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能有多大?能把戰場上的人全砸死嗎?」

由於地域和文化的詫異,不少選手一言不合就開始了爭吵。

「各位觀眾,請安靜。」主持人肖恩腳踏滑板,斜斜的滑翔到半空,適時安撫了現場的吵雜。

「不管是隕石還是太空垃圾,對兩位實力出絕的聖女來說,不過是舉手間的小事,說不定還能為第四次聖戰增加點色彩,讓這一次聖戰,更加激烈!更加勁爆!」

現場觀眾一聽,覺得很有道理,不僅停止了爭吵,對這第四次聖戰也充滿了更多期待。

「這顆隕石,確實有可能給聖戰增加點色彩。」

「也很有可能,會讓聖戰變更加激烈,更加勁爆。」

與會場下方人群的熱情不同,主席台上,光明神使黛兒與玫瑰親王,互相看了一眼,眼角都忍不住的跳了跳。

這顆隕石外圍的火焰層層疊疊,熾烈燃燒,根本看不見火焰內部的結構,但這種感覺……

「咳,咳咳……」

主席台前方,國非局局長韓鴻博,剛剛端起茶盞飲了一口,眼角餘光掃到主屏幕上那一團熾烈的火焰,立馬被一口茶水嗆的連連咳嗽。

不會是真的吧?這到底是從哪飛來的?

這樣下去,搞不好這場聖戰,真的會出現一些意外而且勁爆的事情。

……

沙漠戰場上方,那顆「隕石」速度極快,眾人說話間,就已經駕臨到眾人上空。

龐大的衝擊威能,讓這顆「隕石」還未墜下,就將強勁的氣流,壓向了地面。

戰場中央在這一刻,立馬生起一股強烈的勁風,卷著黃沙塵土,向四周鼓盪擴散。

風中似乎還攜帶著一些,彷彿惶惶天威般的威勢,眨眼功夫就在眾人之間吹過。

整個吵雜的戰場,霎時安靜了下來。

光明與黑暗雙方眾人,一個個都原地站立,揚起了頭,遙遙望向頭頂那顆下落燃燒的隕石。

不知不覺,一個個都張大了嘴巴,有些實力較低,膽子較小的選手,甚至打心底發起了虛,如果不是雙方聖子和聖女在場,估計已經開始四散逃命去了。

「好強的威勢!」光明聖子萊特,站在撲面而來的風壓下,眯起眼睛向上看去。

天空中飛速落下的隕石,已經可以憑藉肉眼清晰看清。

它在空中熾烈燃燒,拖著長長的焰尾,金赤交加的火焰好似綢緞一般,在空氣獵獵鼓動,強大而又危險的氣息,迎面而來。

萊特想起記憶中一些隕石墜落的場面。

往往地外隕石都有著極高的高質量,在與空氣摩擦時會產生可怕的高溫,加上重力加速度,從高空墜下,哪怕只是一個很小的體積,也具有毀滅性的破壞力。

這要待下面硬抗隕石的衝擊,自己和身後的兄弟們,估計都夠嗆。

「先撤回去。」萊特向後一揚頭,示意身後的神聖騎士團,先撤回去。

畢竟現在又不是古代,陣型一旦形成,就算是攻城石砸到頭頂上,動都不可以動,再說戰鬥還未打響,避開隕石再回來開打也不遲。

萊特身後一眾神聖騎士,早就把心臟提到嗓子眼了,一聽命令立馬鬆了口氣,忙不迭的向身後跑去。

「后,後退!」

黑暗聖子早就崩不住了,幾乎在對面萊特下達命令的同時,大手一招,轉頭就走。自己堂堂黑暗聖子,可犯不著跟一顆這麼危險的隕石較勁。

「嗚,嗚嗷!」

這群做為先鋒的狼人,不少都在瑟瑟發抖,他們這要是站在隕石衝擊波內,一身光亮的皮毛,絕對會被火焰燒成禿子。此時一聽黑暗聖子鬆了口,立馬如蒙大赦,慌忙撤回了黑暗議會的陣營。

「哼,瞧瞧你們的樣子,不過是一顆小小的隕石,對面膽小如鼠,你們也跟著膽小起來了?」黑暗聖女凱瑟琳娜,垂眼掃了一眼黑暗聖子等人,但是在責罵的時候,看的方向卻是光明聖女露露。

露露臉色一滯,氣呼呼的瞪了一眼萊特,但既然回來也沒有辦法了,隨即將目光轉向了即將墜落的隕石上。

「區區一顆隕石,轟飛它就是。」

露露雙眸微眯,她雙手握起權杖,舉過了頭頂,仗首純凈沒有一絲雜質的透明水晶,忽然閃起了耀眼的聖光。

驀然,強光一閃,一記破壞力極強,至剛至猛的「裁決之光」就釋放了出去。

…… 李香秀和周弘山沉著臉坐在客廳里,周常國和梁英則垂著頭站在旁邊,彷彿做錯事一般等待挨訓。

周念念推開門就聽到這麼一句話,頓時不知道該不該進去了。

周弘山聽到開門的聲音,轉頭看到周念念站在門口,招招手:「念念回來了,你先上樓,爸爸媽媽和你大哥,大嫂有話說。」

周念念反手將門關上,梁英抬眸對上她的眼神,眼底閃過一道難堪。

周念念猶豫了一下,想開口說什麼,李香秀卻瞪了她一眼,「你先上樓,這不是你一個沒結婚的女孩子可以插嘴的話題。」

周念念看李香秀沉著臉十分生氣的樣子,只得點點頭,「我先上樓,媽你有什麼話慢慢和大哥,大嫂說,動氣傷身啊。」

說罷她快速上了樓,恍惚聽見樓下周常國的聲音,「爸媽,這件事不怪梁英,是我的問題……」

後面的話聽不清了,周念念進了自己的房間,有些訝異自己剛才聽到的話題。

她大哥和梁英結婚這麼久了,竟然一直沒有同房過,是她大哥的問題,還是梁英的問題?

她想起當初梁英他們剛回來時,梁英收拾衣服的時候,將她和大哥的衣服收拾的界限分的樣子,當時還以為梁英在兵團待時間長了,收拾東西井井有條。

現在看來,就算再井井有條,夫妻倆的東西也不用那麼界限分明吧,彷彿兩個陌生人一般。

樓下的聲音時高時低,伴隨著李香秀的批評聲音,漸漸聽不到了,後來周念念聽到一聲震耳欲聾的關門聲,她從陽台上看去,看到周常國大步離開了家門,緊繃的背影透露著他此刻正處於盛怒之中。

過了片刻,周念念聽到了有人上樓的聲音。

她開門出去,碰上樑英紅著眼圈走上來。

猛然看到周念念,梁英愣了下,隨即尷尬的躲開了她的視線。

周念念想了想,上前挽住她的胳膊,「大嫂,你願意和我聊聊嗎?」

梁英的胳膊僵了下,垂下眼眸想了想,輕輕的點了點頭。

周念念將梁英拉到自己的房間,給她倒了一杯水。

梁英端著杯子摩挲了半天,才抬起頭苦笑:「你大概不知道我為什麼會嫁給你大哥吧?」

周念念點頭,當初梁英曾含糊其辭的說過周常國問她願不願意處對象的話,她記得自己當時還嘀咕那不是周常國的行事風格,現在看來不過是梁英的遮掩之詞。

梁英嘆了口氣,放下水杯,捂了會臉,神情平靜了些,才低聲道:「我爸媽的問題很嚴重,可能沒辦法調回京都了。」

「他們只有我這一個閨女,不想讓我跟著受連累一直待在新城,在聽到周家要回城的消息后,就想辦法灌醉了常國和我,把我們放在了一張床上。」

梁英說到這裡,聲音低的漸不可聞,似乎對於當初的事情仍舊十分愧疚。

周念念聽了半天大概明白了怎麼回事。

梁英的父母也在新城農場,不過不是和周弘山夫婦一個農場,而是更為偏遠,條件更為艱苦的一個農場。

隨著越來越多的人問題被調查清楚而開始返回京都,梁英的父母也動了心思,託了些朋友進行打探,得到的回復是他們的問題太過嚴重,估計很難返回京都了。

梁父梁母有些絕望,又不忍心連累唯一的女兒,便想了一條幫助女兒回京的計策。

梁英和周常國都在建設兵團,平日里走的很近,梁父梁母也是見過周常國的,在聽說周家的問題調查清楚后,梁父梁母去了一趟兵團。

他們帶了一些在農場做好的吃食,以為周常國慶祝為由將他叫來,一來二去,就將周常國和梁英都灌醉了。

事後當然是被建設兵團很多人都發現了兩個人在同一張床上醒來。

這件事在建設兵團造成了不小的轟動,周常國當時還算鎮定,立刻表示是自己喝多了,唐突了梁英,並表示願意負責任迎娶梁英。

兩個人就在回京都之前登記結婚了。

「雖然你大哥嘴上不說,但其實他心裡清楚是我爸媽設計了他,他心裡是有怨的,」梁英幽幽的嘆氣,「我也覺得對不起他,本來想著等回京都以後形勢穩定些,就還他自由的,可一直沒找到合適的時機。」

周念念坐在梁英旁邊,伸手握住了她的手,才發現不過入秋,梁英的手卻一片冰涼。

她心裡嘆了口氣,「大嫂,你愛大哥嗎?」

梁英的手微微一顫,嘴唇哆嗦了下,半晌卻沒有回答。

周念念心裡瞭然。

她想起自己去新城看望周常國的時候,第一次看到梁英的時候,那個時候的梁英眉宇間一片英氣,開朗爽利。

那個時候,她能清晰的感受到梁英對周常國是有好感的。

回京這半年,細細想起來,梁英在周常國面前似乎總有些小心翼翼的。

現在的梁英,眉宇之間已經沒有了當初的英氣,反而多了一縷清愁。

「你是愛大哥的,對不對?」周念念試探著問。

梁英咬了咬嘴唇,半晌沒有否認,反而苦笑:「愛有什麼用,你大哥心裡有人呢。」

周念念蹙了蹙眉頭,周常國莫非還惦記著那個拋棄他的黃玉娟呢?

她緊緊的握住梁英的手,「大嫂,你聽我說,不管你是因為什麼原因嫁給了大哥,現在你們都已經是夫妻了,這是你們的緣分,你肯定也不希望自己沒有為這份婚姻做任何努力就放棄這段緣分吧?」

「那樣你甘心嗎?」

梁英神色變了變,沒有說話。

「你若是總對大哥懷有愧疚之心,那你們之間就怎麼也不能自然相處,大嫂,你為何不試著將愧疚之心轉化為愛,試著對大哥更好,讓他也愛上你,這樣不是兩全其美嗎?」

周念念真誠的鼓勵著梁英。

前世她不知道梁英和周常國之間到底相處的怎麼樣,但現在既然她看到了兩個人之間的問題,她就不能不管,尤其是她很喜歡梁英這個豪爽不做作的大嫂。

「媽那裡你不用管,自有我去說,你只要好好想想以後該怎麼樣和大哥自然相處就好了。」

梁英抿了抿嘴唇,猶豫片刻,輕輕點了點頭,「我試試看吧。」 ……

「哼,想將隕石轟向我這邊嗎?果然跟那個火焰之子一樣狡猾!」凱瑟琳娜眼眸微眯,一眼就看出對面聖女的用意。

隨即一揚手,她手中的死神鐮刀,刀刃上立馬覆上了一層漆黑的火焰。

這黑色火焰是來自地獄深處,世間最陰暗的火焰,任何生物哪怕沾染上一丁點,生命都會因此燃盡。

「冥龍吐息!」

覆蓋黑色火焰的斬擊,被凱瑟琳娜一擊揮出,幾乎與裁決之光,同時轟在了即將落下的隕石上。

兩位聖女的力量旗鼓相當,彼此衝撞爆破,瞬間就在空中形成了一股猛烈的爆炸衝擊波,那顆隕石被一下轟飛了出去。

「哎呀!」

那顆「隕石」在被轟飛的剎那,突然發出了一聲哀嚎。

周圍眾人始料未及,頓時就懵圈了,就連兩位釋放大招的聖女,都瞪大了眼睛,不明所以。

「這隕石,怎麼會慘叫?」

……

「難道這是一顆有生命的隕石?」

隕石會發出慘叫?頓時就讓光明與黑暗兩大陣營的選手,震驚當場,猜測紛紛。

「隕石里該不會有外星人吧?」

「或者說這顆隕石裡面,藏著一顆宇宙怪獸的蛋?」

「呸!你怎麼不說隕石里有一個傲凸慢?」

「傲凸慢電視里我見過,不是這樣的……」

「閉嘴!」雙方陣營的選手越說越離譜,兩位聖女齊齊出聲遏制。

此時兩位聖女都皺起了眉頭,目光緊盯著向斜側方落去的隕石,一種不好的預感從她們心中逐漸升起。

那顆被兩位聖女同時出手,被轟中的隕石,非但沒有爆碎,外部包裹的烈焰,反而燃燒的更加熾烈。

這世界上哪有這種越打越強的隕石?

只見,天空中隕石周圍的火焰熊熊燃燒,帶著烈風的呼嘯,「嗖」的一下,飛過人群的頭頂,一下子墜落在戰場斜側方的沙丘上。

「轟!」

大地發出一聲劇烈的轟鳴,眾人感覺腳下地面猛地一震。隨後爆發出來的火焰氣浪,將整個沙丘都沙子都卷上了天空,帶著令人窒息的威勢,向四面八方鋪展開來。

光明與黑暗兩大陣營的選手,統統在這一刻安靜了下來,這副災難般的情景下,齊齊為之驚訝咋舌。

不等在場選手有所反應,傾覆而下的火熱沙潮,噼里啪啦的淋到他們身上,燙的他們直跳腳,以至於不得不使用起異能才能夠抵擋。

直到數個呼吸后,滾燙的沙潮漸漸平息,墜落地點中心,一個渾身火氣繚繞的人影,逐漸顯現在翻騰的煙塵中。

只見這個人影形象陽光剛毅,全身肌肉在衣服下透著完美的弧線,一對造型華麗又邪魅的翼翅,在他後背高高揚起。然而,最為特別的是,他全身的火焰好似活物一樣,層層疊疊繞身而動,讓他猶如降臨大地的火焰君王,充滿了強大的威勢。

「嘶!」

見到這一幕,光明與黑暗兩大陣營的選手,齊齊倒吸了一口冷氣,一個個全都瞪大了眼睛,張圓了嘴巴。

「怎,怎麼會是他?」

「他怎麼突然出現,又突然掉到了這裡的?」

「貌似我們在這半死不活地打了三天三夜的聖戰,都是因為他這個傢伙吧?」

犀利王女謀 「這該死的傢伙,竟然還敢回來!」

做為光明教廷核心的光明聖女露露,在見到這個人影的剎那,美麗的雙眸極速擴張,隨後又迅速收縮,不斷收緊,兩片薄薄的嘴唇下,整齊潔白的貝齒,緊緊咬合。

周身的氣勢再也無法壓抑,隱約間一個守護天使的能量虛像,都出現在她身後。

在她的對面,做為黑暗議會核心的黑暗聖女凱瑟琳娜,同樣雙眸圓睜,一雙芊手緊緊握住死神鐮刀,都由於用力,刀柄都被捏的吱吱作響。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