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結果三張床全部被三個病號給佔據了,他們三個只能打地鋪。

好在都是大男人,不害怕著涼。

他們這邊在忙碌的同時,李家也是燈火通明。 李家的一處別院內,掌舵者李正鵬端坐在首位上,一臉凝重的看著周圍的人。

他是李家的第一代,所有李家的產業都是他一手創建起來,雖然比不了沈家,但在雲溪縣也是排的上號的家族。

在他的身後站著李家的第二代人,猶如李猛的父親李崇山之類的。

這些才是李家的中流砥柱,掌管著李家各個產業,緊緊控制著李家的命脈,李家下一任掌舵者也會從他們之中誕生。

另外站著的是李家的三代子孫,以李猛為代表,圍成了一個圈子,繞在李正鵬的四周。

「說說吧,你們都是什麼看法?」

李正鵬清了清嗓子,淡淡的問道。

「爺爺,我覺得咱們一鼓作氣,直接把沈家拿下。」

李猛建議道。

「哦?說說你為什麼要這麼做?」

對於這個孫子,李正鵬非常看好。

畢竟李猛非常有能力,竟然可以和泡菜國的人結交,打通了對外運輸渠道,得意讓他們李家能夠跟沈家一較高下。

要不然單單憑藉他在被葉宇整蠱的那次,就可以撤掉他李家的身份,讓他變成一個閑人。

「很簡單,沈家分為兩支,以沈維為首的那一支被黃志華利用,犯下了滔天大罪,只要咱們把證據呈交上去,保證可以讓他們沈家斷掉羽翼。」

李猛說:「另外一支在沈桐的手中,她跑到雲河市發展,咱們現在鞭長莫及,可以暫且不動。」

「而她留在雲溪縣的產業,卻大部分都跟葉宇掛鉤。尤其是最新投產的馨美產品,更是用了咱們的加工廠,只要等三天之後,他們拿不出應有的證據,就要搬遷,到時候咱們再聯合雲溪縣其他的家族,便能夠把他們徹底趕出雲溪縣。」

「你確定那種墨水沒有人能夠檢查出來?」

李正鵬沉著臉問。

「當然確定了,這可是金勝遠從泡菜國帶出來的獨門墨水,外人根本想不到。」

李猛信誓旦旦的說:「再說,這種墨水在咱們國家可是禁品,即便是他們想到了,也不可能找到應對之法。」

「好,就按照你說的來做。」

李正鵬略微沉吟一下就點頭稱讚道:「果真是後生可畏,你才二十多歲便已經有如此的能力,咱們李家真的是後繼有人了。」

「爸,這樣會不會不妥啊?」

倒是李崇山,聽到這話,忍不住皺著眉頭說。

「有什麼不妥?」

李正鵬臉色一沉,嚴厲的責備道:「不是我說你,崇山,你如果不是一味的守成,憑藉咱們李家的勢力,又怎麼可能讓沈家這種外來戶後來居上呢?」

提到這件事情,李崇山就沒話說了。

當年沈家初來雲溪縣,是他擔憂沈志永和燕都沈家有關係,所以才一味的隱忍退讓,以至於讓沈家成為了雲溪縣的第一大家族,把他們李家的勢頭完全給掩蓋了下去。

這是他犯下的錯誤,他不得不承認。

每每李正鵬拿這個來說事,李衝上就只能閉口不言,臉上露出慚愧之色。

「行了,就這麼辦吧。」

李正鵬見眾人都沒有什麼異議,便拍板道:「如果這次能夠成功的把沈家趕出雲溪縣,李猛你將會是李家最大的功臣。到那個時候我就可以功成身退,由你來接管李家了。」

眾人雖然心中不爽,但卻沒有一個人不服。

畢竟李家之所以能夠達到這個地步,李猛的確使了不少力氣。

也正是因為如此,當他輸掉過億資產的時候,李家人只當生意失敗,並沒有太過追究責任。

……

第二天天剛剛蒙蒙亮,葉宇就醒了。

他睜開眼睛便看到陳洲紅著眼看著自己,忙一個翻身從床上爬起來,快速的用神識掃視了一下四周,確定周圍的境況之後才問道:「小茜的情況怎麼樣了?」

「還是老樣子,一個晚上都沒有清醒。」

陳洲說。

「我去看看。」

「師父,你的身體……」

「我沒事,昨晚是太累了,所以才會睡著,休息一下,精神好多了。」

葉宇解釋說,心中卻給自己敲了個警鐘。

好在這裡是雲陽鎮,不管是陳洲還是陳大海陳真都對他沒有加害之心,否則的話,像他那樣累的昏迷不醒,真要遇到有心之人,恐怕他可能就要命喪黃泉了。

看來以後不管遇到什麼時候都必須要留點靈力,這樣才不至於讓自己搭上性命。

心中合計了一下之後,葉宇就來到趙茜茜的床邊給她把脈。

果真如同龍牙所說,她的心房外面附著一條蠱繩,和龍牙之前小腹內的那條蠱繩差不多。

只不過她這個蠱繩短而淺,如果不認真看的話,真的很難發現。

小茜竟然成了蟲母,那她的性命是不是也掌控在黃志華的手中呢?

想到這裡,葉宇就驚出了一身的冷汗。

看來勢必要在黃志華還沒有反應過來的時候就把這條蠱繩給打散,否則的話,一旦趙茜茜聽任黃志華擺布,那後果將不堪設想。

可趙茜茜只是一個尋常之人,打散那條蠱繩之後,她恐怕性命也不保。

難道要讓趙茜茜提前具備修為,然後在打散蠱繩?

不行,修鍊一途何其艱難,等她達到練氣第一層不知道要何年何月了呢。

更何況眼前的趙茜茜還昏迷不醒,又如何修鍊呢?

否決了這個想法,葉宇又萌生了第二想法。

秦雷昌告訴他,想要解救被蠱蟲侵染的病人,可以選擇改善病人的體質。

如果只是改善體質,恐怕無法醫治這種病症吧。

還需要旁人來摧毀蠱繩,這樣方能夠保證病人萬無一失。

「陳洲,我這幾天不回雲海省了,咱們一起,抓緊時間把藥劑配製出來,我有急用。」想通這些,葉宇立刻就吩咐陳洲道,然後沖著被吵醒的陳真說:「陳真,你也別睡了,起來洗漱一下就去劉家村按照我給你的藥方帶足夠量的葯來。如果劉家村沒有那麼多藥物儲備,就去雲溪縣找冉亦菲,讓她想辦法,務必在今晚之前把藥材籌齊。」

「好,我這就去。」

陳真立刻點頭表態,也顧不得洗漱,穿好衣服拿起鑰匙就跑了出去。

「葉總,那我幹些什麼?」

陳大海也醒了過來,見眾人都有事忙,而他卻沒有什麼事,不免有些尷尬。

「你就先做飯吧,等下次再有藥方的時候你再忙碌。」葉宇想了一下說。

由陳大海來做飯,正好能省下來一個人。

並不是葉宇擔心請人花錢,實在是他們做的事情牽扯了太多的機密,知道的人越少越好。

安排完之後,葉宇又去查看龍牙的情況。

發現他不過是因為靈力不支,被毒素反噬了一下,並沒有什麼大礙,只不過需要多趟幾天罷了。

看在他全力幫忙診治趙茜茜的份上,葉宇打算每天都對他施展雨露秘術進行療傷,爭取早日讓他康復過來。

再次回到趙茜茜身邊,葉宇看到那隻會飛的蠱蟲還停留在她的臉上,不過身體已經沒有拳頭般那麼大了,縮小了好幾倍,竟如同手指頭那般大小。

「這蠱蟲的消耗怎麼這麼嚴重?才一夜之間,竟然快把它體內的血液給消耗完了,照這種情況來看的話,恐怕過不了今天,它就會餓死啊。」

葉宇感嘆道。

心說做個蠱蟲也不容易,整天吃不飽。

等等,不對,非常的不對。

按說這蠱蟲吃不飽應該去尋找食物才對啊,它怎麼一直待在趙茜茜的身邊不離開呢?

難道說因為趙茜茜是蟲母,昏迷不醒,無法給它法號司令,所以它到現在都不知道該何去何從?

可是不應該啊,蠱蟲不是黃志華培養的嗎?

在他被抓之前難道沒有下達過任何的命令?

還是說這些蠱蟲都是黃志華單獨分離開的,比較純凈,並沒有接受過任何的命令,或者說是還從來沒有認主過?

想到這裡,葉宇的思緒豁然開朗,重重的點點頭自語道:「一定是這樣,要不然的話昨天黃志華就可以拿這個來命令我了,甚至當時就操控蠱蟲對我進行攻擊。這麼看來的話,蠱蟲是全新的蠱蟲,蟲母也是全新的蟲母。」

「只要小茜能夠清醒過來,由她來操控著蠱蟲或許在關鍵時刻能夠起到保命的作用。」

確定趙茜茜的狀態,葉宇越來越期待淬體藥劑了。

上午葉宇沒有再安排什麼事情,倒是徐閩玉過來看望趙茜茜,確定了沒有太大問題之後就去忙加工廠的事情了。

而葉宇就利用這個時間讓陳洲給他講解藥草的研磨和分量分離。

雖然葉宇身懷上古傳承,可這方面的知識還是非常欠缺的,不過他的基礎好,在陳洲的指點下,很快就能夠摸索到其中的精髓。

再加上靈力和神識的輔佐,研磨藥材和分離分量做的比陳洲還要好。

在陳真要藥材送過來之後,葉宇和陳洲便馬不停蹄的進行研磨分離。

只是下午的時候,葉宇接到了一個電話,便匆忙的離開,留下陳洲一個人忙碌。

電話是秦雷昌打過來的,說他已經到了雲溪縣,找葉宇有事情相談。 葉宇本來想在玉宇酒店招待秦雷昌,卻被秦雷昌拒絕,反而跟他約在了一個縣局裡面。

到地方的時候,是彭斌迎接了他。

「葉隊長,這邊請。」彭斌客套的說。

「秦隊長找我什麼事情?你知道嗎?」葉宇疑惑的問。

昨天他們通電話的時候,秦雷昌還在燕都,怎麼今天就到了雲溪縣,這麼急切的找自己,莫非是有什麼大事情發生?

「應該是為了沈家和李家吧。」

彭斌想了一下說:「我最近都在市裡忙活,對於這邊發生的事情也不甚了解。不過能夠讓秦隊長親自過來一趟,說明事情不小,很可能會影響到一個縣城的局勢。」

沈家因為自己的原因露出了馬腳,很可能被砍掉一部分蛀蟲。

李家能夠做到這麼強大,肯定能人輩出,又怎麼可能錯過這麼一個把沈家趕出雲溪縣的好時機呢。

這一切,不正是雲溪縣局勢的改觀嗎?

大致的了解了一下,葉宇點點頭,便跟著彭斌一起去了會見了秦雷昌。

「葉副隊,這才幾天不見,你看起來怎麼那麼憔悴啊?」

見到葉宇的時候,秦雷昌被葉宇那深陷的眼窩,蒼白的面孔給嚇到了。

「為了給趙茜茜治病,消耗太大罷了,並沒有什麼大礙。」

葉宇擺擺手說:「倒是秦隊長,你這個大忙人,怎麼有空來我們雲溪縣了,難道是這邊要發生了什麼不可預料的事情嗎?」

「葉副隊,咱們都是明白人,你就不要跟我打啞謎了。」

秦雷昌皺著眉頭道:「我不相信沈家的事情你不知情,憑藉你的聰明,應該能夠想到這邊的局勢變動。」

「我是想到了這點,可一個縣城局勢的變動跟我們有什麼關係呢?難道還要管這裡?」葉宇納悶的問。

如果連這個都要管的話,那這天目組織可就太忙了。

別的不說,華夏國這麼大,恐怕每天都有局勢變動的情況吧?天目組織雖然龐大,但也管不了這麼多吧?

「是不應該歸我們所管,但李家用了不正當的手段,並且嚴重損害了我們國家的利益,這就不得不讓我們出面了。」秦雷昌苦澀的說:「原本我想直接把這件事情交給你來做的,不過想到昨天你給我通話的情形,覺得你可能會很忙,所以我就親自過來了。」

「看來是我這個副隊長的失職,竟然沒能替你分憂。」

葉宇尷尬的說。

秦雷昌擺擺手道:「這個怪不得你,畢竟趙茜茜身為警員,為國犧牲那麼大,咱們多照顧她一下也是應該的。」

「對了,趙茜茜的情況怎麼樣?穩定下來了嗎?」

「還算穩定,就是不知道能夠堅持多久。」提到趙茜茜的病情,葉宇就一籌莫展。

雖然他已經想到了對策,可具體能不能施行還未可知。

即便是最後真的把趙茜茜的體質改變了,但真的能夠讓她脫離蟲母的困擾嗎?

葉宇不敢打包票。

面對徐閩玉等人的時候,他還能夠信誓旦旦的去安慰他們。

可對於懂行的秦雷昌來說,那些信誓旦旦的話不過是自我安慰罷了。

「要不咱們把黃志華帶過來?」秦雷昌突然說道。

「別,這件事情我昨天就給了你肯定的答案,千萬別再提了,我怕自己一個沒忍住給答應下來。」

「好,既然如此,那我就不提了。」

秦雷昌欣慰道:「不過她的仇咱們必須要報。」

「報仇?殺掉黃志華嗎?」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