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這就是李軒,不同以往的懦弱李軒,是一個全新的李軒,霸道而又狠辣!

俗話說的好,錢能壯人膽,何況李軒現如今不光是有錢,而是有了能改變自己命運的東西,因此他的性格越發的向完美主義進發,他知道自己性格改變了,這是他自己自動在追求改變,無人干涉!!有能力,就該稱雄!

當唐刀被架在四眼田雞的脖子上時,四眼田雞腿都打哆嗦了,結結巴巴的說道:「我…我叫小犬一狼。」

「你想幹嘛?」李軒冷然問道。

小犬一狼結結巴巴的說道:「我…我想追毒島學姐。」

「啪啪啪……」

唐刀狠狠的在小犬一狼臉上抽了三下,三條鮮紅的痕迹出現,小犬一狼直接嚇得跪在了地上。

「呵呵,你想追我?」毒島冴子看著癱坐在地上的小犬一狼淡然一笑,神色之間很是不屑。

作為一個傳統女人,特別是一個擁有強悍實力、龐大家勢的漂亮女人,她對這種軟腳蝦肯定是沒興趣的。

「追我?就得在劍術上打敗我,否則絕無可能,另外,男人就得強硬點。」毒島冴子淡然說道,隨後便轉身離去,看也沒有癱坐在地上絕望的小犬一狼。

李軒嘴角微微浮起,他知道,這句話是毒島冴子對他說的,毒島冴子知道他想追她,所以就給了這麼一個前提,只要自己能打敗毒島冴子,就可以獲得毒島冴子的芳心,至於最後一句,顯然是認同自己的強硬手段。

想到這裡,李軒收起唐刀,挽了個刀花,順勢還刀入鞘,朝毒島冴子那邊走去。

至於四眼田雞?早就嚇破膽了,誰管這個廢物。

至於這四眼田雞會不會報復??

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

他心裡肯定罵死李軒,把李軒大卸八塊了,可是…他敢嗎?

不是每個人都可以學習謝文東的,也不是每個人敢反抗對,這,才是真實的世界。

……

「學姐。」

李軒追上毒島冴子的步伐,開口叫道。

毒島冴子停下腳步,微微轉過身來,微笑著說道:「軒君,怎麼了?」

「沒事,一起吃個飯吧??」李軒笑著說道,這事急不來,想打贏毒島冴子?還沒那個實力。

毒島冴子把有些零散的髮絲挽到耳邊,微笑著說道:「你確定自己能打贏我了嗎?」

「我只是請你吃個飯而已。」李軒直接轉移話題,伸手拉住毒島冴子的細嫩小手便往停車場跑去。

毒島冴子並沒有掙脫李軒的手,而是似笑非笑的看著李軒背影,任由他拉著自己。

來到電影院,選擇了一場…極其恐怖的電影,貞子!!!

沒錯。

李軒這逗比帶毒島冴子來竟然不是看愛情片…而是看恐怖片!!

電影開場。

兩人坐在後面。

毒島冴子抿嘴輕笑著說道:「你就帶我來看恐怖片呀?」

「哈哈,是啊。」李軒笑著說道,心裡想著待會你害怕的時候,就乘機摟著你。

然而!

然而!!

然而!!!

電影正在播放。

無數女聲時不時的尖叫,無數男孩乘機摟著自己的女朋友……

可是。

毒島冴子淡然以對,很是不屑的看著電影,還時不時的吐糟著說道:「一般啊,不恐怖,那群女孩也真是的,竟然這麼膽小。」

「……」李軒嘴角抽了抽,你贏了!!

作戰計劃失敗!

李軒深吸一口氣,毒島冴子這女神不能以常理對待,想到這裡,就裝作有意無意的把手伸了過去,然後……

「把手拿開。」毒島冴子眯著眼睛看著摟著自己的李軒,笑眯眯的輕語道。

李軒沉默不語,只是摟著毒島冴子的肩膀,一幅已經做好受死的準備了。

毒島冴子眯著眼睛看了李軒一會兒,突然嘴角微微一翹,抱著雙手靜靜的看著電影。

李軒頓時訝然的轉過頭看著毒島冴子,她竟然沒有推開自己,或者爆揍自己一頓?

毒島冴子抿嘴帶笑看著恐怖片,似乎沒有看到李軒在觀察自己似得,淡然以對,一點不做作,一點也沒有在意,不愧是女神,面不改色!.. 就這樣。

李軒摟著毒島冴子的香肩把整場電影看完。

兩人沒有交談什麼,似乎都在專心看電影,雖然這是恐怖片,而且貌似還挺恐怖的,可是兩人沒有一個怕的。

一場電影放完,兩人也沒有什麼表示,只是當著無聊的鬼片看待。

「現在可以把手拿開了吧??」電影散場,毒島冴子終於開口了,微微一抖肩膀,把李軒的手抖開。

李軒笑著直接轉移話題道:「咱們去吃飯吧。」

「哦。」毒島冴子點點頭沒有表示什麼。

就這樣,一天的時間過去了,毒島冴子回到了家中。

總感覺今天有些詭異,特別是毒島冴子的態度有些詭異,但李軒又想不出來到底是怎麼回事。

其實他並不知道,今天是日本的情人節。

而毒島冴子從小到大沒有交過男朋友,再加上對李軒又有那麼一絲好感,所以突發奇想想試試,因此才答應李軒去看電影和吃飯的,

不過她也沒想到李軒竟然帶她去看恐怖片,在電影院李軒摟著她肩膀時,她當即就準備反手一擊的,不過由於心理對李軒還有那麼一絲好感,所以就沒有說什麼,反正不會讓他再一步就是,倘若是別人,她早就一木刀劈下去了,以她速度和力量都達到30的層次,根本沒有什麼人能打贏她。

總而言之,今天毒島冴子如此態度,一是看到李軒為了自己而那麼的強硬,十分符合她對自己未來男人的目標,第二就是她也對李軒有點意思,第三就是一輩子沒有過男朋友,乘著情人節這天想要體念一下戀愛的滋味。

倘若是別人,她絕不會如此,然而這是李軒,一個讓她有好感的男人。

……

時間緩緩的流逝。

眨眼之間,李軒來到這裡已經兩個月了。

他和毒島冴子的進展不錯,最起碼現在李軒可以稍微在言語上調。戲一下毒島冴子了,倘若是別人敢這樣做,不用說,肯定會進醫院的。

這一天。

風和日麗,萬里無雲。

學校操場無一人。

一個陌生而又詭異的男人靠在校門口鐵欄門上晃晃悠悠的,一個女老師帶著幾個保安和男老師走了過來……

這一天。

劍道部。

李軒正有一句沒一句的和毒島冴子聊著天。

「學姐,有好幾個人突然暈倒了。」突然,一個劍道部妹紙跑了過來,慌慌張張的跟毒島冴子說道。

毒島冴子微微一愣,隨即抓起木刀走了過去。

李軒疑惑但並沒有太在意,提著唐刀跟著毒島冴子走了過去。

在劍道部訓練場中央,好幾個劍道部男生暈倒在地上,口吐白沫,甚至嘴角還流出黑色的鮮血。

李軒眼神一凝。

「喪屍。」

「力量:15。」

「速度:6。」

「人生格言:吃遍天下!!」

屬性模板赫然自動跳了出來,漂浮在李軒眼前。

「喪屍…爆發了??」李軒喃喃自語道,他雖然知道是最近一段時間爆發,但並不知道是今天。

從此以後。

世界!

將會徹底改變。

沒有法律。

沒有人權。

有的只是血與淚,有的只有適者生存,有的僅僅是……殺戮!!

整個世界將會變成一個極其恐怖的世界,人類不再是主宰,從食物鏈頂端掉落,漫天無際都是喪屍,而人類僅僅只能縮在一個角落舔舐著自己心靈上的創傷。

「吼吼……」

突然,野獸般的嘶吼打斷了李軒的沉思,只見地上那躺著的幾個人突然緩緩爬起,一雙眼睛竟然是血紅色的,青筋爆増,猙獰恐怖,嘴角流著噁心的黑色血液,麻木不仁的晃晃悠悠的朝周邊的人走去,速度不快不慢,僅僅是普通人行走的速度。

這些東西嘴裡無意識的發出野獸般的嘶吼,皮膚竟然開始慢慢的衰老,肌肉開始萎縮……

恐怖而又邪惡的存在……行屍走肉般的存在……喪屍!!!

「啊啊啊……」一聲聲慘叫爆發,那些沒有防備的劍道部社員們發出一聲聲尖銳的慘叫,痛不欲生。

如此情況,打了人們一個措手不及,無數人恐懼尖叫著,嚇得落荒而逃。

毒島冴子皺著眉頭看著這一幕,手中白橡木製作而成的木刀直接一刀把正襲過來的一隻喪屍給砍趴下了。

李軒頓時倒吸一口涼氣,那被毒島冴子隨手一刀劈中的喪屍肋骨竟然直接被打斷了,真是要不要這麼強悍啊。

「快走。」

早安,檢察官嬌妻 毒島冴子看了一下四周,發現那些被咬的人竟然全部站了起來,和剛才那幾人一樣,見人就咬,當即轉身拉著李軒就離開了訓練場。

……

一場極其恐怖的事情瞬間蔓延了整個世界,無數國家措手不及之下,差點導致滅亡。

而此時的藤美學園也徹底大亂。

無數人變成喪屍見人就咬。

單個喪屍並不可怕,可怕是的一群喪屍。

一個你有很大幾率可以打贏,然而一群……別逗了,還是去死好了,而且倘若一旦被圍住,跑都跑不掉。

打比方,一隻螞蟻你隨便摁死,可倘若是數十萬的呢?你絕對會屍骨無存。

對於喪屍來說,上百隻喪屍就足以形成屍海,一擁而上,倘若沒有正規軍擺好陣勢的話,絕對會死無葬身之地。

無數人被咬,無數人被喪屍活活吞下肚子。

一場足以改變人類命運的事件,就此爆發!.. 教學樓。

李軒提著唐刀跟著手持白橡木刀的毒島冴子悄悄的來到此地。

本來李軒是打算立馬走人,離開學校的,雖然毒島冴子覺得要去教學樓看看,但他肯定不會答應的。

然而。

「隨機任務—救下宮本麗、鞠川靜香、高城沙耶」

「任務介紹:作為反派,豈能沒幾個小妞?救下她們,讓她們給自己暖床,想必主人也不喜歡自己做萬年大基佬吧??」

「任務獎勵:C級技能《豪火球之術》以及300積分。」

「任務懲罰:本系統是主人的僕從,是不會威脅到主人的,可畢竟是要激勵主人,所以……倘若救不出這三位妹紙,那主人就陽痿六個月吧!」

看到這裡,別說什麼任務獎勵了,光那個任務懲罰都足以讓李軒來了,媽蛋,陽痿六個月?簡直是比殺人還狠,叔叔可忍,嬸嬸也不能忍啊。

所以。

李軒很是義正言辭的附和著毒島冴子要去教學樓看看的要求!!

沒辦法,既然必須要去,還不如裝作是為了正義呢,這樣一來,別人就會想著李軒是個好人,不是嗎?

走廊,布滿喪屍,十幾隻喪屍蹲著啃食地上早已死去的屍體,血腥無比,腥臭味隨風飄蕩,散落在整個角落,內臟流的滿地都是,牆壁、地面全是鮮血。

「你行嗎?」毒島冴子和李軒躲在樓梯角落,她問道。

這裡是必經之路,必須走這裡通過。

李軒微微點點頭說道:「當然可以,不過你小心點,一旦被抓傷,就會被感染的。」

聽到說話聲。

十幾隻正在啃食屍體的喪屍緩緩的抬起頭,猩紅的雙眼,猙獰的臉龐,恐怖的看著李軒兩人,喉嚨處發出一聲聲嘶吼。

李軒沒有在意,而是對著毒島冴子說道:「你去救人,我解決他們。」

「你…算了,你還是跟我一起吧。」毒島冴子猶豫一下說道,她不放心李軒一個人,畢竟再怎麼天才,李軒也只學了兩個月的劍術啊。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