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魯強三人則分別抓起酒瓶跑到了秦天的身邊,徐蓉蓉也不例外。

而在酒吧的二樓,王波正玩味的看著他親手導演的好戲。

這時,人群分開。

一個脖子上纏著金項鏈的中年男子邁步而來。

他眼神兇狠的從秦天等人身上掃過,然後落在了蔣華身上:「小子,連老子的女人你都敢動,是不是活膩了?」

「這位大哥,誤會,這是個誤會,我不知道他是你的女人,如果我知道,借我十個膽子也不敢啊!」

蔣華咬了咬牙,站出來道。

「不知道?草,一句不知道,就想讓老子放過你!」

中年老大一口濃痰吐出蔣華腳下,惡狠狠的道。

微微猶豫,蔣華從口袋裡掏出一疊現金,有兩萬多的樣子,遞到中年老大面前:「大哥,都是小弟的錯,這點錢算是小弟的賠禮!」

中年老大猙獰一笑,伸手接過了現金,說道:「看在你小子識趣的份上,老子就不弄死你,上,給老子打斷這幾個小子的手腳!」

本來以為事情已經解決的蔣華陡然陷入了獃滯中。

看在揮動鋼管衝上來的數十名混混,蔣華幾人都下意識往後退去。

唯獨秦天一步邁前。

抬手落下。

「嘭嘭嘭!」

秦天出手迅疾無比,一掌落下就有個混混被他一巴掌蓋落在臉上,軟倒在地。

不到一分鐘的時間,連同中年老大在內的數十名混混全部被他拍倒在地。

見到這一幕,蔣華、徐蓉蓉等人都張大了嘴巴,一臉的目瞪口呆。

而樓上的王波也陷入了獃滯中。

「媽的,怎麼這麼猛?」

「你們在這裡等會兒,我去下二樓!」

丟下一句話,秦天大步往二樓而去,王波見狀,頓時一驚,下意識縮回了包廂,並對手下的人吩咐,千萬不要讓秦天進來。

進入包廂的王波馬上就拿出手機撥打求救電話。

只是電話還沒有撥通,包廂門就被人踹開。

然後秦天的身影出現在他視線。

一步邁出,秦天來到王波面前,也不說話,抬手一巴掌蓋落而下。

「不……!」

一聲悶哼,王波軟倒在地面,暈迷了過去。 「走吧!」

秦天回到酒吧一樓,帶著徐蓉蓉、蔣華等人走出了酒吧,沿途不少客人都投來了敬畏的眼神,實在是秦天表現得太生猛了,居然在短短一分鐘,放翻了數十名手拿武器的混混,簡直就是武林高手在世。

至於王波這個罪魁禍首,秦天也沒有輕饒他,他將對方拍暈的同時,將一道禁制打入了他體內,這道禁制會吞噬他的精力,讓他在以後的日子裡變得極其的虛弱。

簡單來說,就算吃飯咀嚼食物,都會感到累。

「天哥,我們就先回去了,對了,我們會反鎖寢室門的!」

蔣華四人飛快鑽進一輛計程車,將秦天和徐蓉蓉丟在了酒吧外。

而聽到蔣華話的徐蓉蓉則有些臉紅,偷偷看了眼秦天,卻發現對方的表情很是平靜,不由有些失望。

「一起走走!」

秦天提議道。

「好啊!」

徐蓉蓉沒有拒絕。

二人沿著酒吧一條街往前走去,從后海刮來的清涼夜風吹得很是舒服。

「你打算怎麼應對那幫人?」

秦天隨口問道。

徐蓉蓉道:「我的律師說,這場官司我的勝算很大,但我們華夏畢竟是人情社會,他們兩個畢竟是爺爺的兒女,所以我還是付出一部分錢!」

「那你願意付嗎?」

秦天問。

徐蓉蓉微微沉默:「其實說來,這座四合院的確應該由他們繼承,可他們對爺爺不管不顧,這讓我很生氣,所以,我不想便宜了他們,哪怕他們稍微對爺爺好點,我也不會繼承這座四合院的,而且,以我對他們的了解,他們絕對不會滿足於那丁點賠償,他們最終的目的還是從我手上拿回所有的錢!」

說到這裡,徐蓉蓉眼中閃過一抹堅決之色:「不過,我不會讓他們得逞的,我已經準備聯繫慈善機構,打算將出售四合院所得的所有錢都捐出去!」

聽到徐蓉蓉居然要把錢捐出去,秦天倒是有些意外:「你倒是好魄力!」

徐蓉蓉神情認真道:「本來這就不是我的錢,如果不是爺爺收留了我,我也不可能走到今天這個地步!」

秦天再道:「說實話,如今許多的慈善機構並不透明,你捐出去的錢未必能用到實處,我名下有一家獨立的慈善基金,主要幫助一些貧困山村的兒童和孤寡老人,本來我的慈善基金是不接受他人捐贈的,不過可以為你破例,當然,如果你不放心,可以去我公司任職,爭取讓你捐贈的所有錢都不浪費一分!」

「你這是算邀請嗎?」

突然,徐蓉蓉看著秦天道。

「算是吧!」秦天點點頭。

「好,我答應你了!」

徐蓉蓉道。

「看在你捐了那麼多錢的份上,我也送你一樣禮物!」說話間,秦天快步走到附近的小賣部,買了一瓶礦泉水,然後將一滴功德金液打入其中。

普通人就算做了好事,雖有功德臨身,但卻無法將其凝練成功德金液,不過,秦天卻可以利用功德金液來回饋徐蓉蓉。

「給,這就是給你的獎勵!」

秦天將礦泉水遞給徐蓉蓉。

頓時,徐蓉蓉有些哭笑不得:「你這獎勵也太獨特了!」

秦天一本正經的道:「的確很特別,現在別喝,回去后,你喝了后,就會知道它的特別之處!」

「是嗎?」

徐蓉蓉似笑非笑道。

二人又沿著馬路走了一會兒,秦天就將他送上了計程車,而他則拿出手機,給侯勇打了個電話,讓他明天趕來燕京一趟,好接受徐蓉蓉的捐款。

徐蓉蓉在燕京並沒有房子,本來她打算解決這次的事後就重新出國,但秦天的邀請,卻讓她產生了留下來的心思。

回到酒店。

她從包里取出了那瓶礦泉水。

「這傢伙,人家都捐了那麼多錢,居然就拿一瓶礦泉水把我打發了!」

自語間,徐蓉蓉卻不由噗嗤笑出聲來,接著,她腦海中閃過酒吧中的一幕幕,臉頰卻不由紅了。

半晌后,徐蓉蓉扭開了礦泉水瓶,頓時,一股馨香味就傳入了她鼻中,讓她產生了趕快喝上一口的衝動。

「怎麼回事?難道這真是一瓶特殊的礦泉水?」

帶著疑惑,徐蓉蓉輕飲了口,但那獨特清涼的味道,卻讓她無法拒絕的將整瓶礦泉水給喝光。

「咕嚕!」

突然,一陣奇怪的聲音傳來,徐蓉蓉捂住肚子向衛生間而去。

不一會兒,就有一陣尖叫聲從衛生間出來。

但大半個小時后,徐蓉蓉從衛生間出來后,卻變得容光煥發,皮膚更是水嫩白皙,就算年齡看起來都小了好幾歲。

這下,她意識到了,那瓶礦泉水,真的很是不凡。

等秦天回到宿舍,蔣華等人都投來了好奇的目光。

「天哥,你怎麼回來了?」

「就是,送到嘴邊的肉都不吃,你還是不是男人!」蔣華也道,他們都不是瞎子,自然看得出徐蓉蓉對秦天的不同。

「你們啊,腦子裡不要只有男女那點事!」秦天沒好氣的道。

「對了,天哥,你是不是武林高手?」

魯強好奇的問道。

「算是吧!」

秦天點點頭。

「可以飛檐走壁嗎?」張禹插嘴問。

「可以!」

「可以隔山打牛嗎?」陳鐵補充道。

「也可以!」

「可以教我們嗎?」蔣華滿臉渴望的道。

「可以啊!」

秦天再次點點頭,他從來都不是敝帚自珍之人,更何況,天地在復甦,未來的修行者肯定會越來越多。

蔣華、陳鐵、張禹、魯強四人是他的室友,而且相處也不錯,傳授他們一些武道功法也算不得什麼。

聽到秦天答應得這般痛快,四人都感到驚喜莫名,張禹更是迫不及待的問道:「什麼時候開始?」

「現在就可以!」

陳鐵興奮喊道:「啊! 狐狸老闆你幹嘛 尼瑪,老子以後也能成為武林高手了,天哥,以後你就是我的再生父母!」

魯強連連點頭:「不錯,不錯,以後咱們寢室就以你為主,你的衣服襪子我都包了!」

「嗯,天哥以後的伙食由我負責!」蔣華也道。

一番笑鬧,秦天分別傳授將修行的基礎知識打入他們腦海,在挑選了幾部不錯的功法分別傳授給他們,並幫助他們進入了第一次的修行中。 第二日清晨,侯勇就趕來了燕京大學與秦天碰面。

本來秦天正打算打電話聯繫徐蓉蓉,沒想到,對方卻提前打來了電話:「秦天,你昨晚送我的禮物很喜歡,能請你吃頓飯嗎?」

秦天回應道:「好啊,正好慈善基金公司的負責人到了,順便談談捐款和你去那邊任職的事情!」

聽到秦天居然會帶別的人來,徐蓉蓉不由有些失望,心裡也暗自責怪這傢伙有些不解風情。

上午十點,秦天帶著侯勇來到了一家咖啡館。

不一會兒,徐蓉蓉趕到。

很快,雙方就談好了捐款以及入職的事情,將前往大秦慈善基金會擔任副總一職,要知道,在國外,徐蓉蓉也是在某家資產數十億美金的大型公司擔任高管,年薪達到了五十萬美金。

經過幾個月的發展,大秦慈善基金的規模已經擴大了數倍,資助對象也由江城市輻射到了整個江北省,目前,公司投入的資金已經達到了近十億,直接幫助人數上萬,間接幫助的人數更多。

因為慈善公司是功德之力的穩定收入來源,所以,秦天又投入了不少的資金,目前,公司賬戶上的資金相當充裕,足足有百億之多。

因此,通過侯勇的交談,了解到秦天為了做慈善居然投入了百多億,不由感到相當的佩服。

在國外,也有許多的富豪喜歡做慈善,尤其是世界首富比爾,更是將超過九成的身家都捐給了慈善基金會。

偏執總裁小嬌妻 但他們這麼做,只是為了合理的避稅,同時,他們捐款的基金對象也是受到他們直接或者暗中掌控。

簡單來說,就是把錢從左手換到右手,而且還降低了稅收,何樂而不為?

但秦天做慈善,卻不是為了避稅,而且他的慈善基金完全不參與任何的商業行為,這也是徐蓉蓉最佩服秦天的地方。

但她,包括侯勇等人都不知道,秦天不是不求回報,而是他想要的回報比較特殊而已。

談完正事,徐蓉蓉提出一起去吃飯。

但侯勇卻以公司事情太多,需要他回去處理而離去。

這讓徐蓉蓉暗自欣喜。

秦天則有些無語,他如何不知道,徐蓉蓉似乎對他有了想法,只是他實在沒有心思去談情說愛,所以故意帶上了侯勇這個電燈泡。

沒想到,這個傢伙居然揣摩上意錯誤,提前開溜了。

一頓午飯後。

徐蓉蓉提出一起去看電影,秦天不想糾纏下去,以有事為由離去,這讓徐蓉蓉很是幽怨。

周一,開庭。

在法庭上,徐蓉蓉出示了她已經將出售四合院出售所得的所有款項無償捐獻給了大秦慈善基金。

聽到這個消息,身為原告的那對兄妹直接陷入了獃滯,隨後不顧這裡是法庭,居然朝徐蓉蓉撲了過來。

「原告,請你們回到原告席!」

法官連忙出言警告。

可二人哪裡會聽,要知道,那可是兩億多巨款,居然讓這個小賤人給捐了。

好在法警及時上前,阻止了二人。

見到這一幕,徐蓉蓉嘴角不由泛起一絲微笑,看到這對兄妹瘋狂的模樣,她心裡有種說不出的痛快。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