他們到了最開始那個位置,站定,「應該就是這裡。」

環顧四周,全都是山石,沒有特殊的。

隱約有幾棵枯萎的樹枝,並不起眼,「具體位置就是這裡?」

謝辭淡淡的問道。

很難得聽到男子說話,贏斯決一開始還沒反映過來,片刻后,便頜首,「沒錯,從這裡到這裡,味道最重,若是我沒有猜錯的話,炸藥就在這些地方。」

可是這些地方的石頭土全都沒有被移開過的痕迹,就算是一年前甚至幾年前,秦瀾滄就做好準備了,依照他們的洞察力,不可能看不到。

總歸元長歡是看不出來的,只能指望自家夫君了,還是說,「要不把這裡全都掀開?」

謝辭卻按住自家娘子的肩膀,讓她莫要衝動,「若是用輕功,可能會讓炸藥燃燒,所以只能用外力,將這裡撬開。」

「內力不行。」

贏斯決沒想到古代人真的有內力這一說,一聽到他們的對話,贏斯決突然感興趣,「你們的內力,真的能讓人五臟六腑都移位嗎?」

之前看那種古裝劇,動不動一掌揮過去,能震碎五臟六腑,現在真的碰到了這種高手,贏斯決自然要問問。

滿足一下自己的好奇心。

謝辭平靜的看了他一眼,「可以讓人灰飛煙滅,何況五臟六腑移位,不過是普通的內力罷了,我兒子都能做到。」

贏斯決也想到他兒子,眼皮子抖了抖,「今天見到的那個孩童?」

見謝辭頜首,贏斯決突然發現自己來的可能不是古代,而是異世界吧,那種有靈獸異獸,有玄力靈力的玄幻大陸。

突然從武俠小說變成玄幻小說,贏斯決心情有些複雜。

若是古代,他可能還會運用自己的所學,活得好好地,若是異世界,他……就連活著都很難吧。

贏斯決現在已經徹底的將這個世界當成異世界了,抱緊這對夫妻的大腿應該沒有問題,贏斯決作為一個能屈能伸的武器研究家。

心中默默地下了決定,尊嚴算什麼,命都沒了,要啥自行車!

「墨塵,讓人帶工具過來。」

「是。」

很快,本來無人的地方,十幾個玄衣勁衣,一看就是辦大事的侍衛,一個個拿著鋤頭等工具,開始鑿穿石壁。

贏斯決心中驚嘆,「他們都是那種高手嗎?」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