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這幾天梁洛巍有什麼動靜嗎?」林凡問道。

「一切表現還算正常,但就是太正常了,這才是真正的不正常。」李靜雯皺眉說。

「不用怕,一群跳樑小丑罷了,如果他們敢故意栽贓,那麼,我不介意給他們一個深刻的教訓!」林凡用冰冷的聲音說。

李靜雯有點奇怪地看了他一眼,她有一種感覺,林凡這段時間有點變了,至於是什麼變化,她一時也說不上來。

「其實我想他們也弄不出什麼大動靜來,如果他們真敢亂來,那就是挑起家族大戰,於家不過就是一個外來勢力,難道還真敢跟我們開戰?」李靜雯不屑地說。

「不,我感覺不會那麼簡單的,光是一個於家倒沒所謂,但如果他們跟本地的一些勢力勾結到一起,那就必須注意了。」林凡正色說道。

「他們敢!」李靜雯眉毛一揚,一股冷洌的氣息從身上散發出來。

「靜雯,我有一種預感,最近花城的形勢會非常複雜,而我可能會捲入到裡面去,而我身邊的人,也會因為我的原因,不可避免地跟著卷進去,你要做好準備了!」林凡倒了一杯水過來,喝了幾口,才正色跟她說。

「很嚴重?」李靜雯微微吃驚,她知道林凡不可能隨便恐嚇自己,既然他說得這麼嚴肅,也就是說,事情絕對不會太簡單。

「非常嚴重!」林凡說道。

「好吧,那我需要做些什麼嗎?」李靜雯問道。

「不需要,你們家最好不要卷進來,不然的話,可能會遭到巨大的損失。當然,你也不用太擔心我,我現在的能量並不小,一般人想動我,還得考慮考慮。」林凡冷笑道。

「還有一點,小心一點你們家裡的某些人,如果他們也跟那些人勾結起來,那就有麻煩了。」林凡警告她說。

李靜雯點了點頭,李家內部也不是那麼穩定,如果自己那些不甘寂寞的叔叔和堂兄弟跳出來,那還真是一件麻煩事。

兩人聊了一會,林凡便換上白大褂,朝各個科室走去。

一路上,那些相熟的醫生和護士都熱情地跟他打招呼,誰都知道林凡現在是安康最紅的醫生,比起梁洛巍還要紅上幾分。

一路來到了內科,徐龍生正跟幾個開早會,看到林凡進來,臉上頓時露出了喜色,匆匆講了幾句后,便結束了早會。

「林老弟,你終於來了,可想死我了!」徐龍生將他迎到了自己的辦公室,到上一杯茶給他,說道。

「徐老哥,你客氣了!」林凡笑道。

「是啊,你不知道,你走了這幾天,我們科里正好來了一個重症病人,我們出盡了全力,也沒有挽救過來,如果你在的話,也許那條人命就有救了!」徐龍生可惜地說。

「生老病死,並不是人力可以控制的,命不該絕的,那自然就有救,命中注定要死的,就算我在也沒有用。」林凡淡然說道。

「老弟,你什麼時候成了佛學家了?」徐龍生詫異地說。

「我不是佛學家,只是有感而發罷了。」林凡說道。

「林老弟,我怎麼感覺你出去一趟后,回來就有點不同了。」徐龍生看了他一會,說道。

「呵呵,人都是會變的,這沒啥。對了,除了那個重症病人,還有什麼特別的病人沒有?」 豪門天價妻 林凡問道。

「說起來還真有一個,昨天剛剛送來的,我們還沒有具體的診斷過,不過從初步的病情問詢來看,這個病人還真有點特別,你要不要看一下?」徐龍生想了一下,說道。

「行,反正我現在一個病人也沒有,看看也好,如果符合我的要求,倒也可以接過來。」林凡微笑道。

「行,那我們一會就走。」徐龍生高興地說。

「現在走吧,病人要緊。」林凡說道。

「好,林老弟果然是個好醫生。」徐龍生舉起大拇指,說道。

徐龍生帶著他來到了一間病房外面,林凡看了一下,裡面住的是女病人,微微一愣,便隨著他走了進去。

這間病房是單人間,住在裡面的是一個年輕女性,從她的相貌上看,不會超過三十歲,長相中等偏上,不過身材還很不錯。

陪在裡面的也是一個年輕女性,從相貌上看,應該是病人的妹妹。

林凡看了一眼,原本的主治醫生是一個叫楊蘭芝的人,他有點印象,是一個三十多歲的女醫生。

看到徐龍生和林凡進來,病人和她的妹妹都是愣了一下,問道:「你們是?」

徐龍生和聲說道:「我是內科主任,這位是我們醫院最有名的醫生,林凡林醫生!」

「你就是林醫生?」病人愣了一下,然後脫口而出,問道。

林凡微微笑了一下,說道:「是的,我就是林凡。」

「說真的,我來這裡就是沖著林醫生的名氣來的,只不過昨天來的時候,聽說你正在休假,心裡是非常失望,本來還想著如果今天你還不來上班的話,就親自去拜訪的。沒想到,今天你就來了,看來我的運氣還是不錯的!」病人眼裡泛著異彩,說道。

林凡聽了深為震動,沒想到自己給一個病人如此之大的希望,聽她的意思,估計也是非自己不治的。至於這裡原先的主治醫生,也就是掛一個名罷了。

「既然黃小姐你這麼相信我,那我就不謙虛了,只要我能治,一定會全力以赴的!」林凡深深地吸了一口氣,說道。

他走到床邊,讓病人黃依婷伸手出來,平放在床上,然後便給她把起脈來。

半晌,他睜開了眼睛,說道:「黃小姐,你最近是不是感到四肢乏力,特別是半夜的時候,時而會有抽筋的現象?」

黃依婷臉露驚色,這些她都沒有跟醫生說過,但沒想到林凡竟然從脈象就能看出來,這個最近名聲鵲起的醫生,果然不同凡響。

「是的,最近經常出現這樣的情況。」她老實地說。

「還有,你應該是自小便患有一種病,雖然看似對身體影響不大,但是,你可能不知道的是,你現在這種情況,就是那種病引發的。雖然這種病不會致命,但是,對你的影響也非常大,因為它讓你的睡眠質量受到非常大的影響,也間接縮短你的壽命。」林凡說道。

「林醫生,既然你能看出來,那麼是不是有辦法治好?」黃依婷臉上露出了希冀之色,問道。

「徐老哥,你安排一下吧,這個病人我接手了,楊醫生那裡,你幫我解釋一下!」林凡沒有回答她,而是對徐龍生說。

「沒問題,我原先就有這個打算,現在病人也有這樣的要求,那自然就更好了。放心吧,楊醫生那裡,我會溝通好的。」徐龍生笑道。

林凡再次道謝后,才對黃依婷說:「這病,我能治,不過說實話,你要有一個心理準備,因為你自己也應該知道,你這種病涉及到一些隱私。」

黃依婷臉上微紅,有點不好意思地說:「我知道,我不會介意的!」

「那麼,今天是不行了,明天早上我幫你治,不過要記住,在今晚十二點之後,就不要進食了。」林凡正色說道。

「行,我明白的。」黃依婷點頭說。

「一會我先給你開點葯,這對你的病情,特別是半夜抽筋的現象會有好處。」林凡說道。

(今天老頭子過生日,家裡大擺宴席,周氏一早就起來幫忙做事,估計只能一更了!不過大家放心,下個月會補回來的!) 於家的行動果然不慢,林凡從內科回來一會,一排車子就駛進了安康的大門。

林凡從窗口看下去,正好就看到那些人走下來,大部分都是大腹便便,一個個看上去都吃得肥肥的,不愧是油水部門出來的人啊!

于漢超沒有出現在這群人中,這讓林凡覺得既意外,也有點在情理之中。在給他治病的那段時間裡,兩人談了很多,對於這個主管醫療系統的領導,他覺得,于漢超算得上一個不錯的領導,而這次於家跟自己交惡,他也是最無奈的一個。

想到當初他老婆臨走前跟自己談的話,他心裡對這個身居高位的人產生了一種可憐的感覺,也許,這也是出身於大家族的一種悲哀吧!

如果之前他沒有向家裡求助,那麼,一切都會不一樣,但如果不求助的話,他自身的安全也得不到保證,這就是兩難了。

而現在,由於於鵬飛過度的強勢,而跟林凡徹底鬧翻了,于漢超雖然不想,但他也只能屈從於家裡的意見。

李靜雯已經下去迎接了,按理來說,林凡也屬於高層人員,也應該去迎接這些上級領導,但他沒有下去的意思,這些人如果不按常理出牌,那麼,自己也不惜跟他們斗一斗。

本來他想出去的,但看到這些人來了,他就乾脆留下來,想看看他們能玩出什麼花樣來。

在辦公室里坐了一個小時,李靜雯就推門進來,從她的臉色看,林凡就知道,那些人果然是來搗亂的。

「氣死我了!」李靜雯氣呼呼地坐了下來,說道。

「他們做了什麼?」林凡淡然問道。

「這群混蛋,他們竟然說我們的衛生條件不過關,責令我們整改!」李靜雯氣憤地說。

「就這一點?」 yy校園之惟我獨尊 林凡眉毛揚了一下,問道。

「這一點已經很無恥了,不過看他們的態度,估計還有後續手段。」李靜雯說道。

林凡冷冷一笑,說道:「隨他們來吧,我就看看,他們到底能無恥到什麼地步!我已經讓人去查了,看看最近於家還跟什麼人來往過!」

「林凡,你要做好準備,他們估計也是沖著你來的,不然不可能你一回來上班,他們就出現了。」李靜雯突然說道。

林凡冷冷一笑,說道:「這是肯定的,於鵬飛那個老傢伙最恨的就是我,如果抓不住我的痛腳,他是不會罷休的!不用管他,我們就坐等他出招,以不變應萬變!」

「我先過去了,剛才我實在是氣得不行,故意找借口回來的,不過也不能離開太久,天知道他們還會想什麼陰謀詭計!」李靜雯苦笑道。

林凡等她出去后,想了想,也慢慢走了出去,自己如果不露面,那些人估計也不好出招吧,那麼,自己就給一點機會,讓他們鬧得歡一點!

剛剛走到外科病房,就看到那群人正往那邊晃蕩,林凡心裡一動,也跟在後面,慢慢地走了過去。

他沒有注意到的是,在後面有一個人看到他走過去,馬上就臉露詭色,拿出電話打了出去。

林凡隨在那些人的身後走了一會,從外科走到內科,然後又走到兒科,一直走了差不多半個小時,也沒有發現什麼異樣。

就在這時,他的電話響了起來,拿出一看,卻是陳萍打來的,他有點奇怪,便接了起來,問道:「萍姐,什麼事?」

「林醫生,你有空么,外科這邊來了一個重傷病人,家屬指明讓你來治,你能不能來一下?」陳萍緊張地說。

「好,我馬上就來!」林凡沒有猶豫,說道。

他心裡雖然懷疑這是於家的一個陰謀,但是,就算是陰謀,林凡也沒有退縮的理由,做醫生,就不能拒絕病人的正常要求。

匆匆趕到外科,問了一下護士,便朝著急救室趕去。

還沒到門口,林凡就聽到裡面傳出一陣陣的慘叫聲,聽上去,傷勢還非常嚴重。

門外有幾個人站在那裡,估計是病人家屬,一個個神情焦急,看上去非常緊張。

但林凡卻有一種錯覺,這些人臉上的表情都有點牽強,那種緊張都是裝出來的。

他心裡有點明白過來,心裡冷冷一笑,不動聲色地推開門,走了進去。

「林醫生,你來了!」陳萍在裡面幫忙,看到林凡進來,有種如釋重負的感覺。

「怎麼回事?」林凡沉聲問道,這肯定是一個陰謀,但就不知道是怎麼回事了。

「病人出了車禍,據警察判定是醉駕,傷得很重,本來應該是外科的醫生做急救,但家屬卻強烈要求由你來做,否則他們不放心。」陳萍無奈地說。

林凡點了點頭,說道:「沒事,我來吧!」

他走過去,對正跟病人家屬說話的外科醫生說道:「王醫生,既然病人這樣要求,那就由我來做吧,委屈你了!」

「你就是林醫生?」病人家屬是一個中年婦女,長著一副尖長的臉孔,林凡一眼就看出來了,這人屬於那種為人尖酸刻薄之輩,一張嘴都是很厲害的,這種人,一般人都不會喜歡跟她有什麼交流。

「是的,我就是林凡!」林凡淡淡地看了她一眼,說道。

「我聽說你的醫術很高,是這間醫院最厲害的,所以,由你來救人是最好的,現在就開始吧!。」中年婦女用一副命令的口氣說。

林凡看著早就準備好的銀針和消毒水,戴上手套說道:「在我救人的時候,無關人等全部出去!」

看到中年婦女不動,林凡皺眉說道:「你沒有聽到我的話?」

「我是他最親的人,又不是什麼無關人等,自然不用出去了。」中年婦女說道。

「我的意思是說,除了醫護人員外,全部出去。」林凡皺了一下眉頭,說道。

「為不能留下來看?他是我最關心的人,如果不能看著你幫他治病,我怎麼知道你會不會動什麼手腳?」中年婦女用不相信的眼神看著他說。

「如果你想他平安無事,就馬上給我出去,別妨礙我治病!」林凡怒了,就算他明知道這是一個陰謀,但傷者的傷是真實的,作為一個醫生,他不可能會眼睜睜看著對方這樣受苦。

而且,這個傷者很有可能是受對方利用的人,應該並不知道於家的陰謀,所以,他一定不能讓對方出事,否則良心上過不去。

「你這是什麼意思,我怎麼就不想他好了?我告訴你,你這是對我人格的侮辱,我一定會將你告上法院的!」中年婦女怒氣沖沖地說。

聽到她這樣說,林凡更加的肯定了,這個女人跟傷者不會是什麼親屬關係,更大的可能是,她是於家的人,而這個傷者,只是一個受到利用的可憐人!

「萍姐,將她拉出去,不要再妨礙我救人了!」林凡皺眉說道。

陳萍也是十分憤怒,這個女人怎麼回事,剛才好象很急,讓自己找林凡過來,但林凡來了,她卻又故意刁難起來,一點也不顧傷者的痛苦了。

她跟另一個護士上前攔住中年女人,說道:「請你出去,不要再妨礙林醫生救人了!」

「他誣賴我,我要告他!」中年女人憤怒地叫道,一直掙扎著。

但陳萍對林凡是極度信任的,她才不管這個女人怎麼叫,將她架了出去,然後在別人異樣的眼神中,將門關了起來

林凡已經開始檢查起來,這個傷者的傷勢還真是嚴重,全身多處骨頭撞斷,特別是胸口處,幾根肋骨都斷了,直接威脅到心臟。

還好的是,跟上次于漢超的傷比起來,這些傷還好一點,只是讓他無語的是,傷者的傷口處,竟然有毒!

這種毒很詭異,看上去不是很急,但林凡卻發現,它的蔓延速度非常穩定,頂多就是兩三天時間,便會蔓延到全身!

如果不是認真看,還真檢查不出來,而如果不檢查出來的話,到時候,這個傷者就會非常危險,甚至會有生命危險,那時候,自己就麻煩了。

還真是陰險啊,於家真是不出手則已,一出手就想要自己的命啊!

想了一下,林凡有了主意,便動手開始幫他先解毒。

一根根銀針扎了下去,將那些毒一點點逼了出去,讓他稍稍心安的是,這些毒現在的蔓延速度並不算太快,對於自己的解毒並沒有形成太大的威脅。

陳萍驚訝地看著他的動作,有點不解,為什麼他並沒有象以往一樣給傷者接骨,而是做這些自己看不懂的動作?

一直等林凡停下手,她才問道:「林醫生,這是怎麼回事?」

「病人讓人下了毒,這才是真正致命的,有人想害我!」林凡對她很信任,說道。

陳萍大驚,這到底是怎麼回事,怎麼看上去事情有點複雜起來了?

但林凡卻沒有空理會了,開始幫傷者清理起那些傷勢來,由於做了針灸麻醉,倒也不怕病人會因為劇痛而有什麼異常。

花了整整一個小時,林凡才停下手,而他的衣服全都濕透了。

(今天老頭子大壽,來的人很多,實在太忙了,這一章碼得有點不滿意,但實在沒時間改了!今天就二更了,不好意思!) 看到林凡停下了手,陳萍有點心疼地幫他擦掉臉上的汗水,同時問道:「怎麼樣了?」

林凡臉上露出了笑容,說道:「幸不辱命,人救回來了!不過,就跟我剛才說的一樣,他是讓人暗算的,所以,一定要小心一點。」

陳萍點了點頭,說道:「放心吧,我們一定不會讓壞人有機會可乘的。」

而在林凡在裡面動手救人的時候,急救室外就聚滿了人,那些來這裡檢查的人全部到位,正聽著那個中年女人的訴說。

很顯然,她的話無法打動任何人,有點常識的人都知道,她完全沒有站在理字上面。

不過,就是有些人為她說話,一個大腹便便的男子,市衛生局的副局長王平一直詳細地問著她,等她說完,便皺著眉對李靜雯說:「李院長,你們醫院的一些做法不對啊,就算要勸家屬離開,也不能用暴力的手段,你看,她手臂上都讓抓紅了!」

李靜雯心裡一陣冷笑,這些人終於開始挑刺了!

「王副局長,我想問一下,如果當時這位女士不走開,我們的醫生怎麼進行施救?你要明白一點,這裡是急救室,只有醫護人員和病人才能進去的地方,她一個家屬,怎麼可能呆在裡面?」李靜雯淡淡地說。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