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GO!GO!GO!」

「掩護!掩護!」

中情局的人怒吼不斷,閃光彈拋出,頓時一片亮光猶如太陽般光芒四射,將整片樹林都照的通明如白晝,而尤頓基地的雇傭兵卻被這突如其來的強光,一下子刺痛了眼睛,短時間內視線受到了嚴重的影響,攻擊被暫時性的壓制。

就在這幾秒鐘的功夫內,中情局的傢伙再次冒死突進,快速的拉短了雙方交戰的距離。目標更近,射擊的準確度也在提升,隨著衝鋒槍「突突突……」連續不停的點射,幾乎兩三枚子彈就是一條生命。

尤頓基地頓時更加苦逼了,人員傷亡飛快飆升,第一層防線馬上就要被衝破,隨之就是尤頓基地的大本營。

「戳他祖宗的,這群人是從哪冒出來的。怎麼他娘的比正規軍還厲害!」尤頓基地的一位副隊長忍不住罵罵咧咧。大隊長並不在這裡,所以這場戰鬥完全由他指揮。如果他知道與他們交戰的不但是正規軍,而且是M國正規軍中的精銳,不知道他又該是一副什麼樣的表情。

再假如他知道這一切都是「狼王」在背後導演出來的,他肯定會更加的暴跳如雷,恐怕要氣的吐血而亡了吧!

當然,這位尤頓基地的副隊長,之所以沒有發現他們的對手是中情局的人,其中自然也是有原因的。因為這一次中情局要對付的是華夏龍怒的特工,這屬於秘密交戰,是不能被公開的。所以凡是參與此次行動的中情局的人,全都沒有穿軍裝,而是一身的便服。

這樣即便行動失敗,也不會給華夏官方留下什麼把柄或者線索。

仔細說來,這事兒也真夠令人蛋疼的。戰鬥從開始到現在,雙方竟然還都不知道彼此的身份,也就是說雖然打的激烈,卻不知道自己到底在特么的打誰。

這就像是兩個人打架,好不容易架打完了,結果血頭血臉的雙方問的第一句話就是:「你他么是誰啊!」

戳,你說蛋疼不蛋疼!

此時,戰鬥已經進行了十幾分鐘,十幾分鐘的廝殺無疑是極為慘烈的。中情局此次參加行動的一共在二十個人左右,如今只剩下了十一,二個。傷亡近乎一半。至於更加悲劇的尤頓基地,已經傷亡三分之二左右。

戰鬥圈的不遠處,陳天仍舊沒有離開。眼看著中情局的人已經殺到了尤頓基地的核心位置,陳天判斷著再有幾分鐘尤頓基地應該就會失守、落敗,也就是說這場戰鬥如今已經進入了尾聲。

「準備,三分鐘后發起進攻。第一隊龍猛、肥龍負責。第二隊龍影、蒼狼負責斷後,警戒四周,以防第三方勢力的突然殺入。」陳天在無線電中安排道。

三分鐘,眨眼即逝。場內的情況也正如陳天判斷的那樣,尤頓基地僅剩下五六個人還在玩命抵抗,不過很顯然起不到很大的壓製作用了。

僅僅三十多秒,剩下的五六個尤頓基地的雇傭兵就被中情局的人給制服了,並沒有當場格殺,因為中情局的人還指望著能從尤頓基地雇傭兵的口中,問出一些有關華夏龍怒的情報呢。

「Fuck!你們他娘的到底是誰?」中情局負責帶隊的隊長問。看吧,就知道打完之後的第一句話會是這樣。

尤頓基地的副隊長還沒死,他也是第一個被審問的目標。冷冷的盯著中情局人,副隊長「呸」一聲吐了口唾沫,跟著罵道:「你們他娘的又是誰?哪個組織的。」

「去你媽的,反倒先審問起老子來了。老子是中央情報局的,你們什麼身份?」

「中央情報局?」尤頓基地的副隊長傻眼了,哇日,老子不記得什麼時候惹上了中央情報局啊。這種自知之明尤頓基地還是有的,自己一個雇傭兵組織,去跟人家中央情報局硬抗,這尼瑪不是自己找死嘛。

所以,這副隊長可以肯定,尤頓基地從來沒有得罪過中央情報局,可是中央情報局為什麼會找上他們這些雇傭兵,副隊長實在想不通!

尼瑪!莫非被人陷害了? 「什麼?!你們是尤頓基地雇傭兵?根本不認識什麼龍怒?」中情局的隊長瞪著一雙眼珠子,相比於尤頓基地副隊長,他的震驚只多不少。

到了現在,尤頓基地的副隊長哪裡還看不出,他們尤頓基地被人耍了,這次是真他娘的死的冤枉。足足十幾二十號兄弟啊,說沒就沒了,外加一個基地,以後也不能再用了。這麼大的血海深仇,偏偏還不能報。而且僅僅是因為一個誤會……

誤會尼瑪逼啊!尤頓基地的副隊長哭喪著臉,想死的心都有了。

而中情局的人也差不多,他們怎麼也沒想到,死了十個左右的同事,結果得知只是鬧劇一場。這比尼瑪的實彈演習,死的還要沒價值、還要冤枉!

這次算是栽大了,完完全全被人當槍使了一次。至於尤頓基地,真真的躺著也中槍。

「Fuck!Fuck!Fuck!」中情局的人氣的破口大罵,恨不得現在就找堵牆尼瑪撞死算了。

而這個時候,另一個中情局的人問:「BOSS!這些人怎麼辦?」

中情局的帶隊隊長,臉色一沉目光冰冷道:「尤頓基地雇傭兵涉險勾結華夏特工組織,嚴重影響了M國公民的人身安全,並且……殘忍的殺害了M國現役軍人。咱們這次是來剿匪的,犧牲了那麼多兄弟、同事、戰友。你特娘的告訴我怎麼辦?」

一連串的大帽子扣在尤頓基地的頭上,尤頓基地的副隊長傻眼了。這是要死的節奏啊!

事實上,也怪不得中情局的帶隊隊長如此決定,這麼嚴重的戰略性失誤,他擔不起,中情局的頭兒也擔不起。足足十條人命,必須要有一個理由來給上面交代。

而且,這他娘是多麼丟臉的事,知道的人越少越好。雖然這有點自欺欺人,但除了這樣似乎也沒更好的選擇了。

於是,剩下的尤頓基地的成員,雖然沒在戰鬥中死去,結局卻一樣可悲。

「Fuck!不要……」

「砰砰砰……砰砰砰……」

槍聲又一次在夜幕下響起,子彈如此近距離的崩入尤頓基地人員的腦袋,鮮血混著鬧僵流淌一地,死死死!

事情發展到現在,杯具的尤頓基地全部陣亡,無一人倖存。哪怕有受傷的雇傭兵還留有一口氣,最後也被中情局的人又補了一槍。

從此以後,尤頓基地在M國舊金山的基地覆滅。而整個尤頓基地雇傭兵組織,實力瞬間縮水了將近一半。從一個一流雇傭兵組織,淪落為二流甚至三流的小型兵團。或許在未來的日子裡,他們連仇都沒有機會報。

做完了這些,中情局的人開始撤退,然而就在他們剛剛離開尤頓基地的基地還沒幾步遠的時候,一聲槍響再次撕開了整個夜空。

「砰!」

悶沉的轟鳴比衝鋒槍更具有爆發里,走在前面的一個中情局的人,腦袋瞬間爆開,整個人被強大的衝擊力撞的倒退了一步后,倒地身亡!

「Fuck!Fuck!狙擊手,掩護!掩護!」中情局的人驚駭交加,一個個如驚弓之鳥四下逃竄尋找著大樹用掩體。

「砰!砰!」又是兩聲,緊跟著又是兩名中情局的人一死,一重傷!

「Fuck!又他娘的是哪裡冒出來的傢伙?」中情局的隊長簡直要暴走了,想探頭出去查看情況,可是又怕被狙擊手給一槍爆了腦門子,只能藏在大樹后罵個不休。

這一次開槍的不是別人,正是接到了陳天通知后迅速趕來的華夏龍怒人員。此刻由龍猛和肥龍帶領的第一隊龍怒成員,一共有七個,正全力圍剿中情局的傢伙,徹底封死了他們所有的退路。

「低調前進,注意掩護,注意掩護!」陳天在無線電中說,而他本人則跑在最前面,一柄衝鋒槍抱在懷中,輾轉騰挪間像是一隻夜間的鬼魅幽靈,速度奇快的在一顆又一顆大樹中來回穿梭,每一次閃身都會向前突進兩三米。距離中情局的人越來越近!

叢林、夜色、槍聲和戰火……一切彷彿又回到了那個鐵與火交織的過往,狼牙的兄弟們在身後,他這個狼王則一馬當先充當著最具危險的「炮灰」。

陳天不是神仙,當然也怕死。只是相對而言他更害怕自己的兄弟死在自己面前,所以每一次戰鬥他都寧願沖在前面,要死就讓老子先死。日么么的!

這就是曾經狼牙的凝聚力,也是狼牙的魂!

抹黑前進了十幾米距離,陳天通過無線電給跟在後面的龍怒成員傳遞情況。而此時距離中情局的藏身地點已經不足二十米。

藉助微弱的光線,陳天已經能夠看到一個藏在樹后,卻有半個身子露出來的中情局傢伙。

「砰!」

陳天毫不猶豫的扣下的扳機,子彈高速旋轉著穿梭,然後準確的崩入了那個中情局特工的身體,特工發出一聲怒罵,閃身出來就要還擊。可他剛剛露出腦袋,陳天的第二槍就已經又來了。

於是,這中情局的人剛一出來,胸口就中了一槍。不過他身上應該穿著防彈衣,這一槍並沒有結束了他的性命,所以陳天緊跟著又在他脖子處賞了一槍。

死!!!

在剛才與尤頓基地雇傭兵戰鬥后,中情局就已經只剩下十一二個人,如今又死了三個,重傷一個。剩餘的完整戰鬥力最多有七個人,這與龍怒派來的第一小隊人數正好相仿。不過就目前而言,龍怒毫無疑問佔據了絕對的上風。

由於陳天連開了三槍,他的位置也暴露了。隨之便迎來了中情局的人瘋狂的一通掃射。

「Fuck!Fuck!Fuck!去死去死去死!」

一邊開槍,一邊咒罵,然後一邊扔手雷!

「轟!」陳天所在的位置瞬間暴起一團火光,眨眼又被漫天的煙塵所覆蓋。然而這個時候陳天早已經不在那個地方了。陳天又不是傻子,開了三槍還不換地方,等著挨槍子么?

所以這顆手榴彈並沒有對陳天造成太大的威脅和傷害。只是對於這些,中情局的人不知道,他們以為已經清楚了陳天,於是吼道:「障礙清除,清除。GO!GO!GO!」

「掩護,掩護!」

聲聲怒吼中,中情局的人快速朝著前方逼近,指望著能突破龍怒成員的封鎖線。當然,這個時候中情局的人還不知道他們的對手是龍怒。只是以為可能是漏網的尤頓基地的成員,否則說不定他們會直接選擇變換個方向逃竄。

而他們這一前進,等於是主動離開了作為掩體的大樹,徹底的暴露在了眾多龍怒成員的槍口之下。

「砰砰砰!」

一個個槍口突然噴吐出絢爛的紅光,猶如夜幕下展開的煙火……朵朵都充滿著死亡的氣息。

「噗噗!」

率先開跑的兩名中情局特工眨眼間被打成了肉篩子,死的不能再死。

中情局的戰鬥力再次繼續銳減,而更讓中情局的人暴怒異常的是,由於他們與尤頓基地戰鬥的時候傾瀉了太多的彈藥,以至於現在他娘快要彈藥不足了。

每個人僅剩下一個彈夾還不是全滿,這種情況下他們更不可能贏得這場戰鬥。

事情的結局似乎已經註定了,中情局這次無論如何都難以逃脫。除非這場戰鬥到了現在還會有奇迹發生。

龍怒成員對於中情局的包圍圈越來越小,事實上如果此時每個龍怒成員扔出一顆手榴彈,也足以將那些藏在大樹后的中情局特工給炸上天。可陳天並沒有讓人這麼做,他還想著能抓個活口最好。應該有關對龍怒出手的第三方勢力的身份,陳天到現在還不得知。

但如果是從這些特工的口中,說不定能挖出什麼有價值的線索。

所以接下來的戰鬥中,陳天在無線電中又有了新的安排。「如非必要,只廢人不殺人。」

也正是因為這個命令,才使中情局的特工又多堅持了一會兒。

不過堅持歸堅持,落敗是遲早的事,只不過時間早晚而已。

樹林中的戰鬥還在繼續,而龍影和蒼狼則在靠近樹林外圍的地方,帶著剩下的幾個龍怒成員,警戒著周圍的情況。

萬一這個時候突然有第三方勢力殺出,龍怒的人也不至於被人反包了餃子。

與此同時,寬闊的空路上幾輛車正急速飛奔。

第一輛車內,一個女人坐在副駕駛上,神色說不出是冰冷還是激動,在她的手中握著一支銀白色的手槍,槍柄處雕刻了一顆猙獰的狼頭。

「隊長,這次的情報準確嗎?真是狼牙的狼王回來了?」開車的一個壯漢忍不住問,在他的左臉上有一道猙獰的傷疤,是刀劃過留下的。

被稱作「隊長」的女人點了點頭,「可以肯定是狼王。現在應該就在前面的樹林中。」

「嘿,狼牙!狼王!好久沒跟他們打架了,還真尼瑪有點想的慌。」開車的漢子又說。

女人冷冰冰的瞪了他一眼,哼道:「到了地方以後,所有人聽我指揮。不準私自開槍,否則而第一個斃了他。」

開車的漢子咧了咧嘴,不再吱聲一心開車。 車子又狂奔了幾分鐘后,那片樹林終於映入視線。在這個地方,可以清楚的聽見樹林中傳出的槍聲,砰砰砰……雖然稀鬆,但戰鬥應該還在繼續。

「還有其他人在這裡?」女人打開車門,微微皺起了眉頭。

「嘿,看樣子來找狼王麻煩的不止咱們一夥啊。這都已經打上了,刺激!」

女人冷哼了一聲,做了幾個手勢后,率先步入黑暗朝著樹林方向沖了過去。隨後是其他六七個人,個個身法靈活猶如獵豹般跟在女人身後。幾人的速度很快,但同時也沒有忘記警戒。槍口瞄準了四周,一有風吹草動恐怕就是一槍。

此時,樹林的外圍。蒼狼潛伏在一顆大樹之上,手裡架著一挺紅外狙擊步槍,狙擊鏡中幾個身影一閃而過,隨之傳來「沙沙」的聲響。

皺了皺眉頭,蒼狼在無線電中說:「有不明敵人靠近,有不明敵人靠近。人員數量六個或者七個,全副武裝,全副武裝。小心戒備,小心戒備。」

隨著蒼狼的話音落下,龍影也跟著說道:「發現目標,發現目標。目標已進入射程之內!」

聽到這樣兩個消息,在樹林深處激戰的陳天不由咧嘴大罵:「戳他妹的,難道真有第三方勢力來了?可是不應該啊,中情局出動了快二十個人了,第三方勢力才來六七個?」

事情似乎有些不對勁,陳天忍不住又問道:「能否認出來人身份?」

蒼狼回到:「視線不清,無法辨別容貌,敵人身份不明!」

「戳!」陳天又是一陣鬱悶,快速想了想之後,回道:「被敵人發現之前不要開槍,暴露之後可以自由射擊,自由射擊!」

連續重複了兩遍,陳天又沖龍猛說了一聲,「這裡交給你了,我去外面看看!」

龍猛回應:「沒有問題!」

隨之陳天不再理會中情局的傢伙,快速朝著樹林外面飛奔而去。留在樹林外圍警戒的第二小隊,一共也才五個人,一旦交火出現傷亡的可能性很大。所以陳天必須趕過去支援。

而在這時,龍影的聲音再次在無線電中響起,「來人停住了。似乎發現了我們,請求射擊!」

陳天還沒來得及回應,龍影又急促說道:「來人正在後退,即將離開射擊範圍,請求射擊!」

頓時,陳天的速度更快了一分,開口說道:「允許……」

然而陳天的話剛剛說到一半,蒼狼突然打斷了他的聲音,「等等,暫停射擊。來人似乎沒有要交火的意思。天哥,來人的身份有些熟悉。」

「靠!身份熟悉?是誰?」陳天有些疑惑,這次行動龍怒的人都參加了,而除了龍怒的人員之外,還有誰算的上是熟人?而且還能準確把握到這次的交戰地點?

樹林外圍,那個冷冰冰的女人原本剛帶著手下沖入樹林,可是在前進了幾米的距離之後,突然間就停住了,並且作出了一個危險的信號手勢。

於是他們這一行六七個人立刻停止了下來,一個個緊張的盯著四周,尋找所謂的危險在哪。

而事實上,就連這女人自己也不知道危險在哪。她只是感覺到有危險,整片樹林都充滿了騰騰殺機。這是一種人的本能,就像是野獸一旦察覺到危險就會有所感應。

女人不清楚危險來自什麼地方,但她知道自己絕不能再貿然前進了,否則必定爆發慘烈的交火。交火併不可怕,可怕的是連敵人都不知道在哪,一旦交火必定會落入下風,傷亡慘重。

所以,作為此次行動的隊長,指揮。女人思索再三之後,做出了一個向後撤退的手勢。她知道自己的敵人是狼王,也知道狼王的厲害,沒有一定的把握她不會做出衝動的選擇。

悄悄退出了幾米,讓每個人都各自尋找到掩體之後,這女人才算是暗暗鬆了口氣。

「隊長,有埋伏?」一名手下問。

女人點了點頭,跟著又搖了搖頭,「不確定,不過剛才我們應該已經在敵人的槍口下了。我能感覺的到,只是不知道對方為什麼不開槍。」

「呃……」那名手下一愣,繼續道:「你說會不會是狼牙的人?他們認出了我們的身份,所以沒下死手?」

女人想了想,「有這個可能。只是……狼牙已經解散了快兩年了,他們的人無緣無故應該不會在這裡出現。」

「嘿,這有什麼好奇怪的。說不定狼牙的解散只是一個幌子,是為了騙那些對手的。畢竟狼牙這些年的仇人不少,走到哪都能碰見一兩個。」

女人搖了搖頭,「你不了解狼王。狼王不是個會害怕被報仇的人,否則他當初也不會帶著狼牙四處立敵了。」

看樣子這個女人對陳天倒是了解,如果她不是陳天的老對手,應該就是陳天的老朋友。

「如果狼牙的解散不是害怕敵人,那一定跟當年那件事脫不了關係。那一次尤頓基地傷亡慘重,狼王弄出的動靜也太大了。說不定會有其他國家的官方力量瞄準了狼牙,所以……結果就解散唄!」

這些人躲在樹后,你一言他一句的聊著,絲毫沒有發現此時正有一個人影悄悄的朝他們快速的逼近。

這個不是陳天,而是剛才在樹上架著狙擊的蒼藍。

蒼狼在無線電中說「來人的身份有些熟悉。」所以他為了進一步確定來人到底是什麼身份,離開了那棵他潛藏的大樹,一點點的接近這個女人帶領的隊伍。

距離越來越近,此時的蒼狼已經能聽到這群人的對話。於是黑暗中的這貨竟然忍不住有些激動,甚至聲音都稍稍有了些顫抖。

「天哥,我知道來人是誰了。我知道來人是誰了。」蒼狼說。

陳天還在朝著樹林外圍奔跑,聽到蒼狼的聲音后忍不住問:「是誰?」

誰知蒼狼很蛋疼的回答了一句,「你猜猜?」

「噗!」無線電中傳來其他龍怒成員沒憋出的一聲輕笑。尼瑪,奇葩啊。這都什麼時候了,還他娘的「你猜猜?」戳了,這個蒼狼平日里看著挺酷的,沒想到還有這麼二貨的一面。

事實上陳天也懵了,尋常時候蒼狼沒有這麼二啊。今天怎麼了?吃錯藥了?「猜你大爺。犯二了你,趕緊說是誰?」

蒼狼嘿嘿一樂,笑道:「是珍珠,是珍珠啊!」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