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那就只剩下一個解釋,干錯人了!

可是,對方明明是自己送上門兒的,除了靜靜還能有誰?

他突然想到這套房子里,除了舒雅靜之外,還真有兩個女人呢。

不可能是周詩倩吧,她可是警花的老媽,秦烽又是第一次來家裡拜訪,再熱情也不至於把自己也搭上地步。

那就是周沐思嘍!

想想也不太可能,之前吃飯和打牌的時候,她都站在秦少的對立面呢。

可以肯定的,此人絕非舒雅靜。秦烽開始頭大,他在心裡給自己鼓足了勇氣,伸手按下頂燈的開關。

隨著開關的清脆聲響,原本漆黑的房間被照的雪亮,他低頭一看,頓時一個腦袋兩個大,可不就是小妞兒周沐思。

周沐思俏臉慘白,貝齒緊咬著下嘴唇,身體不住的顫抖,額頭上滿是冷汗。

因為裙擺被撩了上去,兩條纖細筆直的美腿完全露在外面,睡袍又是弔帶款式,香肩和玉臂也暴露在空氣中。

再看兩人緊密相連的地方,一絲殷紅正在往外流,在床單上形成幾朵鮮紅的梅花。

秦烽心道怪不得一開始就覺得不對勁,周沐思跟舒雅靜的體型有著天壤之別,都怪自己太急色,沒搞清楚對方是誰,就祭出了小秦烽,這下好了,闖禍闖大了!

他甚至開始想象,明天一早周銘楚拎著菜刀滿世界砍殺他的情景。

眼前的事情真的不知道該怎麼處理,他乾巴巴的問道:「表妹,怎麼是你啊?」

「你問我,我問誰去?」周沐思用顫抖的聲音說:「你幹嘛跑到我的房間里來?我知道了,你想要強姦我,你這個禽獸,竟然連女朋友的表妹也不放過!我要告訴爸爸,讓他派人來抓你……」

周小妞兒的聲音越來越小,由此可見破瓜帶來的痛楚,對她有多麼的嚴重。

「等等……」秦烽趕忙打斷她的話,說:「這是我的房間好不好,你闖進我的房間,然後上了我的床,就算是強姦,也是你強姦我!」

周小妞兒大眼睛一瞪,因為劇烈的痛楚,她馬上又皺起了眉頭:「明明是我的房間,你還敢倒打一耙!」

「你胡說,怎麼就成你的房間了?」秦大少的眼睛瞪的比她還大。

「廢話,我每次來姑姑家,都是住這間客房的。」周小妞兒哼道。

其實,早在小秦烽進入她身體的那一刻,周沐思就已經完全酒醒了,她腦子裡冒出的第一個念頭,就是自己被強姦了,自己是受害者,以至於把其他的事情忘記的一乾二淨。

秦烽真想在她的屁股上狠狠的打一巴掌,耍賴皮可不是好孩紙。

他換了一種口吻:「好吧,你說這是你的房間,那我問你,我該睡在哪裡?」

周小妞兒想也不想的說:「你是表姐的男朋友,當然跟表姐睡……不對,好像今天是我跟表姐睡,客房給了你……」

我謝天謝地,外帶謝謝你全家,你總算想起來了。

小妞兒傻眼了:「……難道,是我走錯了房間?」

「廢話,不是你是我啊?」秦大少氣勢很足的說:「所以說,錯在你不在我。」

小妞兒急的眼淚都流出來了,反問道:「就算是我走錯了房間,你就可以強……就可以對我為所欲為嗎,就是你的錯……」

「喂,做人不可以不講理的!」秦烽瞪著她說:「我以為是你表姐靜靜,對自己的女朋友,當然不需要客氣。誰知道是你丫頭,老子虧大了。」

「你虧什麼,嗚嗚,人家才虧大了……」周小妞兒梨花帶雨道:「最寶貴的東西,就這麼被你給搶走了,以後我還怎麼做人嘛……嗚嗚……」

秦烽苦笑不已,哥又不是故意的,要知道是你,我能上嗎?瘦的皮包骨頭似的,除了屁股之外,沒有一處手感好的地方。

不得不說,女孩子的眼淚是最好的武器。

他嘆氣道:「好吧,我先把東西拿出來,有話咱們好好說。」

他剛動一下,周沐思就馬上抱住了他的腰,劇烈的吸著冷氣說:「不用動,好痛!」

最新全本:、、、、、、、、、、 秦烽被她死死抱住,臉上只剩下苦笑了,心道周沐思這丫頭的身體還真不是一般的羸弱,哥也算是花叢老手兒了,第一次見疼成這樣的女孩子,

轉念一想倒也正常,拿下卉卉、芳芳她們的時候,是因為有靈力的進入和快速的修復,

他有些憐惜的看了一眼還在發抖的周小-妞兒,不管誰對誰錯,吃虧的也的確是她,他心一橫:不如幫她一下,

隨著他這種想法的產生,一股靈力從丹田金丹里分出,順著經脈快速的運動到小秦烽那邊,進入到周小-妞兒的身體,

要知道他這樣的做法,會把一個普通的女孩子變成修真者,

按照他和周沐思的關係,大可不必做出這麼大的犧牲,

算了,畢竟人家是女孩子,珍藏了十八年的最珍貴東西沒了,而且還要承受痛苦,實在是有點兒可憐,算是對她的補償吧,

本以為那些靈力足夠用的了,一進入周小-妞兒的身體,卻如泥牛入海,瞬間不見了蹤影,

結果嚇了他一跳,怎麼回事,

不行,得再試試,這種狀況還是第一次出現,很有必要搞清楚原因,

第二次,他放出了更多靈力,

這些靈力在周沐思的花園處流轉幾圈,便再一次消失的乾乾淨淨,他不由的想起第一次往小鼎里輸靈力的情景,跟現在何其相似,

可面前的確是個有血有肉、有體溫的活生生女孩子,不然的話他真懷疑周沐思是不是一尊法器,

周小-妞兒慢慢的抬起頭,一臉詢問的表情,還對著他眨了眨大眼睛,

「你……你想說什麼,」秦烽問道,

「剛才是不是你搞鬼,」小-妞兒沒頭沒尾的問了這麼一句,

秦烽正色道:「什麼我搞鬼,咱們不都已經弄清楚了嗎,是你走錯了房間,我只不過是無心之失罷了,」

周沐思搖頭說:「你理解錯了,我是問剛才……幾秒鐘之前,是不是你把什麼東西弄到我這裡……」

這些話說的有些過於曖-昧,男人跟女人在一起,關鍵部位緊密相連,男人能把什麼東西送進女人的身體,

秦烽一驚:「你能感覺到,」

「當然能,」小-妞兒撅著嘴巴:「那些東西是從你的那跟東西,進入我身體的,冰涼涼的很舒服,」

冰涼涼,

根據梅卉、林採薇等女的描述,替代痛苦和修復受損之處的明明是一股暖流,怎麼到了周小-妞兒這裡,變成了冰涼涼的,

「你確定不是暖洋洋的感覺,」他馬上問道,

小-妞兒點頭說:「是熱還是冷,我能分清楚的,」

「不是,我也不知道該怎麼說,好吧,咱們再試一次,你仔細去感覺,」秦烽說話的同時,已經引導了第三股靈力,

這次的靈力更多,已進入小-妞兒的身體,她就開始不由自主的輕-顫,有所不同的是之前是痛楚之下的顫抖,現在她一臉的愉悅表情,

靈力和上次一樣,很快消失不見,彷彿從未出現過似的,

小-妞兒看著他的大眼睛連著眨了好幾下,加上一張近乎完美的錐子臉,讓他很容易聯想到一個詞,,萌,

「你想說什麼,」他開口問道,

「確確實實是冰涼的感覺,是冷不是熱,」小-妞兒鄭重其事的說,

「你剛才是怎麼做到的,能不能繼續啊,」小-妞兒嬌-聲道,

這妞兒可真夠貪心的,秦大少心想哥好不容易吸收天地之靈氣,經過數次的大周天運轉,才變成靈力,你丫頭不一會兒功夫就「吞掉」了那麼多,而且是一點兒功效都沒有那種,給你豈不是太浪費了,

「你不那樣的話,人家真的很痛的嘛,」小-妞兒甚至開始撒嬌了,

「好好好,怕了你了,」秦大少嘆氣道:「認識你,算得上交友不慎,剛見面幾個小時,你就往我的上鑽,而且還要我辛辛苦苦修鍊而來的靈力,」

小丫頭得到了滿足,自動的把「修鍊」這句話的內容給無視掉了,

一股接一股的冰涼襲來,讓她感覺舒爽不已,雖然緊閉著小-嘴,但鼻子里還是哼出聲來,

半個小時后,秦大少體內的靈力至少被耗損了六成,再看懷裡的周小-妞兒,原本略顯慘白的膚色中,竟然隱隱出現一絲玉色,而且是白裡透紅的那種,

看著因為舒爽而緊閉雙眼的她,秦大少氣不打一處來,一巴掌拍在小-妞兒翹翹的屁-股上:「你早就不疼了是不是,」

周沐思小心翼翼的睜開眼睛,小聲說:「人家不是故意的,可那種冰涼涼的感覺,真的讓人家很舒服,我還想要~」

要,要個毛啊,你-爽了半天,哥也該收回點兒租子了,

他一個翻身將周小-妞兒壓在下面,惡狠狠的說:「你得了那麼多的好處,是不是也該讓我-爽一把了,」

周沐思不由的緊張起來,其實早在第三次冰涼感覺的時候,她就已經不疼了,之所以一次次的騙秦烽,是因為那種舒爽的感覺讓她欲罷不能,就算心裡清楚的知道跟未來姐夫做這樣的事情,是不被允許的,但她就是狠不下心來,

見秦烽要真刀真槍的開始,她能不緊張嗎,

而且,還有一種涼涼的感覺,同樣也讓他欲罷不能,。追哪裡快去眼快.。 好在房間的隔音比較好,距離不遠的主卧室和次卧室里的兩人,都沒有被吵醒。

其實,之前周沐思的那聲尖叫,熟睡中的周詩倩聽到了。但自那聲之後,周小妞兒沒有再大吵大鬧,姑姑當是自己出現了幻聽,或者是做惡夢,也就沒當回事兒。

舒雅靜則是因為近一個小時的床戰耗盡了力氣,回到自己房間之後便睡著了,就算是打雷都不一定能聽到。

秦烽的腦子裡只剩下奮力衝殺這一個想法,兩人都只剩下喘氣的聲音,周沐思香喘了好一陣,抬手打在他的背上,哼道:「魂淡,還不趕緊起來,一會兒被表姐發現了,看你怎麼解釋。」

「呵呵,一個巴掌拍不響,需要解釋什麼?」他壞笑著說。

「你說什麼?」小妞兒氣鼓鼓的看著他:「別想拉我下水,這件事我跟你沒完!」

秦烽眼睛盯著她盈盈一握的小胸脯,笑嘻嘻的說:「剛才好像有人說,可以當什麼都沒有發生過,現在要食言而肥嗎?」

「誰讓你對我做壞事的?」

「誰讓你自己送上門的!」

「我送上門怎麼了,只要是違背對方意願發生的關係,都可以被判定為強姦!本姑奶奶可是學過法律的,我老爹又是警察,你死定了!」小妞兒硬氣十足的說。

「既然是這樣,我覺得有必要被警察抓走之前,再來幾把!」

周沐思沒想到他的「戰鬥力」如此的強悍,趕緊開始求饒。

很久之後再看周沐思,一頭汗水和臉上的些許疲態,並沒有因為接連的大戰而昏睡過去。

「魂淡!」她出聲嗔道,語調中帶著無盡的媚態。

秦烽喘著氣說:「我想殺人滅口,不行嗎?」

「當然不行,我是你女朋友的表妹好不好,你不能殺人滅口。」周小妞兒表情嫵媚的白了他一眼。

「嘿嘿,現在你不光是我女朋友的表妹,這麼簡單的身份吧?」他壞笑著說。身邊的女孩子,上圍尺寸都是比較突出的,此時這種盡在掌握的感覺,也是很不錯的。

「哼,那你敢把我們的新關係,告訴表姐嗎?」小妞兒嬌滴滴的問道。

廢話,當然不敢!

他想起在來省城的路上,舒警花專門交代過不許他荼毒自己的表妹,可現在呢,已經把剛認識幾個小時的周小妞兒搞上了床。

雖然是她自己送上門兒的,可誰規定可人家送過來了,你就可以吃?

他腦子裡不由自主的出現一個畫面:周小妞兒坐在一旁抹眼淚,控訴他的禽獸行徑,周銘楚夫婦和舒雅靜母女四人,一人一把刀,在後面追砍他。

得想個辦法讓小妞兒守口如瓶,否則話明兒一早絕對是雞飛狗跳的場面。

可是騙女孩子,他又有些於心不忍。

腦子裡領館一閃,他開口說:「表妹,你的體質不同於普通人,你知道嗎?」

「知道啊!」周小妞兒很沒心沒肺的說:「剛才知道的,別以為人家年齡小,就什麼都不懂!姐上中學的時候,認真的研究過男人女人的不同之處呢。而且到現在,我都是《健康之友》雜誌的忠實擁護者。」

那就好,省的給你惡補生理知識。

秦烽笑著說:「那你也應該知道,我跟普通人也不一樣。實話告訴你吧,你的未來表姐夫我,是傳說中的武林高手,能用真氣改變你的體質。」

「真的嗎?」小妞兒先高興了一下,馬上又說:「可我對自己現在的體質,很滿意啊。」

遇上這麼個傻缺,秦大少表示鴨梨山大。

最新全本:、、、、、、、、、、 本以為騙住小妞兒周沐思是一件很簡單的事情,秦烽卻還是詞窮了。

沒辦法,聰明人搞定一般人是小事一樁,可現在面對的是個精明的傻缺,讓他頗有秀才遇到兵的感覺。

他心一橫,豁出去了!

「妞兒,哥實話告訴你吧,我不是普通人。」他鄭重其事的說。

小妞兒大眼睛一眨:「我知道啊!」

「你知道?」秦大少吃了一驚:「你怎麼知道的?」

他接的很清楚,自己好像沒有說漏嘴,關於修真者的這個身份,一個字都沒有跟她透露過。

小妞兒眼眉一挑,嬌聲道:「剛才你自己說的啊,說自己是武林高手,還給我輸送了真氣呢。」

我去!你能再傻缺一點兒嗎?

從小妞兒清澈無比的眼睛里,他能看出些什麼來,那就是周沐思對他武林高手的身份,已經深信不疑了。

這才叫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早知道就不隨口一說了。

他苦笑一下,一字一句道:「剛才是騙你的。你先別生氣好嗎,接下來的話我保證每一個字都是真的,我是修真者,修真者你懂嗎?看來,我得好好地跟你解釋一下,什麼?你懂!」

小妞兒生氣的表情一掃而光,小腦袋點的如小雞啄米一般。

我擦,秦大少快要抓狂了,修真這麼隱秘的事情,這妞兒怎麼可能知道?何慕晴的姥爺可是軍方炙手可熱的人物,她也只是知道個皮毛而已,面前的小丫頭是怎麼知道的。

小妞兒嘴角一翹,傲聲道:「不就是修真嘛,我很早就知道了!因為我一直在看雷鍋的《都市邪主》和《醉卧群芳》,裡面講的都是現代修真的故事,很精彩呢。」

我勒個去!

秦烽死的心都有了,這貨絕對不是一般的傻缺,網路上的內容你也敢信?

要說黃筱芷因為信了,有情可原,畢竟人家年齡小。可你呢,都是大一的學生了,竟然也信了。

這有點兒站著說話不腰疼的嫌疑,其實就連秦烽自己看這兩本書的時候,也覺得很有代入感呢。

他覺得不應該在這個問題上繼續糾纏,你愛信就信吧,不管怎樣修真者的確是存在的,也不能完全說人家的書里是編的。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