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裴水從他腿上跳開,唇瓣還殘留著他的氣味,她想要抬手狠狠的抹去,但終究還是忍了下來。

「隨便你。」

裴水轉身就離開了鳳九沐的廂房,打來房門,就看到青逸像個門神一樣站在門口,她忽然用力踩了一腳。

「啊……嗷……」青逸被踩了腳背,痛的抱起腳,嗷嗷直叫。

「活該。」裴水送了他兩個字,就頭也不回的走了。

青逸氣到吐血,又不敢上前找裴水的麻煩,他守在門外,聽到了王爺和裴水說的話。

裴水這隻小狐狸已經假意和王爺和解了。

裴水繞到後面,沒找到崽崽,她心中一慌,又仔仔細細的把下面每一個角落都找遍了,還是沒有找到崽崽。

這個時候,有個廚房打雜的經過。

「姑娘,你在找什麼?」打雜的是個年輕的小夥子,好奇的問道。

「一個對我很重要的東西被人丟了下來,小哥,你有看到嗎?」裴水嬰兒肥的小臉很精緻,眼眸里閃著晶瑩的光澤,清澈又動人,她的唇瓣好像被什麼叮咬了,又紅又腫,她打著手勢比劃著:「它有這麼大,白色的毛茸茸的,還有眼睛,鼻子,嘴巴。」

裴水紅腫的唇瓣一張一合,極為誘人。

打雜的小夥子看的心跳加快,面紅耳赤,搖頭道:「抱歉,姑娘,我沒看到您說的這個東西,但是剛才我看到有個穿白衣的女子經過,好像撿到了什麼東西,不知道是不是姑娘要找的?」

裴水急忙問道:「白衣女子?小哥,你可知那白衣女子長得什麼樣貌?是不是住在貴客棧的客人?」

要是住在客棧的人,那麼找起來就方便了。

打雜的說道:「她長得極美,就像天上的仙女一樣,但不是客棧的客人,她只是來打探什麼「沐王」。」

打雜的笑了笑,想起來道:「對,是天麟的戰神鳳九沐,世人都尊稱為沐王,那位姑娘也真是可笑,既然是天麟的王爺,怎麼會跑到北冥來呢?還住在我們客棧?」

裴水皺了皺眉,來找鳳九沐的?她怎麼知道鳳九沐住在這家客棧?

裴水腦子裡好像有這麼一位白衣美人,但那位白衣美人是柳漣微的姐姐,今天剛去過拓跋府,難道是她來找鳳九沐?

不應該啊!柳漣微的姐姐是北冥人,她怎麼會認識鳳九沐?還對鳳九沐的行蹤如此了解?

柳府。

柳漣微看到柳漣傾懷中抱著一個有鼻子有眼睛的毛絨「玩具」,她眼睛一亮,心中十分喜愛。

「姐姐,這是什麼?在哪兒買的?好可愛啊!微兒也想去買一個。」

柳漣傾見柳漣微伸手來摸,她側過身體,躲過了柳漣微的手,不讓她摸。

「姐姐小氣。」柳漣微嘟嘴。

「這可是沐王送給我的,你碰不得。」柳漣傾得意的說。

「啊?沐王,他來北冥了?」柳漣微很吃驚,又看到柳漣傾得意忘形的樣子,心裡很不是滋味,頓時又想到了拓跋凜,為了裴水居然把她和姐姐趕出去,當著姐姐面,簡直讓她臉面丟盡了。

柳漣微恨透了裴水,又羨慕死了,嫉妒死了柳漣傾。

鳳九沐那麼不近女色的一個人,居然送姐姐這麼可愛的玩具,肯定是喜歡上姐姐的顏值了,才會百般寵愛姐姐。

如此一來,姐姐的沐王妃是當定了。

真是氣人,明明她和姐姐都是一個娘胎養的,她的顏值只不過比姐姐差了那麼一點點,怎麼選擇夫君這塊,老天如此寵愛姐姐,如此對她不公呢?

柳府守門的小廝匆匆跑過來:「大小姐,二小姐,有個姑娘非要闖進來找大小姐。」

他的話剛說完,裴水就出現在柳漣傾和柳漣微的眼前。

裴水看到被柳漣傾抱在懷中的崽崽,瞳孔猛地一縮,冷聲道:「把它還給我。」 柳漣傾和柳漣微看到裴水,兩個人四隻眼睛,頓時就變成了淬毒的毒箭,嗖嗖的射向裴水。

這個不要臉的賤人,還敢來柳府要東西?

超級神途 「我沒聽錯吧!姐姐,她讓你把沐王送給你的定情之物,還給她?」柳漣微說這句話的時候,感覺有哪裡不對,但又說不上來。

但她不關心這個,她已經噁心透了裴水,恨透了裴水,既然這賤人送上門來,她沒有放過這賤人的理由。

裴水皺眉,崽崽是她親眼看到鳳九沐丟下去的,怎麼變成了鳳九沐送給柳漣傾的定情之物?

柳漣傾被裴水看的有點心虛,但轉眼的功夫,她就恍然大悟,好像發現了什麼不得了的事情。

她得到消息,鳳九沐來了北冥,在皇宮住了幾日後,便去了北冥京城最大的客棧,連哪間廂房,她的線人都告訴了她。

但是鳳九沐廂房的門口,有個內力很高的男子守著,她沒法進去,為了保險起見,她只能在樓下轉悠,後來聽到房中傳來好像女子的聲音,柳漣傾的心中又極為不舒服,這就好像被心愛的人背叛了一樣。

柳漣傾在憤怒之下,又不能殺上去,把鳳九沐房中的賤人給打死,她還不是沐王妃,不能使用沐王妃的權利,這樣觸怒了沐王,那她想要成為沐王妃的美夢就會被打碎了。

柳漣傾就抓住了一個路過打雜的,隨口問了一句:「沐王是不是住在這家客棧?」

哪知道打雜的是個蠢貨,對此事一無所知。

後來有個東西從鳳九沐的窗戶里飛了下來,被柳漣傾撿到了,回到柳府,為了顯擺,她就忘記了鳳九沐房中有女人的事,就告訴柳漣微,崽崽是鳳九沐送她的。

反正說了,柳漣微也不會知道真相。

話傳話,就會變了味,到了柳漣微嘴裡,崽崽就成了鳳九沐送給柳漣傾的定情之物。

話又說回頭,柳漣傾極美的臉,就像天上的烏雲,黑壓壓的一片,她用情敵的目光,狠狠的凌遲著裴水。

原來在鳳九沐廂房裡的女人,就是裴水這個不要臉的賤貨。

她怎麼這麼下賤,這麼爛?

所有相貌好點的男人,她都要送到門上,勾引一下,脫衣獻身?

嫉妒使人醜陋,現在的柳漣傾,臉色醜陋到了極點。

假戲真愛,總裁的替身前妻 她把裴水想的要多骯髒就有多骯髒。

「定情之物?我怎不知道,鳳九沐什麼時候把我的東西,送給你姐姐當了定親之物?」裴水把柳漣傾陰沉扭曲的醜陋面貌看在眼底,她譏嘲的對柳漣微道。

「這是你的東西?」柳漣微顯然不信裴水:「裴水,我勸你要點臉吧!這是沐王親手送給我姐姐的。」

「既然你這麼肯定,它是鳳九沐送給你姐姐的定情之物,那麼就一同去客棧問問鳳九沐吧!」

「去就去,誰怕誰?」

柳漣微趾高氣揚,眼中閃著詭光,現在拓跋凜不肯幫她,反倒對裴水這賤人深信不疑,那麼就讓寵愛姐姐的鳳九沐動手。

鳳九沐是天麟的戰神,傳聞鳳九沐在戰場上可是令人聞風喪膽的活閻王,他不會對裴水這個賤人心慈手軟的。

柳漣微還有一個私心,柳漣傾一直在她面前吹,天麟的鳳九沐相貌是如何如何的謫仙,就像住在天宮裡的仙人,不是凡塵女子,能沾染的。

她很想見識一下,鳳九沐的仙容仙姿。

柳漣微想好了,如果拓跋凜真的那麼混蛋,那麼讓她失望,等她得到了元丹,她是不會嫁給拓跋凜的。

如果鳳九沐真有姐姐說的那麼好,她到時候就想辦法讓鳳九沐把她和姐姐一起娶回家。

她和柳漣傾是姐妹,同享一個夫君怎麼了?

這樣大家還能更親密不是?

柳漣傾不知道柳漣微這麼多鬼心思,她一把扯住要跟裴水去的柳漣微。

「姐姐。」柳漣微不解的看著她。

柳漣傾沒有理柳漣微。

她用看下等伎女的眼神看著裴水,譏笑道:「裴水,你是我見過最下賤的女人,赫連城和拓跋凜都不能滿足你,所以你跑去找鳳九沐了?」

柳漣微震驚不已:「什麼?姐姐,你說她……她和凜哥哥上過床,還跑去跟沐王上了床?」

柳漣傾用可憐的眼神,看著柳漣微:「你以為,她憑什麼能讓拓跋凜幫她?不就是靠著這具騷賤的身體,在床上滿足了拓跋凜,才會讓拓跋凜倒戈?」

柳漣微快要被氣瘋了,憤怒的罵裴水:「裴水,你這個不要臉的賤貨,女表子,凜哥哥就要和我成婚了,你居然對他做出那種事情,你就是想要毀掉我和凜哥哥的婚姻,你才滿意。」

柳漣微心中非常生氣,但又有點竊喜,或許這將成為她踢掉拓跋凜最好的理由。

拓跋凜那個傻帽,絕對不會懷疑,她另有打算。

柳漣傾沒有在裴水臉上看到羞恥,憤怒的表情,她的淡定讓柳漣傾更憤怒,很想撕碎這個賤人臉上淡定的表情。

柳漣傾猙獰道:「賤貨,你別以為爬上鳳九沐的床,就能飛上枝頭變鳳凰,鳳九沐要是知道你如此多的骯髒之事,他的脾氣恐怕會殺了你這個骯髒的女人。」

「你要是現在跪在地上求我,我可以不把你和拓跋凜和赫連城的事情,告訴鳳九沐,留你一條賤命。」

這個時候,柳漣微激動了,她憤怒的說道:「姐姐,為什麼要留她一條賤命?就該把她和赫連城還有凜哥哥的事情告訴沐王。」

「她不是要帶我們去見沐王?證明沐王送給你的定情之物是她的?姐姐,我們現在就押著她一起去,讓沐王親手處理了這個賤人。」

裴水看著這對柳家姐妹,簡直想笑,一個表情猙獰醜陋的像個怪物,還有一個分不清形勢,在這兒亂攪合自家姐姐的。

不過,有句話說的很對,不是一家人不進一家門。

這柳家姐妹,都很喜歡別人給她們下跪。

裴水哈哈大笑,忽然冷聲道:「好啊!你們認定我是賤人,那我寧願死在鳳九沐手中,一起去吧!」

裴水是故意這麼說的,她在心中冷冷的想,既然柳漣傾這個麻煩是他招惹的,那她就送給他去解決。 「姐姐……」

柳漣微剛開口,就被柳漣傾狠厲的表情,嚇的把話吞回了肚子里。

姐姐為何這麼生氣?

裴水這賤人肯去送死,不是一件天大的好事?

若不是柳漣微是柳漣傾的親妹妹,柳漣傾真懷疑這蠢貨是站在裴水那一邊,想幫裴水對付她的。

柳漣傾把崽崽往柳漣微的懷中一送:「抱好它,一邊呆著去。」

柳漣微很是不解,面對強勢的柳漣傾,她又不敢多問,只好抱著崽崽,心裡很不爽的閃到一邊去了。

柳漣傾陰毒的對裴水道:「你已經不配再去玷污沐王的眼睛,既然你送上門來,就讓我在此送你下地獄吧!」

柳漣傾忽然對裴水出手,她的招式看上去飄渺,但卻十分的狠毒,要將裴水置於死地。

裴水心中一驚,本以為柳漣傾只是個大家閨秀,沒想到她不僅會武功,還是個內力深厚,修鍊多年的高手。

裴水有些懊惱,她不該如此衝動,獨自一人來柳家找崽崽。

她應該把鳳九沐帶來的,是鳳九沐手賤,把崽崽丟出了窗外,崽崽不見了,他要負主要責任。

裴水如此想著,眼瞅現在的自己不是柳漣傾的對手,她也不和柳漣傾硬碰硬,直接改變戰略,跑出了柳府。

打不過,就去找幫手唄!

「想跑?」柳漣傾絕美的嘴角勾起一抹譏嘲。

她眼神鄙視的看著逃跑的裴水,她回來的時候,微兒被裴水這賤人打了兩耳光,還把裴水吹得有多厲害?說是連拓跋凜都不是裴水的對手。

柳漣傾此刻覺得事情根本就不是那樣,而是拓跋凜早就和裴水有一腿,所以才不捨得下手,只有柳漣微最蠢,還自以為是的認為把拓跋凜牢牢的握在掌心之中。

柳漣傾打心底看不起自己的妹妹,當初讓柳漣微去學武也是一樣,柳漣微吃不下那個苦,所以學了一招半式的花俏功夫,就回來了。

柳漣傾追了出去,既然裴水武功這麼差,這麼好對付,她用得著對裴水花心思使手段,直接抓住殺了,一乾二淨。

真是被她的蠢妹妹浪費了好多時間。

柳漣傾剛追出去的時候,是非常有自信的,她認為裴水今天必死無疑。

然而不久之後,她感覺到了不對,她好像怎麼也追不上裴水,她快,裴水更快,她慢,裴水就放慢速度。

而且,她還發現一件很重要的問題,怎麼裴水跑的方向,是鳳九沐住客棧的方向?

是巧合?還是裴水這個賤人故意在引誘她過去?

柳漣傾忽然停了下來,陰冷的看著同樣停下來的裴水,陰狠的說道:「算你走運。」

她說完,便轉身回了柳府。

裴水氣死人不償命的在她身後大喊:「你不是要送我下地獄?快來啊!我已經迫不及待的想要下地獄了……別跑啊……」

柳漣傾被氣炸,捏緊拳頭,忍了又忍,才沒有轉身去揍裴水。

柳漣傾的身影消失,裴水頓時就像泄了氣的皮球,渾身失力的癱軟在地上,她精緻的小臉蒼白如紙。

裴水大口的喘著氣,心有餘悸,柳漣傾的輕功了得,她是拼了命的往前飛馳,才勉強與她拉開一段小距離。

她本就精神力不足,若柳漣傾再多追一會兒,就會發現貓膩,所以她故意給柳漣傾造成她想要引她去鳳九沐客棧的假象。

也正因這個假象,救了裴水一命。

裴水很慶幸。

一雙黑色的皮靴,出現在裴水眼底,她抬起頭,看到黑色的袍裾,黑色的腰帶,在往上是黑色的紗,飄蕩在他胸口。

裴水仰著頭,對上一雙神秘的眼睛,隔著黑紗,那雙眼睛亮的驚人。

「得主?」一模一樣的裝扮,最主要的是這雙眼睛,太盛氣凌人,除了那日靈寶堂的得主,不會做第二人選。

神秘得主雙手環胸,靜靜的看著她。

裴水現在渾身沒力,連爬起來走路的力氣都沒有,她乾脆坐在地上,喘了幾口氣,被他太過明亮的眼睛看的渾身不自在。

她微笑著說:「我們之間的約定還有一天,我沒忘,你不用現在來提醒我。」

神秘得主沒有說話,靜看了她一會兒,尊口終於開了:「你現在這個狀態,明日能恢復精神力?」

精神力可不是睡一覺,休息幾晚就能補回來的,她沒有強大的精神力支撐,強行煉丹,簡直就是自尋死路。

神秘得主譏嘲的勾了一下唇。

裴水看不見,但能感覺到他在嘲笑她。

嘲笑就嘲笑吧!

她現在這個樣子,還怕什麼嘲笑?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