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正在我發呆的時候,林子已經解開我手上的繩子,喜笑顏開的拍着我的肩膀道:“那道士給定下了一個日子,下月初三,是惡鬼歸魂的日子,那一天你和小美冥婚正是時候,到時候一切就拜託兄弟了!”

我隨眼掃了一下棺材裏面的小美,只見她怔着血淋淋的眼球正在惡狠狠的盯着我,我頓時嚇了一跳,這種情況下,我怎麼有心情去入洞房?

要不我想個辦法逃脫吧,我正琢摸着,只見林子手拿一把三尺木劍走了過來。那木劍靈光閃閃,劍柄被磨得光滑無比,雖然是木劍,但是劍頭卻異常鋒利,上面刻着三個金光閃閃的大字——毛小飛。

見到這把木劍,我只覺得心中一震,頓時暢快無比,好像這把木劍是自已以前丟失的一樣,是那樣熟悉,我不禁伸手去觸碰它,瞬間靈心大震,一股陽氣順着我丹田流了上去,我覺得我突然力量大增,感覺整個人都靈氣逼人。

難道,我還真與這木劍有着不解之緣?我吃了一驚,再看林子,正吃驚的看着這木劍。我定眼一看,頓時張口結舌。只見這木劍拿在我的手上,瞬間變大了一倍,那劍柄變成了光亮油滑的金剛劍柄,而那劍頭也閃着銀光,指向林子寒光碩碩,似乎林子是它的仇人一樣。

“好劍,好劍!”我不禁開口讚歎着。難道這把劍是我的祖先或者我的前輩給我留下來的傳家寶?

林子大喜,趕緊狗腿子般的給我倒茶砌水,捏腿揉背。我得意洋洋的坐在椅子上,享受着以前從來沒有享受過的待遇。

林子一邊服侍我一邊諂媚的笑着,問道:“小飛,你看這劍我也給你了,那麼你跟我妹子的事情……是不是……”

“唉。”我重重嘆了一口氣,心中無奈道:“既然這樣,我也不能說不幫你,畢竟我毛小飛也是講義氣的人嘛!朋友有難必須幫。不過說好了,我與你妹子只能是假結婚,冥婚之後講你妹子救活那麼我就和她解除冥婚約,不能危及到我的生命!”無論如何,自己的性命還是排在第一位的!畢竟人人自危嘛。

林子連連點頭,衝着我千恩萬謝:“小飛,你這個兄弟我林

子這輩子是交定了!放心,只要你把我妹子救活,以後無論發生什麼事情,包在我毛小飛身上!”

我嘿嘿一笑,猥瑣的看着棺材裏面小美那凹凸有致的身材,笑道:“如果你妹子要是一個活生生的人的吧,我倒希望‘幫助’她,哈哈哈。”

林子也不在意我開玩笑,只是憨笑着道:“那麼下月初三,一切都看兄弟你的了!”

日子說長不長,說短也不短,初三那天很快就要到了。我和林子緊鑼密鼓的準備着。

那天晚上,是惡鬼歸魂的日子,小美身上所纏的惡鬼是七鬼之首。七鬼俗稱貪吃鬼,吊死鬼,懶死鬼,自殺鬼,受氣鬼,車禍鬼,橫死鬼。其中屬橫死鬼鬼氣最大,也是最難對付的一種鬼。而小美身上的惡鬼則是這七鬼混合在一起的萬惡之鬼,是最最難對付的一種混合鬼魂。而在那天晚上午夜三點十分,我要與小美結成真正的夫婦,在這個時候,七鬼回來纏着我們,吸盡我們身上的陽氣,如果要是讓七鬼觸碰到我們兩個中的某一個人,那麼我們就會全身迸裂而死,而我們的魂魄也會灰飛煙滅。所以,在初三晚上,最應該注意的就是七鬼了!

很快就到了初三,這天早上,我和林子就開始佈置新房。

新房中擺放着一口純金色滾邊檀木棺材,用粗大的銅釘釘上蓋子,裏面放着三個公雞,三個母雞,三碗牛血,三碗狗血。這些東西全部都是防止七鬼來犯的。而整個屋子外面,密密麻麻掛滿了艾草和桃木枝。桃木枝屬於極陽之物,遇鬼殺鬼,遇魂破魂,所以很多惡鬼都很懼怕桃木,這就是爲什麼用桃木做劍的原因。

而房間裏面則鋪滿了白布,牀上用雪白的單子鋪着,乍一看有着陰森冷淡的味道。房間裏最顯眼的恰恰是桌子上面擺的三根紅蠟燭。爲什麼擺紅蠟燭呢?這是林子說的,具體的細節我也不知道。

而小美,身穿大紅色旗袍,面色慘白,雙眼突出躺在牀上,身上用着一匹棉白布從頭蓋到腳。頭上插着三根點燃的香火。那香火已經快要燃到盡頭,但是就像中了邪一般,在燃燒到根部的時候突然不燒了,就這樣突突的冒着亮光,而且好似明亮的燈光一樣,將小美那恐怖的臉照射的無比陰暗。

最後,在棺材前面擺了一碗長明燈,並且有兩個紙糊的童男童女守在旁邊。這童男童女臉上都帶着詭異的笑容,瘦弱的紙糊的身材讓人看着就像要被飛吹走一般,那樣恐懼可怕。

聽林子說,這碗長明燈要是不滅,那麼這一切都有救,如果要是滅了,那麼除了小美,我們兩個也都玩完



我擺弄着手中的桃木劍,心中忐忑又不安。這一仗可是無比的重要,如果贏了,那麼皆大歡喜,如果輸了,那麼小命全都玩完!

等到了快三更天,門外一點動靜都沒有,長明燈也在安靜的燃燒着,絲毫沒有要滅的跡象。我又困又累,不由得抱着劍柄就開始打上了哈欠。正在我昏昏欲睡的時候,林子突然叫醒我,小聲的趴在我耳邊說道:“小飛,就趁現在這個好機會,趕緊跟小美圓房!”

這句話說的我機靈一下子就醒了過來,啥?讓我現在圓房?這不扯淡呢麼。小美現在可是一個活死人啊。我可沒有姦屍的習慣!

我頭搖的跟撥浪鼓似的,連連擺手:“老大你就饒了我吧,你看現在都已經三更天了,還一點動靜都沒有,我看今晚惡鬼是不會來了。等會收拾收拾洗洗睡吧!”

林子急了,小聲跟我說道:“這正是個好機會,惡鬼不來,你只要跟小美圓房,那麼她就會變成人,到時候任何鬼都奈何不了我們!小飛,算我求求你了,救救小美把!”

看着林子那懇求的模樣,我有一瞬間心軟,順嘴就答應了:“好,我幫你!”

剛說完,我就想抽自己倆大嘴巴子,看着小美那蒼白如同鬼的臉色,眼窩深陷如同骷髏一般,眼球中全都是血,再看棺材前面那兩個紙人,花花綠綠的還帶着詭異的笑容,我說什麼也沒有慾望,只有深深的恐懼感。

但是,爲了兄弟,硬着頭皮也得上!

於是,我儘量看着小美那前凸後翹的身材,想象着她之前那俏麗的模樣,魅惑的眼神,不知不覺中,我竟然有了感覺!

緊閉上眼睛,好!就是現在!我緊張的擡起雙手,朝着小美那結實渾圓的胸上摸去,咦,觸感怎麼不一樣!感覺冰涼發硬。我睜開眼睛一看,這哪是小美的胸,林子那顆血淋淋的腦袋正在我手上,那雙滿目是螞蟻和蛆蟲的空洞的眼鏡正盯着我看,嘴角掛着一絲詭異的笑容,牙齒如同殭屍般露在外面,上面沾滿了褐色的嘔吐物。

我頓時乾嘔起來,嚇得連話都說不出!

天哪,林子怎麼會死!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我拔腿想要跑,只覺得後脖頸被什麼東西勒住一樣,冷風嗖嗖,一股寒氣順着我的脖子往下灌。我嚇得大聲叫媽,可惜我媽再也聽不到我的聲音了。聖母瑪利亞耶穌大人,求求你們保佑我吧!

一隻骷髏手順着我的臉頰劃過,耳邊傳來陰森的笑聲,就好像小孩子哭泣一般,伴隨着野貓的尖叫,我整個人汗毛都豎了起來。

(本章完) 第589章

讓他們震驚不已,簡直沒有見過這麼神奇的毒藥和解藥,這藥效也太無聲無息和快速了吧……

墨九狸看著對面四個家族冷冷的說道:「看起來你們是選擇第二種了!」

「墨九狸你敢!如果你敢殺了我們,我們四族不會放過你的!」

「招惹我們落花谷,你是不會有好下場的!」

南宮家族一直沉默,他們來時,族長交代過了,一切聽從落花谷的安排,至於帝族則認為誰死他們也不會死,更不會讓他們效忠墨九狸了……

於是帝族的人,便一直保持著沉默……

「呵呵,你是說你們那個被我打傷的出不了門的谷主白凌嗎?即便她來了又如何呢?既然你們決定了,那我也沒必要客氣了……」墨九狸冷聲道。

「表哥,動手吧!」墨九狸看著墨蕭逸說道。

墨蕭逸一擺手,身後的墨族護衛呼啦一聲沖了上去,雖然面前的四大家族眾人沒了玄氣,但是他們人數眾多啊……

神醫門的毒長老身影一閃就沖了上去,揮手一把毒藥對著對面的人就撒了過去,瞬間就死掉一片……

落花谷中也有不少人會用毒,但是在墨顧七,顧三,和顧琰帶出來的一群雪狼族面前,他們的毒藥,根本就沒有效果……

因為他們早就服用過墨九狸的解毒丹,一般的毒根本奈何不了他們……

墨小夜等人則護著墨蕭逸,將南宮家族和歐陽家族的人處理了,因為墨九狸告訴過他們,落花谷和帝族的人,留給顧琰兄弟兩人……

墨小夜等人專門挑南宮家族,和歐陽家族中,那些年紀大,輩分高的老者下手,一個個沒了玄氣的歐陽家族老者們,就跟豆腐似的,揮手間就被滅了……

寶寶自然忘不了自己的毀屍滅跡了,帝琛淡定的跟在寶寶身後,護著寶寶安全……

一場一邊倒的戰鬥,就這麼無聲無息的開始了,幾個家族中,年紀大一點的都被滅殺了以後,那些年輕的護衛,還有弟子們,除了死士以外,紛紛跪在地上立下誓言……

只有落花谷的人,就算他們想發誓都沒有機會,顧三,顧琰,顧七三人將落花谷來的五百多人,殺得一個都不剩,全部都斬殺胎盡……

看的帝族的人紛紛皺眉,不明白為什麼別的家族的人,求饒立誓就可以,落花谷的人,卻不可以……

看著顧三,顧琰和顧七三人的表情,彷彿恨透了落花谷的人,這三人到底是誰,跟落花谷有什麼仇?帝族的人,心裡紛紛疑惑著……

最後只剩下帝族的人,既沒有認主,也沒有被殺……

墨九狸看向帝族的眾人問道:「你們打算如何選擇呢?」

「什麼?」帝族的一名老祖宗,有些反應不過來的下意識的問道。

「是臣服還是死呢?」墨九狸淡淡的問道。

「我們是帝族!」那老者不解的說道。

難道是他們想錯了嗎?之前不是說,這一切都是族長跟他們合夥的嗎?為什麼現在讓他們選啊…… “毛小飛……毛小飛……快過來……”

是誰再叫我?我怎麼有種混沌感?我覺得自己的聽覺已經麻痹,整個世界都是那淒厲冷酷的叫聲,好像再把我的魂魄吸引進去一般。

我不由自主的邁開腿朝那個聲音的起點走過去,只見一個穿着大紅色衣服的女人躲在角落裏面哭泣,她背對着我,看不清楚她的容貌,但是那陣陣聲音悽慘無比。

我壯着膽子問道:“你……你是誰,在這裏做什麼?”

那女人哭着回答:“小飛,我是小美啊。剛纔你救了我,但是我現在已經毀容了,我已經沒臉見你了!”

小美?我大吃一驚,怎麼會是你!那麼林子呢?林子是不是已經死了?

小美的哭泣聲容不得我多想,她背後一頭柔順的長髮讓我的心不由得軟了下來。既然小美還活着,毀不毀容那也沒關係了。於是,我柔聲安慰道。

“不怕,小美,你跟我來,即使你毀容了我也依舊會娶你的!”

“真的嗎?”小美的聲音有些淒厲的尖銳,她不住的顫抖這身體道:“你確定你不在乎我的容貌?也許你見了我以後會害怕。我現在已經沒臉見你了。”

“不會的!你轉過頭來,讓我看看你!”

我心中想,即使小美毀容,她也不可能醜到哪裏去,我還是應該能接受的吧。

只見小美一邊喃喃着:“我沒臉見你了……”一邊轉過頭來。

我頓時五臟六腑都要顫抖的不行,恐懼駭人心骨,因爲我看到的不是別的,小美轉過頭來,原本姣好的面容,竟然是一頭烏黑的長髮!她果然“沒臉”了!

小美陰森的笑着,聲音尖銳,兩頭都是黑色的糾纏的頭髮,她不住喃喃着:“我說過我沒臉見你了……你還是嫌棄我了……你還是嫌棄我了……”

我想跑,但是腿已經發軟的不行,一點力氣都沒有,之間沒有臉的小美直挺挺的衝了過來,那長約三丈的頭髮將我的脖子緊緊纏住,我大聲呼救着,用盡吃奶的力氣想要將頭髮扯斷,但是窒息感越來越強烈,我滿臉通紅,感覺自己快要不行了!

這時,耳邊突然傳來熟悉的聲音。

“小飛,堅持住!集中意念,用你手中的桃木劍殺了她!她不是小美,她是惡鬼!”

是林子的聲音!我突然覺得意識清醒起來,一手使勁拽住頭髮,一手摸到旁邊的桃木劍,用盡全身力氣狠命的朝身後扎過去。

只聽一聲駭人心骨的慘叫聲,我頓時感覺身子一鬆,整個人失去了意識!

當我醒過來的時候,發現自己躺在棺材裏面,而林子滿頭大汗的坐在一旁喘着粗氣。

我吃了一驚,趕忙坐起身

,發現小美正安靜的躺在我身邊,面容已經恢復了一半,然而下半邊臉還血肉模糊。

“這究竟是怎麼回事?”我面色凝重,看着林子問道。

林子喘了一大口氣,才緩緩道來。

原來剛纔是七鬼中除了橫死鬼的其餘六鬼佈下的陣法,想要用幻境來迷惑我,從而將我的陽氣吸乾,並且讓我和小美魂飛魄散。而我手上林子的人頭,和兩邊都長滿頭髮的小美,全部都是我自己幻想出來的。這種幻境根據人們貪婪變態的心理而產生,如果不是桃木劍,我恐怕就要死在這裏了。

我低下頭凝重的看着手中的桃木劍,只見這把寶劍上面佈滿了血色的鐵鏽,好像威力大減一樣鏽跡斑斑。想不到其餘的六個鬼都這麼厲害,那麼剩下的那個橫死鬼豈不是能要了我們三個人的命?

林子見我擔心的樣子,拍了拍我的肩膀安慰道:“彆着急,我們還有最後一招,你看見旁邊的長明燈了嗎?如果看到它要滅的話,那麼我們其中的一個人必須用鮮血來澆灌它,直到它再度燃起,那麼一切都有救。”

“鮮血?這不是用燈油的嗎?”

“不,這盞長明燈與其他的不一樣,”林子走了過去,面容詭異,盯着那兩個守護長明燈的紙人直愣愣的看着,“你看這兩個童男童女,這是黑白無常的第一世,我去把他們請了來就是爲了守護這盞燈。它必須用人血來澆灌,而且不止一個人的血。到時候咱們有可能會失血過多而亡,小飛,你害怕麼?”

說不害怕那是假的,誰不怕死啊!但是現在已經到了這份兒上了,騎虎難下。於是苟且偷生的活着,還不如痛痛快快的死一把,這樣也算我毛小飛沒白來這世上一趟!

我凝重的點點頭,衝着林子剛毅的道:“放心吧,別看我只是個屌絲,我小飛是個講義氣的人。既然我已經答應要救小美,那麼我就一定會信守承諾的!”

林子激動的拍了拍我的肩膀:“夠義氣!你這個兄弟我交定了!”

正在我們兩個談話之際,只見那紙人恍惚了幾下,突然咧嘴笑了。“嘿嘿嘿嘿嘿嘿……”那聲音空靈無比,聽的人心中膽顫。

我和林子緊張的看向長明燈,只見它忽閃了幾下,彷彿就要滅掉。我大吃一驚,一個箭步竄了上去用雙手護住了它。林子大喊:“小飛,別用手,這燈吸血!”

我還沒來得及回過神來,只見自己手上一大塊肉被燒了下來,鮮血吧嗒吧嗒的滴在長明燈上面,燈芯越來越大,火卻越來越小。

這是怎麼回事,不是說長明燈吸人血會讓火越來越大麼?怎麼會越來越小呢。我忍住撕心裂肺的疼痛,衝着林子大吼:“現在該怎麼辦?我快要疼死了!”

林子也急的團團裝,不知道怎麼辦纔好。耳邊傳來嘶鳴聲。林子大驚:“不好,六鬼一起來了!”

我吃了一驚,心中頓時發出一陣狠勁兒,猛的一抽手,整個人往外竄了出去,跌落在地上。

“小飛!”林子急忙跑過來扶住我,在我耳邊小說說道:“這六鬼道行還不是太深。門口的桃木枝和艾草只能阻擋他們一陣,到時候棺材裏面的血可以讓他們顯性,然後你就用桃木劍將他們穿刺,到時候六鬼就魂飛魄散。只剩下一個橫死鬼那便好對付了!”

我忍住疼痛,仔細的記住了林子的話。

只覺得聲音越來越大,棺材裏面的小美突然渾身顫抖,就跟抽羊角風一樣,臉上血肉模糊撕裂的地方也變大。林子悄悄走出門外,將艾草和桃木枝淋上狗血。只聽得一聲慘叫,門口出現六個鬼影。

那場景可是嚇破人膽。只見那六鬼紛紛沒有臉,都是長長的頭髮兩面長着。原來剛纔使得障眼法就是這六鬼!

那六鬼哼哈的慘笑着,在門口顫抖的晃來晃去,只是不敢進來。而棺材中的小美,竟然從臉上血肉模糊的地方長出了長長的頭髮!

我頓時噁心的想要吐,林子衝我大吼:“還愣着幹什麼!趁這個機會,趕緊殺了他們!”

我慌忙拿起桃木劍,只見那桃木劍忽然金光一閃,從我手中快速飛了出去,直接刺入打頭的一個鬼影的胸膛。那鬼淒厲的慘叫一聲,化作灰燼灰飛煙滅!

我大喜,頓時覺得渾身充滿了力量。於是高吼着:“受死吧,小鬼們!”便跳起身來,舉着飛回來的桃木劍就要刺向其餘的五鬼。

突然,一個黃色的人影出現在我面前,我忙停下動作,定眼一看。原來是那個老道!

只見老道面無表情,雙手縷着鬍子,大喝一聲:“癡兒!你還不知罪!”

這一聲喝聽得我一愣一愣的,知什麼罪?難道我救小美不應該嗎?

老道橫眉怒目,指着我的鼻子大罵:“你個看不穿人心的東西,難道你不知道這一切都是林子策劃好的嗎?”

什麼?我怎麼有些聽不懂?於是我把桃木劍放在棺材旁邊,衝着老道恭敬的作揖道:“請您指點一二,晚生是哪裏做錯了?”

“林子纔是那個真正的橫死鬼!他讓你做這些個是爲了奪取桃木劍,你個癡兒,還如此執念的想要救她妹妹,你自己看看,他妹妹是什麼!”

我轉過頭一看,只見棺材裏面一具白骨恐怖的擺在那裏,而林子陰森的笑着吧嗒吧嗒的吃着長明燈上的火焰。、

老道冷笑着,指着癡呆的林子道:“你看,你的血液全部被他吃掉,如果你再給長明燈續血的話,那麼你命不久矣!”

(本章完) 第590章

「帝族又如何?」墨九狸微微一笑的問道。

「為什麼?之前你們不是說,這一切是族長跟你們……」誰知道那帝族老者的話還沒說完。

就看到顧琰的身子往旁邊一閃,地上躺著一個男子,不是帝雲是誰……

「這……怎麼會這樣?剛才分明……」

「剛才你們看到的,不過是夫人布置的幻陣罷了!」顧琰鄙夷的說道。

聞言,帝族等人一愣,隨即他們回過神來,原來是幻陣,這麼說來,對方根本沒有跟族長串通好,一切都是他們自以為是了……

幾個帝族的老祖,看著對面的帝琛猶豫了下問道:「老祖宗,我們知道您對帝族沒有什麼感情,但是您難道真的要看著帝族滅亡嗎?」

「如此恩將仇報的帝族,滅了也好!帝雲我會帶走,至於你們,要麼臣服於九狸,要麼生死有命!」帝琛說道。

帝琛的話落下,站在他身邊的帝燕笙,第一個咬破手指發誓道:「我帝燕笙在此發誓,從此以後效忠少夫人,永不背叛,如違此誓,天誅地滅……」隨著誓言落下,一道光芒沒入眉心……

其餘的帝族人,怎麼也沒有想到帝琛,真的不管帝族死活,不但如此,還要帶走族長……

沒有帝雲,族長他們可以再選,前提是他們今天能活著離開!可是如今他們身無玄氣,跟廢物沒有兩樣,對面人多實力強悍,卻不肯給他們一分面子,放他們一馬,給他們一條活路……

不少人都是活了數千年的帝族老傢伙了,本來就鮮少入世,卻沒有想到,這一次因為浩天大會而紛紛出關,卻要落得這般下場,到了這把年紀,還要發誓效忠一個小丫頭,說心裡話,他們心裡極為的排斥……

可是,又有什麼辦法呢?他們現在根本沒有選擇了好么……

看看周圍,滿地的血腥,剛才還跟他們站在一起的幾大勢力族人,如今全部魂飛魄散了,連個屍體都沒有剩下,都被寶寶一把火燒的乾乾淨淨……

最後,那些年輕的帝族弟子們,看了看身邊的老祖宗和長老們,又看了眼對面的帝燕笙和帝琛,終於決定臣服墨九狸,紛紛上前發誓后,站到了墨九狸的一邊……

墨九狸的對面,只剩下十幾位帝族中,一些跟帝燕笙年紀和輩分差不多的老傢伙兒,還在躊躇著……

為首的那名帝族老者,掙扎的看著墨九狸問道:「說到底,你也是我們帝族少主的妻子,為何一定要做到如此地步啊?」

在他們看起來,墨九狸容貌出色,天賦奇高,加入帝族利大於弊,雖然他們不清楚帝云為何要殺了墨九狸,但是如果她願意放過他們,不讓他們臣服於她,他們絕對會齊力讓她嫁給帝族少主帝溟寒的,哪怕是帝雲反對也是沒用的啊……

為什麼墨九狸不來討好他們,求得他們的認可,卻非要讓他們臣服呢?這是十幾個老者心裡都想不明白的事情,難道還有什麼是他們不知道的事情嗎? 我吃驚的看着老道,又看看林子,忽然明白過來了。原來是這樣。這個林子居然就是橫死鬼,我不由得怒火中生,抱着爲人們除害的心理,舉起桃木劍就衝着林子的胸膛紮了過去!

只聽見噗嗤一聲,林子的血染紅了我的臉,他吃驚地不可思議的看着我,眼鏡睜得像銅陵一般大,嘴脣顫抖着說不出一句完整的話來:“你……你……”

我突然發現不對!鬼怎麼會有血呢!而且是鮮活的血液!

我趕緊轉過頭看那個老道,哪還有他的身影,只覺得後背被人掐住一樣,陰涼的風猛吹着,吹得我腦袋一陣清醒。

我突然驚恐的想起,剛纔那個老道是沒有影子的!

難道,那個老道纔是真正的橫死鬼!

現在的我完全是糊塗的,到底誰對誰錯,到底該相信誰,我心中一點思緒都沒有。恐懼感順着我的頭一直流到腳,我睜大眼睛看着倒在血泊裏面的林子,他伸出雙手,脖子像是被人掐住了一樣,緊緊的朝着我爬着,地上一片血跡斑斑,看起來恐怖異常。

我緊張的倒退兩步,不讓林子的手碰到我的褲腳子,林子看到我就像看到救命稻草一樣驚恐着眼睛想要緊緊抓住我。

到底誰是鬼?到底什麼是對,什麼是錯?這世界上比鬼更加可怕的是人心,難道……這是一場蓄謀已久的陰謀?只等着我自己往下跳?我的心頓時涼了半截。

只見林子那恐怖的模樣讓我越看越覺得惱火,瞬間所有的恐懼感都被憤怒代替,我舉起桃木劍,一步一步逼向林子,不顧他悲哀祈求的目光,帶着滿腔怒火,惡狠狠的問:“你……是不是一直都在騙我?這世界上……根本就沒有鬼!是不是?”

林子咿呀着,竟然說不出來話,他的嘴角流着鮮血,那一團團鮮紅的血液掉在地上竟然變成駭人的黑色。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