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如果死者不是聶若文,會是誰呢?

戴東傑讓李期然發布了認領屍體的啟示,將屍體運回了警局。

幾人剛回到警局,王天可打電話向戴東傑彙報他跟著聶若文的情況。

「吳印人說,那個女人跟聶若文長得很相似,但他肯定那不是聶若文。」

現在他正處在極度的苦痛中,已經暈死了過去。

「去送飯的聶若文呢?」

「我跟著跟著給跟丟了。」

「我再多調派一些人手,儘快將那個人找出來,如果真像吳印人所說,那位假的聶若文很有可能就是兇手。」

戴東傑指派好人手后,王天可跟他說起了方才的情況。

吳印人回到公司時,助理告訴他,他看到聶若文茫然的站在公司大門口。

助理很好奇,便問:「吳夫人,您怎麼站在這裡,不進去。」

聶若文表情迷茫而奇怪,過了好一會兒,她問:「我是誰?你是誰?」

助理起先以為她在捉弄自己,笑道:「這玩笑一點兒也不好玩。」

緊接著助理髮現情況不對,她不像在開玩笑,似乎真失憶了。

所以緊忙打電話給吳印人。

吳印人趕到公司,看到聶若文就站在門口。

他緊忙跑過去,緊緊抓住了她的雙手:「若文,嚇死……」

話還未說完,他突然抽離了雙手,這不是聶若文。

「你是誰?」

他問。

他一把奪過了保溫桶里的飯菜。

只是此時,無論什麼食物都不是他想吃的,他只想吐,但若沒有去廢舊工廠一趟,這梅菜扣肉蓋澆飯準是他想吃的。 若不是專業的事交給專業的人來辦才最好,最有利有用。

毛哥更希望自己可以親自去。

毛哥抿了抿嘴唇。

自己去了,很大可能也找不到相關醫救辦法。

也就是自己去了等於沒去等於浪費時間。

!!!

自己居然這麼沒有用的嗎?

可若是自己不去,讓回陽一個人去,回陽躲避的功夫是厲害。

但是大家都知道一個理,在真正的實力面前,跑的再快也沒用。

上次雖說妹妹和回陽一起,但是只有妹妹遭受襲擊,但是天知道上次那藤蔓為什麼就放過了回陽。

一次放過,沒人敢斷定下一次依然會放過。

他可不敢賭。

而尋找神花一事,很有可能是茫茫大海尋針一般。不對,是比大海撈針還難。

毛哥:……我竟然被難住了!

這是什麼絕世難題!

他的小腦瓜子不配!

毛哥想了想,想了又想,看向回陽。

「這樣吧,我陪你一起去。」

「一起嗎?」回陽有些錯愕的抬頭。

那到時候遇到危險,他要不要先逃?

好像有點不太道德。

emmm……

「放心,我跑的速度不慢,武力值還比你高。」

似乎是看出了回陽心中所想,毛哥斜眸回道。

「絕對不給你拖後腿,說不定拖后踢的還是你呢?」

又回諷道。

「哎,哎,哎,你說啥?我?!拖後腿?呵,我就沒見到過這麼好笑的說法。」

回陽一拍桌子怒道。

「那是你沒見識!」

毛哥倒是不怒,雲淡風輕一般回復到。

這模樣卻是把回陽激的更氣了。

「哼,到時候試試,看誰拖後腿。」

「試就試,怕你?」

彷彿達成了某種共識,毛哥和回陽相視一笑,彷彿剛剛的針鋒相對都不存在了一般。

莫名的,毛哥心裡都擔憂與焦慮被撫平了一些。

毛哥:……

原來吵架還有這作用?

毛哥心裡莫名舒服了些,打算轉身把小倉鼠給放了去。

花沒啥作用了,小倉鼠這個實驗對象就更不需要了。

就是怎麼總覺得自己好像忘記了什麼?

毛哥撓了撓頭,沒想起來。

算了,還是先放了小倉鼠去。

籠子一開,就跟記憶的閘門打開了似的,毛哥恍然大悟的拍了拍腦袋,籠子都不要了。

小倉鼠:……!!!你特么到底為什麼要順手把籠子又給關上!!我還沒出去呢!!!

小倉鼠這邊咆哮成什麼模樣,毛哥不知道。

毛哥知道的是,他要去找回陽。

回陽還在洞穴里。

毛哥拉住回陽的袖子便往妹妹的床邊拽。

回陽:……不知道的還以為你要強行讓我倆洞房呢。

毛哥:!!草!你特么休想!

等等,回陽怎麼會有如此想法,是不是對妹妹早就有所企圖。

毛哥目光如利劍,又軟了下去,他還有價值,哼!

「妹妹一直喂不進去飯,水也是給擦倒唇邊慢慢滲透進去點才喝進去的,這樣會不會有什麼問題?」

回陽:「……」

水那是蒸發掉的吧。

毛哥的腦子怎麼現在變的有些水分充足?

可能蒸發掉的水進入了毛哥的腦子裡吧。

「你想什麼呢?在問你話咧,怎麼發起呆來了真是。」

瞧著眯愣的回陽,毛哥沒好氣的推了推他。

「啊?哦。正常情況下是不會有問題的。而且你要是想喂,為什麼不喂一些入口即化的丹藥呢?只要能塞進嘴裡,就不怕不被吸收。」

!!!對哦!

他怎麼沒有想到!

毛哥瞪大了自己的眼睛,覺得自己這幾天就像白活了一樣。

不過,好在現在是解決了一個問題,他智障就智障吧。

這不重要。

毛哥連忙掏出一個丹藥,塞進妹妹的嘴裡。

他琢磨著自己以後得多做些,營養充足,各種口味的給妹妹吃。

想明白了這些,毛哥就去琢磨去了。

病人嘛,有回陽看著。

對了,毛哥頓了頓,喜慶了這麼多天也沒見妹妹醒來,毛哥突然善意突發。

跑去角雕族那裡,大手一揮,讓它們停止了。

角雕們一個個簡直熱淚盈眶,終於結束了!

太不容易了!

從此以後它們一定要洗心革面,天天吃喝玩,絕不搞什麼大型慶祝,熱愛休息!熱愛睡覺!

角雕們摸掉自己的眼淚,跟掙奪生命的大門似的一個個爭先恐後跑回自己的洞穴。

睡覺!啥也不說,就是睡覺!

打擾它們睡覺者,弄死!!!

停了慶祝,毛哥便跑回去,開始琢磨丹藥和收拾去尋找藤蔓之行需要的東西。

在製作了滿滿幾盒子好好交代了茳姆獸之後,毛哥和回陽就出發了。

別提那藤蔓了,連它的影子都沒見著。

毛哥和回陽癱坐在地上,吃著飯,眉頭倒是統一的緊皺著。

他們兩個試了很多的辦法,包括在當初簡單遇襲的地方不斷作死。

那日出現的藤蔓連臉都沒露,影兒都沒個。

毛哥:……

回陽:……

就這般折騰著,收拾好東西出門搜尋藤蔓一番,有時回洞穴里製作丹藥。

妹妹依然是躺在那裡不見醒來。

期間最驚喜的就是居然見到了散發著五彩光芒的花。

傳說中的神花!

當時的他們簡直高興的像擁有了整個世界。

還以為上天不會辜負任何一個心誠的人。

結果,他們錯了。

大錯特錯了。

也有可能他們沒錯吧,只是可能這個世界有比上天還厲害的存在。

神花是到了。

只是神花也沒能救醒妹妹。

那一剎那,毛哥彷彿聽到了絕望的聲音。

他們其實依然也沒有放棄,一直在找尋辦法。

最後,他們想了想,或許是自己能力不夠,像自己如果刻意隱藏自己,也有很多生物根本察覺不到自己的存在。

如果自己足夠厲害,是不是就可以找到那藤蔓了。

從那以後,毛哥努力訓練,春天過去,再迎來秋天。

一年又一年,不變的是毛哥和回陽進取的心和努力的身影。

而世界最終是無情的,終他們一生,也沒能救醒妹妹。

蒼茫大地,依然耀眼的日光下,兩個白髮蒼蒼的老頭子圍著一個面色紅潤,呼吸平緩沉睡的小姑娘。

臉上帶著笑意,溫柔和小姑娘說著些什麼。眼角卻流下了淚水。

他們老了,而妹妹還是年輕的模樣,沒有死去,也沒有醒來。

最後竟說不清到底是希望還是絕望。 她解釋一堆,沒想到他是這樣的反應,好像一點也不生氣。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