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她抱著手機,整個人在沙發上,滾了好幾個圈,差點沒掉下去。

俏麗的小臉一片緋紅,水靈靈的美目中,儘是喜悅,還有一份等待的緊張感。

剛才發信息的時候,她整個手都是顫抖的。

這是她長這麼大一來,第一次單獨和一個男孩子出去玩,而且還是自己主動。

而且……為了約林晨,她鬼使神差的居然說了那麼多謊話。

好半天,她才平復了自己激動的情緒,感覺做起來,給他閨蜜打電話,把之前約她一起去看謝菲演唱會的事情給取消了。

那邊曖昧的調侃了一下筱筱,便也同意了。

筱筱一頭扎進抱枕,心裡那叫一個美滋滋的。

而另一邊,林晨很快便到了他自己的別墅。

一進門。

便看到一個精神抖擻的小老頭,坐在客廳的沙發上,似乎在等人。

林晨也探索了一下,發現這老頭好像不是武者。

上門即為客,林晨就把這老頭當成了之前在七星山,每年都有不計其數的是俗世大佬們,去拜山門求保佑。

老頭雖然不是武者,但是氣度不凡,語氣也很是和藹的笑著說道:「呵呵,你就是林晨把?果然是青年才俊,年少有為啊!」

林晨上前拍了拍他的肩膀,說道:「這位大爺,你是來求見我我師姐姐的眾多人裡面,第一個不慌不忙的。」

他見過那些世俗的大佬們,別說是見師姐姐的面了,就是在七星山的山底下,就已經開始手腳發軟。

這老頭,還真不是一般的平靜。

老者臉上浮現出一抹很是古怪的笑容:「你覺得我慌才應該是正常的?」

林晨笑的張狂,毫不客氣的說道:「不是我吹牛,正常情況下,來拜見我師姐姐的人,就沒有一個不手腳發軟的,你給我說實話,你是不是也是表面裝得很平靜,其實心裡早就慌作一團了。」

「不過大爺你這演技真是好啊,連我都看不出來,你這份淡定是裝出來的,真應該給你頒個小金人獎。」

看著老頭的表現,林晨越發肯定,他肯定是世俗的大佬,而且很是牛逼,便有些同情他:「能不能看到我師姐姐,這得看我師姐姐的心情,對了大爺,您是?」

老頭呵呵一笑,並不著急。 而過了幾秒鐘,才緩緩說道:「老夫百里正,天譴閣的二閣主。」

林晨的笑容僵在了臉上。

天譴閣!

而且還是天譴閣,鼎鼎大名的二閣主。

林晨直接愣住了。

天譴啊!

那可以說是統治管理華夏武道修真界千年的存在啊,鎮壓了不計其數的名門大派,還有天之驕子。

天譴的二閣主,他這樣的人,走出去那都是可以統治一方的霸主,讓多少人退避千里的存在。

自己剛剛……居然不知死活的把他當成普通的老頭來看待。

自己剛剛做了什麼?

居然拍他的肩膀,還對著他露出同情的目光。

偶買噶,想到這裡,縱使林晨臉皮再厚,也有一種覺得自己是傻逼的感覺。

這樣足矣讓所有武者敬仰畏懼的人,居然在自己客廳,老老實實的坐著等師姐姐了兩個多時辰,那豈不是意味著……

師姐姐是比他還要牛逼的存在!

林晨被自己這個猜測著實嚇了一跳。

他忍不住問道:「老爺子,你莫不是看我沒見過世面,唬我的吧?」

百里正微微一笑,渾身散發出猶如太古仙人下凡的恐怖氣息。

原本看起來只是一個普通老頭的他,此時再看,卻給林晨一種感覺,兩者之間好似有著永遠無法跨越的鴻溝,讓林晨有一種自慚形穢的感覺。

強!非常強!是迄今為止林晨見過最強的武者,當然照目前來看,除了師姐姐之外的。

林晨甚至不敢再去試探。

他心裡非常清楚,如果眼前的老者想要殺他,就跟一頭大象踩死一隻螞蟻那般簡單。

只不過他的實力,遠遠在自己之上,所以自己剛才進門窺探的時候才沒有發現他實力強悍,也導致了自己現在壓根不敢再起窺探的心思。

然後,百里正釋放出來的氣息,不過短短兩秒的時間。

別墅的二樓之上,莫名出現了一股更加驚天動地的強悍氣息,如果說百里正的猶如太古仙人,那麼此時樓上的那股氣息,幾乎可以稱之為開天闢地的天神了。

差距,一個猶如湖泊溪流,另一個則是無邊無盡的海洋。

百里正的氣息,只是一瞬間就直接被壓垮了,硬生生被逼回了體內,失去了之前的威力。

百里正一陣苦笑,連忙解釋道:「木盟主莫要動氣,老夫實在沒有要挑釁您的意思,還請高抬貴手,收了氣息。」

雖然人沒有路面,但僅僅依靠一縷氣息,便讓堂堂天譴閣二閣主認慫了。

林晨越發覺得師姐姐太強大了,簡直是只有她想不到的,沒有師姐姐做不到的。

很快。

林晨如天仙下凡一般的身影,瞬間便出現在沙發上。

一襲白衣飄飄,襯托的她的氣質越發的舉世無雙,林晨只是站在一邊,便能感覺到鋪面而來的幽香。

即便她什麼都沒有做,周圍的空氣,都感覺低了好幾個度。

脫俗的容貌,就好似廣寒宮嫦娥仙子般,清冷絕艷,百里正,一個經歷了上百年大風大浪的大佬,也有一瞬間的失神。

他的的確確是被這驚世的美貌震驚到了。

不過,也只有一瞬間的失神。

百里正幾個呼吸間,便調整好了心態,但還是忍不住感嘆道:「木盟主的姿容當真是舉世無雙,老夫雖然不是第一次見到你,但是每每看到,都在懷疑這造物主是何等的偏心,孕育出你這等沒人,世俗一切形容美貌的詞語,都不足以形容木盟主的絕世。」

「老夫也是在這華夏曆經百年,但從未見過一個女子,有木盟主的萬分之一驚艷!」

林晨心裡很不舒服,縱使知道這老頭是誇自己師姐姐。

但就是不爽。

早知道這老頭那模樣,就應該給師姐姐說一下,以後凡是見除了他以外的男子,統統都要帶個面紗。

林晨就好似賭氣一般,大大咧咧的直接坐到木允兒的身側,身體更是緊挨著木允兒那散發著迷人芬芳的嬌軀。

百里正看的嘴角直抽抽。

他其實只是單純的欣賞木允兒的美貌,沒有什麼其他意思,但是看到林晨居然挨著木允兒,就感覺時間最美好的東西被糟蹋了。

老頭兒心裡居然無比期盼木允兒出手把這不知死活的臭小子扔到九霄雲外去。

可惜的是。

木允兒不僅沒有如他所想的把林晨丟出去,反而美目含笑的看著林晨,而且任由林晨拿著她的玉手把玩。

晶瑩剔透的玉手在臨床的手中,不停地翻來覆去,揉捏的不亦樂乎,百里正的嘴角抽抽的都快抽筋了。

他修身養性幾十年,好不容易對世俗看透,看居然被林晨這個小屁孩逼得快要破功了。

緩了足足有一分鐘的時間,才把心中那股氣息壓了下去,然後擺出一副心平氣和的模樣,不疾不徐的開口說道:「木盟主,這一次老夫來的目的,你也許已猜到一二。」

「前幾天令師弟在武道盛會上公然破壞了天譴百年規矩。」

「天譴的威嚴不容人侮辱,但木盟主的實力,老夫也是很清楚,所以我天譴閣的所有長老閣主,經過縝密的商量后,一致決定……」

「如果木盟主能夠加入我天譴閣,成為我天譴閣的挂名長老,那麼令師弟的一切行為,天譴閣可一筆勾銷,既往不咎!」

說完了來之前天譴閣各閣主想要的東子,百里正想了想,又說道:「剛才說的事情,還希望木盟主能認真思慮一番,我天譴閣在整個華夏武者心中都有著崇高的地位,成為挂名長老,也絕不會辱沒了木盟主的威名。」

「如果現在是其他人,敢如此侮辱我天譴,天譴絕對不會做出如此讓步,這一切只因為木盟主的天資驚為天人,修為更是堪稱妖孽,我天譴閣,才會費盡心思想出如此兩全其美的方法。」

百里正說話的語氣很是誠懇,完全不像是在撒謊。

那種發自肺腑的佩服,就算再會裝也裝不出來。

天譴閣的閣主……

林晨心裡暗暗想著,即便他沒有見過天譴閣閣主出現在武林的場景,也能猜測出,必然是能在掀起腥風血雨的。

如此優厚的條件。

木允兒卻是想都沒有,便給出了答案:「與我而言,無關緊要。」

冷漠的語氣,讓百里正不由苦笑。

無奈的搖了搖頭,他還想要繼續勸說,但看到木允兒那清冷絕塵的模樣,頓時便想明白了。

長長的嘆息一聲,儘是無奈,百里正就準備起身離去。

但是看到林晨依然在把玩著那玉手,眉心忍不住一跳,實在沒忍住,便開口說道:「木盟主與令師弟,咳,最好還是要保持一些距離才好,否則讓天下人知曉,怕是要說三道四了。」

木允兒嘴角勾起一抹驚艷絕美的笑容,淡淡說道:「誰敢,我便要他萬劫不復。」

雖然語氣中沒有狠厲,但是那話確實讓人不寒而粟。

百里正也不再說什麼,便轉身離去了、

如此霸道的師姐姐,是在讓林晨喜愛的很。

情不自禁的低下頭,便在師姐姐的玉手上落下一吻,那玉手就好似世間最精美的藝術品,讓他渾身神清氣爽。

木允兒也不生氣,似笑非笑的看著他,道:「還沒玩夠?」

林晨再面對師姐姐的時候想來臉皮厚,毫不猶豫的道:「沒有,師姐姐這麼美,怎麼可能玩的夠,師姐姐,你注意到沒,那老頭羨慕的直瞪眼。」

木允兒笑顏如花。

她忽然開口問道:「決賽,可有信心?」

「當然有了,師姐姐你就放心,那些人裡面,實力最高的也不過是半步一流,現在唯一讓人捉摸不清的,就是進入秘境之後的機緣了。」林晨回答的很是自信。

木允兒玉手一番,手掌中間便出現了一個造型很是古樸的戒指。

「這裡面有一些小玩意,興許到時能夠用上,你自拿去用吧!」

「納戒?」他看著師姐姐手上的那枚戒指,忍不住驚呼出聲。

「這東西,不是說特別稀有嗎,一般情況下只有那些名門大派的掌門或者非常有實力的長老,才能擁有嗎?」

所謂的納戒便是,看似一枚小小的戒指,其實裡面有自己的儲存空間。

它的稀有程度,更不必說,就是華夏那些非常牛逼的人物都不一定有。

「這玩意,你要想要,師姐姐便多送你幾個。」

話音剛落,木允兒手裡便又出現了四個不同造型的納戒。

林晨直接懵逼了。

他一直都知道師姐姐有的是錢,可是沒想到,用富可敵國來形容都不為過。

一枚納戒就足以讓各路宗師大佬傾巢而出,打個你死我活也要搶的寶貝,可是在師姐姐手裡,就好像兩塊一個的地攤貨一樣,隨手就拿出來四五個。

真的是被驚到了。

他只怪自己真像一個沒見過世面的鄉巴佬,居然沒看出師姐姐到底有多有錢。

他也不客套,直接將幾枚納戒收入囊中。

林晨看著木允兒,壞笑的說道:「師姐姐,你來這有一段時間了,還沒去南州市裡面逛過吧?」 「你也應該有好些年,沒踏入世俗了。」

帶木允兒逛街是假,去逛逛內衣店,還是可以滴。

光是想想,林晨就已經心情愉悅到了極點。

木允兒略一猶豫,但很是點頭同意了。

林晨趕緊屁顛屁顛的去開車,直奔他夢寐以求的地方————內衣**店。

金盛廣場。

整個南州市最牛逼的商城,就在這裡。

所有的奢侈品牌,在這裡都能夠買到,那些東西自然也是價值不菲。

所以說,能來這裡消費的人,都是非富即貴的。

普通的上班族,壓根都沒有來逛的勇氣,因為他們根本消費不起。

林晨開著他那輛限量版的跑車,速度很快的便停到了金盛廣場的停車場。

他還真是有些迫不及待了。

木允兒一襲月牙白長裙,從林晨打開的車門,緩緩的走出來。

她的出現,就好似廣寒宮仙子一般,清冷絕塵,不染一絲世俗,頃刻,便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

即使此時她已經戴上了一層面紗,但仍然遮不住她那傾國傾城的容貌。

美好事物對人們的吸引,已經本能性的了,下意識的便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

不管是男女老少。

在這一刻,都驚呆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