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格林頓這時候也上前幾步,對著這些強盜說道:「嘿嘿,什麼時候天狼傭兵團好好的傭兵不當,跑去當強盜了?真是要恭喜你們啊,給咱們傭兵團爭了大臉啊!」

天狼傭兵團只是德約尼爾城一個規模很普通的傭兵團,根本就排不上號,也沒有什麼深厚的背景,如果他們一直藏著不出來或許還能讓聯軍顧忌幾分,不敢做得太過火,但現在他們既然露臉了,那格林頓根本就不怕他們。

天狼傭兵團最強的戰力也不過就是一位初級劍宗強者,其他的成員基本都是劍師、劍尊級別的,並不比聯軍的斗師強多少,但人數和聯軍一比就差得遠了。

真要打起來,差不多就是兩個打一個的局面,天狼傭兵團的成員就算強上一些,那強的也有限,在二對一的情況下又能有多少勝算?

而且聯軍中最強的可不是斗師,而是魔法師!

李彥和露西亞這兩位魔導師要是火力全開,天狼傭兵團可是不夠看的。除了那位劍宗強者還能給他們造成一點兒威脅之外,其他人只有被動挨打的份兒。

天狼傭兵團也有自己的魔法師,要不然根本不可能成為正式註冊的傭兵團,只不過他們的魔法師的實力嘛,梅琳達一個人就足以對付他了。

天狼傭兵團先前不敢出來,也是看出布蘭妮的實力很強,心存顧忌之下只想把聯軍給嚇走,能夠白白賺到一車貨物,也算不虛此行了。

只不過他們打得算盤很快就落空了,聯軍根本就不吃他這一套!

現在聽格林頓說話如此不客氣,天狼傭兵團的團長,也就是他們中唯一的一位劍宗強者,臉色不由得一變,凶神惡煞的說道:「既然知道我們是天狼傭兵團,還敢這麼說話,看來你們的底氣兒不小啊,不知道你們有什麼把握能抗住我們天狼傭兵團的攻擊呢?」

天狼傭兵團的團長是劍宗強者,自然早就看出聯軍成員的實力了,雖然從人數上比天狼傭兵團確實多了一些,但他有自信自己的傭兵團能獲得最終的勝利,只不過損失就有些超出他的預期了。

天狼傭兵團能在德約尼爾城這麼混亂的地方生存下來,肯定不是光靠著一股蠻力就能行得通的,那些沒腦子只知道蠻幹的傭兵團早就被吞得連骨頭渣子都不剩一點兒了,他們能一直活得很滋潤,眼力和心思都不缺。

聯軍既然在知道他們的底細之下還這麼強硬,那一定是有他們的底牌,現在天狼傭兵團還不清楚他們的底牌是什麼,所以才沒冒然就動手,而是打算用言語試探一下聯軍,看能不能把他們的底牌給揭開。

如果聯軍的底牌確實夠強,不是他們天狼傭兵團能夠對付的,那他也不介意當一回孫子,說上幾句好話,然後迅速撤離。反正聯軍和商隊都已經啟程了,總不會為了自己就特意返回德約尼爾城吧?

如果聯軍的底牌不夠犀利,那天狼傭兵團可就不打算輕易放過他們了,必須讓他們付出慘重的代價才行,只有這樣才能彰顯出天狼傭兵團的實力來。

先前看在聯軍實力不弱,天狼傭兵團不想損兵折將太多,所以才開口要了一車的貨物,現在嘛……

怎麼也得兩車貨物才行!

這時候麥克也走上前來,發光的雙眼直勾勾的盯著天狼傭兵團的團長,手中拿著武器,一副恨不得立刻就能打上一場的樣子。

「我們有什麼底牌,打一場不就知道了?你們怎麼這麼婆婆媽媽的,一點兒強盜的氣勢都沒有,別的強盜都是直接一擁而上,哪有那麼多廢話的?」

聽完麥克的話,天狼傭兵團的成員恨不得直接把麥克給碎屍萬段了。明明知道他們是天狼傭兵團,來搶劫不過是順帶的事情,還真把他們當成強盜了?

真是是可忍孰不可忍! 第926章不對等的戰鬥

隨著麥克的上前,聯軍成員也都紛紛拿出了自己的武器,擺出一副不打不行的架勢來。

天狼傭兵團的劍宗團長看到這個情況,也知道事情是不能善罷甘休了,雖然還沒弄清這個星輝傭兵團還有什麼底牌,但都已經到這份兒上了,如果他再不下令進攻的話,說不定手下們就要鬧騰了。

天狼傭兵團雖然只是德約尼爾城非常普通的一支傭兵團,但能在德約尼爾城中生存至今,也能看出他們是有一定的實力的。

那些實力不足的傭兵團,要麼被德約尼爾城中如狼似虎的傭兵團給瓜分乾淨了,要麼就是灰溜溜的離開了德約尼爾城,跑到其他城市混生活去了。

可以說,能在德約尼爾城站住腳跟的,即使是最不起眼的一支傭兵團,他們也有自己的尊嚴,他們可以忍受德約尼爾城中的大勢力的欺凌,但絕不能忍受來自其他地方的傭兵團的輕視!

劍宗強者大手一揮,喊了一聲「上」,就拔劍找上了一直衝著他擠眉弄眼的麥克。

奶奶的,老子管你們有沒有底牌,竟然敢挑釁老子,老子就讓你知道高級劍尊和劍宗強者之間的差距!

看到天狼傭兵團的成員都衝上來了,聯軍成員也不甘示弱,在麥克等人的帶領下,紛紛上前和天狼傭兵團的成員戰在了一起。

單論個人實力,聯軍成員和天狼傭兵團的成員相比確實還有些差距,但早在天狼傭兵團露面的時候,艾瑪和布蘭妮等人就已經給聯軍成員定下了戰鬥的方式,利用人數的優勢,在局部上形成以多打少的局面,儘快解決戰鬥然後空出人手幫助其他人。

其實整個戰場,最危險的還要數麥克和劍宗強者之間的戰鬥。麥克畢竟只是一位高級劍尊,即使對手是初級劍宗強者,也不是他能夠扛得住的,好在他身邊還有兩位初級劍尊幫忙牽扯劍宗強者的注意力,這才稍微緩解了一下麥克的危機,不過這也僅僅是稍微緩解了一下麥克的壓力,並不能真正讓麥克舒一口氣。

初級劍尊在聯軍中已經算是很強的戰力了,即使麥克這樣的高級劍尊在面對初級劍尊的時候也要小心謹慎,不敢有絲毫的大意,不然很有可能吃點小虧。但面對初級劍宗強者的時候,初級劍尊就有些不夠看了,他們的普通攻擊甚至不能給劍宗強者造成什麼真正意義的傷勢。

劍宗強者比劍尊強者高明的一點,就是劍宗強者能夠用鬥氣在身體表面形成一層鬥氣鎧甲,防禦力大增,一般的初級劍尊根本就破不開這層斗鎧。

幸好聯軍成員剛剛更換了武器裝備,手中拿著的武器雖然沒經過附魔,但質量都很高,鋒利性要比一般的武器強得多,還能勉強破開劍宗強者身上的斗鎧,威脅到劍宗強者的生命,讓他不能全力攻擊麥克,不然麥克早就支撐不住了。

天狼傭兵團一共就只有這麼多人,這點聯軍已經從胖子哈吉的商隊夥計那裡得到了證實,不過聯軍不敢肯定暗中會不會還有其他傭兵團在隱藏著,所以暫時出手的還只是聯軍的斗師們,幾位魔法師中只有梅琳達和布蘭妮兩人站在了前台,剩下的三人一直藏在商隊的車子中並沒露面。

梅琳達主要是用來對付天狼傭兵團的那位魔法師的,雖然他們都是高級魔法師,但梅琳達的實力明顯要高出對手一層,再加上有露西亞在暗中的指點,天狼傭兵團的魔法師只能疲於應對梅琳達的攻擊,根本起不到太大的作用。

布蘭妮就更輕鬆了,她並沒加入到戰鬥中去,只是看到哪位聯軍成員身上的傷勢過重,影響到了戰鬥,她才會隨手釋放一個治癒魔法,然後就繼續袖手旁觀,絕不主動釋放攻擊魔法。

這是聯軍在浸泡了月亮井后,首次進行群體戰鬥,也算是檢驗一下大家浸泡月亮井的實際效果的一次戰鬥了。如果不是這樣,除了麥克這樣的好戰分子外,其他幾位領導層怎麼可能會默許聯軍主動向天狼傭兵團發起挑釁呢?

再怎麼說天狼傭兵團都是德約尼爾城的地頭蛇,正所謂強龍不壓地頭蛇,聯軍就算實力比天狼傭兵團強,也不應該主動招惹他們的。

天狼傭兵團雖然明面上沒有什麼靠山,但他們能在德約尼爾城站穩腳跟,肯定有自己的路子,雖然這些路子不見得能對聯軍造成什麼威脅,但他們暗中搞一些小動作,聯軍在德羅約什王國的這一路上也就別想消停了。

老是遇到麻煩事,也是很討厭的事情,影響行程不說,而且還有可能因此惹上別的麻煩,如此一來,麻煩套著麻煩,到那時才是真的危險了。

其實聯軍返回科里安諾城的路上,真正危險的也就是在德羅約什王國這一段路,只要出了德羅約什王國,那聯軍就不用擔心會有太大的麻煩了。

到了斯坎森王國和德羅約什王國之間的那個小公國的領地內,聯軍只要報出是斯坎森王國的傭兵團,那就不會有什麼**煩,畢竟這樣在夾縫中求生存的小公國哪怕是面對任何一個王國的普通傭兵團,他們都不敢有什麼太大的動作,萬一真要引起兩個王國的誤會,那他們可消受不起。

至於說回到斯坎森王國的地界,那聯軍就更安全了。不管怎麼說,星輝傭兵團都是科里安諾城的傭兵行會的附屬傭兵團,就算是面對都城帕森城的傭兵團,聯軍成員也有底氣不怵他們。

除非是面對斯坎森王國的十大傭兵團這種級別的傭兵團,聯軍也只能自認倒霉,但聯軍可不是什麼都不吝的愣頭青,遇到十大傭兵團那自然要縮頭當孫子,絕不會主動惹事的。

現在和天狼傭兵團的戰鬥,既是一次試探,試探一下德羅約什王國的傭兵界的整體情況,也是一次展現自己的機會。

只要聯軍展現出足夠強大的實力來,那德羅約什王國的傭兵團也不會沒事幹的跑過來招惹他們。有了天狼傭兵團這個試金石,那些實力還不如天狼傭兵團的傭兵們想要招惹聯軍,可就要好好斟酌斟酌後果了。 第927章都停手

麥克和劍宗強者這邊的戰鬥還沒分出勝負來,旁邊的戰鬥卻已經有分出勝負的了。

像奧克里曼、格林頓和埃爾維斯他們都是找到了實力相當的對手,然後在沃爾納和德雷克等人的配合下,很快就把各自的對手給解決了。

奧克里曼他們都是中級劍尊,再加上沃爾納這樣的初級劍尊配合,解決一位中級劍尊根本就不是難事,更何況他們身上穿的,手上拿的,可都是非常精良的武器裝備,遠不是對手的武器裝備能夠比擬的。

但這些都不是最主要的,聯軍成員最大的優勢就在於他們身後有布蘭妮這位治療師在支持著他們,只要他們身上的傷不是特別重,那布蘭妮一個治療魔法下去,傷口很快就能癒合。

有了這個倚仗,在戰鬥的時候遇到以傷換傷的時候,聯軍成員就會毫不猶豫的採取交換傷勢的方式來戰鬥。

而天狼傭兵團的成員可不敢這麼干,他們身後可沒有治療師,誰要是受了傷估計只能等到戰鬥徹底結束才能得到救治,到時候恐怕大多數人早就已經堅持不下去了。

這完全是在作弊,至少是在天狼傭兵團的成員眼中是這麼看的。

但聯軍成員可不管這些,雖然流失的血液不可能馬上就得到補充,但至少可以讓他們繼續戰鬥下去,不至於因為失血過多喪失了戰鬥力。這麼一加一減下去,聯軍成員的優勢就越來越大了。

有了這麼多的優勢,如果聯軍成員還不能很快就解決各自的對手,那不用別人說什麼,他們自己恐怕都沒臉見人了。

當奧克里曼等人都解決完各自的對手,開始幫助其他人解決對手的時候,天狼傭兵團的成員也發覺到事情不對勁兒來了。

如果只是看雙方成員的實力水平,那天狼傭兵團並不處於下風,甚至還稍微能佔據一些優勢,這也是為什麼劍宗強者在明知聯軍有底牌的情況下依然敢動手的主要原因。

但一支傭兵團的綜合實力,看的卻不僅僅是成員的實力,還包括裝備武器情況、魔法師的情況、成員之間默契的配合等等多方面的因素,在這些方面,天狼傭兵團可就要比聯軍差了一大截,哪怕天狼傭兵團的成員各個奮勇拼搏、誓死戰鬥,在巨大的差異下也只能落得一個死亡的結局。

看到這一幕,劍宗強者可是心疼壞了。這些成員都是天狼傭兵團在德約尼爾城站穩腳跟的主要力量啊,如果都死在這裡了,那他就算是逃出去了,那又能怎麼樣?

只剩下自己一人的天狼傭兵團還有存在的意義嗎?

劍宗強者深知德約尼爾城的情況,只要自己變成一個光桿司令的事情傳出去了,那馬上就會有傭兵團來招攬自己,順便接收天狼傭兵團這麼多年來積攢下來的財物,到時候自己拿什麼去反抗?

惹上神探貴公子 劍宗強者連忙把麥克和另外兩名初級劍尊給逼退,然後他大喊了一聲道:「都給我住手!」

天狼傭兵團的成員在聽到他們的團長的話后,都乖乖的停下來了,然後紛紛向劍宗強者所在的位置靠攏過來。

不過聯軍成員可不吃劍宗強者這一套,依然向各自的目標發起猛烈的攻擊,根本不給他們跳出戰鬥的機會。

就在劍宗強者喊停的這麼一小會兒的時間,天狼傭兵團的成員便又有三人死在了聯軍成員的手中,看到這個情形,劍宗強者的雙眼都紅了,他惡狠狠地瞪著麥克等人,凶神惡煞的說道:「我讓你們都停手,你們沒聽到嗎?」

麥克剛才雖然被劍宗強者給打的有些狼狽,但這隻會激發出他更多的鬥志來,並不會讓他對劍宗強者產生什麼懼意。

看到劍宗強者都到這個時候了,還擺出一副高高在上的樣子來,麥克不屑的說道:「切!你以為你是誰?你說停就停,說打就打?你還真把自己當成是一個人物了啊?」

聽著麥克挖苦的話語,這位劍宗強者氣得渾身顫抖,差點就忍不住上前教訓麥克一通了。好在他現在還能保持最基礎的冷靜,知道再打下去輸的一定是天狼傭兵團,現在罷手才是對天狼傭兵團最有利的局面。

劍宗強者深吸了一口氣,勉強壓住了心頭的怒火,他緩緩說道:「今天是我們天狼傭兵團冒犯了,我們認栽!再打下去對咱們雙方都不好,不如就此罷手如何?我可以保證絕不再找你們的麻煩!」

能讓一位劍宗強者說出認慫的話來,這還是聯軍的第一次,所有人在聽到劍宗強者的話后都充滿了驕傲。

劍宗強者又怎麼樣?還不是被我們打得乖乖投降了?

「一句不找我們的麻煩就想把事情揭過去了,那我們就白白耽誤這麼多時間了?」艾瑪站在麥克等人的身邊,看著劍宗強者,不依不饒的說道。

「那你們還想怎麼樣?難道還想要賠償不成?死的都是我們的人,你們有什麼損失?」劍宗強者狠狠的瞪了艾瑪一眼,有些聲嘶力竭的說道。

天狼傭兵團來的時候足有二十三人,但現在站在他身後的,卻只剩下了十一人,而且這十一人中有一大半人都身上有傷,個別傷重的甚至已經失去了戰鬥力,連站著都需要靠別人的攙扶才行。

可以說,這麼一小會兒的打鬥,天狼傭兵團就已經失去了一大半的戰鬥力,如果再打下去,那用不了多長時間估計就要全軍覆沒了,也難怪劍宗強者會這麼失態了。

他們是主動來搶劫的,是主動的一方啊,怎麼到了現在反而成了被動的一方了?

一個小小的商隊竟然有這麼強的傭兵團保護,這還有沒有天理了?

就在劍宗強者散發著無數怨念的時候,艾瑪卻平靜地說道:「這次戰鬥是你們挑起來的,自然要你們負責,不拿出足夠的賠償來,我們是絕不會罷休的!」

「你!」劍宗強者氣得差點背過氣去,想他堂堂的劍宗強者,竟然也有被一個劍師級別的弱者威脅的時候,這讓他如何自處?如何在手下面前保持劍宗強者的威嚴?

劍宗強者深深地吸了幾口氣,強迫自己冷靜下來,然後才擺出一副不惜同歸於盡的架勢來,說道:「你們不要以為能輕鬆戰勝我們,我們如果以死相拼的話,那你們就算是取勝了,也肯定要付出巨大的代價來的。」

說到這裡,劍宗強者抬著頭,驕傲地說道:「就算你們能把我的手下屠戮一空,但如果我真想跑的話,憑你們這點實力是困不住我的,到時候你們就等著我瘋狂地報復吧!」

說完,劍宗強者就做出一副隨時都有可能撤退的舉動來,以此來警告聯軍成員,不要把事情做絕。

就在這時,李彥的聲音忽然在艾瑪等人的身後響起。

「嘿嘿,你想跑?我倒是想看看,你是如何跑出我們的手掌心的!」 第928章困住

劍宗強者如果真的一心想要逃走,光憑聯軍的這些劍尊級別的成員還真不一定能困住他,更何況現在聯軍成員還沒真正形成一個包圍圈,劍宗強者身後可是有大片的茂密的樹林可供他逃走呢。

艾瑪之所以沒讓聯軍成員繼續圍剿天狼傭兵團的成員,而是在這裡和他說廢話,其實主要就是在等李彥和露西亞現身,只要他們倆能夠及時出手,那劍宗強者肯定逃不出去。

這次既然已經和天狼傭兵團兵戎相見了,那也就預示著聯軍和天狼傭兵團是不死不休的局面,別看劍宗強者剛才話說的漂亮,什麼罷手,什麼不找麻煩,這都是搪塞之詞。

艾瑪相信,如果給天狼傭兵團機會,那他們肯定會全力報復聯軍的,到時候他們可不會管什麼罷手,什麼不找麻煩的承諾。

對於聯軍來說,此時徹底解決掉天狼傭兵團也是一個符合聯軍利益的的決定。如果聯軍只是偶爾來德羅約什王國一次兩次的,那對付不對付天狼傭兵團還無所謂,反正以後大家也沒什麼見面的機會了,就算天狼傭兵團一直記恨著聯軍又能怎麼樣?

但現在的問題是,以後聯軍和胖子哈吉的商隊會經常來德羅約什王國辦事,至少每年要來德約尼爾城一次,身為德約尼爾城的地頭蛇的天狼傭兵團不可能發現不了大家,到時候誰知道他們會搞出什麼幺蛾子來?

為了把未來可能出現的危機給扼殺在搖籃中,減少聯軍和胖子哈吉的商隊的負擔,天狼傭兵團就不能留,至少劍宗強者不能活下去。

劍宗強者死掉了,那天狼傭兵團也就解散了,即使有一兩位天狼傭兵團的成員活著逃走了,他們也不過是被別人收編的結局。以這些成員的實力和影響力,根本不可能給聯軍和胖子哈吉的商隊造成太大的影響。

所以劍宗強者必須死,不是聯軍成員冷血,也不是聯軍睚眥必報,而是現實逼迫聯軍不得不這麼做!

劍宗強者原本以為自己出面說幾句好話,就能輕鬆把打劫的事情給揭過去了,畢竟他這位劍宗強者的身份可不是白給的,真要是把他逼得急了來個魚死網破,對誰都沒有好處。

不過艾瑪的態度卻出乎了劍宗強者的預料,他實在想不出聯軍到底有什麼底牌讓他們這麼硬氣,連自己的威脅都不放在眼裡。

當李彥出現以後,劍宗強者第一時間就注意到了李彥,不過魔導師是和劍宗同一級別的等級,劍宗強者一時間也看不透李彥的深淺。

但正是因為看不透李彥的深淺,劍宗強者才不敢輕舉妄動,要是大魔法師、高級魔法師之類的,他一眼就能看穿了,哪還用得著像現在這樣小心謹慎的?

「你是誰?也是星輝傭兵團的成員嗎?如果你不是星輝傭兵團的成員的話,那最好不要強出頭,否則引火燒身可就不好了。」

劍宗強者其實已經差不多猜出李彥的身份了,不過對於自己猜測的答案,他自己都不怎麼相信,因為李彥的年齡實在是太年輕了。德約尼爾城不是沒有魔導師,劍宗強者也和不少魔導師打過交道,但他從來沒見過這麼年輕的魔導師,也難怪他會懷疑自己的判斷了。

「引火燒身?我倒是想試試引火燒身是什麼滋味!」李彥冷哼了一句,然後就突然釋放出早已經準備好的魔法了。

早在露面之前,李彥就已經悄悄準備好了風系四級魔法「龍捲風」,不過那時由於距離太遠,李彥怕打草驚蛇所以一直堅持著沒釋放出來而已。

現在來到劍宗強者身前,距離只有幾米遠,再加上風系魔法本身速度就非常快,李彥釋放的又很突然,完全沒給劍宗強者準備的時間,龍捲風就已經把劍宗強者給卷進去了。

現在的李彥和在迷幻山谷的地洞中的李彥有著天壤之別,那時的李彥才是大魔法師的級別,釋放出來的「龍捲風」不論是在速度上、還是在威力上,都要弱於魔導師級別的李彥釋放出來的效果。

迷幻山谷中那位被幻境困住的劍宗強者最終逃出了「龍捲風」的範圍,但這回天狼傭兵團的劍宗團長可就沒那麼幸運了,直接被困在了龍捲風的中心,一時半會兒別想出來了。

不光是劍宗強者被困住了,就連站在劍宗強者身後的那十來人也都受到了龍捲風不同程度的影響,速度慢了很多,那些身受重傷的成員要不是被同伴拉著,估計也逃不出被卷進龍捲風中心的結局。

看到李彥動手了,聯軍成員自然不會幹等著,他們紛紛從龍捲風兩側向天狼傭兵團的成員身後包抄過去,正面只留下了幾人保護李彥和艾瑪等人的安危。

「該死的!卑鄙!無恥!你這是偷襲!有種你放我出來,咱們真刀真槍的打一場!」劍宗強者被困在龍捲風內,一時間也掙脫不出,只能用憤怒的聲音來告訴其他天狼傭兵團的成員自己還活著的事實。

李彥一邊控制著龍捲風,一邊不屑的笑著說道:「你自己反應太慢怪得了誰?讓魔法師和你真刀真槍的打一場,你也真好意思說的出口,你還不如直接說讓我們都伸長了脖子等著你砍好了,那樣你不是更省事?」

「就是,你偷襲我們的時候怎麼不說卑鄙無恥了?難道就允許你偷襲我們,不允許我們偷襲你了?這是什麼規矩?難道你們德羅約什王國的規矩就是這樣的嗎?」埃里克斯在一旁接過李彥的話茬,繼續挖苦著劍宗強者。

李彥控制著的「龍捲風」可不是那麼容易掙脫的,雖然這個四級魔法並不能給困住的目標造成什麼傷害,但單純從困人的角度來說效果還是非常不錯的。

劍宗強者雖然奮力在掙脫龍捲風的禁錮,但他畢竟只是一個初級劍宗,實力算不上太強,根本無法從龍捲風中掙脫出來,只能無奈的聽著外面傳來一個又一個天狼傭兵團的成員臨死前的哀嚎聲。

很快,天狼傭兵團的成員便被聯軍給屠戮一空了,只剩下了依然在龍捲風內的劍宗強者。

這時候,麥克和奧克里曼、格林頓、埃爾維斯四人分別站在了龍捲風的四個方向,外面一圈則是聯軍中的初級劍尊組成,大家把劍宗強者給團團圍困了起來。 重生攻略,腹黑太子你別跑 第929章不要命了

看到大家都已經做好了準備,李彥便撤消了「龍捲風」,準備起新的魔法來了。

劍宗強者見到龍捲風消失了,連忙拿著武器做好了應對的準備。他心中明白,這時候人家主動撤銷龍捲風,肯定是有更厲害的手段在等著自己,不可能是心情好打算放了他。

等到劍宗強者看清了周圍的情況,這才發現他已經被包圍了,十多位劍尊級別的傭兵把他給團團圍住,根本不留任何空隙。

而令劍宗強者感到悲慟欲絕的是,天狼傭兵團的成員此時都已經躺在地上沒有呼吸了……

沒有了他的牽制,這些人怎麼可能是人家的對手?

「你們真是好狠的心啊,竟然想要把我們一網打盡?」劍宗強者瞪著雙眼,臉上的神情顯得格外的猙獰。

「哼!從你們打算搶劫我們開始,咱們之間就沒有什麼商量的餘地了,不是你死就是我活,現在說我們太狠心,你不覺得自己太假了嗎?」麥克大聲的說道。

劍宗強者確實有些後悔,好不容易壯大起來的傭兵團就這麼沒了,可以說他的心血都廢掉了,這讓他如何能忍得住?

大家在一起生活了好幾年的時間,忍受著德約尼爾城中的大型傭兵團的欺壓,在精靈森林中冒著生命危險捕殺魔獸,這份同甘共苦的情誼可不是說沒就沒的。

「我要你們陪葬!」

劍宗強者大喊了一聲,然後就舉著長劍向麥克殺了過來。

這回劍宗強者完全是一副不要命的打法,根本不顧奧克里曼三人對他造成多大的傷害,一心想要突破麥克的防禦,好能攻擊到站在麥克身後的李彥。

如果沒有李彥,那劍宗強者有自信能夠帶著剩下的十來位成員離開這裡,哪怕是因此要付出一些代價,他也認了。

在德約尼爾城中,人才是最重要的資源,只要有了人,其他的一切東西都有可能獲得。但要是沒有了人,那就只能竹籃打水一場空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