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

這個開場白就有種不妙的感覺。

勞爾和菲戈來了個眼神交流,然後他們湊得更近些。

「我說兩邊各有一個間諜是真的,但我還有一件事忘了告訴大家:兩邊隊伍,額外還有三名接到秘密任務的普通成員。」

聽到這裡,兩人還不是特別理解,利安德爾就舉了個例子。

他舉的誰呢?

就是梅西和皮克。

聽他說完勞爾簡直震驚了,他儘可能讓自己看起來正常一點,以免被鏡頭捕捉到什麼,菲戈更直接,他豎起大拇指給利安德爾點了個贊。

小夥子有前途!

可以的!

這種整人的招也想得出來,梅西才是倒了八輩子霉!

根據利安德爾解釋的時機判斷,貝克漢姆果然不是叛徒,大概是接到了坑爹任務?……所以真正有問題的是誰?

他也說了,每邊接到任務的是三個人,如果之前的分析沒有疏漏,那麼顏值隊有兩人的身份已經確定了,其一是皮克,其二是貝克漢姆,他們都有任務在身。餘下十個人(包括教練)裡面,有一個任務執行者,一個叛徒。

「傑拉德肯定有問題,他屬於哪種我不太確定。」勞爾堅持自己的判斷。

菲戈並沒有反駁,就問他:「還有一個呢?應該還有一個!」

這很難啊,要說有問題,或多或少都有,因為是娛樂賽,加了藝能進去,大家都不完全像平時的自己,要說沒問題……的確沒有太大的問題,非要說點什麼,就是卡卡發揮太少!魯尼腦子有問題!被分配到門前的特里好像是認命了!

雖然攪局的多了,其實情況更清楚,兩位「邊裁」已經心中有數,他們就等下半場更精彩的作秀。因為上半場跑動太多,利安德爾爆料的時候,羅尼隔得老遠在補充水分,他沒聽到這些話,否則下半場估計都不能好好執法。

球員們私下應該約定好了,有在意的地方就記在心裡,九十分鐘的比賽結束之後可以坐下來對說法,比賽過程中還是拿出實力,如果繼續這種半划水的狀態極有可能在無形之中幫別人打掩護。

道理很簡單,如果大家都很拼,你划水就會特別明顯,想藏著掖著都不行,如果大家都被閑雜事絆住,將心思用錯地方,要渾水摸魚就容易得多。

想明白這個道理,下半場的比賽就精彩起來。

首先要說的是,因為對約翰特里的守門能力太不滿意,魯尼在中場休息過後進行了換人調整,具體標準有點一言難盡,反正他從全部十一人裡面挑出了巴薩的兩位,想要在皮克和法布雷加斯之中指派一人。

得他器重的是法布雷加斯。

也不能說器重。

魯尼只是不想把皮克拘在門前,因為他期待這小子和對面某某人更深層次的互動。

上半場那兩次未成行的擁抱太可疑了。

彷彿做了正確的決定,看法布雷加斯站在門前他感覺空氣都清新了,然而自我感覺良好也是人生一大錯覺,後來就會發現,無論是特里還是法布雷加斯,結果都一樣,還是射成篩子。

要說有哪裡不同,那就是梅西的心態。

屢戰屢敗之後,他終於選擇了法布雷加斯做攻略對象,剛想好策略還沒來得及實施,換位置了——

前中后三條線都好,門前是個很尷尬的位置。

要是你進了球,總不能和被涮的對方門將慶祝。

要是他們進了球,所有人都堆在前場,也不會衝過來找門將怎麼怎麼。

梅西終於體會到養雞場老闆在看到歐冠分組之後的心情。

妖妃養成記 感覺全世界都在針對我,太心塞了。

_(:зゝ∠)_

梅西這個插曲給兩位「邊裁」帶來了許多樂趣,雖然他們都板著臉,沒有太多表情,其實心裡已經笑瘋了。

因為法布雷加斯很難處理,他只能換人,每次場上有變化,知情者就能微妙的感覺出梅西的糾結,到底是衝上去擁抱然後偽裝報錯人?還是去安慰順便摟一下?

真的好難抉擇!

在梅西糾結的這段時間裡,貝克漢姆又完成了兩腳浪射,終於在第三次攻門踢出了最完美的弧線——圓月彎刀!切赫沒能撲出來!

皮爾洛得到一次主罰角球的機會,他將皮球吊到門前,準確找到菲利普因扎吉,顏值隊力挽狂瀾。

再往後,傑拉德在起腳的時候被伊布干擾,三分鐘之後,伊布在自家門前準備起腳,傑拉德回敬了他,因為目的性略強,裁判吹了個前場自由球,位置絕佳。

惡魔總裁,我沒有…… 看到這一幕勞爾咋舌。

誰說拉影段數最高!紅軍隊長才是好演技外加真心機!

伊布對他的干擾其實沒嚴重到角度偏差那麼大,他是藉機發作,將皮球踢飛了,然後又裝出打擊報復的樣子,在對方起腳的時候整了點小動作,成功將自由球拱手送人。

還是因為知道得太多了,否則他們不一定能注意到這些細節。

因為下半場大家都蠻認真,這種氣氛容易讓人忘記炒得沸沸揚揚的間諜事件。

「我真想知道他接下來會做什麼。」

「我更想知道梅西怎麼辦?」

……

茜茜公主已經想到辦法了,他刻意挪到兩個顏值隊球員旁邊去站著,等C羅操刀主罰自由球。

這是一腳超高質量的電梯球,非常漂亮!而梅西一點遲疑也沒有,在C羅進球之後梅西興奮的往旁邊一抱,站他旁邊的是誰呢?是托雷斯。

梅西不僅抱了,他還裝作是在抱自己隊友一樣,嘴上配音說什麼太棒了,比分拉開之類。

做戲啊!純屬做戲!!!

皮克就站在托雷斯另一側,發現梅西任務完成三分之一,他心裡一塞。

千防萬防就漏這兒了!

「呀!你們怎麼抱在一起?你是間諜嗎?是嗎?!!」皮克太心塞了,既然人都給抱了,總要討回來一些,他決定給不爭氣的托雷斯扣個屎盆子!必須讓他意識到自己犯了多麼嚴重的錯誤,還得讓其他隊友警覺!

梅西並沒有抱住不放,他就了摟了一下,然後就鬆開,發現自己被懷疑,托雷斯擺擺手:「大概是站得太近抱錯了,我不是叛徒,真不是。」

皮克還是不鬆口,非但如此他還把別人吸引過來了。

「Lio在俱樂部就沒有這種習慣,興奮的時候最多不過跳起來掛別人身上,不會正面擁抱,你們到底在做什麼?」

知道秘密任務這一茬的都明白了。

梅西的任務肯定和擁抱有關,想想上半場那幾次失敗的!節目組真是惡趣味!

不過他們才不會幫忙解釋!非但如此還瞪圓了眼驚訝的看著話題中央的兩人。

「真的嗎?他們真的偷偷擁抱慶祝了?因為Cris自由球罰進了?」

「真沒想到托雷斯是我們的人!他好像沒做什麼!」

「你懂什麼?這年頭幹壞事的從來不會大張旗鼓!」

「原來是這樣……」

那顏值隊的叛徒就是托雷斯?

呀西,真不敢相信!虧他還長了一張正派人士的臉!

實力隊這邊,連慶祝都顧不上,幾個人過來直接把梅西挾持到旁邊去,五六個人扎堆開批|斗大會。

「你就這麼把我們的人暴露了?就這麼隨便?不考慮考慮後果?好歹最大化利用一下!!!」

「不,不是……」

「這個做法很可疑啊,你是對面派來的?」

「我不……」

「沒想到間諜竟然是你!!!!!」

「……」

C羅終於按爽了一把,有人和他一樣慘了。

梅西:_(:зゝ∠)_

當然最倒霉的還是托妞,六月飛雪,冤啊!

多大仇這麼坑我!

抱錯人了?誰信啊!

以前就沒聽說梅西有這種習慣!!!

利安德爾慷慨激昂的吼了一波,先祝賀C羅破門,將個人進球數刷到4,並且再一次擴大比分,現在實力隊和顏值隊的比分是8:5。好的這不重要,利安德爾表示,比賽進行到這個階段,又出現了一對新的嫌疑人,就是梅西和托雷斯,其中梅西是主動,托雷斯有可能是他不幸被曝光的秘密搭檔,也有可能是被陷害的,需要自行判斷!

菲戈看著一本正經胡說八道的利安德爾,人才!真的人才!

我有諸天萬界圖 勞爾畢竟是皇馬老隊長,對於梅西的遭遇,他表示非常欣慰!

讓你丫這兩個賽季折騰皇馬!

贏贏贏,贏那麼多遭報應了吧!

出來混總是要還的!

如果可以的話,勞爾真想披個馬甲去問他:被俱樂部隊友狙擊的感覺怎麼樣?

現在又多了個問題:被扣上叛徒的帽子啥感覺︿( ̄︶ ̄)︿

※※※※※※※※※※※※※※※※※※※※

一更

今天就能寫到比賽結束然後各種撕逼_(:зゝ∠)_

皮克活不了了哈哈哈哈哈 [只聽過接吻狂魔,沒聽過這種……梅西到底啥毛病?]

[哈哈哈哈,啥毛病我不知道,我只心疼托妞,看他的表情是不是有種風中凌亂懷疑人生的感覺?]

[表示已經糊塗了,我看個個都可疑。]

[假設托雷斯是叛徒,梅西為什麼要三番兩次找皮克?沒理由啊!唯一的解釋就是梅西本人有問題,這又分兩種情況:第一,他想方設法要和自己真正的隊友搭上線,但皮克不配合,法布雷加斯又被派到門前去了,所以就近選擇托雷斯,如果是這樣,梅西的智商就略有些堪憂;第二,他也有可能是在陷害托雷斯,中場休息的時候和隊友商量好的吧?用這種曖昧的舉動引發對面的內亂,讓他們陷入到無休止的懷疑之中……這種假設看起來很合理,智商也上線了,但還是有矛盾點,之前他和皮克的幾次不成功互動依舊沒法解釋。]

[結論是:梅西其實根本沒有特殊身份,他想用這種方式脫穎而出!太心機了!]

[仔細想想也可以原諒,你倒是看看球場裡面多少大明星!首發二十二,倆教練,仨裁判,二十七個兄弟!就算是梅西,要想緊緊抓住觀眾的眼球也不容易,這個時候坑爹計劃就出台了]

[什麼坑爹計劃,能想個高貴的名嗎?]

[比如日狗plan?]

……

在激烈討論之後,梅西被貼上了兩個標籤。

要麼低智商,要麼心機婊。

看他欲哭無淚C羅覺得自己遭受的苦難都是為了見證這個時刻!這麼想還是值得的!

到這裡,擁抱計劃成功了三分之一,看起來是了不起的進展,但其實越往後越艱難,那套因為激動沒注意抱錯人的說辭本來是能夠取信於人的,因為對面有個皮克,知道真相的皮克,在這混蛋的破壞之下,顏值隊這邊都有了防範意識。

還說是穿一條褲衩長大的,皮克的表現完全沒有基友愛!

他非常篤定地說梅西沒有這種習慣,興奮了也會跳起來掛別人身上,比賽之中不會隨便和人面對面擁抱,自由球直接破門而已,這一腳還是C羅踢的,關鍵他們是比分領先的一方,不存在追趕的壓力……到底為什麼這麼興奮?

答案是裝的!

為什麼要裝呢?

皮克說到這裡,傑拉德第一次出手了,他隱晦的朝實力隊那邊看過去,壓低聲音說:「有沒有可能他們已經知道埋伏過來的是誰,故意讓梅西做這種事,拿無辜的人當靶子,意在掩護隊友?」

……

一句話帶動所有人,大家還真的考慮了這種可能性。

實力隊的BOSS是誰?是拉莫斯!

這的確是拉導能幹出來的事!

「我到現在還是一頭霧水,心裡雖然有零散的想法但連不起來,感覺缺了最重要的部分。史蒂文的分析很有道理,我們中的某一個人,在大家不注意的時候向他真正的隊友釋放了求助信號,你們覺得這個人是誰?他為什麼要冒險做這種事?」應和的是從門前解放出來的約翰特里,這大傻子還不知道自己中計了!

托雷斯也舉手說:「我發誓,我保證,我沒收到任何簡訊。」

所有人都盯著他看,的確沒有憋不住笑之類的反常表現,看起來好像真是被冤枉的!

貝克漢姆:「我就說最值得懷疑的是皮克!」

皮克:……

你就很清白?

你那幾腳射門問題太大了!

本來先前還有人想發散思維擴大懷疑面,因為傑拉德的引導,他們又回到死胡同里,將目光聚焦在那些被懷疑很多隨時可能被叉出去的人身上。

你想想看嘛,要不是情況危急了,幹嘛讓真正的隊友幫忙拖人下水?

所以說,折騰了好大一圈之後,顏值隊的嫌疑人暫時還是那兩個。

貝克漢姆:警察要是都這麼隨便,全國範圍內得有多少冤假錯案?

皮克:傻子!大傻子!

皮神鋒什麼都不想說,他就等這場比賽結束,細節公布出來,有他們羞愧的時候!

傑拉德在心裡比了個「V」,他表面上沒有任何異狀,看起來就像是顏值隊內最可靠的那個人,既正直,又能在關鍵時刻給隊友正確的提示,讓他們從怪圈裡走出來!

特里還誇傑拉德來著,說多虧他頭腦清醒,否則就要中計!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