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可已經被嫉妒佔據了內心的白天娥哪裡聽得進夏馬威的話,不顧一切地朝夏馬威衝過來,別說夏馬威的勸阻了,那兇狠的來勢就算是陳天伸手去攔,都不一定能攔得下!

只見化身為母老虎的白天娥惡狠狠地撲向夏馬威,就在那冒著寒光的指甲即將抓到夏馬威的臉,一出手起臉花的悲劇即將上演的的時候,不可思議的一幕出現了!

不知道什麼緣故,來勢洶洶的白天娥整個人忽然「霍」一聲,就這樣子平白無故地消失在「指南針」探險隊其他隊員的面前! 沒錯,白天娥真的就像人間蒸發了似的,就這樣子在「指南針」探險隊其他隊員的眼皮子底下驟然消失了!

看到這詭異無比的一幕,在「指南針」探險隊其他隊員不僅都驚呆了!

要知道,白天娥可是一個大活人,怎麼可能無緣無故地消失喲!

這……這肯定有問題!

就在「指南針」探險隊其他隊員為白天娥的突然消失而大吃一驚,一時間不知所措的時候,夏馬威「哎」一聲幽幽地發出了哀嘆,表現出極為無奈的模樣!

聽到了夏馬威的這一聲嘆氣,在「指南針」探險隊其他隊員不由得氣不打一處出,尤其是陳天,氣得幾乎吐血,不禁板著臉怒斥道:「夏馬威,瞧瞧你自己那副德行!白天娥為了你才消失的,你不僅不幫忙找一下,還在哪裡唉聲嘆氣的,算幾個意思喲!」

面對陳天的指責,夏馬威哭喪著臉對陳天辯解道:「我不告訴白天娥了嗎?別過來,小心有坑!」

「有坑,什麼坑?」陳天一聽夏馬威這句話一時間也是怔住了。

夏馬威眨了眨眼,用手指著尖叫女鬼石頭像後邊的位置,詫異地對陳天和「指南針」探險隊其他隊員說道:「這裡啊,你們沒看到嗎?」

陳天和「指南針」探險隊其他隊員一聽夏馬威這句話,一個個不約而同地抬起了腦袋,朝夏馬威手指的方向望去。

憑藉著「海洋王」強光手電筒的照射,陳天和「指南針」探險隊其他隊員驚愕地發現,就在尖叫女鬼石頭像的背後,居然出現了一個大窟窿,黑乎乎地朝外邊冒著涼颼颼的寒氣!

夏馬威聳了聳肩,十分無奈地解釋道:「我都提醒了,可不知道為什麼,白天娥就是不聽,而且發了狂似的朝我撲來,然後你們都看到了,直接掉坑裡!」

啊,原來是這樣子呀!

在尖叫女鬼石頭像胸口的位置,有一個隱藏得極深的開關,在尖叫女鬼石頭像被推倒之後,機關就會被觸動,利用預先裝設的齒輪和鏈條扯動暗門,露出這個大窟窿!

陳天這才恍然大悟,「砰」一聲重重地拍了一下自己的腦袋,然後用帶著歉意的語氣對夏馬威說道:「我去,我還當你連這個石頭像都不放過……」

聽到陳天這揶揄的話,夏馬威氣得嘴巴都歪了,馬上在哪裡:「哇、哇、哇,你們把我夏馬威當成了什麼人啦!」

陳天「嘿」、「嘿」、「嘿」地乾笑了幾聲,還想接著再說幾句什麼,尖叫女鬼石頭像後邊的大窟窿裡邊突然傳來了白天娥欲哭無淚的聲音:「嗚嗚嗚,你們還有空在那聊天啊,還不快來救我呀……」

聽到白天娥這哀怨的求救聲,陳天和夏馬威這才回過神來,立刻跑到了大窟窿的上方,朝底下喊道:「嘿,白天娥,你沒事吧?」

此時此刻,跌進大窟窿底下,中了機關埋伏的白天娥一聽這話,馬上惱火地叫嚷了起來:「肯定有事啊,這裡又黑又冷,還好大的灰塵……咳咳咳!」

要知道,這暗門估計這二、三十年來都沒有被人開啟過,日積月累,肯定沾染了厚厚的塵埃,給這麼「嘩啦」地一翻,兜頭兜腦地潑下來,可想而知此刻的白天娥是多麼狼狽!

作為同在「西北狼」特種兵裡邊服役的隊員,夏馬威一直暗戀有著「西北一枝花」美譽的白天娥,一聽白天娥受到委屈的聲音,二話不說就從張小美的手裡奪下了「海洋王」強光手電筒,「霍啦」地縱身一躍,毫不猶豫地就跳進了大窟窿裡頭!

夏馬威一跳進大窟窿裡頭,馬上就「呼……」地揚起了大量的塵埃,嗆得夏馬威也「恩赫」、「恩赫」、「恩赫」地大聲咳嗽起來,搞得夏馬威只好用衣袖擋著自己的鼻子和嘴巴,蹙著嗓子朝大窟窿裡頭喊道:「白天娥,你怎麼了呀,還好吧?」

「一點都不好!」這個時候,白天娥一字一頓的哀怨叫聲幽幽地傳到了夏馬威的耳畔,夏馬威心頭一瘮,馬上打著「海洋王」強光手電筒朝眼前的這個身影照去!

只見這個時候,一個灰頭灰臉的白天娥赫然出現在夏馬威的面前,簡直可以說是從潔白華麗的一隻「白天鵝」直接變成了一隻灰不溜秋的「灰天鵝」,哪裡還有嬌俏迷人的「西北一枝花」的蹤影喲!

「哎喲,真是蛋疼!」夏馬威看到這個場景不由得心疼無比,立刻上前幫白天娥拍打起身上的灰塵,不料越是揮舞手臂,越是激起更多的塵埃,氣得白天娥一隻手捂住自己的口鼻,一隻手死命地揪著夏馬威的耳朵!

大窟窿裡邊立刻傳來了夏馬威殺豬一般的嚎叫聲!

真是相愛相殺、相生相剋的一對活寶啊!

陳天和「指南針」探險隊其他隊員看到大窟窿裡邊的啼笑皆非這一幕,不由得哭笑不得!

這個時候,遠處鎮守拐彎處的許正陽忽然低聲地發出了警戒:「不好,我聽到了急迫的腳步聲,遠遠地從密道的遠處傳來!你們搞定了沒有,我們得快點轉移了!」

聽到許正陽的這一陣告警,陳天和「指南針」探險隊其他隊員不由得心頭一凜,暗自不爽地叫罵道:「嘿,滬海灘唐門的三巨頭真的就是冤魂不散呀,一直死死地追擊在我們『指南針』探險隊的後邊呀!」

陳天是明白人,第一時間就對許正陽和吳磊喊道:「許隊副,吳磊,你們趕緊過來,通往『雪女寶藏』的暗門被夏馬威打開了!」

「太好了!」許正陽和吳磊聽到這句話,馬上喜不自勝地歡呼起來,然後急忙一溜煙地朝尖叫女鬼石頭像這邊「咚」、「咚」、「咚」地跑過來,忙不迭地跳進大窟窿裡邊。

陳天在看到了「指南針」探險隊其他隊員全部都進入到這個大窟窿裡邊后,打量了尖叫女鬼石頭像與大窟窿之間的距離后,用腳將被夏馬威按倒的尖叫女鬼石頭像使勁地一踢,然後整個人猛地朝大窟窿「嗖」地一撲!

只見一道黑影「嗖」地閃過,陳天愣是在被放倒的尖叫女鬼石頭像再度豎起,暗門重新被關閉的這一瞬間鑽入到大窟窿裡邊,真是快如閃電,迅如流星啊!

當暗門「哐當」一聲被重新合攏的時候,陳天的心才稍微安穩了一些,但是很快就被自己眼前漂浮的那些灰濛濛的塵埃所嚇到了。

視線受阻,呼吸困難,這就是陳天進入到暗門裡邊的第一感受。

就在陳天感到十分為難之時,這個時候陳天聽到許正陽低沉的聲音從不遠處傳來:「大家別慌,朝我這裡來!」

聽到許正陽的這一句之後,「指南針」探險隊其他隊員馬上用手捂著口鼻,朝著許正陽呼喊的方向跑去,很快就走出了灰塵瀰漫的區域,來到了一個空氣相對清新的地方。

這個時候,早就已經筋疲力竭的「指南針」探險隊其他隊員不禁都疲憊不堪地靠著牆壁癱坐下來,像是剛耕完田的老牛似的「呼哧」、「呼哧」、「呼哧」地喘著大氣,一個個臉上都帶著劫後餘生的神情。

憑藉著這短暫的歇息時間,陳天迅速觀察起這個地方的情形,心裡邊不由得緊張了起來。

只見這裡和外邊簡陋地挖空的密道不一樣,呈現出修得整整齊齊的一個四方形通道,看起來高大寬敞,和華夏中原大地的墓道極為類似,明顯就是有人刻意營造出來的一個地下通道,通往幽深的遠處一個不知名的地點。

這……這簡直就是地下墓道嘛!

太奇怪了,在這伸手不見五指的尼泊金高原的地底,居然有人花了這麼大的力氣和心思營造了這麼一個地下通道,其目的又是什麼呢?

望著那幽深的遠方,陳天心頭不禁聯想到了四個字,那就是「雪女寶藏」!

一想到傳說之中的「雪女寶藏」很可能就在這悠長的地下墓道之中,陳天的內心就感到十分複雜!

實際上,陳天這一趟來到尼泊金高原的目的,並不是傳說之中富可敵國的「雪女寶藏」,而是「雪之國」絕霜城中的磁歐石。

但是不知道為什麼,在白衣神秘人、滬海灘唐門和實驗室元老會各大組織的聯合絞殺之下,自己和「指南針」探險隊其他隊員身不由己地捲入到對「雪女寶藏」的搜尋之中。

可以說,陳天已經失去了對本次探險的控制和主導,這令陳天感到十分鬱悶!

「實際上,我們不正帶領著滬海灘唐門的三巨頭往『雪女寶藏』走呀?」陳天想到這一層,不由得「呵」、「呵」、「呵」地苦笑了幾聲,表示自嘲。

就在這個時候,許正陽忽然「霍」一聲站了起來,對橫七豎八躺著的「指南針」探險隊其他隊員大聲地說道:「大家都振作起來,行不?滬海灘唐門的三巨頭一直對我們緊追不捨,如果我們現在放棄了逃離,萬一給他們發現了機關的秘密,進入到這地下墓道,那我們真的就麻煩大了!所以呀,現在真的不是休息的好時候!」

聽到徐正陽的這句話,陳天點了點頭,也站了起來對「指南針」探險隊其他隊員鼓氣道:「許隊副說的很對!滬海灘唐門的三巨頭一直如同幽魂一般死死地跟著我們,甩都甩不掉,如果我們坐以待斃,那真的就是辱沒了『華夏特種兵精英』這幾個字!大家說對不對?」 要知道,這一支「指南針」探險隊的所有隊員都是一號boss在華夏特種兵精英選拔賽中精挑細選出來的特種兵精英,軍事素養和作戰能力絕對是頂級,而且各自的作戰經驗極為豐富,具有高度的自尊、自信和自愛。

給陳天這麼一說,「指南針」探險隊的其他隊員都各自在自己的心中,好好掂量了「華夏特種兵精英」這幾個字沉甸甸的份量。

要知道,不是每一瓶牛奶,都叫「特侖蘇」。

同樣的道理,不是每一個特種兵,都叫「華夏特種兵精英」!

能夠被冠於「華夏特種兵精英」這幾個字的特種兵,都是各自戰區裡邊的超級尖子兵,絕對是萬里挑一,各方各面都無比頂尖的高手!

但是到了這一刻,這些所謂的「華夏特種兵精英」都極為萎靡地蜷縮在地下墓道的角落裡邊,簡直就是大煞風景,有辱斯文,傳出去還不給人笑話死?

想到這,「指南針」探險隊的其他隊員紛紛都咬緊了牙關,硬撐著站了起來,然後對陳天說道:「陳隊長,許隊副,你們放心吧,我們沒事,還可以繼續戰鬥呢!」

嘿,激將法果然奏效!

算你們都有種!

陳天欣慰地環視著「指南針」探險隊的其他隊員,笑著說道:「很好,大家都是好樣的!話不多說,許隊副你在前邊帶路,我們繼續往裡邊走吧!」

許正陽聽到了陳天的這一句話,沉吟了一會,才謹慎地對陳天問道:「陳隊長,我想多嘴提問一句,我們真的還要往裡邊走嗎?」

「對呀,」陳天不假思索地回答道,「不走我們難道在這裡等滬海灘唐門的三巨頭啊?」

「那你不怕裡邊有什麼不對勁的東西?」許正陽又繼續問道。

陳天笑了笑,對許正陽輕鬆地說道:「哈哈哈,什麼叫做『不對勁的東西』呀?你的意思是不是,『雪女寶藏』的納西價值連城的寶藏?放心吧,我相信那些東西動搖不了我們完成一號boss任務的決心和意志!」

「對、對、對,什麼寶藏算球呀!」夏馬威第一時間跳出來聲援陳天,然後又一臉花痴地補充說道:「只要讓我擁有白天娥,我就感覺擁有了全世界!」

「你給我滾,有多遠滾多遠,我都不想理你!」畫面外傳來了白天娥小妹妹的畫外音,很明顯到現在,白天娥還在遷怒夏馬威讓她掉到坑裡的事情。

「指南針」探險隊的其他隊員聽到了這句話也是樂了,然後一個個都對許正陽說道:「沒錯,繼續走吧,寶藏雖然無比貴重,但是絕對動搖不了我們的決心!」

「那就好!事不宜遲,我們這就開始走路吧!」許正陽說完這句話之後,便不再猶豫,馬上就端起手裡「海洋王」強光手電筒,一馬當先地走在「指南針」探險隊的最前頭,為「指南針」探險隊的其他隊員帶路。

看到許隊副仍舊堅持著,「指南針」探險隊的其他隊員也都咬緊牙關,搖搖晃晃地站了起來,緊跟著許隊副朝地下墓道幽暗的深處走去。

實際上,包括「指南針」探險隊的硬核隊長陳天在內,此刻心裡邊也像是栓了十五個小桶似的,七上八下。

因為對未知的遠方,到底有著什麼危險、機關和陷阱,「指南針」探險隊的所有隊員可謂一無所知。

此時此刻,「指南針」探險隊的所有隊員有的,就是自己堅定的信念,不屈的意志,頑強的鬥志,和戰而勝之的決心!

來吧,如果真的需要面對困難挑戰,需要戰勝敵人險阻,那就不妨一塊兒來!

要知道,老子可是特種兵喲,特有種的兵,懂不懂?

但是讓「指南針」探險隊的其他隊員感到十分奇怪的是,這一條地下墓道十分筆直平坦,一路走來風平浪靜,別說出現什麼潛伏的敵人怪獸,機關陷阱了,就連一塊凸起的地磚都沒有,原本走得小心翼翼的「指南針」探險隊所有隊員幾乎不花吹灰之力,就暢通無阻地來到了地下墓道的盡頭,一個十分開闊的空間!

「這……這又是哪裡呀?」「指南針」探險隊的所有隊員都來不及喘一口氣,就四下好奇地張望了起來。

這是一個無比寬敞的位置,一眼望去都是無邊無盡的幽暗,頂上看起來高、聳得看不到頭,彷彿就是一個巨大的異度空間,讓「指南針」探險隊的所有隊員有一種穿越的錯覺。

太驚人,太震撼了!

真沒想到在這尼泊金高原地底之下,居然還有這麼巨大的異度空間,實在太不可思議了!

「指南針」探險隊的所有隊員都感到十分困惑,不由自主地將「海洋王」強光手電筒朝這個巨大的異度空間照去,但是很快就發現,即便是「海洋王」強光手電筒的強烈白光,都無法透射進這一片巨大的異度空間裡邊!

那場景,就像是一隻黑色的巨獸,「啊嗚」一口就把「海洋王」強光手電筒的強烈白光全部吞噬進去一般!

所以你就可以想象得到,這個異度空間該有多大,該有多寬,修建的難度得有多大!

這個時候,口直心快的夏馬威第一個開口說話了:「陳隊長,不是說這裡是『雪女寶藏』的所在地嗎?怎麼是這樣子黑不溜秋的地方呀!」

「我也不清楚,」陳天眉頭緊皺地說道,「大家都小心為妙!」

這個時候,「指南針」探險隊的所有隊員還在發愣,一直保持沉默的王莫威忽然悠悠地開口說道:「陳隊長,我怎麼感覺我們好像是在一個大墳墓裡邊呀?剛才走的是墓道,現在所處的是是主墓室么?」

王莫威的這句話可謂「一石激起千層浪」,「指南針」探險隊的其他隊員聽了之後馬上炸開了鍋!

我去,這是在一個大墳墓裡邊?

你可別說,陰冷寬大,死氣沉沉,還真的有點像大墳墓!

那麼問題就來了,這裡可是冰天雪地、寒冷無比的尼泊金高原喲,能夠活下來就不容易了,怎麼可能還有人在這裡修一個大墳墓?

豪門通緝令:女人休想逃 難道,這個巨大的異度空間是「雪之國」那些雪女的傑作嗎?

你說這些「雪之國」的雪女,也是真的是閑得蛋疼呀,在這苦寒無邊的尼泊金高原上奇迹般地建起了一個「雪之國」絕霜城就很不容易了,就這個樣子了還要在底下修建大墳墓?

可這個大墳墓是為了誰而修?

「雪之國」美艷無比、冷酷高貴,被譽為的「冰雪鑽石」的最後一任女皇——離愁嗎?

還是另有他人?

一時間太多太多無解的問題接踵而至,一時間「指南針」探險隊所有隊員頓時感到頭大,腦殼疼得「嗡」、「嗡」、「嗡」亂響,就在這個時候,陳天咬了咬牙,站出來對「指南針」探險隊其他隊員說道:「王莫威說的很有道理,我們很可能就在一個大墳墓裡邊!」

頓了頓,陳天又說出了他的推斷:「我覺得,傳說中的『雪女寶藏』,很可能就是作為末代女皇離愁的陪葬品,埋進這個地底墳墓——雪之國女皇墓中的!」

「啊!」聽到這句話,「指南針」探險隊其他隊員一個個驚得目瞪口呆起來!

這樣子說來,傳說中那些富可敵國的「雪女寶藏」,都是陪葬品?

難怪上千年來,試圖尋找這傳說中海量財寶的外人都無功而返,原來「雪女寶藏」都被深深地埋進了不見天日的雪之國女皇墓裡邊!

陳天望著幽暗之中,「指南針」探險隊其他隊員那一張張錯愕的表情,十分嚴肅地對「指南針」探險隊其他隊員說道:「我們自己的任務已經完成,現在該做的是擺脫滬海灘唐門的三巨頭,離開這個鬼地方!」

「指南針」探險隊的副隊長許正陽也支持了陳天的這個看法:「對,這裡空氣並不渾濁,而且還有流動的跡象,說明還有其他出口,我們找找看,肯定可以逃離的!」

這個時候,夏馬威馬上大聲地叫道:「嘿、嘿、嘿,怎麼都不吱聲啦!都到了這個份上了,不要慫,就是干!」

「走!」陳天一聲令下后,如同孤膽英雄似的,「嗖」一聲隻身闖進了眼前的雪之國女皇墓的主墓室之中。

看到自己的隊長都這麼奮不顧身,「指南針」探險隊其他隊員都備受感動好鼓舞,也鼓起勇氣隨著陳天朝眼前那一片伸手不見五指的幽暗走去。

實際上,走在這一大片異度空間裡頭,不僅僅需要極大的勇氣,還需要有強大的方向感和位置感,那種感覺就像是走在一片寬廣無垠的沙漠中似的,隨時都有迷路的危險。

於是,陳天在前邊走得極為緩慢,而且注意力高度集中,可謂眼觀四路,耳聽八方,「指南針」探險隊其他隊員也步步為營,絲毫都不敢有半點怠慢的意思。

就這樣子如履薄冰地走了好一會,憑藉著手裡那一根「海洋王」強光手電筒放射出來的白色強光,陳天忽然瞄到了眼前出現了一個高、聳的建築,看起來十分獨特和詭異,好像是一個矗立著的黑色妖塔似的。

「是福不是禍,是禍躲不過!都到了這裡,還能壞到哪裡,那就去瞧瞧唄!」想到這裡,陳天回頭朝自己身後也是差異無比的「指南針」探險隊其他隊員喊了一句「小心點!」,然後就朝這個黑色妖塔小心翼翼地走去。 隨著腳步的不斷臨近,陳天和「指南針」探險隊其他隊員的心一顆顆全部都高懸了起來,如履薄冰地碎步朝前方那個高、聳的黑色妖塔,一個個的神情都緊張無比。

就這樣小心翼翼地朝前又走了好一段,越來越接近眼前那個高、聳的黑色妖塔,那個高、聳的建築的輪廓越來越明顯,看得越來越清晰,陳天的眼睛很快就注意到了在手裡那一根「海洋王」強光手電筒放射出來的白色強光下,那個高、聳的建築下邊那些奇怪的球形物體。

這些奇怪的球形物體層層疊疊,看上去似乎數量極多,在「海洋王」強光手電筒放射出來的白色強光照射下呈現出一種極為詭異的白色,都不知道是這一大堆球形物體反射「海洋王」強光手電筒放射出來的白色強光所致,還是其本身就會發光。

這個時候,陳天和「指南針」探險隊其他隊員都犯了難,都不知道這些如同小山的球形物體到底是什麼,你看看我來我瞧瞧你,都不知道該不該走上去一探究竟。

這個時候,夏馬威實在忍不住了,開口對陳天問道:「陳隊長,這……這是什麼呀?」

陳天又眯著眼睛看多了一眼,無可奈何地對夏馬威說道:「說真的,我也不清楚!」

「要不……我們走過去瞧瞧?」夏馬威打了一個眼色。

陳天沉吟了一下,用略帶憂慮的語氣對夏馬威說道:「有沒有危險的?小心好奇心害死貓,別坑了整支『指南針』探險隊才行啊!」

夏馬威撇撇嘴,對陳天慫恿道:「嘿,陳隊長啊,都到了這個地方了,難道我們繞過去還是折回去不成?上去看看唄,要不你把『海洋王』強光手電筒交給我,讓我來?」

陳天眉頭一挑,對夏馬威正色道:「你去和我去,不都一樣嗎?過去吧,不過記得,『小心駛得萬年船』,千萬別大意!」

「好咧!」夏馬威點了點頭,然後回身朝「指南針」探險隊其他隊員招了招手,旋即開始朝詭異的黑色妖塔底下忐忑不安地探索而去。

隨著步伐的臨近,陳天和「指南針」探險隊其他隊員都發現了一個極為不妥的事情,一個個的心都開始提到嗓子眼來!

那就是黑色妖塔底下的那些如同小山的球形物體的數量實在是太多了,圍繞著黑色妖塔繞了一大圈,疊得滿滿都是,而且一個個看起來寒氣逼人,隱隱透著一股極為不正常的氣息,讓走在最前邊的陳天驟然間「咻」、「咻」、「咻」地起了一身的雞皮疙瘩!

我的乖乖,這是什麼玩意呀?

怎麼看起來這麼邪乎的?

感覺到這極為異常的氣氛之後,陳天「嘶」地倒吸了一口氣,正在猶豫該不該繼續朝前邁動步伐的時候,自己的肩膀突然給人從後邊「啪」一下緊緊地抓住了!

精神高度集中於這些邪里邪氣的球形物體的陳天猝不及防,結結實實地被後邊這一巴掌嚇了一大跳,馬上「嗖」一聲扭身擺脫了羈絆,然後大聲地朝背後怒吼一句道:「誰?!」

「是我呀陳隊長,」一個聲音立刻弱弱地從陳天的身後說道,「白天娥!」

在發現站在自己身後用手掌拍了自己肩膀的人果真是白天娥之後,陳天這才「呼」地鬆了一口氣,然後用有些責怪的語氣對白天娥說道:「白天娥,你搞什麼鬼喲?要知道,我給你嚇得幾乎犯心臟病呢!」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