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南南,放開我,抱緊雙膝,將自己緊緊地團成一團!”

耳邊呼呼的風聲中,傳來唐瑾的提醒我的喊聲。

我這才鬆開緊抓住唐瑾的手,按照他說的,抱住雙膝,緊緊的將自己縮成一團!

那墜落感似乎無盡無休,但就在你以爲這種墜落永無休止之時,彈指間,我卻又感覺自己落到實地上。

倒是沒那種摔痛的感覺,反而軟軟熱熱的,我嚇了一跳,趕緊睜開眼睛,才發現自己摔在唐瑾身上,他成了我的肉墊。

唐瑾見我沒事,才扶着我一起坐起身。

周遭已經換了時空似的,黑暗竟然消失,周遭通亮,只是看不到陽光。

我和唐瑾將所處的地方左右打量一下,只瞧見四周混沌一片。而我們站在一處懸崖的頂端。

在懸崖下面,一邊是火,一半是水,詭異之極的景象,卻在這裏和諧相融。

這讓我和唐瑾驚訝不已。不過轉念想想,我和唐瑾是被那奇怪的陰陽魚給吸到這裏來的,這裏分明是個法陣,也就不奇怪了。

不過,我對鬼阿嬤會有如此高的修爲感覺奇怪。

想當初蓁蓁那個劍靈衝出辟邪劍時,鬼阿嬤都無力阻擋,之後更是遭天雷劈死,現在如何這麼厲害?着實讓人匪夷所思。

我百思不得其解之時,我們上空突然傳來鬼阿嬤的聲音,“哼哼,當年連茅山派的清平道長都無法從這太極珠逃身,看你們怎麼從這裏逃出去?”

我並不知道鬼阿嬤所說的那茅山派清平道長,有多厲害?但聽起來,就覺得要離開這裏超級有難度的樣子?

我心裏感覺不妙,但表面上仍舊裝的根本不放在眼裏。

對那鬼阿嬤說,那瞎婆婆怎麼樣?也算是極其厲害的高人,但結果怎麼樣?我和瞎婆婆交手對陣,不但從她手裏逃出去,還讓那瞎婆婆下了地獄。

還有那黑山神,不也被我整死了嗎?現在換我取代了山字派冥師掌門位置。

就不信這破什麼球什麼珠的能困住我!

我嘴裏鬼扯,故意扭曲誇張了不少事實。但鬼阿嬤一定不會知道我嘴裏說的這些事,真相和我說的都有偏差。

同瞎婆婆交手那次,要不是唐瑾強行驅動淨天地符,那次我能不能活,根本就是未知的;而黑山神哪裏又是我殺死的,都是那破蛇魄因爲我體內劍靈的煞氣,自己投奔我的,我想拒絕都沒機會!

這樣說,只有一個目的,從鬼阿嬤嘴裏騙出這個太極珠的來處,我也好知道個根底。

所謂知己知彼,百戰不殆!

開始我亂說了一通,鬼阿嬤都不中招,我就將嘲笑她無能,就蓁蓁那個劍靈也制服不了,還要撒謊什麼情蠱,藉助唐瑾來鉗制蓁蓁,保護盤俊。

而她自己則讓老天爺看不過去,活活劈死不說,到最後連個整屍都沒落下,腦袋丟到何處都不知道。

當初是何其窩囊,現在跑我面前嚇唬誰?我要是信她,那就成傻子了!

我這麼一通譏諷,才真的將鬼阿嬤的怒氣給攛掇起來了。 「不用現在答覆我,可以考慮一下再告訴我就可以了!」墨九狸看著香菱和香雪兩個人說道。

「夫人,那我們晚上去爹爹那裡一趟!」聞言,香菱和香雪早有預感的說道。

「好,去吧!」墨九狸聞言說道。

香菱和香雪聞言點點頭,起身離開。

墨九狸看到香菱和香雪離開,收回視線剛好看到帝溟寒從空間出來,微微一笑的問道:「小澤沒事吧?」

「沒事,一時半刻應該不會出關的,我會經常去看他的,放心吧!」帝溟寒微微一笑的說道。雖然小澤自己能修鍊了,但是帝溟寒還是經常去看兒子,畢竟小澤還小,小傢伙閉關前說要長期閉關到晉級再出關,帝溟寒和墨九狸還是免不了擔心的!

帝溟寒看著墨九狸問道:「打算帶著她們姐妹嗎?」

「還沒想好,看她們自己的決定吧!這幾年我也習慣了她們姐妹在身邊了,跟她們在一起的感覺,更多像是朋友而不是主僕,可是我知道自己未來的路很難走,我不想她們最後因為跟著我而受傷,又不知道如果她們執意想跟著的話,我如何去拒絕,所以我很矛盾!」墨九狸靠在帝溟寒的身上,有些糾結的說道。

帝溟寒明白墨九狸的想法,這幾年他看的出來,香菱和香雪是真心對九狸和孩子好的,也看的出來九狸很喜歡她們姐妹兩個人,所以他懂九狸的顧及和擔憂!

而他心裡也很擔心,畢竟之前的經歷告訴他,九狸身邊的閨蜜好友,最後都會……

所以,帝溟寒也很擔心香菱和香雪最後變成下一個夏凌雪,或者墨九琪……

可是,他又不忍心讓九狸身邊沒有一個同性朋友,他尊重九狸的選擇,他只會盡全力不然任何人傷害到九狸,不管是誰,不管曾經對他們一家多好,一旦背叛絕不饒恕!

「等到她們回來,跟她們說清楚就好了,說不定她們選擇留下來呢!如果她們真的打算跟著你,再跟她們說清楚也不遲!」帝溟寒想了想說道。

「也只能這樣了……」墨九狸聞言淡淡的說道。

馮院長的院之

難得兩個女兒回來給自己做飯吃,馮院長和齊老自然開心不已了,一頓飯吃完,馮院長看著兩個女兒問道:「說吧,到底有什麼事情要跟我說?」

「爹,我們不知道你在說什麼?」香菱看了眼妹妹裝傻的說道。

「真當你爹我老糊塗了嗎?你們兩個要是沒事,怎麼可能回來陪我們兩個老頭子啊!」馮院長無語的看著女兒說道。

雖然香菱和香雪不是第一次下來給他們做飯,但是他和齊老是什麼人啊,這兩個丫頭有什麼心思一下子就察覺到了。

「行了,別藏著掖著了,快點說吧,你們倆想做什麼?」齊老也看著姐妹兩人問道。

最後香菱和香雪對視一眼,然後香菱看向馮院長和齊老問道:「爹,齊叔叔,你們會去雲之巔嗎?」

「嗯?為什麼這麼問?」 鬼阿嬤說,她確實沒什麼本事,但教訓我這個狂妄後輩的本事,還是有的!

不過,令我失望的是,她始終沒說出這太極珠的來處。算是我白浪費吐沫了。

唐瑾這時候比較鎮定,對我說正邪僅是一念之間,對人是這樣,有些聖物也是這樣。被污穢之氣所毀,那即成了害人的邪物!

我點點頭,當即也就不對鬼阿嬤耗費什麼力氣了,和唐瑾一起研究如何破了這裏的法陣,離開這裏。

我再往所處的懸崖下看去,這會兒也就明白了,爲什麼一側有水,一側又有火。

太極圖中,“左右者,陰陽之道路也;水火者,陰陽之徵兆也。”

還有,“上爲陽,下爲陰;火爲陽,水爲陰;升爲陽,降爲陰;浮爲陽,沉爲陰……”

除此之外太極圖陰陽魚中,另有兩個黑白小圓點,叫做“陽中有陰,陰中有陽”。

我正在想那水火代表太極中的陰陽魚,那麼陰陽魚中的兩個黑白小圓點兒呢?

我剛想到這裏,就覺得腳下一陣震盪,水和火齊齊地漫了上來,淹沒了我們所處的懸崖,被將我和唐瑾分別分離在兩個地方,這樣再看太極陰陽魚圖案,已經像了十分。

並且那陰陽魚還在不停的旋轉,我試圖用真氣將這裏波動的場震散,但是毫無用處。

另外,法陣已經在開始形成,在陰陽魚的邊緣處,還有乾、震、坎、艮四陽卦,以及坤、巽、離、兌四陰卦,交疊相應分佈,圍繞旋轉着不停。

所謂“無極而太極,太極動而生陽,動極而靜,靜而生陰,靜極復動,一動一靜,互爲其根,分陰分陽。兩儀立焉。”

我懂太極之理,但是如何破解這太極陣,根本就沒有章法。

我腳下是水,而唐瑾腳下則是火,雖然這水、火,是以咒力所控的幻象,但是卻牢牢的控制我和唐瑾,造成不了最直接的傷害,但困久了,逃不出去,那也就剩下死路一條了!

而我還未想到破解法陣的法門,唐瑾那邊的火海猛地上衝,一條火蛇瞬間將唐瑾吞沒,我嚇得失聲驚叫,可悲的是我根本無法解救唐瑾。眼睜睜的看他消失在火海之中,再也不見蹤影。

這可讓我悲怒相加,一時間發起狂來。

我凝聚周身場,感覺其攀升到了一個,就在我想以身犯險,用全部的力量試圖衝破這太極珠的控制,突然我周遭的水海狂濤大作,陣陣水浪飛旋到空中,既然變成一隻透明的水龍。

那條水龍發出一陣龍嘯,然後直對我的面門衝過來。

我凝結真氣在手腕之上,手握魚骨劍,對着那條水龍就是一道強勁的劍波,這一下子就將那條水龍斬碎,變成一陣水霧。

但下一刻,水霧落入水中,復又變成那條水龍,再次夾雜着強勁的氣旋,對着我狠狠的衝擊過來。

任我的魚骨劍劍氣如何之強,面對這被我斬了再重生,重生再被斬了,斬了再重生,周而復始的水龍,我的真氣損耗過半不說,那條水龍所帶起的場還更強了,顯然是吸收了我的那部分力量。

這樣下去,我無疑將被活活的耗死。

也是這時,我突然想到我招架的方式是錯的,所謂以柔克剛,那水龍剛好就將我的劍氣給克住了。

我腦子拼命的轉着,想着太極的祕法真諦在哪兒?

我腦子裏沒翻找出太極的太多東西,倒是想起了太極拳。

爺爺在世時,經常打太極拳鍛鍊身體。爺爺說過,太極拳以靜制動,以柔克剛,避實就虛,借力發力,主張一切從客觀出發,隨人則活,由己則滯。

“彼未動,己先動”,“後發先至”,將對手引進,使其失重落空,或者分散轉移對方力量,乘虛而入,全力還擊。

我想到這裏,收回魚骨劍,而是用太極拳的招式,來應對眼前不斷對我襲擊的水龍。

結果真的有效,那條水龍竟然被我的氣旋控制,猶如我掌中的玩物。

而在我的氣旋所到之處,場凝固,我藉着那水龍之力,硬是將頭頂的空間衝出一道光口。

這時,我突然聽到鬼阿嬤的一聲慘叫。

之後無邊的黑暗蔓延開來,我只覺“嗡”地一聲,瞬時大腦有片刻的空白。

不過等我再定睛查看之時,我居然已經回到原來身處的房間。原來那法陣已經被我所破。

我醒悟過來後,急忙找唐瑾,見他趴在地上,一臉茫然的支起身,知道他無事,我的心也就放回到肚子裏去了。

我想起那個鬼阿嬤,想及時收了她,趁機會弄清楚她和阿嬤到底哪一個纔是真的,她若是假的,又到底是個什麼鬼?

可惜那鬼阿嬤逃跑的工夫了得,早就不見鬼影子了。

這時,唐瑾順手撿起那個太極珠,說真想不到那樣一顆珠子,竟然有這樣的奇異力量。

我則說,“這玩意兒可以被鬼阿嬤利用,說明已經不是神物,是妖物了。留着只可能害人,倒不如毀了省事!”

唐瑾卻說,“這樣的寶物毀了太過可惜了,它雖能被污,但也能被淨化。我們不如想辦法將它淨化,你以後要是收服什麼厲鬼,用這個事半功倍!”

我一琢磨也是這個道理,就聽了唐瑾的話,將這個太極珠留下。

可是萬萬想不到的事,這居然成了禍事的開端。

幾天之後,我因爲去捉拿一隻厲鬼,去了郊外。回來時,我正好經過宗教局。剛下班的賈薇就跑過來對我說,“你纔回來啊!你家有個親戚來找你了!”

我一愣,心想我哪來啥親戚啊?

想着莫非是盤俊回來找我來了?但賈薇認識盤俊,也不會說成是我親戚啊?

我當時就覺得有些問題。 封先生的病嬌日常 偏巧宗教局有幾個瞧我不順眼的人,也出來了,就嘲笑着說我什麼不愧是山裏出來的,連親戚長得也像國家二級保護動物!

我聽着這話刺耳,就攔住他們,問他們在說什麼?

鬼醫難寵 賈薇純粹好心,怕我跟那些人打起來,愣是將我拉開了,對我說,“你們家確實來了個耍猴的親戚!” 我差點被一口吐沫嗆死!

我們家耍猴的親戚?

我啥時候冒出來個養猴子的親戚?

但賈薇說的有模有樣的,說我的那個親戚特別熱情,還帶了堆山貨送給各位同事。【首發】

我忙問,都送啥了啊?

賈薇說好幾個人都拿了,她聽信兒聽的晚,下樓後,就只剩下包滷雞爪。

她先嚐了一口,味道特別好。正準備回家給她老爸就酒呢!

說到這裏,賈薇好像有點兒不好意思似的說,“這是你家親戚送來的,要不然還是你拿回去吧!我給我老爸再買一點兒得了!”

我說我不愛啃那玩意兒,讓她拿着吧!

賈薇這才笑笑說,“那沒別的事,我就先走了啊!”

我點點頭,也打算離開之時,又想起阿牛這會兒也該下班了,不知道他走沒走?

當時就想正好和阿牛一起回家,轉身去了門衛室,結果守門的大爺說阿牛跟着唐瑾一起出去辦事了,還沒回來。

我一想肯定是阿牛和唐瑾都不在,要不然那我們家那什麼耍猴的親戚,早就被知道是認錯門了。

正好那守門大爺要開始吃飯了,我一瞧好像是滷肉,但是瞧着那肉有些奇怪,怎麼看都不像豬肉。

就順口問了守門大爺一句,“這是什麼肉啊?”

那守門大爺呵呵笑着說,“這還不是沾了你的光?這是你家親戚送來的嗎?”

說完老大爺還拿了雙筷子,讓我嘗一兩口。

我哪裏想吃,就是覺得那肉看着太奇怪,我是打獵出身,啥動物的肉沒吃過,但就眼前這塊肉,認不出來。

這會兒接了筷子,就爲了看一下到底是什麼肉?

偏巧這時候,唐瑾和阿牛回來了。

守門大爺先看見的,我忘了差看那塊肉,轉身出去迎唐瑾和阿牛了。

那兩個男人應該是到鄉下去了,唐瑾那輛路虎上都是塵土,都看不到車模樣了。

一看到我,阿牛就急忙跳下車,問我事情辦的怎麼樣了?

就這樣一說話,我更是忘記守門大爺碗裏那塊奇怪的肉。

唐瑾說,正好一起去吃飯。

我搖搖頭說,要先回家看看,大家都說有個耍猴的親戚找我,我還不知道那人是誰?

唐瑾眼神微沉,低聲對我說,“這事兒有古怪,我跟你一起回去!”

我說早就知道有古怪,這不還沒來的及回去嗎?

唐瑾說那就正好。

就這麼着,我們仨人一起回家。

還沒到家,阿牛就老遠的看着了,指着大門說,“喲,那門怎麼開着?我走的時候鎖門了啊!”

我心裏覺得壞事兒了,這麼明目張膽的撬開大門,肯定不是小偷乾的!哪家的小偷敢抄家似的,到人家家裏偷東西啊?

結果,我們三個人衝進家門一看,家裏所有東西都被砸了。 丑女種田:山里漢寵妻無度 不但如此牆上還被潑了很多血。

獨家佔有:穆先生,寵不停! 阿牛一看這個,登時就火了,大聲臭罵說誰他/娘/的想找死了?

我還算冷靜,讓阿牛別罵了,罵也沒啥用!都已經這樣了!

唐瑾臉色陰沉的很難看,我以爲他是心疼被砸的那些紅木傢俱,他卻說,只是有點兒後怕,虧得我也出去了,要不然這後果真是令人不敢想象。

我毫無畏懼,說當面瞧見了,那些人也就砸不了這裏了,早就被我收拾了。

唐瑾看了我一樣,眼神裏仍舊一片擔憂,他讓我別在這裏住了,先去他家裏住幾天。這裏什麼也別動,他打電話給刑警隊,讓他們過來勘察一下現場。

我報警是對的。不過,我不會去他家住的,我和阿牛回秦老道的宅子住就行了。

唐瑾微微有些惱火,說我寧願讓他擔心害怕,也不肯去他家裏住幾天嗎?

我剛想說是怕連累他。阿牛突然間多了句話,說真不能去唐瑾家裏住,到了唐瑾家裏,那些人只怕就沒什麼動靜兒了。

一定要住在外面,這樣那些人還會找過來,也好知道到底是什麼人在找我的麻煩!

我一聽阿牛的這話是對的,當即就決定了。

唐瑾默了一會兒,見無法左右我的想法,就說要跟我們一起到秦宅住。

我有點兒發愁,我和阿牛都是苦孩子,在山裏也露宿過,秦宅那邊什麼都沒有了,我和阿牛過去了,也只能將就着過一晚,等明天再置辦東西。

這要是唐瑾過去,讓他陪着我和阿牛受苦,就有些於心不忍了。

我正糾結着,警車這會兒就到了。本來這裏離刑警隊也近,再加上唐瑾的身份在那兒,雖然我一直都不知道唐瑾到底有什麼身份背景的,但那些人可都知道唐瑾來頭不小!所以一接到唐瑾的電話,都迅速的趕過來了。

因爲要避免再破壞現場,我和唐瑾、阿牛,就沒有再進去。

約莫十幾分鍾後,就出了一個刑警,對唐瑾說房子裏的牆皮上潑得都是人血!

我臉色刷的一下子就變白了,心想這是到底得罪誰了?這麼狠辣?居然用人血來恐嚇我?

我對易經八卦懂得不多,要是盤俊在這裏,他可以卜算出想算計我的人,到底在哪個方向,大概是些什麼?只可惜,他現在已經回盤寨了。

唐瑾說這沒關係,宗教局多的是出類拔萃的人才,他找個能人過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