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小五,找我什麼事?"

熒屏上的波紋一陣躍動,然後合成了一種近乎機械的聲音悠悠傳出,讓人聽上去毛骨悚然,彷彿是從靈魂深處傳來的動蕩。

不過美杜莎卻根本不在乎這段聲音的嘶啞,反而是在聽到這句話之後整個人變得更加恭敬起來,畢恭畢敬的坐在沙發上。

"老師!"

"嗯,你好久沒有聯繫過我了!哦……真是一段漫長的歲月呢,讓我想想,人老了……都忘記有多久沒有講話了!"

電腦屏幕上的波紋猶如是跳躍的心電圖一樣飛快的躍動著,然後生成一段段的聲音再通過電腦傳出來。

對面的人唏噓了一陣之後便陷入到了長久的沉默,坐在沙發上的美杜莎則是不敢有絲毫的動靜,只是安靜的坐在那裡等待著。

終於,好久之後,對方才彷彿是從回憶中清醒了過來,然後才開口問道,"小五,這次找我有什麼事情?"

"老師,這次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情需要向您彙報一聲!"

美杜莎立刻恭恭敬敬的將剛才的事情一五一十詳細的講述了一遍,沒有任何的隱藏。

講完之後看到老師並未有任何的表態,美杜莎又忍不住情緒稍顯激動的開口道,"師傅,我相信這次我們挖到寶藏了,這個人一定是我們一直在苦苦找尋的那個最佳受體,只要我們能夠將其身體中的秘密研究透徹,一定就可以解決火焰藥液對人體的毀滅和抗性問題。最後火焰藥液將不會再是毒藥,而是一款真正的完美藝術品!"

"火焰啊!"美杜莎的老師長長的唏噓了一聲,"唉,還真是好漫長的一段歲月呢,為師幾乎將一輩子的心血全都放在了對火焰藥液的研究上!這個東西耗費了我大半生的生命啊!"

"老師,我們並不是沒有任何進展啊,現在的火焰藥液研發速度進展不慢,火焰已經開始生產五號系列,這一些都是大家努力的結果!"

美杜莎似乎是聽出老師話語中興趣不是很大,立刻有些著急了。

"老師您可千萬不要這麼講,我想這次我們能夠發現這個最佳受體說不定就是上天對我們的眷顧啊,只要我們能夠將這個人的身體徹底搞清楚,我想在火焰藥液的研發上一定會一日千里的,到那時候,老師的夢想一定會可以實現了!"

"夢想嗎?"嘶啞的聲音再次想起,彷彿是陷入到了更深的回憶。

"好遙遠的字眼啊,虧你們還記得為師的願望!"

坐在沙發上的美杜莎突然噗通一下子跪倒在地上,然後恭敬地的磕了一個頭。

"老師的願望弟子從來不敢忘記!師傅放心,我們必將一生時間用來助老師一臂之力,相信一定可以幫助老師實現願望!"

"好!哈哈……小五,你很好!不枉為師在你們五個人當中最疼愛你,你做的很好,為師很欣慰!"

"老師過獎了,學生只是做了自己應該做的事情,而且今生學生對於老師的再造之恩永生難忘!"

"很好啊!小五,為師很為你高興,這樣吧,你準備一下,將這個人給帶回到組織中來吧,看看我們最近在研發上一直停滯不前的火焰藥液會不會因為這個人而發生改變!"

"是!弟子一定做到!"

美杜莎再次恭敬地一磕頭,然後才緩緩地站了起來,而此刻電腦熒屏上,之前的那段電波突然一陣閃爍,然後便奇異的消失不見,而電腦也再次恢復了之前的畫面。

美杜莎緩緩地靠坐在沙發上,臉上的表情已經再次恢復了之前冰冷嚴肅的神情。彷彿剛才一切什麼都沒有發生,她是一個控制情緒的高手。

伸手緩緩地從一旁的桌子上拿起一瓶未開封的紅酒,她喜歡喝紅酒,尤其是喜歡在放鬆和思考問題的時候喝紅酒,所以服侍她的手下全都知道他的這一個愛好,因此他們會在美杜莎休息的地方擺好各種紅酒,以便主人的挑選。

輕輕的用手一掐,紅酒的木塞已經被她用兩隻蔥白手指輕鬆的給夾了出來,伸手從桌子上再次拿過一個高腳杯,然後倒入三分之一的紅酒。

用手指輕輕的拖著高腳杯,鮮紅的酒液,蔥白纖細的手指,絕美而又冷酷的容顏,一副唯美的畫面。

並未著急喝酒,而是輕輕的搖晃著手中的高腳杯,眼神愣愣的望著前方,像是在思考什麼重要的問題,而手中酒杯中的酒液則是在她輕輕的搖晃下產生了一圈圈的漣漪。

某一刻,女人終於停下手中的動作,然後伸手收回就被,輕啟櫻口,緩緩地喝了一口紅酒。

拿掉酒杯,腥紅的嘴唇上還帶著一滴紅色的酒液,猶如是一滴血液,女人輕輕的伸出舌頭,然後圍著嘴角輕輕一舔,將酒液舔掉,天知道這個姿勢到底有多麼的誘惑。

"蕭陽?妖刀?看來你還真是我的福星呢!"

……

深夜。

地下大廈入口處,幾輛汽車緩緩地停在這處有些荒涼的地域,然後一群黑衣人飛快的下車,然後迅速將周圍所有的角落圍堵好,做好了防範措施,這時候中央的那輛奧迪汽車的車門才緩緩地打開,然後從裡面快速走出兩道身影。

兩人全都長得虎背熊腰,一臉殺氣,即使是身穿西裝,但是依然難以掩飾從他們身上所散發出來的滔天煞氣。

這是兩尊殺神,見到他們第一眼恐怕你就會閃出這樣的想法。

其中一個漢子立刻快速的走到汽車後排,然後恭敬地打開車門,這時候才從車上走下來一位身穿灰色運動裝的女人,雖然身穿運動裝,但是當這個女人下車的那一剎那,周圍的男人臉上全都立刻露出恭敬地神色。

一笑傾城,再笑傾國,舉手投足,星辰失色。

女人輕輕的抬頭看了一眼面前的這棟建築,眼神中閃過一抹擔憂和一絲毫不掩飾的殺意。

"他……就被關在這裡面嗎?"

隨著這個女人下車,從一旁也立刻走過來一個長相絲毫不輸給她的女人,兩個人對視一眼,然後彼此點了點頭。

"宋小姐,接下來就靠你了!"

女人輕聲開口,語氣平淡,但是著從她的身上所散發出來的強大氣勢卻讓宋茜整個人為之驚訝,她明明知道這個女人沒有任何的功夫,但是不知道為何,再和這個女人對視的時候,宋茜還是有些拘謹。

從這個女人身上所散發出來的那種強大的氣勢竟然絲毫不弱於她曾經在組織中那位美杜莎大人身上所見到過的。

看了一眼眾人,宋茜輕輕的點點頭,沒有說話,直接向前走去。一旁的眾人則是全都立刻分散到周圍的黑暗中,悄無聲息,沒有任何的聲響。

宋茜就知道,這些人都是一群訓練有素的職業殺手。她不清楚對方的身份,同樣有些不明白,面前這個女人到底和蕭陽有著什麼樣的關係,但是從對方對蕭陽的那種在意程度就可以看出來,兩人的關係絕對非同一般。

宋茜檢查了一下著裝,然後整理了一下自己的情緒,邁步向遠處的那棟簡易大樓走去。

"站住!"

剛剛邁進大樓三十米以內,立刻就響起一聲輕喝,然後宋茜立刻停下腳步不敢再邁步。

"這裡是私人領地,請立刻退回去!"

從對面大樓中走出來兩個黑衣漢子,兩人全副武裝,看向宋茜的眼神充滿了警惕,並未因為對方是一個美女而放鬆警惕。

宋茜深吸一口氣,然後盡量讓自己的表情自然一點,讓自己的神態鎮定一些。

"我要進入地獄!"

聽到這句莫名其妙的話兩個黑衣人明顯就是一愣,不過很快就更加謹慎的看著宋茜,其中一個黑衣人開口道,"地獄不開門,還是離開吧!"

"我有神之口諭!"宋茜輕聲說道。

兩個黑衣人同時對視了一眼,表情放鬆了一些,竟然是自己人。

"美女,自己人?之前怎麼從沒有見過你?"

宋茜笑著走上前去,"我是亞洲區的成員,這次過來交接任務的!"

"哦?你是亞洲區的成員?請出示你的證明?"

宋茜伸手從自己的衣領中掏出一個有些造型奇特的吊墜,而在看到這個吊墜的時候兩個黑衣人的眼睛同時一縮。然後兩人連忙立刻恭敬地站直身子。

"大人!"

"嗯,你們辛苦了!"

兩個人神色一喜,然而還未等他們開口講話,身後已經突然伸過來兩隻手,然後一下子掰住兩人的腦袋,用力朝著一側用力一掰,眾人只聽到咔吧一聲,緊接著兩個人便軟趴趴的倒在了地上。

兩人的屍體立刻被人拖著快速的閃進了一旁的黑暗中,悄無聲息,訓練有素。

宋茜整理了一下情緒,然後邁步走近這棟大樓,最後邁步走進了大廳。

房間中人也不算多,只有十幾個人百無聊賴的坐在一起打撲克,見到有人進來,幾個人立刻謹慎的站了起來。

"把電梯門打開,我要進地獄!"宋茜沒有和這幾個人廢話,直接開口說道。

幾個人一愣,其中一個人立刻被宋茜的氣勢給唬住了,有些驚慌的開口道,"這……這位大人……還不知道您是……" "噗!噗……"

這個人的話音剛剛落下,周圍的窗戶和們口中突然飛速射進來一串弓箭,然後只聽到一陣破風聲,宋茜只覺得自己耳邊風聲呼呼作響,再然後對面的十幾個人幾乎全都被弓箭瞬間射成了馬蜂窩,甚至連一句話都未喊出來。最後只剩一個人手中拿著一把撲克,顫顫巍巍的望著宋茜,眼神中充滿了恐慌。

"有……"

然而等這個傢伙反應過來剛要開口喊話的時候,突然一道黑影閃過,然後一把冰冷的匕首已經抵在了這個傢伙的脖子上,讓他將剛要喊出口的話給吞咽了回去。

宋茜在經過了短暫的驚慌失措之後,立刻恢復了平靜。

"問他,路怎麼走?"陳烈熊陳勝說道,他的身高猶如一座大山,給面前的這個傢伙一股無法掩飾的強大威壓。

宋茜立刻用英語問了一遍,對方則是顫顫巍巍的開口說了幾句話,臉色慘白,彷彿是生怕對方會直接一刀子結果了自己。

宋茜點點頭,然後走上前去在地上的一具屍體身上摸索了一陣,然後搜出一張卡,抬頭了一眼周圍,然後拿著卡走到了大廳中一旁的一個角落中。

這裡有著一扇普通的房門,宋茜用手中的房卡在感應器上刷了一下,很快房門響起滴的一聲聲響。然後咔的一聲自己打開了。

房門打開之後,裡面並不是什麼寬敞的房間,而是一道銀白色的金屬牆壁。

看到這個宋茜卻眼神一亮,果然是電梯,這裡就是進入地下基地的入口。

看了一眼一旁竟然還有一個密碼器,宋茜轉身看向後面的眾人,心中暗自慶幸,幸好沒有將這群人殺光,否則的話恐怕今天就進不去了。

陳烈熊拉著那個傢伙快速來到這邊,然後一把將對方推到牆邊,那人可能意識到自己根本沒有任何選擇了,於是乖乖的上前,伸手在摁鈕上摁下了一系列數字密碼。

很快只聽到咔的一聲聲響,電梯緩緩地打開了,宋茜面色一喜,然而這時候一旁的那個傢伙趁著沒有人注意自己,伸手竟然直接朝著牆上的一個摁鈕摁去,只要摁下這個按鈕,整個地下基地都將清楚有敵人入侵了。

然而就在他的手即將摸到摁鈕的時候,突然一道閃電亮光劃過,然後這傢伙就發現自己的胳膊已經被齊刷刷的砍斷,跌落到了地上,還未等這傢伙開口痛呼,一把匕首已經直接從他的後腦勺捅了進去,然後這人便軟趴趴的倒了下去。

這時候站在外面的那個猶如仙子一樣的女人才緩步在眾人的保護下走了進來,視線甚至都未曾在地上的屍體上看一眼,直接看著一旁的電梯,然後沉聲道,"我們進去!"

在邁步走進大廳的那一剎那,一句話也同樣的在女人的心中響起。

"這一次,誰敢動他,我就殺誰!"

陳烈熊轉身看了一眼身後眾人,立刻開口命令道,"分成四個小隊,一二三小隊隨我進去,第四小隊負責在外面警戒防禦!"

說完陳烈熊又看向身邊的另外一個漢子,"景花,你留下!"

結果這個打扮向來不修邊幅的漢子無奈的翻了翻白眼,"你還是叫我小花吧,這名字聽著舒服點!"

陳烈熊也就是蕭陽口中的小灰並未多說任何廢話,立刻轉身護著小姐,一行十幾人率先坐電梯朝著地下挺進。

進入電梯的一瞬間,小灰就已經將電梯中的攝像頭給弄壞了,然後一行人才走進電梯中站好。

"剛才那傢伙說今天新帶進來一個陌生的人,是個東方人面孔,應該就是蕭陽!被關押在六樓!"宋茜出聲說道。

小灰點點頭,然後伸手摁下了六樓的摁鈕,然而等到電梯到了五樓之後,小灰卻突然摁下了電梯上的緊急制動摁鈕,整棟電梯瞬間停了下來。

"你這是……"宋茜有些不解的盯著對方,她搞不定對方到底要做什麼。

"對方一定知道我們的來意了,所以現在六樓的電梯門口一定集結了不少手持槍械的打手!"

小灰簡單的解釋了一句,然後從腰間掏出兩把匕首,飛快的插進電梯兩扇門中間的縫隙中,緊接著只見小灰深吸一口氣,運足了力氣,然後猛地用雙手朝兩側一掰。

眾人只覺得電梯一晃,然後電梯的兩扇門竟然活生生的就被這個傢伙給硬生生的掰開了。

宋茜震驚的張大嘴巴,這個傢伙到底還是不是人,這樣的實力,簡直比那些使用了火焰藥液的蛹兵還要強悍了。

將電梯掰開一道可容一人通過的空隙,然後立刻有兩個下屬沖了出去,謹慎的看了一眼五樓走廊,竟然沒有人!

於是一群人飛快的魚貫而出,小灰最後一個離開,抬頭看了一眼頂上的空間,可以聽到一陣窸窣的聲響,他知道那是自己人,他們已經明白了自己意思開始順著電梯的鎖鏈飛速的往下爬。

"喂,你把電梯給弄壞了,我們待會么撤退啊?"宋茜有些驚慌的問道。

"放心,像是這樣的地下建築,進入通道絕對不止這樣一部出入口的!"這次回答的是一旁的雪柔。

宋茜的視線在她的身上掃了一眼,眼神中閃過一抹莫名的意味,即使是對自己的外貌十分自信,但是在見到這個女人的那一刻,宋茜還是有種十分受打擊的感受。

這個女人實在是太完美了,她的身上幾乎集合了造物主對所有女人最完美的詮釋。

這樣的女神一般的女人,原來這個世界上是真的存在的。

雪柔不清楚宋茜這時候的心中所想,此刻她已經跟著小灰等人順著走廊飛快的朝著樓梯走去。

一行人找到樓梯,一路上甚至看到周圍不少的房間中,有很多穿著白大褂的研究人員,正在忙碌的對著各種儀器進行研究,似乎根本沒有人注意到外面的這群不速之客。

順著樓梯走到下一層,小灰一伸手,然後所有人全都停下,小灰則是對著一旁的幾個下屬做了一系列的手勢,幾個人立刻明了的點點頭。

小灰率先衝出樓梯,然後便看到走廊的對面電梯那裡,一群人正手舉著各種槍械堵在電梯門口,似乎等待著電梯只要一降落開門,他們手中的子彈就會毫不留情的傾斜而出,然後直接將電梯中的那群入侵者打成篩子。

然而他們根本不知道的是,此刻小灰等人早已經全都躲在了他們身後。

從腰間摘下一個手雷,這是一顆水銀炸彈,裡面裝的全都是液態水銀,只要一炸響,水銀立刻就會猶如狂風暴雨一般向四周擴散,那種殺傷力,不容小覷。

啪!

拔掉插銷的聲音雖然很輕,但是依舊還是被人聽到了,站在最後的一個傢伙疑惑的轉身,然後剛好看到滾落到自己一群人中間的那顆手雷。

這個傢伙的臉色立刻大變,幾乎是拼盡全身力氣大喊道,"手雷……"

轟!

一聲炸響伴隨著各種痛苦哀嚎,一群人幾乎全軍覆沒,所有人全都躺在地上痛苦的滾來滾去。

小灰立刻一揮手,然後躲在走廊中的一群人快速出來,然後開始對整個第六層進行地毯式的搜索。

噗噗!

小灰手中的槍彷彿是長了眼睛,幾乎百發百中,他緊緊地貼在雪柔面前,將所有可能的危險情況給擋了下來。

原本這次的行動他是不贊同大小姐跟著一塊過來的,但是雪柔當時只是說了一句話,就讓他妥協了。

"若是沒有了他,我這一生也就沒了意義!"

"在這裡!"

突然走在人群中的宋茜大喊了一聲,然後趴在一旁的玻璃上往這裡,一群人頓時面色一喜,然後全都圍攏了上來。

雪柔趴在窗戶上,望著病房中躺在病床上的蕭陽,一直古波不驚的雙眼終於第一次出現了波動,一層水霧迷濕了雙眼。

小灰沒有任何廢話,立刻上前一腳踹開房門,然後護送著雪柔走了進去,其餘人則是守在門外警戒。

"蕭陽!"

雪柔有些激動的跑上前,來到蕭陽的病床邊,輕聲的呼喚了一聲,結果躺在床上的蕭陽沒有任何的反應。

雪柔的臉色頓時一變,有些驚慌的大聲喊道,"蕭陽?蕭陽!你醒醒啊……"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