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很明顯,何美女已經完全進入角色了。

秦少一口答應下來:「沒問題,兩瓶是吧,夠嗎?要不這樣,以後逢年過節,我都給您老送幾瓶。」

「那太好了。」老頭兒拍著胸脯說:「接下來的事情,交給我就行了,幾句話的事兒,姓何的要是敢不聽,老子扒了他的皮。」

老頭兒果然霸氣,秦少朝著他豎起了大拇指。

何大叔在客廳如坐針氈,因為到現在他都不清楚老爺子的真正想法,而且從表面上看,老爺子對秦烽的態度比對他好多了。

半個小時后,三人一起走向客廳。

老頭兒直接開口道:「政鈞,沒什麼事兒你就回去吧。」

「啊?」何大叔一愣,這算是嚇了逐客令嗎?

「啊什麼啊,小晴的事情你就不要管了。」老頭兒又說。

何大叔一邊在心裡鼓勵自已,一邊說:「爸,小晴是我女兒,我怎麼能不管呢,到底是怎麼了,您能跟我說實話嗎?」

老頭兒瞪了他一眼,哼道:「想聽實話是吧,實話就是我和小晴都沒看上關汶楓,那小子太虛偽了,簡直就是個天生的政客。而我們,都看上了小烽,以後他就是我的外孫女婿,你聽清楚了嗎?」

大叔料到了這個結果,但魏擎天親口說出來的時候,他還是覺得無法接受。

老頭兒根本不給他商量的餘地,不耐煩的說:「你想知道的都已經知道了,還不走,想要賴在我這兒吃中午飯嗎,我可沒打算請你。小烽小晴,陪姥爺一起吃中午飯,今兒高興,咱們喝兩口。」

最新全本:、、、、、、、、、、 太子黨聚會,一項表現活躍的關汶楓,今天卻坐在一個角落裡,獨自喝悶酒。

一個年輕稍小的太子黨走過來,問道:「關哥,你這是怎麼了,可不像你以前的風格啊。你得高興,得讓大家看看未來太子的風采。」

「我有個毛的風采啊,大家都這麼熟了,用不著那些沒用的。」關帥哥哼道。

小太子笑了:「你這是謙虛,謙虛過分了啊!誰不知道你是事業愛情雙豐收,不但很快就成為咱們華夏國的太子,而且還能抱得美人兒歸。何家的女兒可是咱們京城的一枝花,多少人打她的主意,最後不還是被咱太子爺給採摘了,羨煞旁人啊。」

他正為這事兒煩心呢,別人不提還好,越提他的心裡越難受,關家跟何家聯姻這件事,早就在上層的圈子裡傳開了。

的確有不少人羨慕他,因為何慕晴除了強大的背景之外,本身也是個不可多得的大美女。而且是軍人出身,穿上一套軍裝往面前一站,能滿足多數色狼的變態要求。

可現在呢,人家有男朋友了,而且魏擎天已經表明了態度,支持她的現任男友。

也就是說,他關汶楓沒機會了。

以前他沒少因為這事兒在太子黨中間顯擺,眼看到手的美女卻歸了別人,他覺得顏面盡失。

但事情已經這樣了,藏著掖著反倒會讓人恥笑,他咬著牙說:「姓何的小妞兒,有男朋友了,我沒戲了!」

「什麼?」小太子一聲驚叫,眾人紛紛圍了過來。

關帥哥把早上發生的事情,一五一十的說了出來,這些平時和他關係不錯的傢伙們,全都表現出義憤填膺的表情。

「敢跟關哥搶妞兒,對方什麼來頭啊,這麼牛13?」一個傢伙說。

另一個傢伙馬上說:「管他是什麼來頭,難道還大的過關哥?我看那小子是吃了雄心豹子膽,敢搶咱們未來的關嫂。」

「要我說,就該教訓他一下,讓他知道知道咱們京城太子黨不是好熱的,關哥內定的妞兒,不是誰想搶誰就能搶的。」第三個傢伙說。

「沒錯,這種例子不能開,否則的話,以後人們都不會把咱們太子黨看在眼裡,隨便一個傢伙都敢跟咱們對著干!」

「關哥,現在不光是你一個人的事情,已經牽連到了咱們整個群體,這件事必須慎重處理。」

關帥哥覺得大家說的有道理,老子內定的女人都被人搶了,還有王法嗎?這件事要是傳出去,我關汶楓面子掃地,誰還看得起我這個未來的太子?

一個性格比較謹小慎微的傢伙說:「我覺得咱們應該先查清楚那小子的底細,然後再動手,免得到時候出意外。」

「管他呢,要我說先揍了再說,然後威脅他滾出京城。」

「我支持先動手揍人,就算那小子有背景,可他是被咱們揍的,誰敢替他出頭?」

一幫人當中,十八九歲的占多數,全是天不怕地不怕的年齡,關汶楓覺得還是先查清楚比較好,沉聲道:「既然大家這麼支持,我要是不搞那小子的話,豈不是太對不起你們,我這就開始安排,你們等著吧,看他怎麼倒霉。」

他心裡舒服多了,舉起杯子跟兄弟們拼酒。

不一會兒的功夫,有人送來一份資料,遞到他的面前。

他粗略的看了一眼,笑著說:「那小子果然有囂張的資本,竟然是國防部的上校軍官,官兒不小呢。不過在咱們眼裡,校官算個毛,揍他。」

「對,揍他丫的!」一群人附和道。

他能查到的資料,只是浮在表面上的一些內容,因為整個華夏國,只有區區幾個人,對秦烽的真正資料擁有閱讀許可權。

……

隔壁的叫喊聲維持了幾乎整個下午,以至於魏擎天什麼事兒都沒幹成。

回想自己吃了秦烽送來的補品之後,體質發生的明顯變化,他對此一點兒都不覺得奇怪,那小子完全可以做到金槍不倒。

可他沒想到的是,這種能力是天生的,並不是秦大少通過某些藥物達到的。

「哎,外孫女以後肯定會有幸福無比的生活。」他摘下眼鏡,放下拿了許久都沒看進去的書。

過了一會兒,穿戴整齊的兩人來到一樓,何美女的臉上帶有明顯男女歡好后留下的痕迹,秦烽臉不紅氣不喘,走路的時候龍行虎步,精神好的不得了。

老頭兒不忘提醒一句:「年輕人,某些事情還是節制一些比較好,做多了肯定傷身。」

何美女的臉馬上紅了,秦大少笑嘻嘻的說:「老爺子,沒想到你還有聽人窗根的習慣,這可不好哦,會被人罵做為老不尊呢。」

老爺子眼睛一瞪:「我才沒有偷聽呢!是你們搞的聲音太大,不光我,估計廚師、管家他們都聽到了!」

「啊?」何領導一邊掐他腰間的軟肉一邊說:「都是你,他們會笑話我的。」

「喂喂,這不能怪我好不好,又不是我喊的。」秦大少委屈無比的說。

何美女不依不饒:「就是你,你要是不使壞,人家能叫嗎?」

老爺子看著打鬧中的二人,清了清嗓子說:「行了行了,做都做了還怕人家說?二位經過一下午的高強度運動,肯定餓了吧,要不我吩咐廚房多做點兒好吃的?」

她的俏臉更紅了:「我們晚上不在家裡吃飯。」

「啊?」秦大少並不知道她做了安排,問道:「那我們去哪兒吃?難道去何大叔那邊,他肯定不會給咱們好臉色的,還是算了吧。」

「我沒說跟爸爸媽媽一起吃飯啊,咱們出去吃就是了。」何領導主要是想快一些離開這裡,免得再被外公取笑。

老頭兒笑著說:「還是在家吃吧,外面的食品安全沒辦法保證,家裡最起碼是特供呢。」

「不要,就要去外面吃。」她拽著秦烽就往外走。

「去外面吃也不用這麼著急啊,現在才五點。」秦大少十分不情願的和他一起走出客廳。

老爺子微笑著搖搖頭:「年輕人啊,想起一出是一出,活力旺盛啊!」

最新全本:、、、、、、、、、、 開車駛出魏家,何慕晴的第一句話就是:「這裡不能繼續住了,不然的話,我們會繼續成為爺爺的笑柄。」

秦烽不這麼認為,說:「習慣就好了,本來也不是什麼見不得人的事情。再說了,老爺子也沒有壞心眼兒,只不過是跟咱們開玩笑而已。」

「那也不行。」何領導臉皮薄,表示無法接受姥爺的調侃。

「好吧,京城是你的一畝三分地,你說了算。」他伸著腦袋朝外看了幾眼,問道:「怎麼吃什麼去,烤鴨子?鹵煮火燒還是炒肝兒,又或者是簋街的麻小兒?」

何領導看了他一眼,笑著說:「知道的不少嘛,張嘴就是京城最著名的小吃,不過今天本姑娘對這些都不感興趣,咱們吃川菜去。」

對於一個吃貨來說,到了一個陌生的地方永遠搞不清楚方向,卻永遠都記得當地的著名小吃是什麼。

汽車平穩的駛入主幹道,剛走了沒多遠,秦大少就沉聲說:「咱們被跟蹤了,你覺得是老爺子的人,還是你爸爸媽媽派來的?」

「應該不是爸爸媽媽的人,他們從來不敢違背老爺子的意思,既然姥爺認定了你是我生命中的那個人,他們倆就是再不願意,也得接受。」她分析說:「也不太可能是姥爺的人,他對京城的治安還是比較放心的,應該不會暗中給咱們派保鏢。」

有道理,老爺子深知秦大少的本事,從來都是他欺負人,還沒被人欺負過呢,怎麼可能做這種畫蛇添足的事情。

「這麼說的話,事情可就變得有意思了。」他笑呵呵的說。

何領導也馬上嗅出了不同的問道,問:「你覺得會是誰的人?」

「還能有誰,***唄。」他回答說。

「那就真的有意思了。」她點頭的同時,打轉方向盤,汽車鑽進了旁邊的路。

兩人很有默契,雖說下午在房間里折騰了很久,可現在才五點多,還沒到正式的飯點兒呢,吃飯之前活動一下筋骨,是很有必要的一件事。

這裡臨近郊區,只需要幾分鐘,就能到達人流量稀少的地域。

十幾分鐘后,他們把車停在一條剛修好的路邊。

後面跟著一輛轎車和兩輛商務車,三輛車很有默契的將二人圍了起來。

從商務車上跳下十二個人,全都是身材壯碩之輩,從身上散發出的氣質不難看出,他們久經戰陣。

神醫娘子病相公 轎車的後排座位上,坐著的赫然是聚會中跟未來太子對話的那個年輕人,這傢伙自告奮勇,帶著一群人來給好朋友找面子。

「國防部的軍官怎麼了,軍官也有可能是文職。」小***笑著說:「就算是個練家子,能一個打十二個嗎?開玩笑,這十二個人裡面,有七個退役的特種兵,還有三個武校畢業的。」

坐在前排副駕駛上的人附和道:「那是,再能打的人,也不可能一個人對付十二個,就等著看好戲吧!不過李少,開車的人好像就是何慕晴,她要是插手的話,事情可不好辦了。」

被稱為李少的小***眉頭一皺:「據說何慕晴很能打,不過我們有十二個人呢,只要有兩三個把她纏住,剩下的就能全力以赴的揍男的,應該不成問題。」

被堵在中間的車,前排車門同時打開,兩人不慌不忙的下來。

「晴晴,我一個人就可以搞定,你就別下來了。」秦大少說。

「那怎麼行,我也需要做飯前運動的,你至少要留給我六個……不,至少四個,否則我跟你沒完。」何美女嬌聲道。

秦大少聳聳肩:「好吧,希望你不要用太多的時間,否則我這邊解決了,會忍不住幫你忙呢。」

「不許幫我。」美女拒絕了他的好意。

十二個人事前就已經做好了分工,四個人把何慕晴圍住,剩下的八個權利對付秦烽。

嘭嘭……

咚……

噗通……

秦烽猶如獅入羊群,瞬間就擊倒了好幾個。

何領導也不示弱,因為圍攻她的人有所顧忌,他們被勒令嚴禁對美女下手。可美女卻下了狠手,四個人沒能反應過來呢,就有三個被踹躺下了。

李少瞪大眼睛,一臉的不可思議,兩人怎麼都這麼能打?早知道該把老爹的侍衛隊調過來,而不是傻乎乎的叫了十二個傳說中的高手。

不到半分鐘的時間,十二個高手全倒下了,慘呼聲四起。

凡是還能叫喚的,都是何領導打倒的,再看秦大少負責的八個人,全暈過去了。

李少嚇壞了,喊道;「趕緊開車啊,難道留在這裡讓人家繼續打,走,趕緊走!」

嘭……

他一拳打在轎車的引擎蓋上,產生一個深深的凹陷。裡面的引擎已經被震壞了,想跑,下輩子吧。

何美女拉開後門,將李少拎了出來,隨手扔在路邊。

小***被摔了個七葷八素,求饒道:「何姐姐饒命啊,我只是想跟你們開個玩笑,真的。」

何美女定睛一看:「這不是李叔叔的家的小李子嗎,混的不賴啊,能指揮十幾個人,還有專門的司機和跟班。你吃了雄心豹子膽,敢攔老娘的路!」

李少跪在地上說:「這真是個誤會,太長時間沒有見到何姐姐你,我就想惡作劇一下,你看在我還是個孩子的份兒上,饒了我吧。」

何慕晴秀眉一挑:「孩子?你還好意思說自己是個孩子,那我問你,三個月前的藍魅酒吧強j案,是誰做的?一個月前的東區群架,又是誰幕後策劃的?」

李少徹底傻眼了,他沒想到自己做過的那些事,人家全都知道。

何慕晴一腳踹過去:「最討厭的就是你這種仗著老爹的權勢,在外面無法無天的小子!我問你,是不是姓關的讓你找我麻煩,你要是敢有半句假話,我當場廢了你!」

「我來!」秦少一腳踹在李少的小腹上,把他踹出去好幾米遠,不忘加上一句:「敢不說實話,老子下一腳踢你的褲襠!」

李少疼的直冒冷汗,這時候早就把兄弟義氣拋在一邊了,叫喊著:「是關哥吩咐的,冤有頭債有主債有主,你們找他去吧。」 原本,關汶楓已經安排好了人手,最後是李少自告奮勇,這才拿到了來找秦烽麻煩的機會。【全文字閱讀.】

這傢伙雖然年齡小,可心眼兒一點兒都不少,他認為這是巴結未來太子的最好機會,只要能幫他解決問題,成功抱得美人歸,那麼自己就能進入太子核心圈,以後的好處肯定是很多的。

所以他才屁顛兒屁顛兒的帶了十二個人,來到魏家外面埋伏,就等秦烽、何慕晴的出現。

不得不說他在這方面的運氣還是比較好的,只等了一個多小時,就看到兩人駕車出門,高興無比的指揮著手下們跟了上去。

但是他的好運氣,從停車的那一刻起,就已經不復存在了。

十二個人在半分鐘內全部被撂倒,他本人也被摔了七葷八素,外加小腹挨了秦大少一腳。

這時候他哪裡還記得自己的最初目的,一開口就把未來太子也給賣了,而且隻字不提是自己自願的,而是關汶楓的幕後主使。

何慕晴用冷冷的目光看著他,哼道:「小李子,千萬別以為自己有靠山,就可以在京城無法無天,能治你的人多了。還有,要是再讓我發現你跟姓關的混,你就真的死定了。」

秦大少開口建議道:「晴晴,要不要殺人滅口?」

「什麼?」何美女大眼睛一瞪,你知道這小子是誰嗎,京城戰區二把手的獨生子,殺他滅口,他老爹會善罷甘休嗎?

他笑嘻嘻的說:「蓄意襲擊國防部特別行動小組成員,我們有先斬後奏的權利,管他是誰的兒子,殺了他我們不用負任何法律責任。」

李少一臉冷汗,馬上磕頭道:「我錯了,二位大人有大量,饒了我吧!以後我再也不敢了,你們給我一個機會好不好?」

真不愧是天子腳下的人,這頭磕的,比古裝劇演的都標準,難道這小子是遺傳了祖上的良好基因?

秦烽當然不會真想殺了他,而是嚇唬一下這小子,畢竟對方只是過來找麻煩,他們要是抱著殺人的目的,此刻一定是滿地死屍的場面。

何美女想到了這一點,笑著說:「算了,看在大家都是熟人的份兒上,饒他一次吧。」

秦大少這才很不情願的點點頭,說:「看在你為他求情的份兒上,那就饒他一次!不過小子你記住,以後再敢讓我看到,看到你一次老子就揍你一次,而且揍的連你老媽都認不出來。」

「我記住了,謝謝二位。」挨了打還得說謝謝,這孫子倒也算得上能屈能伸。

兩人駕車揚長而去,李少這才把高懸的心放回肚子,撥通關汶楓的號碼:「關少,那兩個人太能打了,我失敗了……我本人也被他們打了一頓,受傷頗為嚴重,這件事我可能沒辦法繼續管了,我得去醫院治傷……」

電話另一端的關帥哥面色鐵青,假惺惺的問道:「你受傷真的很嚴重嗎?一會兒到了醫院給我打個電話,我去看你,你是為了我的事受了傷,放心,我會負責到底的。」

李少趕緊說:「不用了,關少你還是趕緊安排對付秦烽的事情吧,不然關嫂就真的被那小子搶走了。」

他不願意讓關汶楓去醫院,是因為從表面上看,自己受傷並不嚴重,肚子上挨了一腳臉上是看不出來的。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