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給,都給你!」

陳大志咬著牙說道。這時,他在心中已經做好了打算。

就算是李偉要他的全部財富,他都會奉獻出來。

錢沒了,還可以再賺,而且,過去今天這個坎后,他完全可以找野狼幫的人,叫李偉怎麼吃進去的,再怎樣吐出來。

但小命沒了的話,可就一切都完了。當務之急,就是要保住小命,只要是能保住自己的小名,讓自己做什麼都行!

「好,我要你,把這枚葯,給他服下!」

李偉的聲音陡然間一冷,他的手所指向的方位正是孫寶所在!

而李偉手中拿著的藥丸,則是陳大志原本要給他服下的斷腸丹!

「大哥,大叔,大爺,我就是個屁,您就把我放了吧。」

「這樣,您舒坦,我也好受,您跟一個屁一般見識,多掉您的身價啊。」

黑衣人全部被放倒,被自己當做靠山的陳大志,這時在李偉的面前也跟一個孫子似的。

孫寶的確為人囂張跋扈,但他一向是只敢欺負沒有背景,沒有實力的人,一旦遇見了自己惹不起的鐵板,他會立即跪舔。

如今,他也能意識到自己的小命已經完全的被李偉捏在了手裡,忙對著李偉卑躬屈膝的說道,那模樣簡直就像是一條哈巴狗看見了主人,在搖著尾巴討歡心。

李偉並未說話,而是目光冰冷的看了孫寶兩眼。

如果孫寶能夠硬氣點,李偉還會敬重他是一條漢子。但現在……

這種連娘們不如的男人,自己憑什麼放過他?

「還不動手?」

李偉沖著陳大志說道。

聽到李偉的大喝,陳大志臉上的猶豫之色褪去,取而代之的是一片狠辣之色。

只要能夠保住他自己的命,其他人的性命就算是和自己有血緣關係又怎樣?更何況,自己的手裡面還擁有這個藥丸的解藥呢?

分手情人:初戀不約 想到這裡,陳大志下意識接過李偉手中的藥丸,就要向孫寶撲去,可還不等他動手,便被一聲大喝所制止。

「等一下。」

陳大志有些疑惑不解的看向李偉。剛剛就是他要自己攻擊孫寶的,現在自己好不容易下定決心,怎麼就叫自己突然間停手呢?

難不成是李偉在這個時候改變了心意,不打算整治孫寶了?

「唰。」

李偉把插在陳大志的斷刀拔出,然後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插進了孫寶的小腹中,輕輕笑道。

「這樣子才公平。」

看著李偉嘴角的笑意和孫寶身上不停流出的鮮血,陳大志直感覺自己的背脊處有著一股冷汗流出,下一刻,他就如同被打了雞血一般,怪叫著向孫寶沖了過去。

「大姨夫,你要是給我服下這顆丹藥,我大姨絕對不會放過你的!」

聽見孫寶的話,陳大志並沒有助手的意思,在自己的生命安全受到威脅的時候,一個女人能算的了什麼?

如果把老婆貢獻出來,李偉便可以放過他的話,他絲毫不會猶豫的便會這樣做!

見到陳大志沒有停下,反而撲了過來,孫寶的臉色也變的猙獰,向著陳大志撲來的方向主動的迎了上去。

「陳大志,我跟你拼了!」

見到這個一向是對自己恭敬有加的小子,現在竟然敢直呼自己的名字,陳大志氣的鼻子都快被氣歪了。

不過,話說回來,孫寶的體型龐大,而他卻身材瘦小,如果想要憑藉實力,把斷腸丹送到有了提防的孫寶口中,這項任務怕是會很難完成。

想到這些,陳大志壓抑住心中的怒火,湊到孫寶的跟前,小聲說道。

「孫寶,你忘了這葯是誰的了?我有解藥你怕啥?」

聽到陳大志的話,孫寶一愣,隨即恍然大悟道。

是啊,這斷腸丹的確厲害,但那是發作以後的藥效。如果自己在發作之前,服下解藥的話,這斷腸丹完全對自己造成不了什麼危害。

「你真的有解藥?」

雖然心中已經已經相信了陳大志的話,但事關重大,孫寶依舊小聲的問道。

「當然有,不然的話,剛剛我叫李偉吃掉這枚藥丸幹嘛?我是為了控制他,才叫他吃的,怎麼可能沒有解藥呢?」

陳大志的心中著急,但卻不得不耐著性子說道。

聽到陳大志這樣講,孫寶也想到了不久前發生的情形也是如此,心中懸著的石頭終於放了下來,而當他剛打算答應下來時,李偉卻在這個時候突然發聲。

「不要以為你有解藥,他就會沒事?」

「我既然叫你喂他服下這枚藥丸,自然就會有辦法叫他再也吃不進去解藥!」

「比如……」

李偉說到這裡,聲音戛然而止,面色陰冷的掃視著孫寶繼續說道。

「我把你的嘴跟牙齒全部砸爛,讓你再也吃不了任何東西。」

被李偉的目光盯上,孫寶就感覺自己好像是一個動物被一名厲害的獵人盯上一樣。

自己已經成為了他人的獵物,就好像是砧板上的肉,任由別人宰割。

而正當孫寶愣神的時候,他突然覺的自己口中多了什麼東西,順著自己的嗓子咽了下去。

「你!」

孫寶怒視著陳大志,眼睛中的怒火幾乎快要化成了實質。

剛剛被他咽進去的東西,是陳大志趁著他愣神塞到嘴裡面的斷腸丹!

對於孫寶的怒吼,陳大志連看一眼的興趣都缺乏,他轉過頭來對著李偉,十分恭敬的說道。

「那個,我已經按照您的吩咐做了,現在可以放我離開了嗎?「

陳大志說完,便將希冀的眼神看向了李偉,當著這麼多人的面,處於絕對優勢的李偉,完全沒有食言而肥的必要。3

「陳大志!」

孫寶再也看不下去了,怒吼出來。

他萬萬沒想到,在自己愣神的時候,陳大志竟然會趁著這個功夫將斷腸丹塞到自己的嘴裡,而他這麼做的原因只是為了保住自己的性命。

更叫孫寶氣憤的是,當自己發現他的行為,並對著陳大志怒目而視時,陳大志竟然連看都沒有看他一眼,而是恭敬的跟李偉說著話,這叫孫寶心中的怒火熊熊燃燒起來。

「你要是在叫我,休想拿到解藥。」

陳大志不屑的瞥了孫寶一眼,說道。

陳大志的話,就像是一大桶加了冰的冷水,驟然間澆到了孫寶的心上,將孫寶心中的怒火衝擊的四處飛濺。

他恨陳大志,但卻又有求於他,沒有了陳大志的解藥,他就真的要承受斷腸丹的痛苦。

「您看,可不可以放我離開?」

陳大志轉過頭來對著李偉,語氣恭敬的再度說道。

李偉點了點頭,隨後卻突然舉起手中的斷刀向著孫寶砍去。

「刷刷刷。」

鋒銳物體劃破皮膚的聲音傳來,下一刻,孫寶的整個下巴連牙齒都一併被李偉給隔了下來。

「現在,你沒有辦法服用解藥了。」

李偉面色平靜的對著孫寶說道,隨後又轉過頭來,臉上露出了笑意的,對著陳大志道。

「現在,你也可以離開了。」

李偉的聲音頓了頓,似是想起了什麼,補充說道。

「當然,如果沒有人攔你的話。」 起初聽到李偉的第一句話,陳大志的臉上充滿了喜色。自己做的這一切總算是沒有白做,現在可以成功的離開,逃脫這個惡魔的手掌了。

陳大志長出了一口氣,懸在心裡的石頭總算是在這一刻落下,剛想要掉頭就走時,耳邊卻傳來了李偉後面的那句話。

陳大志心中一驚,停下腳步,下意識的向著自己身邊不遠處的孫寶看去,目光正好碰見了孫寶的眼神。

那是一種怎樣的眼神呢?包含著憤怒,瘋狂,怨恨,殘暴……這種複雜的,完全包含負面情緒的眼神陳大志生平還是第一次看到。

不過,孫寶為什麼要看著自己,明明是李偉把他的下巴削去的啊?他恨也應該恨李偉啊?和自己又有什麼關係?

「陳大志,我絕對不會放過你的!」

孫寶憤怒的咆哮出聲,只不過,因為他的下巴沒有了,說起話來,聲音聽上去根本就不像是人類應該有的聲音。

聲音就像是一個有著好多雜音的破舊喇叭,聽起來十分彆扭。

孫寶恨李偉嗎?當然恨!沒有李偉,他的身上就不會挨上一刀,沒有李偉,他的下巴就可以好端端的繼續長在自己的身上,沒有李偉他也不會服下斷腸丹,不會在過上一段時間就成為必死之人,但他更恨陳大志!

陳大志是他的姨夫,素來也是他十分敬重的人物。可讓孫寶萬萬沒想到的是,陳大志竟然為了活命,趁著他睡著的功夫,硬是把斷腸丹塞到了他的嘴裡。

換句話來講,是這個孫寶向來敬重的陳大志,親手將孫寶送往了通向死亡的列車。

聽見孫寶憤怒的聲音,陳大志沒有絲毫猶豫,拔腿就走。只要自己跑出這家KTV,回到自己的車裡,孫寶根本就拿自己沒有任何辦法。

見到陳大志逃跑,孫寶當然是追了上去。 總裁的暖心寶貝 不過,雖然兩人之間的距離不是太遠,但因為孫寶身體肥胖,在加上傷勢要比陳大志嚴重,他同陳大志之間的距離,不僅沒有拉近,反而越來越遠了些。

孫寶雙眼中的怒火幾乎已經要變成了實質,顯然他也已經料到了這個問題,但關鍵的是,對此,他卻無能為力。

陳大志在逃跑的過程中抽空回頭望了望,看到孫寶要被自己甩開,不禁哈哈大笑起來,還用言語嘲諷著孫寶。

「死胖子,追我來啊?追我來啊!」

「你有本事,就追上我打我來啊?」

反正都撕破了臉皮,陳大志可不會在對孫寶留下半分情面。

見到陳大志叫囂的樣子,孫寶的心裡更加憤怒,他恨不得現在就將陳大志生吞活剝。但奈何,不管他怎樣努力,都是無法拉近自己和陳大志之間的距離,只能眼睜睜的看著陳大志的距離同自己越來越遠。

「唰!」

利器破空的聲音傳來,陳大志下意識的向著聲音傳來的方向望去,發現一柄斷劍正朝著自己急速飛來。如果,自己在繼續奔跑的話,一定會被這柄斷劍洞穿身體,到時候,根本就不需要用孫寶動手,自己就先一步去見閻王了。

「轟!」

終於,在這柄斷劍落下前,陳大志終於硬生生的停下了自己的腳步。

擦了擦額頭上因為害怕而滲出的冷汗,下一刻,陳大志將頭轉向李偉,怒目而視。

「你不是說要放我走嗎?為什麼還要在我背後偷襲?」

「偷襲?你說我偷襲?」

原本臉上一直掛著笑容的林濤,聽到陳大志的話后,臉上的笑容隱去,取而代之的是陰沉之色,用略帶疑惑的語氣沖陳大志問道。

見到李偉拉下了臉,陳大志心中頓時一緊,剛剛差點被斷劍洞穿身體,受到了死亡的威脅,他自然十分憤怒,而當怒火上頭后,他竟然忘記了,面前的這個男人,是真正擁有著隨時要他命的能力!

如果自己不小心惹惱了他,他完全可以收回自己剛才說的話,將自己給留下來!

「沒有沒有,我口誤口誤,剛剛也是我眼瞎了,看錯了。」

想通這一切的陳大志,自然是不敢在和李偉挑釁下去,直接把所有的過錯全部都攬在了自己的身上說道。

「哼。」

李偉並未說話,而是冷哼一聲。

看到李偉高傲的樣子,陳大志不禁在心中對他破口大罵。

有什麼好牛逼的? 糾纏的命運 等到老子逃出去,一定會將今天受到的委屈,全部都加倍找回來,到時候,老子一定要你跪下來,求著我原諒!

不過,陳大志註定連在心裏面多罵李偉一會兒的可能都沒有。因為,孫寶趁著他停下耽擱的這段時間,已經衝到了他的近前。

「去死吧!」

孫寶的口中發出一聲不似人類的咆哮,雙眼通紅,手中不知道從哪撿來了一柄砍刀,徑直向著陳大志撲去。

看著孫寶手中砍刀閃過的凌冽寒芒,陳大志心中一驚,忙是向著一側打了個滾,想要躲過孫寶的這次攻擊,只不過孫寶彷彿是計劃好了陳大志會向著這個地方打滾一樣,竟然率先將砍刀一橫,鋒利的刀刃正好切在了陳大志的雙腿上面。

「啊!」

陳大志痛苦的在地上打滾,發出一聲哀嚎。

他的雙腿自膝蓋以下,已經徹底的同他分離,他這次就算還是想要逃走,也根本就逃不掉了。他第一次開始怨恨起自己,為什麼要定製這麼鋒利的砍刀,如果不是砍刀這樣鋒利的話,他的雙腿說不定還能保住。

周圍,圍觀的人群們看見這一幕,也是有不少人發出驚叫,有的人是興奮,有的人是害怕。

本來,在看到李偉被這些砍刀砍中以後,一點事情都沒有,在場中有的人還會想,是不是這些砍刀的質量本身就不行?不然的話,砍在人的身上怎麼會沒有傷害呢?

但懷有這些想法的人們,在眼前的一幕發生后,立刻就統統的都閉上了嘴巴。

就連孫寶這個身嬌體貴,虛弱的大胖子,都可以一刀砍斷別人的雙腿,更何況是那些訓練有素的黑衣人呢?

雖然,這當中固然是有著孫寶的心中怨氣衝天,超常發揮的因素在裡面,但一個沒怎麼鍛煉過的胖子,力氣再大會有職業的打手力量大嗎?

更何況,李偉可不是僅僅只挨了一刀,他被黑衣人砍中的次數可是多了去,但他的身上除了胳膊一開始受過傷外,其它時候,這些砍刀根本就沒有對李偉造成哪怕半點的傷害。這不得不讓人驚嘆,李偉強悍的防禦能力。

「鐺。」

見到陳大志失去了逃跑的能力,孫寶直接把砍刀扔在了地上,一步步向著陳大志逼近。

「孫寶,你要做什麼?我是你的大姨夫啊!你想想,你以前惹事,有多少次都是我幫你擦的屁股?」

「你再想想,你的零花錢什麼的,又都是水給你的?」

陳大志見到孫寶逼近,躺在地上忙焦急的大喊道。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