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嗯?既然這樣,那就答應了,你有什麼好提議就說吧!我聽你的!」李天賜見蘇雪竟然支持他對賭,原本就有些意動的他,頓時嚇了決定。

「好,對賭可以,不過不再今天了,反正大會不是也在比賽嗎,那就賭最後你們誰的排名更高好了!」蘇雪淡淡的說道。

「好,這個小姑娘的提議我接受了!」

蘇雪的話也沒刻意壓低聲音,所以周圍人都聽的清楚,還不等李天賜說話,烏哈就在開口說到。

「好吧,既然你也同意了,那就在賭一局,不過剛剛對賭的那些翡翠就是我的了!」李天賜也沒在反對繼續對賭的事情,不過雖然同意了,但是之前摩尼切出來的那些翡翠,李天賜可不想放棄,尤其那一堆在別人眼中廢料的玻璃種,翡翠雖然很碎,但是裡面的玉靈之氣卻沒有什麼影響。

「憑什麼?賭局又沒完全結束,還有最後一塊沒切完呢,沒切完就不算結束,沒結束翡翠就不能給你!」這次不等烏哈說話,一旁的吳光華就叫了起來,他是真心不想把翡翠給李天賜,畢竟第一塊價值七百多萬,還有一塊沒切,加上散碎的玻璃種,至少也在千萬以上,今天加上之前被黃鴻遠的那塊滿天星的原石坑了一把,他可是花了血本了,這樣輸出去,他都不知道該怎麼回去和他父親交代,那些錢可是有其他用途的!

「你想耍賴?」羅成不用李天賜開口,一眯眼看著吳光華說道。

「本少哪裡有耍賴,根本就是沒賭完啊,既然你們有重新開度,這一場本少也不想繼續賭了!」吳光華一聳肩,一副無賴姿態說道,雖然知道了羅成的身份,但是他也不是很懼怕,而且現在羅成的父親可以算是在他父親的管轄之下,這更讓他對羅成少了忌憚。

「你可要想好後果,敢和我耍賴,別牽連你的家人!」羅成也是一眯眼,帶著一絲絲冰冷和陰森口氣。

「吳少,翡翠給他們,等一下我幫你選兩塊翡翠,不會讓你虧到的!」摩尼見吳光華還要和羅成爭執,似乎不想耽誤時間,出口勸吳光華。

「這……太便宜他們了,我們還有最後一塊沒切呢,萬一裡面真的有頂級翡翠,我們還有贏的希望呢!」吳光華聽了摩尼的話,還是有些不甘心。

「既然你心有不甘,那我們就將最後一塊切了,讓你徹底死心!」李天賜開口說了一句,然後轉身走回切石機旁。

「切就切!」吳光華這時也知道自己想耍賴有羅成在機會不大,索性一咬牙想賭一下自己的運氣,萬一運氣好出現奇迹呢?

對於李天賜和吳光華準備繼續完成賭局,烏哈沒有絲毫反對,他也想借著機會看看李天賜選的原石到底怎麼樣,雖然對自己有信心,但是能了解一下對手的實力也是個好事。

至於那劉會長,在剛剛選著了幫助羅成一方時,其實也就算是和烏哈有了分歧,不落痕迹的和柳城等人靠近了落成等人一起走會賭石機旁邊。

「老弟,我看你似乎還有些疲憊,還是我來吧!」羅成走回來之後,看著李天賜似乎還有些疲憊的樣子,上前準備繼續切石。

「那就辛苦羅大哥了!」李天賜也沒有強求,雖然他已經打算等一下抽時間吸收玉靈之氣恢復精力,但是現在卻真的有些無力。

「師傅,他們這塊石頭和那個切除黑色小魚的原石一模一樣!」

當羅成和黃鴻遠將最後那塊雙胞胎的原石抱上切是機器時,烏哈身旁的摩尼表情抽搐了一下,對著烏哈說道。

「哦?全是綹的雙生原石?這小子是真的眼力驚人,還是運氣逆天?」烏哈聽了摩尼的話,眉頭一挑低聲嘀咕了一句,對同時對這塊原石也升起了一絲好奇,他感覺這塊滿是綹的原石裡面,可能還會出現讓自己驚訝的東西。

烏哈這邊有摩尼彙報,一旁的劉會長身旁也有柳城介紹,當知道李天賜的那個翡翠小魚是從這塊一模一樣的原石里切出來的之後,劉會長也是眼中升起了期待,如果那翡翠小魚能從兩塊原石中切出一對,那出來價值會翻倍之外,也將會成為大會上的一個傳奇談資,這可是對他們大會絕佳的宣傳資料了!

看到雙方要繼續賭石,原本有些散開的人群再度圍聚上來,而之前看到過那小魚出世的人,更是對切石機上那塊雙胞胎的原石充滿了期待,如果裡面的翡翠和小魚和之前的一樣,那可真的就是一個奇迹了。 對賭繼續,羅成這邊依舊是他和黃鴻遠合作,而吳光華這邊,這時確實吳光華切石,他的一個手下幫著澆水輔助,摩尼陪在烏哈身旁沒有上前,實在是他已經知道沒有絲毫取勝的機會,也懶得在動手了。

兩邊做好準備同時開始切石,而摩尼選中的最後一塊原石外表是很不錯的,購買的家價格也有二十多萬。

「表現不錯,至少是塊冰種了,運氣好一點可能會高冰種,不過出玻璃種的可能性很低,從開始你們就已經輸了!」烏哈在切石之前也上前觀看了一眼,隨後對著身旁的摩尼冷著臉說道。

「師傅,實在是我們運氣太背,原本那塊巨大原石裡面的玻璃種十分巨大的,可惜被暗綹徹底破壞了!」 爆寵前妻:老公,不可以 摩尼在烏哈面前表現的很乖巧,一臉可憐和懊惱的模樣說道。

「哼,暗綹如果仔細觀察也是有跡可循的,我也教導過你這方面的經驗,顯然你是沒有用心!這次事情回去,給我閉關啊一年,好好給我學習一下賭石的基礎經驗!」烏哈聽完摩尼的話,冷哼了一聲說道,說完之後就不再理會滿臉苦澀的摩尼,轉頭看向羅成那邊。

此時羅成和黃鴻遠已經開始切石,刀片飛速旋轉,很快一層石皮被切了下來,黃鴻遠帶著一絲期待快速將切面清洗乾淨。

「天啊,真的是玻璃種的祖母綠,和之前的那塊一模一樣!」

這次不用等黃鴻遠出聲,最近的圍觀人就大聲叫了起來,而對於那切面顯露出來的密集裂紋,都視而不見,有的只是驚嘆。

在場的人顧忌只有李天賜最淡定了,臉一向淡定的蘇雪在看到這個切面時,都表情一變,玉手抓住李天賜的手筆都微微用力了一些,顯然她也是有些激動了。

「奇迹,絕對的奇迹!」秦晚晴身旁的王老這時嘴裡不斷的嘀咕著這句話,一旁的秦婉晴也跟著微微點頭,目光不由得從哪切面上轉移到了李天賜的臉上,原石是奇迹,可發覺奇迹的人確實這個少年,他實在讓秦婉晴越來越看不透了。

「出綠了,這邊也出綠了,似乎是高冰種的海藍翠,也是很高級的翡翠了!」

當一群人都在沉浸在李天賜這邊翡翠帶來的奇迹時,吳光華的第一刀也切完,竟然很好運的一道切出了翡翠,少量關注這邊的人在看到清洗之後的切面后,頓時有人看出了翡翠的種水和品種。

「該死的,怎麼才是高冰種。」

對於圍觀的人來講,高冰種已經是很不錯的翡翠了,可吳光華在看過之後,卻滿臉懊惱的大叫起來。

吳光華滿心期待自己的這塊原石出現奇迹,就算不是龍石種,至少也是玻璃種才好,再加上品種稀少的話,價值個幾千萬,也不是沒有獲勝的希望,可現在卻出來個高冰種,就算是瓶中也不錯,可那又能怎麼樣?就算這石頭裡面是滿翠,價值過千萬的話,他一樣沒有絲毫獲勝希望!

「吳少,算了,就別繼續切下去了,浪費那力氣也是徒勞,留著讓他們切吧!」這時摩尼上前兩步,對著吳廣還拍了拍肩膀說道。

「該死的!」吳光華再次狠狠的罵了一句,糾結了一番之後關掉了切石機,那塊剛剛開出一個切面的翡翠就這樣被他扔在了切石機上,顯然是放棄了。

「喲?吳少這是不切了?認輸了?」

正要繼續切石的羅成正巧看到吳光華扔下那原石不切的一幕,也停了下來,滿是嘲諷的語氣怪叫道。

「哼,別得意,烏哈大師可是真正的高手,明天你們一定會輸的很慘!」吳光華本來想直接離開,可聽到落成的嘲諷,還是忍不住怒火,張嘴怒聲說道。

「哦?原來烏哈大師才是真正的高手,怪不得那個什麼摩尼不行,原來他是個假冒的高手啊!」羅成看著吳光華,滿臉怪異表情的說道,說話時還看了一眼摩尼,眼中閃過鄙視。

「你……歪曲我的意思!」吳光華被羅成這樣一說,頓時知道自己被落成的言語設了坑,看著一旁摩尼有些難看的表情,頓時對著羅成怒吼道。

「白痴,就你這智商,以後就別出來丟人了!」羅成鄙視了吳光華一眼說道。

「夠了,逞口舌之利有什麼得意的,趕緊把你們的翡翠切出來吧,看看裡面是不是還有那翡翠小魚!」烏哈這時突然開口說話,催著羅成繼續切石,現在他很期待這塊雙生原石內的情況。

「你讓我切我就切啊?他們都放棄認輸了,我先就不切,你咬我啊?」羅成可不是誰都能指使的,尤其烏哈這種帶著一絲命令的語氣,直接就把羅成的紈絝性子激發了,一番白眼對著烏哈說道。

「你……摩尼,你去把那快原石給我切完,把這賭局完成!」烏哈被落成的話氣的身子一抖,不過很快就反應過來,直接讓摩尼過去繼續講吳光華放棄的原石切完。

「是,師傅,他們要是不切完,那就是自己認輸了!」摩尼很清楚烏哈的意思,點了點頭之後,扔下一句話就走向切石機,開始繼續吳光華為完成的事情。

「切,出爾反爾,小人行徑,本少懶得和你們一般見識了,咱們也繼續吧!」羅成看著摩尼過去繼續切石,也知道自己要是不把這石頭切完,這些傢伙絕對會抓住這一點咬死耍賴。

小小鬧劇之後,切石繼續。

假戲婚寵 其實剛剛羅成說不切時,很多人都有些著急,其中甚至包括了劉會長,如果剛剛烏哈不說,估計他也會催羅成繼續。

李天賜在一旁始終沒有說話,似乎一切事情都交給了羅成,其實剛剛吳光華過來時他也想插嘴了,不過被蘇雪阻止了。

蘇雪的想法很簡單和現實,她不想李天賜和吳光華正面有太多衝突,讓羅成吸引火力是最好的,畢竟羅成的身份不必忌憚吳光華,讓吳光華更多的去記恨羅成,就算想報復,羅成也完全有能力對慫回去,但要是李天賜,畢竟他沒有什麼背景,很可能會在吳光華的手段下吃虧!

這也就是羅成不知道蘇雪的想法,否則一定會鬱悶死。

「真的是一模一樣啊,我相信裡面也一定還有一條天然小魚,無價之寶啊!」

這時羅成又是一刀切完,裡面的翡翠越來露出的越多,而周圍人的驚嘆聲也越來越大,彷彿就像是之前的鏡頭回放一般,兩塊石原石切出來的位置甚至都沒有差別。

「天賜,你說裡面真的還會有一條小黑魚嗎?」蘇雪看著那塊原石內的翡翠越來越多被切出來,也是終於忍不住好奇,對著李天賜問了出來。

「呵呵,不會!」李天賜聽到蘇雪問自己這個問題,微微一笑后搖了搖頭說道。

「啊不會啊?這真的好可惜啊,要是能切出一對該多好!」蘇雪聽到李天賜的話,一向冷淡的俏臉上竟然流露出濃濃的失望。

「呵呵,你誤會我的意思了,等著看吧,不會讓你失望的。」李天賜見蘇雪失望的樣子,忍不住笑了一下,不過卻沒有解釋的更清楚,讓蘇雪有點鬱悶,瞪了一眼李天賜,不過沒再追問,開始專註的看著羅成繼續切石。

很快兩台切石機上的翡翠就被完全切除了外皮,羅成面前的是一塊裂紋密集的玻璃種祖母綠,而摩尼面前的是一塊高冰種的海藍翠,體積也有兩個半個足球大小!

如果單單從現在兩塊翡翠的形態來比較,摩尼手中的高冰種明顯要勝過滿是裂紋的玻璃種,可是現在卻沒有幾個人去關注這塊高冰種,目光都集中在哪滿是裂紋的祖母綠上。

「別磨蹭了,趕緊把這翡翠敲開,看看裡面有沒有小魚啊!」

圍觀人中有些性格急躁的,見羅成小心翼翼的不讓拿塊祖母綠碎裂,不由得開始催促起來。

「老弟,還要打開嗎?」羅成沒有搭理圍觀人的催促,目光看向李天賜問了一句。

「打開吧,我也很期待裡面的東西呢!」李天賜淡淡一笑點了點頭,雖然他早就已經看穿了翡翠內的一切,但現在可不能明說,否則這些人估計就不是研究翡翠而是來研究他了!

得到李天賜的肯定,羅成才憂慮下一步動作,捧著那快祖母綠輕輕的往切石機一旁的平台上一放……嘩啦一聲,祖母綠應聲碎裂,最後只剩下幾塊稍大一些的翡翠還連在一起,羅成伸手再次碰了一下,最後幾塊祖母綠也應聲裂開!

當祖母綠徹底裂開之後,場面頓時一靜,距離靠近的一些人都瞪大了眼睛直直的看著那堆祖母綠中的一快特殊翡翠,微微張嘴一時不知道該說些什麼。

「怎麼回事?怎麼都不說話了,快讓讓,讓我們也看看啊!」前面的人都不出聲,後面看不到的人頓時有些急了。

「這……真的有小魚,而且、而且還是白色的,這太神奇了!」最先反應過來的是柳城,被後面的人出聲驚醒之後,帶著失態的語調大聲叫了起來。 隨著柳城的失態叫聲,後方的人也是靜了一下,隨後就是鋪天蓋地的嘈雜聲,紛紛使出吃奶的力氣向擠了過來,都想看看讓柳城失態的東西到底什麼樣。

「神跡,這絕對是神跡啊!」劉會長盯著那條白色的小魚,身子微微顫抖著說道。

「羅大哥,快將東西收起來,人太多,別弄壞了我們的寶貝!」這時李天賜突然開口對著羅成叫了一聲。

「啊?對,對!」羅成本來也傻愣愣的盯著那條乳白顏色的小魚,此時被李天賜一聲喚回神,正看到那烏哈湊上前想要觀看小魚,羅成直接一撇嘴,快速伸手將那小魚收了起來,然後裝進自己的衣兜內。

「你……讓我看看!」烏哈看著羅成如此動作,頓時滿臉憤怒和急切的吼道。

「又不是你的東西,憑什麼你想看就給你看?黃少老朱,收好戰利品,我們走了!」羅成對著烏哈一瞪眼,然後招呼黃鴻遠和朱老闆。

黃鴻遠和朱老闆也回過神,連忙點頭,黃鴻遠直接跑到摩尼那邊,將他們切出來的兩塊高冰種和那一堆玻璃種碎玉收集一個袋中,而朱老闆則將自己這一方的翡翠收了起來,兩堆玻璃種的祖母綠和一塊滿翠艷陽綠。

「怎麼都收起來了,讓我們也看看啊,一黑一白兩條天然的翡翠小魚,快讓我們開開眼啊!」

這時人群已經有些失控跡象,都想看看這奇迹般出現的量快翡翠,如果之前一個,人們只會認為神奇,感嘆大自然的鬼斧神工,可從兩塊石頭內出現同樣形態,又顏色反差的一對小魚,那真的只能說是奇迹了,誰不想親眼見識一下。

「都安靜安靜,你們要做什麼?都閃開!」黃鴻遠這個紈絝大少見到人群越圍越近,不由得大聲吼叫起來。

「你算什麼東西,大家要看,你們憑什麼不讓看,拿出來!」吳光華這時眼珠亂轉,他對羅成有些忌憚,但是對黃鴻遠卻絲毫沒有顧忌。

「我的東西,我願意給你們看就給,不願意你們還想搶不成?都閃開!」李天賜這時也感覺這樣下去會出意外,運足了力氣大聲吼了一聲。

李天賜這一吼,可是帶上了一絲精神力,相當於精神震懾,一聲之後就讓人群頓時靜了下來,一個個都感覺腦子被這一聲吼震的有些發暈,緩和了一下之後才恢復過來。

「大家不要亂,你們這樣會發生意外的,等我和李先生商議一下,想個辦法讓大家都有機會看到翡翠,現在都讓開吧!」劉會長這時見到機會,連忙開口大聲說道。

本來人群被李天賜一聲給鎮住,已經冷靜了一些,此時劉會長這麼一說,都下意識的點頭,紛紛閃開道路。

李天賜等人藉機跟著劉會長快速離開人群的圍聚。

「幾位,我們到後面的辦公區休息一下吧,你們留在這裡,還是會被人繼續圍聚的!」柳城跟在李天賜幾人的身旁說道。

「好,那就麻煩你們了。」李天賜對柳城的提議沒有拒絕,這時他也正好需要一個休息恢復的時間。

會場的辦公室就是這場地曾經的辦公區,簡單改變了一下之後,變成了一個巨大的辦公室,裡面有很多座椅,柳城和劉會長帶著眾人進來后,就讓工作人員給眾人倒上了茶水。

而這時那烏哈和摩尼還有吳光華,不知道什麼原因,沒有在跟著幾人過來。

「李先生,能不能將兩個翡翠小魚拿出來,讓老夫我在見識一下?」在李天賜幾人剛坐下喝了兩口水之後,劉會長就忍不住提出來要求,剛剛他可是沒能近距離觀察過呢,尤其還想著將兩個小魚放在一起對比一下。

「當然可以!」李天賜沒拒絕劉會長的請求,說話時就將身上的那條黑色小魚取了出來,而這時羅成也將他衣兜內的白色小魚取了出來交給李天賜。

李天賜並沒有將兩條小魚立刻交給劉會長,他自己也沒仔細對比過,此時一手拿著一條,舉在眼前觀察起來,一旁的蘇雪緊緊靠著李天賜跟著一起觀看。

兩條小魚除了顏色不同,其它方面真的是一模一樣,至少李天賜用肉眼沒有找到一絲不同之處,這讓他的心理也是嘖嘖稱奇,還有一點更讓李天賜疑惑,明明都是十分高級的翡翠,但是兩條小魚內卻沒有一絲玉靈之氣。

「天賜,我怎麼感覺這兩個小魚有些眼熟呢?」這時蘇雪在一旁有些疑惑的說了一句。

「哦?你也有著感覺?我開始時也有著感覺,還以為這是錯覺呢!」李天賜聽到蘇雪的話,頓時驚訝道。

「快,快讓我看看!」

這時劉會長忍不住了,湊上前觀察起來,其餘朱老闆和秦婉晴等人也都圍聚到李天賜身前,仔細觀察起來。

「這不是八卦盤上的陰陽魚嗎?沒錯,絕對不會錯,你們看!」

在一群人觀看了片刻后,和秦晚晴一起的王老突然驚呼了一聲,說話時還從自己的衣兜內取出一枚玉佩,上面雕刻著八卦圖案,而正中心的位置正是一黑一白兩條陰陽魚頭尾相連!

「還真的是!」李天賜看了一眼王老手中玉牌上的圖案之後頓時驚訝了一聲,說話間將手中的兩條小魚調正了一下方向合到了一起。

嚴實合縫,黑白小魚頭尾相連,黑魚白眼,白魚黑眼,正好形成了一個完整的陰陽魚。

「神奇,太神奇了!」

看到兩條小魚結合到一起竟然如此的契合,在場所有人又發出一番驚嘆。

而就在所有人都看著陰陽魚驚嘆不已時,李天賜的表情卻猛然一變,就在剛剛這一瞬間,李天賜突然感覺到自己的精神力突然不受控制的動作起來,竟然順著他的手臂向下,向這手中的陰陽魚灌注過去,開始還是一絲絲的傳送,可很快精神力向水流般加速起來,本來就因為之前大量使用探測異能有些空虛的精神力短短几秒就要耗盡!

「啊!」

李天賜發現這一情況之後,驚駭之下手一松,精神力停止輸出,而同時已經被灌注了一些精神力的陰陽魚直接向地面墜落下去。

「啊!」

這一次是在場其他人同時發出的驚呼,陰陽魚鄉下掉落時,這些人的心都跟著揪了起來,地面是堅硬的水泥,在他們的想象中,下一秒就會聽到碎裂聲,這一刻在常人都有些傻了,也沒人能做出反應,只是傻愣愣的看著陰陽魚掉在地上。

啪!

兩條翡翠小魚合成的陰陽魚掉落地面發出一聲清脆的響聲,讓所有人都狠狠一閉眼有些不忍觀看……

「咦?沒事!太好了,沒摔壞!」

時間過去幾秒,第一個睜開眼的是黃鴻遠,這傢伙一睜眼第一時間看向地面,發現想象中的滿地碎玉的情景並沒有出現,兩條合在一起的翡翠小魚竟然沒有絲毫損壞,而且依舊合在一起沒有被摔開。

黃鴻遠這一聲叫嚷,讓其餘人也都驚醒過來,當看到地面上的陰陽魚時,都長長出了一口氣,羅成更是快速起身,小心翼翼的將其撿了起來。

「天賜,你怎麼了?」

當宗人發現陰陽魚確實完好無損之後,蘇雪才發現身旁的李天賜臉色蒼白的可怕,雖然睜著眼,但是卻沒有一絲神采。

「老弟,你怎麼了?」羅成幾人這時也看到李天賜的狀態,頓時都圍聚上來關切道。

「呼!」

李天賜這時長長出了一口氣,看著身旁一雙雙關切的雙眼,又看了一眼羅成手中的那陰陽魚,緩和了一些后帶著虛弱道;「我沒事,麻煩劉會長給我找個清靜的地方,讓我小睡一下就好了!」

「真的沒事嗎?我看還是去醫院檢查一下吧,怎麼會突然就這樣了呢?」蘇雪聽著李天賜的話,很是不放心道。

「真的沒事,休息一個小時,如果還這樣我就去醫院!」李天賜知道自己就是精神力耗費過度才會這樣,去醫院也沒有什麼用途,現在緊要的是趕緊休息吸收玉靈之氣補充精神力。

「真的沒事?」 嫁愛成婚 蘇雪還是不放心。

「肯定沒事,忘了我還是個中醫了嗎?我自己什麼情況自己很清楚,我休息一下就好,下午還要繼續挑選原石參加比賽,打敗那個烏哈呢!」李天賜很是肯定的點了點頭說道。

「對,老弟你可千萬不能有事,打敗烏哈可都指望你呢,一個億呢,哥哥我都沒有過這麼多的錢!」羅成湊近了一些,一邊說話,一邊伸手準備將那陰陽魚還給李天賜。

李天賜看著遞過來的陰陽魚,眉頭一挑,心裡多少有點恐懼,他害怕自己一接過來,自己僅剩的一點精神力也會不由自主的輸送給它,那樣的話自己會直接昏睡過去,天知道他一覺會睡到什麼時候,如果錯過下午的高級原石挑選,那損失可就大了。

「怎麼了?」羅程建李天賜盯著陰陽魚不接也不說話,連忙又關切了一句。

「哦,沒事,幫我把他放進背包吧,劉會長,有安靜的地方嗎給我找一個?」李天賜怕被人看出異樣,轉移了壞,對著劉會長再次問了一句。

「有,隔壁就是我臨時的休息室,你可以過去休息一下。」劉會長這時反應過來點了點頭說道。

「那謝謝劉會長了。」李天賜連忙道謝,然後就起身,一旁的蘇雪和秦晚晴連忙跟著起身,攙扶著李天賜向外走去。 羅成也沒注意李天賜的異樣,在劉會長和柳城幾人的不舍目光下,將翡翠小魚放進李天賜的背包,然後拎著一起送到了隔壁的休息室。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