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我這不拼死拼活的搭火車去(昶攸市),賣老臉到處奔波,還不是你這見不得人的事,擱得心裡都憋得慌,還不停求爺爺告(告訴)奶奶的,這那辛苦把人搞過來商量,好不容易同意了,你這邊又這那意見,真是大了,想法多了,再不聽,打死你也得聽!都邪了一個個,翻天了不成!年紀不大,名堂(事情)還多!」

徐添明這邊惡狠狠著。

趙曉慧也只會重複「算了,算了,都是一家人,何必這樣子,和和氣氣的,坐下來好好說,好好說!」

她只會說這幾句,丟了飯菜,在這邊勸服著。

然而沒有用。

最後發展到,徐添明氣死了,直接搞句「實話告訴你,別這那的想,沒門,那擇校,這狗屁*的*事*,一概別想了,反正我不會同意,現在,以後,未來都是,這句話放這,不然我徐字倒著邪,反了你,不管怎樣,反正你聽也得聽,不聽也得聽,我過幾天就直接把你送學校,你死也死外邊,別跟我這那作鬧的!……」

徐添明罵罵咧咧扯著這那點希望怎麼的,她點不爭氣怎麼的,這那的不*害*臊,以及不是完璧身子點指責等言語。

自然兩邊架勢緊張,徐夢也叨著「打啊,就會打,打死我也不去,我哪也不去,不挪窩,就這帶著,不行就拉我丟出去,我死也呆這,死也不去上學,死也不去!」

徐夢含淚后這激動著惡狠狠的表示不上學點決心。

兩邊劍拔弩張。

到最後徐玉是不知道勸哪邊,只能這邊那邊都說著,也死也不開副卧的門,哪怕那門被踢得咚咚響,哪怕那話語再難聽,徐玉也只能勸著,想*撲*點他們心中的火。

趙曉慧茫然著勸著,既說著讓徐添明算了,不喝小孩子置氣的話,又在那副卧門外說著徐夢別這那計較,聽爸的算了怎麼的話語。

自然趙曉慧知道徐添明脾氣肯定不像徐玉那樣,還會喂徐夢說,到後面也為徐夢說道幾句她的難堪以及不願意,怎麼的面子過不去啥的話,趙曉慧最後都是說的讓徐夢同意算了的話。

最後,勸的徐玉和趙曉慧都累了,但是他倆火焰還沒停,還在怒兌著,最後徐添明除了踹門,倒把趙曉慧打了一頓,唉,趙曉慧哭喪著道「我又妹幹嘛,還幫忙你說話,是讓她同意的……」

趙曉慧哭啼著覺得委屈,飯菜也沒吃完怎麼的,現在還這樣,她沒閑著,說了半天的。

徐添明直接搞句「都是你教的啊,什麼東西啊,怎麼不教好的,平日里就記得吃喝了,就這點出息,不好好教孩子,亂*搞*些事,不打你打誰,一點婦人的樣子都沒有,你說你老婆老婆沒當好,媳婦媳婦時和外邊吵架,我們得搬德陽鎮,這那破事一堆,當媽媽也好吃懶做,啥啥都不行,你說不打你打誰?」

徐玉忽然納悶著,難道小時候搬家因為趙曉慧闖*禍*拉,闖的什麼*禍,要至於搬家,不是因為要上小學才搬到的這前垃圾堆,後學校廁所的地方嗎?

還有一堆事?那還有什麼?趙曉慧帶孩子能有什麼一堆事?…… 徐玉也想著也更覺得爸媽生活的背後,肯定發生了很多不為人知的事情。

這些事情間接或直接導致了如今的局面……

徐玉默默想著,感嘆著從過往記憶中的他們到現在,百感莫及。

而另方面今天的局面,也讓徐夢和徐添明直接關係更是*冰*點*了。

徐玉有時更覺得無奈與小心,生怕自己是那個無意間點*火*的人,但是他倆還是沒啥情況也怒兌的,大抵心中都有氣,也有委屈吧,彼此都不理解對方的想法。

徐玉想著過幾天就好了吧,應該是的。

但是事情情況出乎徐玉的意料。

(一,據力抗爭)

第二天,也就是2008.6.23,徐玉晚班的時候。

早上的不吃麵條,有那麼幾分絕食的意味。

徐玉想,勸,都沒有作用。

趙曉慧說啥自然更沒有*卵*用。

於是又是有點僵局的樣子,但是也無法破,趙曉慧和徐玉也只能說著勸慰,以及拉勸徐夢和徐添明的「工作」。

但這勸慰工作始終沒能*做*進*心裡,畢竟徐夢和徐添明都有各自的想法,單這目前點擇校以及原地方上學都是問題。

本來徐夢已經覺得退讓,擇校的,但是還是這那的。

徐添明自有他自己的看法。

但是彼此態度一點也不友好,所以畫面一直很難堪。

徐玉也忐忑等待著中飯時間,看彼此關*系能不能好點的。

但是還是不行,飯桌徐夢壓根還沒上,佯裝睡覺著,徐玉知道她怎麼可能睡得著。

徐添明自然也知道。

只是趙曉慧這那叫著吃飯,喊著怎麼的,徐添明本來還為飯菜弄了徐夢愛吃的魚以及還熬湯補身體的,其實這刻意點行為就是某種退讓的。

但是徐夢不懂,也不在意,她現在滿腦子都是什麼,擇校的問題再就是結婚啥的,她好像內心用某種方式抵抗著,頑拒(頑強拒絕)著,抵觸以及宣誓著自己的決心。

可是她是孕婦,怎麼可能不吃。

僵持會後,徐添明也氣了。

因為徐夢喊了幾遍,不應該說*叫*囂著,「不好吃,不吃,餓死算了!死了一了百了!」的喪氣話,以及話趕話,說著這那就是要嫁怎麼的,死活也想做那邊的gui的意思。

自然徐添明也氣得不行,搞*幾句「吃就吃,不吃拉倒,誰還求爺爺告(告訴)奶奶的不成,不吃哼,還省了糧食!」

這邊徐添明表示不投降,不吃拉倒,但是心裡過意不去,在趙曉慧又添飯菜在碗里,端給徐夢吃,這那勸著身體為重,還有孩子等的話。

徐玉也勸著,依舊無濟於事,甚至都趙曉慧端碗床邊,徐夢一次背身揚手都把碗給打翻了。

看似簡單的無意行為,但徐玉知道這下情況更糟糕了。

彼此都小心翼翼說著「沒事,掃下就好,注意點就行,媽你端碗說就行,又拉又扯幹嘛這下好了!」

看似怪責趙曉慧,其實也是給徐夢台階,以及讓在主卧桌邊點徐添明心裡明白點什麼,免得誤會。

趙曉慧委屈說著:「我哪知道,只是想著快吃,不然冷了,這糟蹋了!」

看著趙曉慧惋惜裡面的魚肉,伸手快要到地上時,徐玉速度拿來撮箕,掃帚道「別搞得那麼惡*心好嗎?又不缺這點吃的!」

「這吖,肉啊,魚啊,這熬半天的湯,我都還沒入口被趕過來送……」

趙曉慧看著那飯菜自然心疼,勸阻,徐玉速度掃著,趙曉慧叨著,話還沒說完,那邊徐添明就搞著「不吃拉倒,我們自己吃,浪費糧食,這那都不是我辛苦掙的,難道是大風刮來的!」

徐添明自然有些不舒服。

徐玉也知道大抵是趙曉慧說漏嘴,他讓趙曉慧趕緊端飯過去,看似嚴苛的徐添明,還是心軟,但是表面還是那樣冷冰冰,不近人情的,但是其實孩有些暖。

好歹還是做父親的人啊!

徐玉想著,不由舒口氣,聽著他們這那扯話,徐玉也沒說啥。

閃婚嬌妻:總裁大人請離婚 眼下趙曉慧扯的自然是那飯菜丟了可惜怎麼的,也不給她吃啥的話。

沒會,徐玉上晚班去了。

今天勸無果,回家也是,只能盼著第二天會不會強點,徐玉夜只能這樣想著,看著徐夢哪怕吐酸水的倔強,就是不肯吃,哪怕是一點米飯,零食也是,就喝了點水。

農門桃花香 愛,還吐了幾回,徐玉都扶著背。

當晚的徐添明看似還在倔強死撐著,叨著徐夢自己不吃,不關他的事的話。

只是這夜趙曉慧不停叨叨,以及說著先不談上學怎麼的事情,還有代徐添明向徐夢道歉等。

但是還是沒用,那邊徐夢僵持著,捂著嘴,深呼吸,后說著「反正我就是不去,死也不去」

還有徐夢那沒會話趕話說的「就是要嫁,是貓是狗都嫁,死活也是我的事,你們無權干涉絲毫!」

其實徐夢沒注意徐添明已經態度緩和了,也默默應允或者說沒那麼強烈著要送徐夢去上學的,這事慢慢來。

一時怎麼可能大人低頭,特別是徐添明這樣死要面子的人,但是徐夢可能不在意,只想著目的,徐添明點點頭擇校以及結婚。

沒注意這徐添明,但也可能正因為感覺到態度柔軟些,所以「乘勝追擊」的更加要求吧!

擇校同意都不錯了,還想著結婚啥的,徐夢也是,飯一口口吃,話也是慢慢來,怎麼可能一步就登天。

即使徐添明默認了,口裡默認,心裡不願意,肯定背地裡會使絆子,或者說,即使徐添明不參與,徐夢也不可能速度就結婚怎麼的。

沒到法定年齡,徐添明也不能要求那邊,最多只是送徐夢過去閔家生活,待產而已,以後吉凶難卜,但是徐夢這那都沒考慮,就這樣言談無顧忌說著。

連徐玉小聲,再三點破這裡面道道,以及告訴徐夢「即使這那逗點頭,倪就能立馬回家當新娘子么,不說年齡別的,就是桌席都難,你以為那麼容易,不是我說的,閔家父母其實又不是什麼好*鳥,他們其實……」

但是徐玉的話往往這樣沒有說完,徐夢表示不想聽或者怒兌。

徐玉也是很無語,間接說著,隱含說著都沒用,徐夢彷彿此時聽不見,一點反對的聲音,不管對閔家父母還是對於婚事或者她點計劃任何一步都不容反駁。

「你不聽我們的有什麼用,再三說不惜絕食抗爭,但是你可想過你的孩子,你是拿她開玩笑,以及這樣子,你……那邊呢,他們又不是你怎樣做就可以立馬接納的,沒那麼簡單,別看現在是這樣情況,好像是爸阻礙了你,但是你也不想想,即使,真的即使逗沒意見,那邊又怎樣對你,還有日子長,即使你什麼不在乎,只要那男孩對你好,但是!」

徐玉不管徐夢捂住的耳朵,拉扯兩下蓋住她的耳朵旁邊的手,繼續道「你那公婆性格,還有環境,以及就那男孩他會不上學或者說一直呆你身邊,到孩子出生,以及照顧還有一直這樣,過著你們點小家,離開父母的你以為點的『世外桃源』嗎?沒那麼簡單的,你自己想想,好好想想……」

但是徐夢好像陷入了一個死循環,非得徐添明點頭說著「yes」,「,放」徐夢過去,直接和閔家在一起,已經不只是想擇校,更想進一步,直接「登天」越級了。

可能徐夢怕這那變故,乾脆「一不做二不休」的吧!

已經有點破罐破摔的意味了。

或許徐夢心裡想著熬一熬,等熬過來就是晴天,一切都變了模樣,所以變*相*的堅持和抵抗著。

頑強著一天點未進一點飯食,就少量一點水的。

看著身邊又昏昏糊糊睡著的她,想著那句「我的孩子我知道,ta會懂我的!」

徐玉覺得可笑,難道孩子會同意一起挨餓,而且它尚未成形,估摸兩月余的身孕著。

這麼小,也沒有思想,徐夢就這樣一意孤行斷定ta就是會支持,陪著一起搞幾天嗎?

帶著這那問題,徐玉半睡半醒,終於昏沉睡著了。

然而,情況卻不容徐夢在那思量以及心裡「計劃」太多,因為「意外」來了。

(二,「意外」)

次日,2008.6.24,徐玉早班。

但是還沒到早上,凌晨徐夢忽然肚子疼得狠,捂著肚子直打滾。

徐玉也迷糊著*坐*起*身*來,這才注意到這事,徐玉點眼睛不斷睜大,瞳孔放大,才知道,這……

因為很快隨即徐玉發現的,隨著徐夢捂肚子沒幾多久后,身下流的一攤xue,紅色,鮮紅,一堆,弄潮shi了墊的棉細。

徐玉有些結巴著,喊到:「不好了,不好了,夢,夢,她,她,她……」

徐玉緊張得說不出話來,隨後很快,都被驚醒了。

而也很快去了醫院。

大晚上,掛的急診,但是也同時,焦急等待中,確定了情況,徐夢的孩子沒了,沒了。

而且也知道了,徐夢的孩子其實早在幾天前,估摸可能前三四天就已經掉了,但絕對不是現在,只是此時身體受涼,加上沒有飲食低血糖,以及作息等問題,還有情緒,心情鬱結等,最後在今天下*面*便*流了出來而已!

即使沒有今天這事,醫生說了,她胎兒發育不穩定,看了之前的報告,上*面*寫的多靜養休息怎麼的,注意飲食還有吃藥,但是既然已經流了幾次xue后,是不應該保的,這樣身體反應太過於強烈,也傷身子。

因為自然妊娠,如果是生*化*妊娠,那麼流*掉*就像大自然的優勝劣汰,不用留,順其自然,既然保又這那沒注意,無疑夜傷身體更重。

如今估計會流不徹底的話,還得清宮。

如果看情況不對,正常流*走*,可能自然而然,身體還強點的……不過這也是后話,說不好。

但是如今只能開了點葯,回家休養,問要不要打營養針什麼的,徐添明這那反對,說醫生坑錢,就把葯拿了盒就一起回家了。

醫生很無奈,也只能隨患者意思。

但是徐玉腦海里卻全是醫生看著徐添明一行人,臨走的惋惜,以及嘆氣還有,就診的話語,久久回蕩再徐玉點腦海里。

看著徐夢孱弱點身體,現在沒法怎麼動彈,力氣都沒什麼,還是幾人攙扶,然後坐的士回家的。

徐玉也不知道怎麼辦?

自然徐添明點臉色一直不好,話語也難聽,但是在路上克制些許,回家后,便都爆發了。

畢竟已經這樣情況,還得*流*xue幾天,還得觀察,到時還照B超,看流是否徹底,這還得來醫院,清宮怎麼的,以及情況的嚴重,讓徐添明久久不能相信。

他自然記住的是醫生說孩子已經不在的事實,以及打亂他的安排,還有怎麼像那邊交代的事情。

閔家也是一直,可以說主要就是孩子拉扯著的,但是如今這樣,自然不理,到時說不好,還會倒打一耙,怪責徐夢怎麼的,徐添明耽誤他們時間啥的,各種難聽點話都來了。

徐添明在房間來回踱步著,時不時看看徐夢,轉著眼珠,不知道想著什麼,時不時罵著這那的。

趙曉慧自然這那說著可憐,老天對她不好怎麼的,以及那邊咋搞這那的急,最後都哭著掉了眼淚,或者屍急得掉的吧,不知道。

弄得徐添明更煩,吼著趙曉慧,也只是啜泣,但依舊叨叨,只是言語小聲,嘀咕著幾句的樣子。

徐玉卻腦海里想起所有,還有自己之前的厠語,以及自己之前陪同徐夢看的醫院等言語,還有自己查的資料,徐玉也知道,徐夢點身體弱,即使懷難保,要很注意,以及身體還得調養,不然生可能中途保不住孩子,或者生的孩子有問題都有可能。

就如同蓋房子了,如果地*基沒有打好,那麼建的房子再高,也無用,隨時都可能傾然倒塌。

徐夢太不知道自己情況了。

醫生自然建議,以後要孩子就身體養好了,再要,而且本來太小,身體各器官功*能,尚未完善好,就不適合懷孕的,而又身體差,自然留住寶寶很難,很難。

徐添明自然記住這番話,醫生點言詞就是難孕,以及可能難產而死,還有可能無孕。

徐添明怕真的無孕,那麼意味著什麼,自然都懂。

忽然徐添明站定了,闊別剛剛的急態,眼睛死死盯著徐夢翻*動*時而打滾的身體,徐添明牙齒緊咬著,好像做了決定,心中已經有了計策或者抉擇,但是眼下有些許猶豫說與不說。

徐玉也注意到了,怯怯問著「爸,怎麼了?你想幹什麼?」

徐玉一字一頓說著,望著徐添明。 徐添明冷冷的眼神發出很冰涼的光,如同第一個覺得該死的人要死了的那種感覺。

徐玉也有種不好預感。

只見徐添明淡淡說著「你,你,還有你」徐添明指著所有人,以及趙曉慧,那身後在主卧頹廢坐著的趙曉慧。

徐添明不管她們的眼光道「你們呢,現在就記住一點,孩子,孩子沒有掉,好好的在肚子里,蠻好了啊!」

「可是……」紙包不住火啊,這……徐玉有些茫然,不知道怎麼說。

徐添明重複著「孩子還在,我說在就在,你們記住這點就行了,其他的我來弄!」

「什麼?」徐玉有點不相信自己的耳朵。

趙曉慧也懵了「明明已經,醫生說……」

「醫生怎樣說是醫生的事,你們記住這點就行。」徐添明很冷靜說著「現在不早了,各自休息,如果改天別人問今天的事,問就說沒什麼……呃……」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