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趙志敬拉著李觀魚就來到了一個角落,「喂喂!你是不是現在還不知道什麼情況呢?」趙志敬很是慌張的樣子了,可是李觀魚卻顯得有些淡定了。

「呵呵!無論發生了什麼事情,我都是可以應對自如,倒是你,有什麼事就感覺說,這麼磨嘰下去可是沒有什麼好!」李觀魚冷笑了一下。

趙志敬看了看周邊的環境,他雖然是讓尹志平在門外等著了,可是多少他對尹志平不太信任。

「其實是這樣的,魚兄,昨天晚上有一個人很是大膽地潛入了丘處機的卧房裡,貌似還在裡面的書桌上大肆搜尋了一番,現在是惹的丘處機十分生氣了!」

趙志敬貼上了李觀魚的耳,「他現在是把所有的沒有在幫派里的人都給抓了起來,其中還是包括了你,所以現在我趕緊先跟你說一說!」

「我幹才看到了你進來了,所以才特意支開了他們,我來跟你單獨說起這件事情。」趙志敬真是改不了一副在官場里恭敬恭維的樣子,這真的是讓李觀魚很是反感。

李觀魚擺了擺手,「就這件事情,我其實根本也就不害怕,實在是不行,我就讓他們抓去,然後我再那個裡面的地牢里好好地呆上一陣,我也很想看看哪裡的環境究竟是怎麼樣的!」李觀魚突然表現的很是興奮,完全地看不出他有多少的擔憂。

「這!哪裡是能開玩笑的!還是請大人稍微注意一點吧!現在我就會跟他們說,這個房間里沒有人!接著帶領他們去別的地方,您就趕緊趁在這個時候,離開這裡吧!可千萬別回來了!」

趙志敬十分認真在勸說著李觀魚,但是李觀魚卻還是不怎麼在意,「這個事情,你就別考慮了,就算是他們把我給抓走了,也都沒有任何問題!」

接著李觀魚給趙志敬翻了一個白眼,就反過來催促著趙志敬,「你現在就出去吧!把我也給帶出去,就說你是在這裡抓住的我!你的身份現在還不能暴露,而我自有逃出哪裡的訣竅!」.. 「真的是這樣么,魚大人?你確定要這樣做嗎?」趙志敬顯得是那麼地不敢相信,嘴巴都有些張大了,李觀魚把手伸了過去。

「喂,你趕緊地把我給帶出去吧!可別在逗留這麼長的時間,否則到最後無論是誰都會有些懷疑的,你在屋子裡待了那麼久!」

趙志敬聽到這裡,也只好連忙點點頭,「好好!我這就按照您的吩咐來!」接著就稍微控制了一下李觀魚,把李觀魚推在前面,打開了門。

「你給我演的嚴厲點!我到時候逃走看都得看你的表現了!」李觀魚在被推的時候,小聲叮囑著趙志敬,「行!小的知道了!大人請放心。」

門緩緩打開,李觀魚就看到了在門外等著的尹志平,李觀魚抖了一下,在暗示著趙志敬開始他的表演。趙志敬也是心領神會,立馬就是進入了狀態。

「你這個惡徒,給我出去!還敢躲在這裡!你知不知道,你闖了多大的禍!可別以為你的師傅不收拾你,你就可以這樣為所欲為了!我現在可就代表你的師傅來教訓你!」

趙志敬說著就推著李觀魚往前走,在看到面無表情的尹志平時,趙志敬連忙說道,「嘿嘿,那個志平師弟,我這下人可是齊了,我們回去復命吧!」

「那個師兄你怎麼在裡面呆了那麼長的時間!」尹志平顯然是有些懷疑,「嗨!這哪裡久了!還不是因為這個傢伙是新來的,所以都不知道現在是什麼情況,我就得好好地跟他解釋一下了,畢竟我們大哥也是說過了,得好好地對待一下這些新來的人!」

接著趙志敬也沒有在說別的,他只是一路推著李觀魚往前走,儘管尹志平還是顯得十分懷疑,但是趙志敬已經押著李觀魚走遠了。

終究是愛 「真是沒看出來,趙師叔居然會有這麼厲害的功底,就這樣把尹師叔給戲耍了啊!」李觀魚對於趙志敬刻意地進行了一番的誇張。

趙志敬苦笑了笑,「哈哈,哪裡,哪裡,大人誇獎了!我這些東西只能算做是獻醜了!哪裡來的功底!」

「前面就到了是吧!」李觀魚才走了幾步,就看到了前面已經是聚集了一群人,而在台上,還有5個人被扣押著,丘處機就站在後面,「對就是哪裡,大當家今天脾氣很不好,我待會會說先把你們押到地牢里去,免得到時候,他朝你們發脾氣。」

趙志敬在低沉道,「好!我也不想和那個又老又丑的丘處機多呆!」

接著李觀魚便是被推上了台,『呦呵!這裡看還挺壯觀的!一群人低著頭,很是乖巧啊!』接著就看到楊過抱著頭蹲在哪裡。

李觀魚都不由地笑出聲音來,但是他在看到丘處機的那個樣子,就一下根本笑不出聲來。

「那個大哥,那6個人都已經在這裡了,現在也不適合在讓他們聚集在這裡了,天馬上就要亮了,待會要是郭靖他看到沒有什麼人守著山寨的話,十有八九會攻打進來,到時候我們可就麻煩了!」

丘處機眉頭一皺,顯然趙志敬是說到了要點,「行!你把他們都帶下去吧!到時候,好好地審問他們一番!」

「好!這件事情就交給弟弟我了!」趙志敬接著就領著李觀魚他往地牢哪裡走,而這個時候,其他的6個幫派長老也走上了台,和趙志敬他們擦了一個肩。

「大哥,我們看了一下我們房間,也都多少是被翻過,這個人肯定是在什麼重要的東西!一定要好好審訊一下他們六個人,把那個細作找出來,直接打死!」

郝大通顯然是對這件事情沒有消氣,而其他五個也是一起附和起來,「對對!一定要好好收拾那個人!絕對不能讓他好受!」

「這裡的環境還真是,出乎意料的糟糕呢。」

躺在地上的稻草上面,李觀魚饒有興緻的打量著地牢裡面的環境,相比起其他房間,裡面的哀嚎聲和求饒聲相比,他這裡顯得安靜了很多。

總裁的狂野情人 和他想象中的情景真的是差不多。

雖然也就是白天,但是地牢裡面依舊是特別昏暗,可以很不清楚的看到。已經快到中午了地牢裡面還是點著油燈。

不過就算是點上了油燈,也只是提供的非常有限的照明。油燈的範圍之外依舊是一片昏暗,看不清大致的情景。.. 而且整個地牢裡面,有些一種讓人無法形容的惡臭味道,不過趙志敬之前把李軒抓進來的時候,特意在李軒的懷裡塞上了一個香包,李軒直接把這個香包掛在了鼻子上面。

不是李軒心理變態,只是這個香包雖然有用,但是距離遠了還是不行的,最後李軒索性直接把香包掛在了鼻子上面……

「雖然趙志敬這個人我不怎麼喜歡,但是他處理起這些事情來我還是挺滿意的,很上道。」

李軒咧開嘴,看到外面的巡邏的人走了過去。

雖然看起來現在他的處境看起來挺不妙的,但是這正中李軒下懷,相比起之前住的地方,這裡顯然會有更大的發揮空間。

無非就是氣味差點,光線暗點罷了。

最為重要的是,如果外面,李軒再次探查什麼的,萬一再次遇到像昨天晚上那樣子的事情,李軒也不能保證,趙志敬還能夠昨天那麼幸運,能夠再次替自己打掩護。

就算是強行掩蓋,可是丘處機畢竟也是一頭老狐狸,被他看出了什麼馬腳,反而得不償失。

所以李軒索性直接讓趙志敬把他送到了地牢裡面。

李軒倒是不會擔心自己出什麼事情,但是楊過就不行了,神仙打架,凡人遭殃,楊過就是那隻可憐巴巴的凡人………

這個樣子,他被抓了進來,相當於交接的和楊過脫離了關係,有什麼事情,自己做了以後也不會連累到楊過身上。

好吧,其實李軒覺得,這個樣子更能夠發揮自己的優勢,大家都懂的,帶著一個拖油瓶真的不方便。

「奇怪,巡邏的人怎麼那麼快又回來啦。」

李軒動了動耳朵,又聽到了腳步聲。

「你們都聽好了,今天剛剛關押進去這群囚犯,其中就有偷偷摸摸進入到丘長老房間的小偷,你們可都要給我看好了,一個都不能放過,給我好好的審訊,還有,要是有逃獄的事情發生,我就扒了你們的皮。」

一個趾高氣揚的聲音傳了過來,聽這個意思,好像還是執法堂的弟子。

「好的好的,我們一定嚴加看管,絕對不會讓任何一個人偷偷跑出去。」

旁邊正是巡邏的看守,正在點頭哈腰的說著,看起來,執法堂的弟子應該在門派裡面最高的一部分人。

「看來,未來你們的皮是保不住了。」

聽到了那個執法堂的弟子說的話,李軒扭了扭身子,換了一個比較舒服的姿勢躺在了稻草上面,心裏面想到。

李軒是那種會乖乖待在地牢裡面等待他們審訊的人嗎?很明顯不是。

我們的宗旨是什麼?

搞事情!搞事情!搞事情!

「好啦,你們繼續去巡邏去吧,我來這邊清點一下昨天晚上抓到的人數也就可以啦。」

執法堂的弟子說道,腳步聲越來越來近。

走到李軒的牢房外面的時候,腳步聲停了一下,似乎有什麼東西被扔到了他的牢房裡面,然後腳步聲繼續響起,又開始向前走去。

「嗯,什麼東西?」

李軒看去發現是一個小布袋子,他拿了起來,感覺熱乎乎的還有溫度。

「哎呦,還有下午茶呢。」

打開了袋子,發現裡面居然是幾個熱乎乎的包子,李軒有些意外,不過等那個執法堂的弟子再次經過的時候,李軒就不那麼驚訝了。

「這貨不就是負責趙志敬和朝廷聯絡的那個弟子嗎………沒有想到這個傢伙居然還是執法堂的弟子,意外收穫。」

看起來趙志敬安排的確實不錯,地牢裡面不要指望一日三餐,每天能夠給你一頓飯就差不多了,還是全真派那群人吃剩下的泔水。

「白菜豬肉餡的?勉強吧……」

咬了一口,發現居然還是肉餡的,從進入到全真派就沒有在伙房裡面吃到過肉,只是自己做過一點野味的李軒再次意外了一把。

「這個手銬卻是有些不方便了……」

李軒伸出手來拿著包子就要往嘴裡面放,卻被手上面的手銬扯了一下,李軒有些無語的看著手上面的手銬。

「算了,也是要習慣一下的……」

其實想打開這種手銬,甚至不用鐵絲一類的東西,隨便用一點稻草的梗就能夠捅開,連那邊牢房上面的門鎖也是差不多,就是李軒懶得去找稻草梗………

「啊!!!」

在地牢的盡頭,傳來了一聲慘叫。

「他們這是開始審訊了啊,聲音這叫的嘖嘖嘖……」

本來吃完了包子,打算中午休息一下的李軒,讓這種慘叫聲弄得睡意全無,只好坐在那邊稻草墊子上面,一邊聽一邊感嘆。

###第二百五十四章花樣還真的挺多的

反正全真派裡面好的東西還真的沒有幾個,所以李軒根本沒有為被自己連累的這幾個倒霉蛋表示出什麼歉意。

相反,因為李軒的忽然加入,還有一個幸運兒逃脫了執法堂他們的魔爪,這讓李軒有些不滿意。

「李軒,到你了!」

巡邏的守衛把一個不成人形,不知道是什麼玩意的東西扔到旁邊的牢房裡面。然後打開了李軒的房門,對著李軒說道。

「奧。」

蜜婚盛寵:腹黑老公太囂張 「問了四個了,居然都死活不承認,氣死我了。」

趙志敬看著前面已經昏過去的人,臉色一片鐵青,而旁邊的幾個長老,臉色有些發白。

「下一個。」

趙志敬對著旁邊的弟子說道。

「志敬,你這手段,真的……棒棒的。」

丘處機的臉色也是一臉古怪。

最開始的時候,丘處機也只是純粹的想要查出誰是那個大膽的小偷,心裏面一直悶著一口惡氣。

趙志敬這審訊的手段,確實是讓丘處機出了一口氣,在審訊完第一個人後,丘處機的這口氣就出的差不多了。

不得不說,趙志敬的花樣還真的挺多的,就是不怎麼唯美罷了。

後面,丘處機和其他幾個長老一樣,都是硬著頭皮看下去的,連郝大通那個大漢子也不例外,從他那表情來看,似乎胃部還有些不舒服。

「我看幾位兄弟從昨天晚上被叫起來后,一直堅持到了現在,似乎精神都有些不足了,反正就剩下了兩個,不如各位兄弟先去休息吧,剩下這兩個就交給我吧。」

看到幾個人臉色都不怎麼好,趙志敬非常好心的提出了這個建議。

「那,好吧。」

丘處機本來還有些猶豫,但是他吸了一口氣,又是一股刺鼻的血腥味直衝腦海,丘處機頓時覺得有些眩暈,只好順著趙志敬的話同意了。

聽到為首的丘處機都已經同意了,其他人如獲大赦,一窩蜂的跑了出來。

看到所有人都出去了,趙志敬對著自己的弟子使了一個眼色,弟子頓時會意,退了出去。

「嘔……」

看見所有人都出去了,趙志敬原本一直保持著一臉微笑的面孔獃滯了一下,忽然扭曲了起來,做出了一個乾嘔的聲音。

不止是丘處機他們受不了,趙志敬本人也是受不了的,這個手法太過十八禁,不過也只有這個樣子,不然趙志敬還真的不敢保證能夠讓他們受不了出去。

眼看著他們出去了,趙志敬趕緊讓弟子把李軒帶進來審訊,不然等那群人出去以後,逐漸恢復了過來,又有想過來看看的,那時候趙志敬也無計可施了。

「師父,李軒帶過來了。」

可以看到弟子從守衛那裡接過了李軒,把李軒帶了過來。

「你這個獃子,還愣著幹什麼,還不趕緊幫大人解開手銬。」

看到了弟子說完后就沒有了什麼動靜。趙志敬急忙說道,生怕說慢了會惹得李軒不高興。

「大人,這位是我的弟子,您從襄陽城那邊過來,您應該認識的。」

趙志敬解開了李軒的手銬,陪笑著說道。

「?」

趙志敬的弟子聽到自己的師父那麼說,一下子愣住了,不過之後聽到了自己的師父說到了「襄陽城」這三個字,頓時明白,這個人是個真正的探子,還是自己這邊的。也就不再多說什麼。

「師父這手段………我還沒有開始行動,他就開始了呢。」

弟子心裏面嘀咕道,有些佩服自己的這個師父。

「這個我自然認識,聽起來,剛才審問的人精神都挺好的,叫的聲音連在那邊的我都能聽的清清楚楚。」

活動了一下手腕,李軒調侃道。

「沒有辦法啊,之前丘處機那群老貨,只在這邊,我實在是想不出來怎麼把他們趕走,最後只好想出了這個餿主意。」

趙志敬苦笑著說道。

「這件事情上,也確實是難為你了。」

看著趙志敬有些發苦的臉色,李軒也是有些感慨的說道。

「沒事,能夠替大人做事,也是我的一種榮幸。」

聽到李軒那麼說,趙志敬這才重新露出了笑容。

他等的就是李軒這句話。

「無妨無妨,能夠給大人做事,也是我的一種幸運。」

趙志敬急忙啊擺擺手,表示自己並不在意。

「對了,大人,雖然中午的時候我讓弟子給你送去了幾個包子,不過應該大人還沒有吃飽吧,我這邊還得大人準備了一些飯菜,希望大人不會嫌棄。」

忽然想起來這件事情,他急忙跑到一邊,在一個角落裡面拿出了一個提籃。

「說起來,吃的還真的不算飽呢……」

###第二百五十五章生化危機

李軒摸了摸自己的肚子,說道。

「大人請慢用。」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