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當時就跟著閨女回屋,墨馨就將自己的計劃給說了。

墨青石訝異:「你說讓大隊長帶著我們去撈魚賣?這怎麼可能。」

「爸爸你不試試怎麼就知道撈不到魚?」

墨青石皺眉,可是看著女兒那充滿祈求的小眼神就心軟了。

無非就是費點功夫,真撈不到也沒有關係。

於是答應了,帶墨馨出來時虎子爸跟劉大叔已經幫著墨家將魚倒進了大水缸里。

墨青石將計劃撈魚上縣城賣的事跟他們倆說了一下。

一開始他們還猶豫,想著那冰河裡的魚可不好撈。

而且那麼多年也沒有誰能在冰河裡撈到幾條魚,今天他們這是運氣好。

可是看到墨家那一網兜的大魚,頓時又覺得可以一去,於是意見統一一塊往村長家走。

墨馨離開前,悄悄將高級調味料摻和在家裡普通的調味料里。

還偷偷將靈泉水滴在家裡的吃水缸里。

南宮珏出來看著他們離開的背影若有所思。

這一世似乎跟上一世有些很大的變化,難道就因為馨馨的出現所以產生了蝴蝶效應?

墨傾石抱著墨馨他們剛出來,就看到被救上來的村民一個個都哆嗦著回來。

墨馨回頭看了一眼,發現一雙怨毒的眼睛正在目視著自己。

碎嘴婆子凍的只哆嗦,嘴裡罵罵咧咧:「我呸,什麼福星我看就是災星,害的我們掉進冰河裡,別說撈魚連個蝌蚪都沒撈到。」

村民臉上都帶著難看的表情,他們都想跟著福星沾光,誰知道光沒沾到反而倒霉的掉進了冰河裡。

墨馨又看了一眼賈冬兒,發現她狠狠瞪著自己那模樣彷彿怨毒極了。 她心裡一陣的無語,這賈冬兒簡直有病。

來到大隊長家門口,大隊長也一身濕漉漉的明顯救人剛回來。

大隊長來不及招呼他們,先進去換衣服去了。

劉春蘭趕緊招呼:「墨兄弟你們快進來。」

說著就看向墨馨,臉上都是歡喜的笑容。

「馨馨,今天晚上留在嬸嬸家吃飯。」

墨馨搖搖頭道:「媽媽做飯了,嬸嬸別累。」

聽著這乖乖暖暖的一句話可將劉春蘭哄的開心極了。

「小丫頭真乖,還知道心疼嬸嬸怕嬸嬸累到。」

「媽這誰家的小丫頭,長的可真好看。」

進屋裡,一個少女看著墨馨眼睛含笑。

好看的事物對於女人來說本來就沒什麼抵抗力。

更何況只有五歲的小包子墨馨,那精緻的眉眼粉雕玉琢的,比洋娃娃還好看所以劉苓喜歡她很正常。

大隊長家只有一兒一女,大兒劉大勇今年二十定親了,小女兒劉苓今年十七還沒有說親。

劉春蘭將墨馨拉進去道:「這就是你溫嬸子的閨女墨馨。」

劉苓一聽這話張大了嘴巴,她怎麼也無法將那個渾身髒兮兮頭髮亂糟糟穿著破破爛爛的賈溫馨跟現在穿著一身白絨絨的斗篷好看靈動的活像個兔子精的墨馨聯繫到一起。

「劉苓姐姐,我可想你了你還給馨馨吃菜包子。」

原主的記憶里,劉苓幾次路過賈家看著墨馨被虐待甚至幾次差點餓死,心裡不忍心就偷偷塞給墨馨菜包子吃。

說實話墨馨之所以沒被餓死,就是村裡好心人的偷偷接濟。

劉苓聽到這話頓時有些尷尬,拉住墨馨的手道:「那些菜包子都是你媽媽給我,讓我偷偷塞給你的哦。」

墨馨微怔竟然還有這事?

如此說來,翠花嬸子與劉苓暗地裡給的吃的都是媽媽偷偷給的。

對了,自從原主大些了以後賈家人就防著溫玉香不讓他們母女見面。

若是原主跟溫玉香說一句話,就會被賈家人打的很慘。

久而久之,賈溫馨除了上山割豬草以外其餘時間都不出門。

想到這裡,她心裡又將賈家人給恨透了簡直就惡毒的不行。

大隊長換號衣服出來,就趕緊坐在火盆子邊上烤火。

這年頭太窮,家裡的火都不敢燒的太旺。

墨青石將晚上悄悄去撈魚的計劃說了一遍。

大隊長有些猶豫:「估計不太容易,這冰河裡的魚哪有那麼容易抓,平常想抓個一兩條吃還要靠運氣。」

劉春蘭想到墨馨家裡的魚,當時就道:「你不試試怎麼知道,這冰河是公眾的裡面的魚撈出來又不用花錢。」

大隊長想了想,這才答應道:「行,今天晚上我們幾家就先試試。」

幾個人說好時間,就紛紛走了。

回到家裡,墨馨直接跑到屋裡抱住溫玉香的大腿。

「媽媽,馨馨真是太喜歡你了。」

溫玉香被寶貝閨女這突如其來的一下給哄的心花怒放。

她當時就摸摸墨馨軟軟的頭髮道:「媽媽也喜歡我們馨馨。」

墨傾湊過來道:「爸爸在殺魚,哥哥帶你去踩魚泡。」

墨馨下意識的反對,踩魚泡想想就噁心。

這時哥哥房間的門打開:「馨馨。」 「大哥哥。」

看到南宮珏,墨馨直感覺見到了救星然後撲過去就抱住了他的大腿。

南宮珏身上霸道的氣勢,在墨馨抱住他大腿的那一瞬間立刻柔和很多。

墨傾剛剛走過來,就對上大哥死神一樣的眼眸。

「自己玩去。」

「好嘞。」墨傾嚇得撒腿就往外跑。

墨馨跑到哥哥房間,三哥似乎並沒有在寫作業。

她走過去,拽拽他的袖子:「三哥哥。」

墨茗側頭露出一張妖孽的俊臉,沖著墨馨一笑瞬間如女子一般風華萬千,墨馨暗罵一句,真是個妖精。

「想知道?」墨馨立刻點點頭。

墨茗立刻將捂著的手拿開,墨馨一顆小腦袋瞬間湊了過去。

「哇……」她看著那是墨茗在本子上畫的畫,十分好看。

「中間被黑色翅膀包裹的小女孩是我?」墨馨閃著一雙亮晶晶的眼眸問道。

墨茗輕輕敲了一下墨馨的腦袋:「我們家只有你這麼一個寶貝妹妹,當然是你。」

墨馨看著那如同童話一般的素描畫,雖然沒有色彩,只是鉛筆的顏色可那畫中人物傳神好看。

四個帥氣不同的黑衣天使,有霸道如魔,有妖孽如妖,還有溫雅如神和溫暖如陽。

四個不同的天使頭轉的方向不同,可翅膀位置相同將一個小女孩緊緊包在羽翼之下。

「太暖了,哥哥送給我好不好。」墨馨開心極了,突然感覺自己這是拯救銀河系了,所以才會有現在的幸福。

墨茗直接將那本子給墨馨:「新的,等你上學當作業本。」

墨馨翻開那本子,第一頁就是那張畫。

南宮珏一直黑著臉,這妹妹似乎要被墨茗那小子給收買了。

當時就道:「墨茗,給你一個任務。」

墨茗有片刻的懵,看向大哥。

此刻墨馨已經被南宮珏給拽了過去。

然後就聽南宮珏道:「馨馨上學以後,每個作業本的第一頁,你都要給她畫上插畫。」

墨馨當時就高興懵了,這挺好,墨茗哥哥的畫的確好看的不得了。

墨茗嘴角微抽,每個作業本都畫?

他默默低頭,此刻不想說話,堅決不想說話。

「馨馨過來。」墨涵沖著墨馨招手。

墨馨立刻跑過去,脫下鞋子爬上床坐在墨涵的身邊。

墨涵扯過被子給墨馨蓋上,一隻手抱著她道:「可知道這是什麼?」

墨馨看著那書是醫書,上面畫著心臟結構圖。

而且還有很多墨涵標出來的點,說實話墨馨看不懂。

墨馨想說知道,可想了想這個年代可沒有幾個人見過心臟結構圖。

於是搖搖頭道:「不知道。」

「這是人體的心臟。」說話之時,墨涵拿著墨馨的手放在他的心口位置:「心臟就長在這裡。」

斗圖大陸 墨馨眨眨眼,二哥哥這模樣有撩人的潛質哦!

咳咳咳……

想多了,她才五歲,撩個毛線。

南宮珏渾身上下的氣息突然冷了幾分。

他沒有說話,只是抿抿唇回自己床上半躺著看書。

墨涵低頭對上墨馨那亮晶晶的大眼睛,不知道為什麼總覺得有種熟悉感。

突然道:「老三,我怎麼覺得馨馨哪裡有點像你。」

致命遊戲:與冷少的盛世愛 墨茗一聽,立刻湊過來問道:「哪裡像?」

「嘴形,上翹時時刻刻都彷彿在微笑,像櫻桃那樣好看。」 南宮珏表面上在看書,可是耳朵一直都在注意墨馨這邊的動靜。

墨茗立刻拿起一個陳舊的圓鏡子,沖著自己的嘴巴看了半天。

然後又看看墨馨的嘴,最後十分認同的點點頭:「嗯是像。」

「鼻子像我。」墨涵突然語不驚人死不休的又冒出這麼一句。

墨茗立刻仔細去看,雖然不是一個模子刻出來的,不過還真的挺像。

二哥的鼻樑高挺,鼻形十分有形。

馨馨跟二哥的鼻子很想,唯一有一點點不同的是馨馨的鼻頭微微上翹顯得十分俏皮可愛。

墨馨眨眨眼,她才多大能看出來才怪。

墨茗嘿嘿一笑:「不愧是我們的妹妹,跟我們就是像哈哈哈……」

說者無意聽者有心,南宮珏微微蹙眉不知道在想什麼。

墨馨可不想跟墨茗這麼傻的哥哥呆在一起,默默下床然後爬到南宮珏的床上。

感覺到小人兒往自己的被窩裡爬,南宮珏身子微僵。

可看到那軟軟嬌嬌的小人兒,南宮珏竟然莫名的心安。

「哥哥,你看我跟你長的像么?」

南宮珏:「……」

墨馨嘿嘿一笑:「我覺得我長的像你。」

南宮珏:「……」

墨馨特別不要臉的認為,如果真的像一個人那必須是大哥哥。

因為大哥哥的長相屬於那種帥哥公敵的大帥。

如果用古人的話來形容那就是,陌上人如玉公子世無雙。

冷傲霸氣,帥的一塌糊塗。

南宮珏很安靜,什麼話也沒有說。

墨馨就被他一隻手抱著靜靜的看書,不知不覺就窩在南宮珏的懷裡睡著了。

南宮珏將被子往上拉了拉,低頭看著墨馨的睡顏若有所思。

墨馨這一睡,就到吃完飯的時間了。

溫玉香做了一個紅燒魚,還扮了一大盤蔥絲臘腸。

一家人坐在不大的堂屋裡,因為屋子不大所以一個火盆就將屋裡熏的暖暖的。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