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想到上次救劍絕就直接莫名其妙的被捏住脖子,蕭凌可不想再讓這種事情發生,他冷靜的回應道。

聽著蕭凌的話,那人形石頭沉默了一些時間,冷漠道:「你若是將我救出來,我可以任由你差遣一個月。」

「任由我差遣一個月,這個時間也太少了吧。」蕭凌眼中閃爍著精光,說道。

看著人形石頭的口氣,想來實力不凡,要不然不可能在石頭當中存活這麼長時間。

「你想多長時間?」

人形石頭裡面的人沉默片刻,問道。

「一年吧。」

蕭凌想都沒想就直接開口道。

「小兄弟,你未免太獅子大開口了吧。」

人形石頭沉聲道:「你可知道我是什麼實力?我任由你差遣一個月,你已經賺大了。」

蕭凌越加的確定人形石頭內的存在實力應該不差,他臉色沒有動容,而是用著極度調侃的語氣說道:「你實力有武帝了嗎?沒有武帝實力的話,那我還是重新把你埋起來吧。」

說著,就打算將人形石頭重新丟回坑內。

「小兄弟,有話好好說!」見蕭凌要將自己丟回坑內,那人形石頭不淡定了,他連忙阻止道。

他在這個地方已經待了很長時間,已經被孤獨折磨的要發瘋了,若是要讓他繼續待下去,肯定是不行的,說不定哪天死在這裡了。

「前輩,我一直很端正說話啊。」

蕭凌板起臉,一臉正色道:「我很認真的回答了你的問題。是你自己拒絕的,好不好?」

人形石頭顯然感受到了蕭凌的外貌,看著蕭凌一臉正經的模樣,他臉龐忍不住微微抽搐,暗道過了這麼多年,現在的少年都這麼臉龐厚嗎?沒有當初的樸素善良了。

「好,我們現在好好談談。」

人形石頭深深的吸了一口氣,道:「首先,武帝強者不是大白菜,我自然不是武帝強者,要不然我自己早就破石而出。」

「那你現在是什麼級別的存在。」蕭凌問道。

「你先等等,我感應一下自己的氣息。」

那人形石頭沉吟片刻,沉睡了太久,他有些事情都忘記了,需要好好的思考一下,旋即,他略微遲疑道:「我現在的實力應該在武宗層次,具體在幾星,不知道了……」

他沉睡的時間太久了,生命力已經很微弱,若不是因為蕭凌與御穹在幽暗沼澤激戰,他也不會蘇醒過來。

「武宗層次……」

蕭凌微微一頓,眼中掠過一絲精光,武宗層次的強者對現在的他來說,可是大助力。

武宗強者,在萬國疆域這裡可是頂尖的存在,每一個放在萬國疆域當中都是無敵的存在,若是能夠納為己用,何樂而不為。

雖然不知道人形石頭是不是刻意隱瞞幾星武宗的實力,但是好歹也是武宗強者,能夠當一段時間的打手,已經很划算了。

「你做我一年打手,我就幫你破開石頭,將你救出來,如何?」蕭凌笑道。

「一年?你怎麼不去殺豬啊?」

人形石頭很無語,道:「絕對不行,一年時間太久了,我底線就是三個月,再多就不行了。」

「三個月,時間太短了。」

蕭凌搖了搖頭,無論如何,他都要在這個時候狠狠訛詐一下這個神秘武宗強者,畢竟他現在可是有著絕對的話語權,可不能吃虧了。

該出手的時候,必定果斷出手,再說了,一年時間對於這等強者來說,幾乎是一眨眼就過去的,根本不過分。

「三個月,我是不能接受的。」蕭凌肯定道。

旋即,兩人討價還價的一番,人形石頭最後用著幾乎是極限的語氣,道:「不能再多了,六個月!再多了我就乾脆死在這石頭裡面。」

「好吧,六個月就六個月,你用武道誓言立下誓言吧。」

蕭凌也不好太過分,六個月的時間,他足夠做很多事情了。

「好的,成交!」

人形石頭也是鬆了一口氣,道:「我狄冷峻以武道誓言豈誓,保證這小子六個月內安然無恙,要不然天打雷劈不得好死。」

說完這些,狄冷峻道:「現在可以了吧,小子,輪到你立下武道誓言幫我解掉困住我的石塊了。」

「你是狄冷峻?惡人門的門主?狄驚天他爹?」蕭凌忍不住一呆,問道。

太巧了!簡直就是太巧了!

他竟然遇到了惡人門失蹤的門主狄冷峻,那個曾經橫掃無法地帶的存在!

「你怎麼知道?」

狄冷峻也震驚了,他連忙道:「小天現在怎麼樣?惡人門還在煙妍手上管理吧?一切都安好嗎?」

此刻,他彷彿有無數的話要說出來,他的聲音都是顫抖的,若是他現在外面的石頭破解掉的話,就能夠看到一個滄桑大叔流淚的場景。

他不知道多了多少年了,總之當初意氣風發來到聖蓮城秘境,就是想奪得逆天機緣,結果遭到他人算計,成為一塊石頭。

若不是他有保命的手段,直接逃遁,恐怕此刻早已經隕落了。

「狄前輩,你不要急。」

蕭凌深深的吸了一口氣,只能說這個世界有些事情太巧了,若不是龍碧君提醒他幽暗沼澤地上面有塊奇異石頭,他也不會去將狄冷峻挖出來。

「狄驚天,還有惡人門,他們都很好。」

蕭凌道:「我是狄驚天的朋友,在惡人門也算是名譽長老,所以惡人門的消息,我都知曉。」

聞言,狄冷峻忍不住笑了起來,開心激動的笑了起來,他顯然是相信了蕭凌的話,因為蕭凌沒有必要去欺騙他。

「上天有眼,讓我苦盡甘來,遇到了小天的朋友。」

狄冷峻現在很激動,就算他以前是無法地帶的大人物,此刻也遮掩不住心中的情緒。

多少年的孤獨,思念,絕望,在這一刻全部宣洩出來。

「蕭凌,我也是服了你了。」

在聖碑當中的龍碧君也是微微獃滯,道:「你運氣好到爆了吧,竟然能夠救到惡人門門主,這也太逆天了吧。」

「這些全都拜你所賜。」

蕭凌有些無語道:「我可沒有像你這麼無聊,竟然感受到幽暗沼澤深處的奇異石頭。能夠找到狄驚天他爹,功勞都要歸你。說實話,我現在感覺你的鼻子是不是狗鼻子,和我們第一次見面一樣,能察覺到我身上的冰火波動……」

「切,你可不要胡亂形容龍爺我!我可不是狗鼻子!」

龍碧君清了清嗓子,認真道:「說實話,對於一些寶物的波動,我天生就很敏感,能夠察覺到那些寶物的存在。只不過,我不想說而已,因為到現在,能夠引起我注意的寶物很少……」

「我只不過,覺得這個石頭比較奇怪,沒有見過,所以才叫你挖出來了。哪知道,這石頭裡面竟然是狄驚天他爹,這隻能說上天冥冥註定吧。」

聽著龍碧君說出的這些話,蕭凌摸了摸鼻子,道:「原來你還有這種尋寶功能啊,下次遇到什麼寶貝就對我說說。雖然這些寶貝你看不上,但是對我來說,說不定就很重要呢。」

「我可不是狗。」

龍碧君傲嬌道:「看龍爺我心情吧,心情不錯的話,給你指出幾件寶貝還是可以的。」

他算是默認了蕭凌的請求,畢竟這點事情,對他來說小菜一碟。

因為前段時間,他也在修鍊,很少與蕭凌聊天,對外界的事情也很少關注。

「嘿嘿,那就多謝小龍了。」蕭凌笑了笑。

旋即,蕭凌目光看向狄冷峻,此刻狄冷峻也冷靜下來,言語間也沒有剛開始的冷漠,輕聲道:「你叫什麼名字。」

「晚輩蕭凌。」蕭凌抱拳道。

「蕭凌啊。 總裁誘妻入甕 不錯,年紀輕輕就到達武皇層次了,比當初的我強上了不少唄。」狄冷峻顯然很讚賞蕭凌,道。

「還好吧。武皇境界放眼神武大陸,還算不上什麼。」蕭凌摸了摸鼻子,道。

「哈哈,不驕不傲,明白人外有人天外有天的道理。」

狄冷峻嘆了下氣,道:「若是當初我也像你這樣懂得這些道理的話,也不會落到今天這個地步。」

顯然,他想到了一些憤怒的事情,導致他落在這種地步的事情。 “能夠以一己之力屠殺少林寺數千人,這最起碼也是武道大宗師吧?甚至更強!”

唐傑暗暗道。

在武道宗師之上,是武道大宗師!

只是連武道宗師都罕見,更別說大宗師了。

“那屠殺少林寺之人是不是也食用了妖魔的心臟?纔有這種等級的實力?”

另外唐傑想到了白眉老僧說的關於妖魔心臟的事情,那屠殺少林寺之人,也有很大的可能食用了大量的妖魔心臟,才能變得如此強大。

服用妖魔心臟,這是一個突破自身極限的好方法!

原本的白眉老僧本來只能算是超一流高手,可在常年以妖魔心臟泡茶後,卻是實力突飛猛進,完全不亞於一般的武道宗師,甚至還更強。

只是以妖魔心臟泡茶都有這樣的效果,更別說直接大量的食用了,那效果肯定更強!

不過這樣的結果可能是徹底的入魔,變得與妖魔無異,或許這世界上的妖魔之所以無法殺光其原因也在於此,有妖魔被殺,又有人類追求力量食用妖魔心臟,從而變成新的妖魔!

“咳咳咳……小施主,那顆妖魔的心臟在貧僧房間內的水缸之中,你將它銷燬或是帶走,千萬別再讓它害更多的人了。”白眉老僧則是咳嗽了起來,臉色也變得無比的蒼白,他呼吸很急促的道,眼前已經開始模糊。

“放心吧,我會照做的。”唐傑點頭,那顆妖魔心臟肯定是要帶走的,銷燬或是在大夏皇朝官方賣掉都可以。

“另……另外,在貧僧牀底下的盒子之中,裝着由我書寫的武功祕籍,那是貧僧從少林寺、密宗學來的,或許都要失傳了,如今它們都是你的了,希望你能將它們發揚光大。”

白眉老僧艱難的道,呼吸越發的急促,告訴了唐傑另外一件事情。

白眉老僧一生修習武道,已經活了上百歲,他在少林寺習過武,後來前往密宗進修,如今少林寺被滅,很多武功都已經失傳,白眉老僧平日裏清醒的時候纔將自己精通的武學寫了出來,不想讓其失傳。

如今唐傑到來,他相信以唐傑的資質,一定能將這些武功發揚光大。

“我知道了。”唐傑微微點頭。

“還有……還有……千萬別像是貧僧一樣誤入歧途,如果連一顆人心都失去,也不能稱之爲人了……”

白眉老僧囑咐道。

“嗯。”唐傑應下,此時的白眉老僧臨死,恢復了心智,想要贖罪,不願意看到更多的人像他一樣。

“阿彌陀佛……”

白眉老僧雙手合十,半截身體緩緩的倒在了地上,失去了聲息。

在死亡的那一刻,白眉老僧看到了師兄、師弟,看到了教習自己武藝的師門長老,看到了曾經令自己心動,但早已化爲枯骨的姑娘,也看到了那屠殺少林幾千弟子的神祕武者,他的眼角滑落了一滴淚水,有懷戀、有仇恨、有不甘。

但這一切的恩怨情仇,都將隨着生死輪迴煙消雲散!

白眉老僧死了,唐傑也嘆了口氣,善惡只在一念之間。

這白眉老僧本是得道高僧,可卻因爲仇恨而變成了生吃人心的妖僧,直到死時纔回光返照,幡然悔悟!

唐傑也無法去評論他的對錯,換做自己處在與他同樣的位置,說不定也會不顧一切的追求力量,只爲復仇。

像是智清大師那樣能夠淡薄恩仇的高僧終究是少數。

唐傑依照白眉老僧的遺囑來到了白眉老僧在這寺廟內的臥室之中,他看到在牆角擺放着水缸,在這水缸內泡着一顆泛着青色的心臟。

更加讓唐傑驚異的是這顆心臟竟像是依然有生命一樣的輕微的跳動着!

“這就是……妖魔的心臟?都死去了不知道多少年,心臟還在跳動?”

唐傑暗暗心驚,按照白眉老僧所說,他得到這顆心臟起碼是一二十年前的事情了,過去這麼久的時間,這妖魔心臟還有活性?甚至都沒腐爛的跡象!

“果然妖魔……是一種超出常人想象的生物。”

唐傑心道,他在房間內找到了一件衣服,將妖魔心臟從水缸裏取了出來,用這件衣服包住。

隨後唐傑俯下身,發現在這臥室的牀底下果然是有一個木盒,唐傑將這木盒拿了出來,並且打開查看。

“龍象般若功、袈裟伏魔功、大挪移身法、龍爪手……”

在木盒內果然是裝着幾本手寫的書籍,唐傑翻閱了一遍,臉上也是露出喜色,這些武功皆是佛門有名的武功,足夠自己鑽研一段時間了!

唐傑將木盒蓋上,準備回去了再慢慢的研究。

而後唐傑則是將寺廟內的一具具屍體給擡到院子中進行火化。

一共四人,白眉老僧以及三個不知姓名的修仙者。

“這是……乾坤袋?”

唐傑發現在這三個修仙者的身上都有一個小布袋,是能夠儲物的神器,也就是所謂的乾坤袋,這令唐傑欣喜。

這三個修仙者應該是某個修仙宗門的,比起散修混得好,所以人手一個乾坤袋。

“一共兩件法寶,320顆靈石。”

唐傑翻看了一下這三個乾坤袋內的物品,臉上露出喜色,其中兩件法寶,一把青光沾沾的長劍,和一根一尺多長的尖錐。

唐傑不認識這法寶的等級,但最低級的法寶賣出去也能換不少的靈石,除此之外三人的乾坤袋裏還有總計320顆靈石,這能讓唐傑的聚靈盤重新工作!

唐傑依次將幾人的屍體在院子中火化,掌握紅日訣的他能輕鬆的升起火焰。

不過當唐傑火化到第四具屍體,也就是那中年男人的屍體時,他神色微微一動。

“心跳聲?他還沒死?”唐傑清楚的聽到了中年男人的心跳聲,並且那心跳聲越來越劇烈!

先前這中年男人喝下了那碧綠的茶水,也就是妖魔心臟泡出來的茶水,結果跑到門口就倒在了地上,唐傑還以爲他死了,如今看來並沒有死,只是因爲茶水的原因,陷入了類似假死之類的狀態。

“啊!我要吃人心!我要吃人心!”

就在唐傑思索間,中年男人陡然從地上直挺挺的站了起來,並且臉色扭曲,眼中泛着淡淡血絲的兇狠的盯着唐傑嚎叫道,一副要撲上來的模樣!

“啪!”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