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有不少男人看到這一幕都覺得唐傑下手太狠了,白衣少女什麼都沒做他就辣手摧花。

至於李長壽等人則無疑驚愕無比,沒料到白衣少女這位修仙者竟然表現比普通士兵都不堪!

“咳咳咳……雲小姐,還是我來吧,你先退下。”

青松道人乾咳一聲,讓氣氛儘量顯得不那麼尷尬的道,決定親自出手。

白衣少女痛的身體顫抖,此時終於緩過了勁來,她緊咬銀牙:“你……不要出手!”

“牛魔王……我一定要讓你付出代價!”白衣少女聲音猶帶着顫抖,一字一句的道。

她可是雲家之人,天賦出衆的修仙者,今日卻受此奇恥大辱,她能夠想象當這件事情傳到自己家族之中會有什麼樣的結果,和那些族人指指點點的眼神。

“嗯?”

唐傑臉色微微一變,他看到少女手臂上的血液竟是在無形的力量襯托下懸浮了起來,在空中形成了一個玄奧的圖案!

“咻!”

唐傑雖不知這是什麼,但他沒有猶豫,再度取出一把飛刀,閃電般的投擲而出,而且這一次下手比之前重的多,瞄準的是少女的小腹,務必要在這一擊之間令她徹底的失去戰鬥力!

“出來吧,小白!”

然而少女髮絲飛揚,在那血色的圖案中,猛地響起一聲震天的咆哮聲!

“吼!”

狂暴的咆哮聲震得人耳膜發痛,血色圖案像是打開了一扇門戶,一頭白色的龐然大物從中走出,面對那激射而來的飛刀,它閃電般的一咬,竟是生生將飛刀以牙齒咬住,讓其再難寸進分毫。

“這是……妖獸?”

唐傑也呆愣的看着眼前的這頭白色的巨獸,這是一頭接近兩米高的白色巨狼,渾身長滿白色的毛髮,神俊非常,尖牙利齒,眸子中泛着幽綠的光芒。

妖獸,這是隻生存與一些深山老林,蠻荒山脈中的強大生物,遠不是普通野獸能相提並論的!

這白衣少女竟然專掌握有駕馭妖獸的手段?

“大意了……”唐傑暗暗無奈,他之前沒有殺心,所以只想着讓白衣少女如其他士兵那樣失去戰鬥力就行了,可沒想到他廢掉了白衣少女的雙臂,對方還有召喚妖獸的能力!

“咔擦!”

那頭白色巨狼似是從蠻荒中走出的巨獸,它牙齒用力一咬,那把金屬打造成的飛刀就跟樹枝一樣發出碎裂聲,被咬得碎成了幾截的砸落在了地上,那幽綠色的眸子盯着唐傑,毫不掩飾的冷意。

“妖獸?這位雲小姐在雲家很受重視啊!竟然還給了她一隻雪影狼?成年的雪影狼是一階巔峯的妖獸,有一絲可能晉升二階。”

青松道人見到這一幕也有些吃驚。

修仙者有馭獸之術,但一般情況下成年妖獸太過兇悍難馴,得幼年妖獸從小培養建立感情才行,一頭強大的妖獸對於一個修仙者來說無疑是巨大的臂助!

“牛魔王,我很感謝你剛剛沒有下死手,所以我向你保證,你現在投降我保你無事!今天的事情也儘量不追究!”召喚出了從小馴養的妖獸雪影狼,白衣少女逐漸的冷靜了下來,她深吸一口氣壓抑着傷口上的痛楚,對唐傑道。

白衣少女也明白剛剛如果不是唐傑留手,她已經死了,所以她向唐傑保證,只要他投降,就保他無事!並且不追究他今天劫法場的事情!

“這……”李長壽張了張嘴,但終究沒說什麼,這白衣少女是修仙者,而且來歷還極爲不一般,要是她真的要袒護唐傑,那的確有可能讓唐傑免除今日所犯之事。

不過唐傑只是盯着她,一言不發,態度已經表明了一切!

白衣少女嘆了口氣:“那對不起了……小白是妖獸,它如果動起手來被激發了兇性,我也控制不住它,你自求多福吧!”

雪影狼那龐大的身軀比一些成年老虎還大,此時它焦躁的用爪子摩擦着地面,鋒銳的爪尖將地面劃拉出一條條的溝壑,鋒利的可怕。

“咕咚……這是什麼怪物?”

“好大啊!”

法場外的行人目睹這憑空出現的白色巨狼,都是忍不住向後退去,第一次見到妖獸這種生物!

“妖獸……武者再強也無法與妖獸抗衡!”唐天豪眼見這一幕心中有些焦急、擔憂了起來。

就如普通人赤手空拳無論如何都打不過野獸一樣,哪怕是有刀劍在手的武者,也打不過妖獸!

妖獸的速度、力量、防禦力都遠在武者之上,哪怕是刀劍劈砍在妖獸身上,可能都無法撕裂其肌肉、皮毛,而眼前這白色巨狼則是一頭一階巔峯的妖獸,相當於修仙者的煉氣十重圓滿! 惡人門,盤踞在無法地帶的一處名為惡人谷的奇地。

惡人谷高山流水,鳥語花香,在這種黃沙漫漫的無法地帶,倒是一處世外桃源。

「這便是惡人谷嗎?」

飛掠在天空當中的蕭凌,看著惡人谷景色,忍不住咂了砸嘴巴,眼中有著驚詫之色。

在無法地帶當中,基本是黃沙瀰漫,突然出現這種世外桃源的地方,無論是誰,都會感到驚奇。

「這正是惡人谷。」

煙妍看著惡人谷的美景,微微一笑,道:「惡人谷這塊寶地,在無法地帶拿不出第二塊出來。在無法地帶的勢力當中,不知道多少人為之眼饞。當初惡人門能夠將此地作為根據地,還得完全依仗惡人門原門主狄冷峻。」

聞言,蕭凌目光微微一凝,心中起了興趣,能夠在諸多虎狼之輩眼中奪下惡人谷這塊寶地,想必這個狄冷峻也不是善茬。

蕭凌疑惑道:「狄冷峻到底是何方存在,我來到無法地帶當中,可沒聽過這個大人物。」

「當初,狄冷峻在無法地帶當中,可謂是第一強者。他橫掃了無法地帶所有強敵,才奪下惡人谷,並且在惡人谷創建了惡人門。」

見蕭凌很疑惑,煙妍清了清嗓子,繼續道:「只不過,狄冷峻創建惡人門的五年後,發現一處秘境,也就是聖蓮城秘境。他發現這處秘境后,便打算進去探險歷練,最後卻沒有出來。」

煙妍嘆了嘆氣,將一些惡人門隱秘的事情娓娓道來。

在數百年當中,聖蓮城秘境在無法地帶開啟了數十次,只不過,這些開啟的次數當中,聖蓮城秘境的空間門極不穩定,若是進去的話,運氣不好就要被困死在裡面。

直到現在,聖蓮城秘境要再度開啟,這次的開啟被某位強大的存在進行推算過,可以確定這次的空間門極為穩定,能夠湧入大量武修。

只不過,聖蓮城秘境開啟空間沒有被準確定位。

當然,這並不是問題,只要聖蓮城秘境開啟后,必定會造成異象,到時候必定會驚動諸多武修,暴露其位置。

「看來聖蓮城秘境,相當的兇險啊。」蕭凌忍不住咂了砸嘴巴,道:「就連惡人門門主,無法地帶第一強者都困死此地,想來到時候開啟秘境后,又要死一大批人。」

「不錯。」

煙妍微微點了點頭,道:「只不過,聖蓮城秘境當中有諸多機緣,再加上有玄蓮聖火的消息,必定會引來諸多強者。到時候,在聖蓮城秘境當中,又是一場腥風血雨!」

武道之路,有諸多機緣。

面對這些機緣,只要是武修都會心動不已。

雖說這些機緣當中,夾帶著諸多危險,但是,這並不能阻礙武修前往尋求機緣的決心。

正所謂富貴險中求,說不定得到大機緣后,便可以一飛衝天。

畢竟,這種獲得大機緣然後一飛衝天的武修,已經屢見不鮮了。

也因此,不知道多少武修都幻想著有一天能夠掉下懸崖,獲得某位大能的傳承,然後一飛衝天,成為絕世強者。

當然,抱有這種想法的武修,基本都死翹翹了……

大機緣,可是可遇不可求的,就算這大機緣擺在你面前,你也不一定能夠得到。

「玄蓮聖火,在神武天火榜排名二十名。」

蕭凌道:「嘿嘿,這種天火,不知道多少煉藥師都想將其收服。就連我也很心動,屆時,聖蓮城秘境可要熱鬧了。」

比如葯城,為了收服玄蓮聖火,他還特意煉製了天骨白肉丹,做足了充足的準備。

面對這種天火,蕭凌同樣心動不已。

若是能夠爭取一下玄蓮聖火的話,蕭凌自然會全力爭取。

收服了玄蓮聖火的話,不僅能夠增加煉藥的成功率,其霸道的火焰威力,更能幫助武修越級戰鬥,發出強大的攻擊。

「對了,我要提醒一下你。武宗強者可無法進入聖蓮城秘境,因為聖蓮城秘境有著某種力量存在,唯獨武皇亦或者武皇之下的武修才能夠進入。」

煙妍看了一眼劍絕後,目光看向蕭凌,繼續道:「你得罪了不少人,到時候,你若是要進入聖蓮城秘境的話,可要萬分小心。」

蕭凌的事迹,她也了解了許多。

蕭凌得罪了無法地帶的很多強大武皇,比如鬼見愁,殺破天,御穹。

不僅如此,蕭凌還得罪了神秘的紫袍人,這個紫袍人實力也到達了武宗境界。

雖然紫袍人不能進去聖蓮城秘境,但是不排除紫袍人在某種陰暗角落伏擊蕭凌。

「我會小心的。」

蕭凌笑了笑,微微點頭。

看來,這次進入聖蓮城秘境,不能帶上劍絕了。

到時候,遇到鬼見愁,亦或者殺破天,還有那個御穹,唯獨依靠他自己的手段了。

至於劍絕聽到這話,也是微微點頭。

有些秘境,有某種力量壓制,一些越過特定境界的武修不能進入,若是強制進入的話,必定會被裡面的力量抹殺。

「若是聖蓮城秘境開啟后,我可以在外界保你安全。至於聖蓮城秘境裡面,你要依靠自己。」

劍絕道:「若是遇到強敵,不要與其衝突,能退則退。只要將修為修鍊上來了,再找其報仇也不晚。」

「這些道理,我都明白。」

蕭凌眼中有著濃濃的戰意,道:「兵來將擋水來土掩,我會讓他們明白我的恐怖之處!」

「看來蕭凌你很自信呢。」

煙妍一笑,道:「我現在邀請你來,要送你一場大機緣。我惡人門,有一種方法讓你突破境界,到達武皇!只要你突破武皇境界,憑著你的手段,自保應該沒問題吧。」

聞言,蕭凌目光一亮,萬萬沒想到煙妍竟然要送他一場大機緣,讓他突破武皇境界。

他血屠狂殺盟,擊殺了諸多武修,並且將這些武修的血氣全部煉化納為己用后,卻依舊不能突破武皇境界。

這無疑讓他很苦惱,因為他離武皇境界只差那麼一絲絲距離。

那一點距離,他吸收煉化血氣的話,根本無法突破,唯獨依靠其他方法,才能夠突破境界了。

現在,煙妍說可以幫助他突破武皇境界,如何不讓蕭凌心中歡喜。

「煙妍,若是我能夠突破武皇境界,必定記住惡人門的恩情。」

蕭凌鄭重道:「只要惡人門以後遇到什麼麻煩了,我能夠力所能及,我必定不會推辭。」

他的原則就是滴水之恩,湧泉相報。

只要對他好的人,他都會記在心中,以後這些人遇到麻煩,他皆會出手。 聽著蕭凌的這些話,煙妍露出一絲微笑,這些話正是她想聽到的。

她了解蕭凌的為人,這個少年一向是言出必行,就拿滅掉狂殺盟這件事情來說,蕭凌就做到了。

末世之這貨什麼鬼 「在我惡人門當中,有一個吸收天地精華的奇寶,名為皇道蒲墊。」

煙妍道:「皇道蒲墊,吸收一百年的天地精華,便可以產生一絲皇道氣息。只要在上面修鍊,吸收掉皇道氣息,即可從九星武王突破到武皇境界。」

「只不過,要吸收掉這皇道氣息極為艱難。就是不知道,蕭凌你有沒有這個自信將其吸收。」

皇道蒲墊,一百年有一次機會幫助武修突破武皇境界,這等好事,原本屬於狄驚天。

只不過,她深思熟慮,與狄驚天詳談后,使得後者將這次突破武皇的機會送給蕭凌。

因為狄驚天現在還沒到達九星巔峰武王,根本用不上皇道蒲墊。

所以,將突破武皇的機會送給蕭凌,就相當於得到蕭凌的一個人情。

有了蕭凌這個人情,以後若是惡人門遇到麻煩了,便可以找蕭凌庇護。

在煙妍眼中,蕭凌是充滿無限可能的少年,所以結交蕭凌,保下惡人門,無疑是最好的選擇。

「那是當然。」

蕭凌露出微笑,道:「機緣都擺在面前了,若是我不能吸收這一絲皇道氣息,只能怪自己沒用了。」

只要突破武皇境界,進入聖蓮城秘境后,他足以自保,甚至擊殺鬼見愁等人。

「惡人門到了。」

煙妍微微點了點頭,美眸看著不遠處的雄厚門戶,玉手指了指,道:「那裡,就是我們惡人門的根據地。」

聞言,蕭凌放眼看去,只見一座座樓閣拔地而起,在那裡,有諸多小山峰,那山峰之上,有著一條條瀑布傾徹而下,濺起大片水花。

在那主峰之上,有著一塊巨大的演練場。

演練場上面,諸多惡人門弟子在那裡操練。

這些惡人門弟子演練著一套拳法,他們出拳動作十分整齊,發出一聲聲低喝聲,在修鍊修武方面,非常用功。

「都給我打起精神。」

在演練場的高台之上,一個身穿白衣的英俊青年站立在那裡,他銳利的目光看著這些操練的惡人門弟子,喝道:「今天,有一個大人物要來我們這裡,你們好好操練,莫要丟我們惡人門的臉面。」

此人,正是惡人門少門主,狄驚天。

「少門主,那大人物到底是誰呀?」

在演練場當中,有一個女弟子忍不住問道。

隨著這個女弟子出聲,其餘惡人門弟子皆是向狄驚天投去好奇疑惑的目光。

能夠讓惡人門排出這種陣容,迎接一個大人物,至今為止,也唯獨這一次。

感受到諸多好奇的目光,狄驚天他的性子也不是那麼嚴肅的,舔了舔嘴巴,笑道:「最近無法地帶的大事情,你們也聽說過吧。」

「狂殺盟的少盟主殺破狼,弒源長老,還有凶煞組織白修羅他們,皆被斬殺。你們可知道,是誰斬殺了他們嗎?」

隨著狄驚天語音一落,那群惡人門弟子立馬爭先恐後的出聲說話。

「我知道,斬殺他們的人,是一個名為蕭凌的武修。」

「據說,蕭凌很年輕,實力就已經超級強悍了!擊敗了無數強者!」

「對啊,他還收服了荒天塔,太厲害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