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嘶嘶!!」

王麻子直搓牙花,神色古怪道:「那你還不要盧浩的那張黃金郵票!」

趙客拒絕墨菊送來那張黃金郵票的時候,王麻子還不覺得有什麼大不了的。

那時候他覺得,反正鬼市都是趙客的,一張黃金郵票算得了什麼。

可聽到趙客的話后,王麻子就後悔了。

如果早知道是這樣的話,當初他說什麼也要勸趙客把那張郵票收下來。

趙客喝了口茶水,嘴角微露出笑容,自通道:「那是因為我有更好的!」

對於大夏鼎,趙客始終充滿了自信,這張黃金郵票,才是自己安身立命根本,其他的都是次要的。

當然也有另外一層因素。

還債。

趙客不喜歡別人虧欠自己,同樣也不喜歡虧欠別人。

盧浩幫自己的次數太多了,這些人情壓在自己身上,令他很不舒服。

他自問還不是一個薄情寡義的人,這份人情還給他,是應該的。

「更好的?比真武印還要好??」王麻子有些不相信。

「對!比真武印強十倍不止。」

雖然不知道趙客究竟是有什麼樣的郵票,能夠說出如此狂妄的大話。

可沒有什麼,是比趙客臉上的自信,更有說服力。

一旁楊萬財心裡悄悄鬆了一口氣,這件事和他沒什麼關係,自己接下來只需要順順利利的接掌鬼市商會就行,這種級別的爭奪,他是鐵了心不會去參加。

「那麼什麼時候開始呢?」楊萬財開口詢問道。

但關於這一點,趙客也不好說。

就在趙客要說話的時候。

一股熱流突然在腹部湧出,令趙客心頭微動驚道:「我開始了!」

話音落下,一團盈盈之光從趙客身體里湧出,迅速覆蓋趙客的身體。

與此同時,趙客感覺到足下大地的顫動,一股獨特的力量在迅速從地面上湧出,順著自己的雙足,源源不斷湧入自己的血肉內。

是本命郵票《大地動脈》在復甦的徵兆。

本已經破裂的郵票,被包裹在一團銀霞中,迅速得以修復。

趙客身上的肌肉在逐漸收緊。

被動:山龍之堅,的力量令趙客的肌肉更加充滿了韌性。

灼熱的火光從趙客雙瞳中溢出。

趙客隨意揮揮手,就見琉璃一般的火苗覆蓋在自己的手掌。

正是赤龍之力。

而當趙客一隻腳踏足在房外的草地上的時候,趙客能夠清晰的感受到周圍草木對自己發出心悅誠服的波動。

在青龍之怒與風龍之速的加持下,令趙客對草木的控制力重新達到了以往的巔峰。

伴隨著本命郵票的恢復。

總裁寵妻無下限 趙客其他能力也在迅速復甦。

「咕咕!」

伴隨著熟悉的聲音下,失去很久的郵冊,終於重新回到趙客的身邊。

趙客的郵冊封面並不華麗。

只是覆蓋著一層毛茸茸的金色毛髮。

只聽「咕咕!」的一聲,郵冊封面開始扭動起來,似乎是肉球一樣圓滾滾的『吞』從封面裡一躍而出,一頭撞進趙客的懷裡。

雙臂張開,露出藏在腋窩下的大眼睛,歡快的盯著趙客。

「咕咕……」

看樣子這個小傢伙,似乎很想念自己,趙客撫摸著『吞』圓滾滾的身子,心頭不由暖和起來。

「這是你的使靈!」

還沒等『吞』在趙客懷裡焐熱乎,姬無歲手指一捏,將『吞』從趙客的懷裡揪起來放在手上觀看起來。

「咕咕……」

憤怒的吞朝著姬無歲努力咆哮著,似乎在警告姬無歲。

肉墩墩的身體,隨著它的咆哮下,身上的每一個毛髮都要立起來,只是這樣看上去,反而讓毛髮蓬鬆的『吞』看上去更是可愛。

姬無歲見的喜歡直接,把『吞』拿捏在手上,像是毛絨玩具一樣隨意揉捏。

『吞』越是掙扎,姬無歲越是覺得好玩。

不過片刻后,原本氣嘟嘟的小傢伙,就老實巴交的吐著大舌頭乖乖被姬無歲拿捏在手上。

雙腋下那對大眼睛,求救的眼神盯著趙客。

對此,趙客也無可奈何。

好在姬無歲在手上逗著玩,也對『吞』沒什麼傷害,趙客乾脆睜一隻眼閉一隻眼,權當作沒看到好了。

「總算是恢復了!」

趙客握緊拳頭,骨節發出一陣炒豆聲,身上澎湃的力量,才令趙客感覺什麼叫做真實。

不過趙客很快就發現,有些不大對勁。

是自己胸口的那隻神秘豎眼,這隻眼睛隨著自己實力的恢復后,變得有些躁動起來。

趙客仔細感受了一下,又不知道究竟是什麼原因。

安撫了一陣后,豎眼重新合併,回歸平靜。

「咦,你這隻眼睛居然開了!」

趙客的變化,姬無歲自然看的清楚,之前這隻豎眼沒有睜開的時候,她還沒有察覺到。

方才微微的波動下,姬無歲立即察覺到趙客胸前出現的變化。

「你知道這玩意?」

姬無歲點點頭,但沒有解釋什麼。

見狀,趙客大概明白了姬無歲的意思。

回頭向王麻子道和楊萬財道:「我估計還有一段時間,這段時間大家多做準備吧。」

王麻子對此沒有什麼反對的意見。

他也確實需要找個安靜的地方,去驗證自己這段時間對武道上的感悟。

而楊萬財則更忙活。

鬼市百廢待興,又被紅婆婆暴力清洗了一批人,他需要馬上接掌鬼市商會,快速恢復鬼市往日的興盛。

三人商議了一陣后,趙客就帶著姬無歲迅速離開鬼市。

一出鬼市,重新回到三亞的別墅里。

陽光照射在趙客的臉頰上,令趙客眼睛眯成一挑縫隙,轉身順手將姬無歲攔在懷裡。

「總算是甩開了那兩個大燈泡,娘子,這次你可逃不掉了!」

趙客眉飛色舞,手掌開始不老實的沿著姬無歲纖細的小腰往下探索。

不管是之前在神秘之地緊繃的心懸。

還是紅婆婆卑鄙的手段。

以及未來即將面對的爭霸之戰。

趙客覺得自己有必要好好的把心頭的這些壓力發泄出來才好。

沒有了王麻子和大頭這兩個礙事鬼,姬無歲和自己的賭約當然要即時生效才對。

輕嗅著她身上那一縷幽幽的體香,趙客的呼吸不禁變得急促起來。

只是還未等趙客進一步,就見姬無歲手指頂著趙客即將吻上來的嘴巴。

附耳在趙客耳邊,香芬扑打在趙客耳垂上,令趙客耳朵酥酥麻麻。

只聽姬無歲低聲道:「洗乾淨,我在床上等你……」

姬無歲說著,掙脫開趙客的手,身體輕飄飄的落在床上,手指輕輕沿著胸前的弧線向下滑動。

勾引!簡直是赤果果的勾引。

趙客果斷轉身,衝進浴室,他發誓,這絕對是自己洗過最乾淨的一次澡。

里裡外外從上到下,一絲不苟的洗乾淨后。

用攝源手掃去體表上的水珠,一身乾乾淨淨的走出浴室來。

就見姬無歲正坐在床邊,像是新婚之夜的新娘子,靜靜等著自己一樣。

「咕咚!」

趙客不由咽口吐沫,心跳「蹬蹬蹬」加速起來,快要送胸腔里跳出來一樣。

雖然交過不少公糧,可和姬無歲真刀實幹的還是第一次。

姬無歲目光掃視著趙客威武雄壯的身體,迎上前,將手掌輕撫在趙客的肌肉上。

冰冰涼涼的手指,觸碰到趙客的瞬間,令趙客激動的血脈膨脹,喘息如牛。

然而就在這時候,就聽姬無歲突然笑眯眯的向趙客問道:「蛋糕好吃么?」

「蛋糕???」

沒頭沒腦的話,令趙客不由一怔,一臉茫然中,卻是臉色突然像是見鬼了一樣,眼睛直勾勾的盯著坐在一旁的白棠。

頓時,一種大事不妙的預感籠罩在趙客的心頭上! 趙客想要跑,已經來不及了。

時間定格下,他只能眼睜睜的看著白棠一臉得意的從浴室里,拿出一條嶄新的搓澡巾,交在姬無歲的手上。

然後語重心長道:「盤,就要專業!」

頓時間,趙客心膽俱裂,恨不得現在就拿出血錘,敲白棠一個頭角崢嶸。

白棠沒有離開,而是回到了自己郵冊,重新鑽進《鬼新娘》這張郵票內。

一時間,趙客眼睜睜的看著,姬無歲冷峻這臉,默默帶上了白棠給她的搓澡巾。

「啊~~~」

深夜裡,趙客的慘叫聲回蕩在別墅中。

直到次日一早。

何全順就來了,坐在沙發上何全順一連古怪的看著面前,把兩條腿叉的很大的趙客。

餘光又小心的看了一眼,躺在泳池邊曬太陽的姬無歲后。

不禁疑惑道:「麻子和大頭兄弟呢?」

趙客揮揮手,有氣無力的說道:「走了。」

經過一夜的摩擦。

趙客心裡就算是有再多的怨氣和怒火,也算是徹底被姬無歲給盤乾淨了。

他做夢都想不到。

原來當初,姬無歲把《鬼新娘》這張郵票里的女鬼扔出去,把白棠塞進去的目的,居然是監督自己。

自己在上個恐怖空間和假體克里拉斯,在廚房做蛋糕的事情,被白棠說的清清楚楚。

那個過程之詳細,簡直令人髮指。

連自己用擀麵杖攪奶昔的畫面,都被描述的淋漓盡致。

聽說,我曾嫁給你 可想而知,霸佔欲強大的姬無歲聽到這裡后,自己昨晚上是怎樣的悲劇。

虧自己當時還洗的乾乾淨淨。

「走了?」

何全順不由微微皺眉,他並沒有發現兩人離開的蹤跡。

這倒不是刻意監視,而是別墅四周都有他們亨氏珠寶的頂級保鏢。

即便兩人曾經都是郵差,但他自信自己的布置,連一個死角都沒有,兩人如果離開,絕對逃不出他的眼線。

雖然困惑,但何全順很聰明的沒有在這個問題上過多糾纏。

與趙客目光相對,沉默了片刻后道:「造化珠……真的在你那裡么?」

聽到何全順的話后,趙客蒼白的臉上總算是露出一點微笑。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