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直到夜幕降臨,白溪丸才起來,才剛剛打開房門,就見管家爺爺往這邊趕,瞧見自己時,雙眸有喜色閃過,他三步化作兩步的來到白溪丸面前,語氣帶著恭敬和喜愛的問道:「婷兒小姐,您是餓了嗎?」

管家爺爺從小看著穆玉婷和范熙臣長大,對於范熙臣的心思了如指掌,而穆玉婷的性子,又格外的討人喜愛,他自然也對穆玉婷多關心幾分,久而久之,兩人的感情也是很深厚的。

白溪丸笑眯眯的點頭,語氣甜美的道:「管家爺爺給婷兒準備了什麼好吃的晚餐?」

話音未落,白溪丸又繼續問道:「管家爺爺要不和我一起吃吧,反正熙熙又不在,沒人管的了我。」

說道這裡,白溪丸傲嬌的抬高下巴,轉眼就拉著管家爺爺走下了一樓。

管家爺爺滿臉無奈,瞧著白溪丸一驚一乍的性子,竟有一種說不出的可愛,他也拒絕不了。

索性也跟著白溪丸坐在餐桌上吃起飯了。

時不時的和白溪丸談些有趣的事情,管家爺爺越來越放鬆,短短的吃飯時間,他們聊了一個多小時。

等到管家爺爺命人收拾餐桌的時候,白溪丸笑嘻嘻的回到房間,精神力全面擴散,她拉開窗帘打開窗戶,輕巧的翻窗而出,借著強大的精神力躲過了一次又一次的暗線,踩在他們視線的盲點,輕而易舉的來到了大門附近。

趁著他們轉眼的瞬間,白溪丸神色凝重的施展幻雲雷步,將雷光降到最低,一個閃身,就已經遠離了范家的別墅。

而那些保鏢們一個轉眼,只覺得好似流星閃過,在漆黑的夜裡,好似一縷光亮一閃而逝,其中有一人神色一怔,總感覺哪裡不對勁,可是想到在末日里,最厲害的就是自家少爺了,又怎麼可能會有人厲害到這種地步?!

心裡覺得不靠譜,他拋開這樣的想法,專心致志的守著自己的崗位。

而不遠處的白溪丸,瞧著沒有任何人發現自己,心裡頓時哈哈一笑,這才對著系統0250道:「系統0250,麻煩幫我定位范熙臣可以嗎?」

系統0250冰冷機械的聲音頓時在白溪丸的腦海里響起:「定位功能開啟,扣除二十幸福值。」 「陸彥,謝謝你,謝謝你,伯母剛才說錯了話,還請你原諒。」沈母見到陸彥這樣的態度,不由心中大喜,這當然是最好的結果了。

就沈韻韻被燒成了這樣,有哪個男人還喜歡,而陸彥卻堅持在女兒的身邊,這對於沈母來說可是求之不得的事情。

她知道自己的女兒是一個倔脾氣,現在已經有了自殺的念頭,如果陸彥再離開的話,自己想要阻攔都無法阻攔。

沒有想到陸彥的態度這樣堅決,這說明自己剛才想的都是小肚雞腸,可得到了陸彥明確的答覆她的心中還是非常高興。

不過陸彥說的恢復容貌,她就不去多想了,因為在她的心中這樣嚴重的燒傷連秦會長和劉會長兩位都沒有辦法,就不用說別人了。

整容也是有個限度的,沈韻韻的燒傷要是整容的話反而會帶來生命的危險,因此連整容的可能性都不存在。

和沈母已經說好了,陸彥的心情並沒有好,因為他知道在沈韻韻的心中恐怕自己表現的越是堅決就越是不會願意讓自己在她身邊,沈韻韻已經將她當成了累贅。

那自己應該怎麼辦呢?

就在此時,陸彥看到了秦會長和劉會長、趙博士三人向著病房走來,他連忙和這三位大專家打了一聲招呼。

「小陸,你這樣快就好了?年紀輕就是身體好啊,昨天你那樣子我還以為出了什麼事情,要不是唐主席的話我們還真的要亂了。」秦會長對陸彥自然是客氣的,連唐主席都對陸彥這樣熱情,自己要是不尊重點那就是不知深淺了。

「我已經沒有什麼事情了,多謝兩位和趙博士對韻韻的治療,她現在怎麼樣?」陸彥連忙問道。

雖然他是尾指神醫的再傳弟子,可術業有專攻,自己能夠做的是恢復沈韻韻的肌膚生命力,而後面的工作還是要看這三位專家的。

「唉,情況你應該看出來了,身體健康沒有問題,但是病人拒絕再治療。也難怪,我們能夠做的就是接下來的身體恢復,但是心理上我們可就難以治療了。」秦會長苦笑道:「小陸,看來這件事還要你多想辦法呀。」

陸彥沉吟道:「不能整容嗎,韻韻主要是容貌毀掉了,給她帶來了很大的打擊,要是能夠容貌重塑的話,我相信她會很快就消除心中的自卑感。」

三位專家心中暗想,她有你這樣的男朋友壓力自然大了,誰叫你這小子身邊有這麼多的鶯鶯燕燕,連大明星於倩倩都勾到了手中。

她知道自己毀容之後,肯定覺得自己是生不如死,她自然覺得再治療下去也沒有什麼意思了。

誰說容貌不是重要的,那也就是說說而已,漂亮了,什麼都有了,而本來是一個很漂亮的女孩,忽然之間毀掉了,這對於人家女孩子是多大的打擊。

「唉,我們也想過了,她受到的燒傷實在是太嚴重,恐怕全世界就沒有一個整容專家敢冒險給她整容,免得失敗。」秦會長愛莫能助的說。

和陸彥寒暄了幾句,這幾個專家也走了。

沈母也想要給女兒恢復容貌,否則女兒連自殺的心都有了,還有什麼事情做不出來?

而沈韻韻不能做整容手術這件事她已經聽三位專家說了,而現在聽到還是老方子,她心中也不由一陣發涼。

不過,現在有了陸彥,陸彥不是在幾個專家都覺得沒有希望的情況下救了韻韻嗎,那他會不會有什麼辦法?

陸彥自然知道沈母的意思,他也在考慮辦法。

尾指神醫傳下來的手段還真的沒有整容這一說,或許是因為尾指神醫那時候根本就沒有這玩意兒呢,因此沒有也就很正常了。

難道一點辦法都沒有了嗎?陸彥不由皺起了眉頭。

陸彥忽然想到了一件事,好像陳雪在離開的時候給了自己一封信,說什麼時候遇到困難就可以打開,還說這是什麼錦囊?錦囊妙計?

昏事 他可不相信陳雪有未卜先知的本事,好像古代的時候諸葛亮就是用的什麼錦囊妙計,這妮子也有這本事?

不過那時候自己就覺得陳雪是意有所指,難道是為了沈韻韻?他反正也是有病亂投醫,拆開了看看再說。

他連忙將那封陳雪給自己的信打開了,一看是一個電話號碼,還有一個名字。

「宋璞?」也不知道是男的還是女的,既然陳雪給自己的電話那肯定有用,先打了再說,最好雪兒能夠是為韻韻的整容做準備的吧。

想到這裡,陸彥趕緊給撥了這個電話,半天才有人接:「你是誰,誰告訴你這個電話的?」

是一個女人,聽起來還很年輕,陸彥趕忙說:「你好,請問你可是宋璞姑娘。」

「噗哧!」這讓對方不由啞然失笑:「這都什麼年代了,還稱姑娘。我是宋璞,你可以叫我宋小姐,嗯,回答我的問題。」

「這個是陳雪給我的電話,說有問題的話可以找你。」陸彥小心翼翼的說,他也不能斷定打這個電話有效果。

「你說什麼,是小雪給你的電話?這麼多小雪終於有男朋友了?這個死丫頭,也不和我說一聲,氣死我了!」對方激動的叫道:「說好的,誰要是先找到男朋友的話,就要請對方吃飯。我現在就去找她,怎麼能夠說話不算數呢?」

陸彥一聽什麼亂七八糟的,他連忙說:「雪兒已經去南洋了,要很久之後才能夠回來。」

「啊,雪兒?這可是她過世的母親才可以這樣稱呼她的,連我都沒有這樣的特權,你肯定是她的未婚夫了!」得,又上升了一個等級。

陸彥苦笑道:「雪兒讓我打這個電話,希望你能夠幫助到我。請問您是大夫?」

「不是。看來小雪沒有對你介紹過我是不是?」對方不滿的說。

「沒有,她就告訴我要是遇到什麼難事的話就打您的電話。」陸彥說。

「真是太不負責任了,居然自己回南洋了卻將難題讓我來解決。」宋璞很不樂意的說:「算了,看在你是我們小雪未婚夫的份上,我就幫你這個忙好了。你想要我幫你做什麼?」

「到底有沒有用,難道她還真的什麼都能夠做到?」陸彥心中暗想,但是不能不回答她的話:「我的一個朋友被毀容了,您是不是可以解決?」

「當然可以,這本來就是我最拿手的,不過旁人要是就診的話我要最少一百萬的美金,你既然是小雪的未婚夫那就打個折,你給我八十萬美金就可以了。」宋璞嘿嘿笑道。

「八十萬美金?」將陸彥說的差點一屁股沒有坐在地上,這丫頭好大的口氣!不過如果她真的能夠做到的話,那自己說什麼也要做到,這可是關係到韻韻的生命啊。

「當然可以討價還價,如果你到我面前能讓我覺得你還配得上我們小雪的話,那說不定還可以降低到五十萬美金。」宋璞笑道。

五十萬美金,那也不少啊!陸彥心中不由暗自詛咒:雪兒,你這都交的什麼朋友啊,簡直就是乘火打劫的財迷!

「小子,我還不知道你的名字呢。」宋璞這就算是問話了。

「我叫陸彥。」陸彥趕緊回答:「你這個診金是不是能夠見到病人之後再給?」

「怎麼,還信不過我?」宋璞生氣的道:「不用看,只要是毀容方面的事情,我心中有數。你只要到我這裡來就行了,別忘記了,準備好錢。」

「那您目前住在什麼地方?」陸彥問道。

「京南市萬通別墅群3號701房間。」宋璞說:「你現在就過來吧,再過三十分鐘我要去赴我朋友的宴會,那時候我就要走了。」

陸彥一聽這個地址,可真是夠急的,去這地方最少要二十分鐘的時間,說明人家就給自己十分鐘時間的說話機會。

但是這個女人既然口氣這樣大,那自己也不能錯過任何一次機會,只是這錢可怎麼辦呢?

別的不用說了,先和韻韻說一聲自己趕緊走人。

想到這裡,他連沈母都來不及招呼,就走進了病房。

「韻韻,你的事情有辦法了,我現在就去大夫那裡。」陸彥對沈韻韻說:「別胡思亂想,肯定有辦法救你的。」

沈韻韻悲切的搖頭道:「還是算了吧,陸大哥,我知道你的一番好意,但是我知道我已經無法恢復了。」

陸彥怒道:「沈韻韻,你看著我的眼睛!」

將沈韻韻給嚇了一跳,她不由自主的看向了陸彥的面孔。

「沈韻韻,知道不知道我為什麼要為你竭心儘力?那不是同情,那是因為你是我的女朋友,從前是,將來也是,這不會有任何的改變。」陸彥怒道:「我問你,如果我忽然殘廢了,癱瘓了,你是不是會放棄我,離開我?」

沈韻韻愣了一下,她沒有想到陸彥對自己會這樣生氣,不由尷尬的說:「陸大哥——–」

「先回答我的提問!」陸彥生氣的道。

「當然,不會。」沈韻韻無奈的說。

「我相信你不會,但是你怎麼就能夠將我想的這樣不堪,我更不能容忍的是,在我們都在為你著急為想辦法的時候,你竟然想要結束自己的生命,你還不將剪刀拿出來!」陸彥憤怒的道。

沈韻韻不由張著嘴巴說不出話來,韓冰冰在旁邊說:「陸大哥,剛才我已經讓韻韻將剪刀拿出來了。」

「啊?」陸彥沒有想到韓冰冰會有這本事,他也不由愣住了。

沈韻韻低聲說:「我現在不想自殺了,我只是覺得沒有資格再做你的女朋友。」

原來自己誤會了,陸彥不由尷尬的道:「原來是這樣。不過現在我已經有辦法了,相信我很快就會帶來好消息,我現在就去找她。」

韓冰冰連忙問道:「你要去找誰,要不要我陪你一起去?」

「不用了,我一個人去就可以,你在這裡陪著韻韻,也好讓她心情好一些。」陸彥連忙對韓冰冰道。

韓冰冰一想也對,自己可是好容易才讓沈韻韻將剪刀拿出來的,可不能前功盡棄了。

原來陸彥走了之後,韓冰冰和沈韻韻也在不斷的排解她的心事,都是女孩子,而且喜歡的都是同一個男人,故而兩人說話也有共同語言。

韓冰冰也不知道沈韻韻心中現在已經有了尋短見的念頭,不過她知道沈韻韻現在的心情肯定很不好受,因此她從女孩子的心理出發,說了以下的話。

「韻韻,你可知道陸大哥心中對你有多重視,昨天可是冒著生命危險給你治病,要是你出了問題的話,那是真的會痛苦一輩子的!」 白溪丸聽著系統0250在自己腦海里倒計時的聲音,心裡冷冷一笑,腦海里頓時閃現出了一張簡略的地圖。

其中有兩個光點最為顯眼。

其中一個紅色的原點在不斷的閃爍,白溪丸仔細辨別了一下,發現正好是自己的位置,心裡突然覺得系統0250這個定位系統非常的方便。

而另外一個紅色的原點則在白溪丸的不遠處閃爍著,除了紅色的光亮,還有橙黃綠青藍紫這些顏色,只不過光點沒有紅色的那麼大。

依次減弱的光亮頓時讓白溪丸明白,這是實力強弱的區分。

而在范熙臣所在位置的前方,則還有一個淺紅色的光亮在那裡閃爍。

而其中黃色的光點,白溪丸仔細刷選了幾個人,將目標鎖定在了原女配,如今的女主大人身上。

女主大人都是一步步成長的,而自己和范熙臣將她的根連根拔起,自然會元氣大傷,想要恢復實力一步步往前走,還需要時間來醞釀。

而白溪丸可沒有心情給女主大人發育的時間。

畢竟女主大人可是屬於范熙臣和自己的敵人。

她神色不變的朝著范熙臣的方向跑去,看著安全區門口還有重兵把守,也不怕被發現,輕巧的從牆面翻越過去。

安全區們口有一道防護網,超強電量運轉到極致,而白溪丸可是玩雷電的小祖宗,對於這個會輕易能讓人致死的防護網,只覺得是一個小兒科。

趁著眾人不備,白溪丸輕鬆的越了過去,而防護網只是閃爍了一下,就恢復了原樣,沒有任何人發現。

因為白溪丸的動作太快,迅如閃電,又選在他們的盲區時突擊,他們自然是沒有絲毫的防備,除非是有經驗的人,否則根本就察覺不出來。

白溪丸落在地上,瞧著范家安全區門口上空的電光閃爍一下就歸於平靜,心裡琢磨著要不要回頭將安全區門口給加強防護?!

免得被女主大人這樣的人物進來,那就得不償失了。

白溪丸響起女主大人身上有原女主大人的空間,雖然和記憶里的功能有些不太一樣,但想著來回范家安全區,應該也是小問題。

但對於白溪丸而言,空間可是一團能量,如果能夠據為己有,那麼……

一邊趕路,白溪丸的思緒起伏,對於算計女主大人,她突然覺得,這是一件非常有趣的事情。

這麼一想,白溪丸頓時遠遠的跟在范熙臣,有系統0250相助,不管范熙臣怎麼走,白溪丸都找的到他。

因為齊家和范家之間的路程較遠,雖然范熙臣他們極力趕往齊家,但還是費了一兩日的時間,等遠遠的看到齊家的安全區,范熙臣讓眾人休息片刻恢復體力,而范熙臣則和應賜時商量對策。

這邊他們在商量對策,白溪丸就偷偷摸摸的在距離齊家安全區不遠處開始觀察地形。

見齊家安全區也和范家相差不大,門口都是重兵把守,過往的人們都要填寫信息,繳納費用才可以進去。

哪怕是傍晚時分,想要去齊家安全區的普通人也還是遲遲不肯離去,排著長隊想要進去。

如果進不去安全區,那麼就只能被其餘的組織收購,被他們廢物利用,那樣的處境,他們是萬萬不想要體會的。

沒有用處的人,則沒有資格活在這個世界上,在末日里的世界里,體現的尤為明顯。

而安全區里,則要比其他地方要安全了許多,雖然要繳納生活費等費用,但在和平時代,大家也都是要交的,對於他們而言,沒有什麼區別。

只是難就難在,食物太難以保管。

每一天收納普通人都是有時間規定的,一到晚上,他們就會關閉安全門,驅趕普通人。

畢竟普通人太多,而安全區則屈指可數。

等到守衛驅趕普通人以後,白溪丸趕緊收拾了一下自己,趁著普通人暴動的時候,瞬間閃身進大門,猶如走進自家的大門。

而范熙臣和白溪丸的想法也是如出一撤的,先有范熙臣打頭陣,挑選幾個速度驚人的人先趁亂進齊家大門,而應賜時則選擇善後,必要的時候裡應外合救出彭佳均。

白溪丸先范熙臣一步進了齊家大門,她將精神力擴散到極致,細心的感應屬於彭佳均的氣息,不一會兒,她猛然睜開了雙眼。

因為她感覺到了,屬於彭佳均的氣息很微弱。

那就表明,彭佳均重傷亦或者性命垂危。

如果想要用彭佳均來威脅自己和范熙臣,那麼他們一定會留彭佳均一條性命,而彭佳均遇到了像風輕笑和張雅蓮這樣的人,估計就算不死也會去掉半條命。

心裡染上一絲焦急,白溪丸告訴自己冷靜,這才小心翼翼的靠近屬於彭佳均的位置。

越是靠近,白溪丸的心裡越是驚訝。

因為這裡的防守實在是太嚴密了!

看來自己能想到的辦法,他們也都考慮進去了,只是不知道,該怎麼救出彭佳均……

她停留在一處隱晦角落,盡量縮小自己的存在,眉峰微微一蹙,瞧著光是肉眼可見,就是十十幾個能力者守衛。

分別位於各個方位,不禁布局縝密,連挑選的能力者都是百般挑一的存在。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