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我怕怕的接過,試着吸收了,感受到一陣之前沒有牴觸。怕真的在冷墨淵面前爆體而亡,忙放棄了。

小公主醒來,一看見我手上的東西就來了興致:“好吃的!你們吃好吃的不帶我!我一定是撿來的……嚶——”

她撇着嘴,冷墨淵連忙把那三枚陰果遞到了我的肚子邊:“給,這就是給你準備的!什麼撿來的!你可是爸爸辛苦耕耘出來的!”

冷墨淵這不正經的傢伙說什麼呢!

我臉一紅,小公主還不懂這些,好奇的問:“那我是種出來的嘛?跟媽媽買的盆栽一樣?那我得多大的一個盆才能種出來呀……媽媽,你是地嗎?”

冷墨淵故作嚴肅的點頭:“對,媽媽是地,爸爸是牛!只有耕壞的地,沒有累死的牛!”

這兩句話明顯說反了吧!

可冷墨淵曖昧的看着我,我與他的現狀,似乎的確是這樣……

我累的跟灘泥一樣都動不了,他還是生機勃勃的……

小公主迷茫的望着我們:“爸爸,你們在說什麼……媽媽,我聽不懂……”

“寶貝兒,別思考這些了。來,看看爸爸給你帶的陰果。”我忙給小公主轉移了話題,同時狠狠瞪了眼污污的冷墨淵。

厚顏無恥的冥王大人還得意洋洋的。

小公主的氣息從我肚子裏探出來,圍繞着那三枚陰果,很快就吸收了一顆。

冷墨淵再三提醒着不準強行吸收,還沒說完,小公主就已經把陰果都吸收完了。

“爸爸,還有嗎?”她舔着嘴脣問。

冷墨淵又掏出來三顆,我瞥了眼他的衣袖,不知道里面藏了多少個三顆。

因爲知道小公主不如我自制,他只拿了一枚給小公主,並且再三囑咐了不準強行吸收。

小公主滿口答應下來,試着去吸收了。我也一直觀察着她的動向,小公主的吸收過程一點困難都沒有,第四顆就這麼被她完全解決了。

冷墨淵詫異了一下,確認了小公主沒事,又拿出了兩顆,都被小公主吸收了。

“爸爸,我還想吃!”小公主蹭着我的肚子撒嬌。

冷墨淵想了想,手一煩,又是三顆出現在了他的手掌之中。

“你到底摘了多少……”我真的忍不住了,掀起他的衣袖探望着。

冷墨淵一笑:“我把成熟了的陰果全給摘了!”

可以的……

我們兩個還在說話,冷墨淵手上一空,小公主居然趁機把那三顆也吸收了。

冷墨淵忙去檢查她的情況,見她沒事,才長長的鬆了口氣。

“嗝~”小公主長長的打了個飽嗝,滿足的抱着肚子朝天躺着:“真好吃……好飽……嗝……爸爸,明天我還想吃!”

“你先把這九枚陰果吸收了吧。”冷墨淵輕輕刮過我的肚子,“要不是看你這段時間積累起來的法力一直都用光了,我纔不給你呢。”

“爸爸偏心!”小公主當即就不滿意了,“我要吃嘛!就要吃!”

“傻孩子,你吸收九顆了還不滿意?別人可最多吸收三顆!”

權少惹愛:首席嬌妻太惹火 “真噠嘛?”小公主詫異,見冷墨淵點頭,她歡呼了起來:“好棒!我就知道我最厲害啦!”

“是是,你最厲害了。”冷墨淵無可奈何的笑着,“去睡覺修煉吧,爸爸和媽媽也要修煉了。”

“好。”小公主嘚嘚瑟瑟的就去修煉了。

冷墨淵曖昧的看着我,就差臉上寫着求歡兩個字了。

於是,我們勤奮的修煉了一晚上……

冷墨淵陪我睡到了中午,因爲有事要去處理先走了。我看着自己滿身的吻痕,慶幸好在是冬天,衣服穿得厚,誰也不知道。

小公主囔着要吃奶黃包,我帶她出去吃奶黃包。到店裏已經是下午了,沒什麼人,我們吃着,卻飄來了一股陰氣。

我順着那氣息望去,白依依的臉從一邊角落的立櫃式空調中探出來。

“媽媽,她怎麼會在這裏……”小公主不解的問我,“她還有修爲了!她的修爲不是被爸爸廢掉了嗎?”

“媽媽也不知道。”白依依的突然出現讓我有些不安。她直勾勾的盯着我,不僅讓我不舒服,還讓小公主覺得不舒服。

她想要用鬼氣打跑白依依,被我攔下了:“別管她了,只要她不來招惹我們,你就別跟她動手。寶貝兒,你的法力可都要留着的。”

冷墨淵說過,鬼胎出生之時會耗費大量的法力。小公主這樣不節制的用着法力,會讓她出生之時沒有足夠法力的。

小公主不甘心的撇了撇嘴,擺出一副跟她爹一樣的拽模樣來:“算她走運!”

然而,白依依卻慢慢從空調裏走出來,直挺挺的走向了我。

“你想幹什麼!”小公主第一個炸毛先問了。

白依依打量着我,眼中露出諷刺的笑意:“聽說凌璇璣回來了。”

小公主不解的沒有出聲。

白依依又問我:“你知道凌璇璣嗜血成性嗎?”

這我倒不知道。

瞧着我迷茫了起來,白依依一笑:“就知道你不知道!”她示意我看了眼自己的肚子,“我們的小公主可也是嗜血成性啊。”

“媽媽,什麼叫嗜血成性?她是在誇我嗎?”小公主懵懂的問着我。

我摸了摸肚子:“你別管這個。”又看向白依依,“你想說什麼?”

“你就不想想,爲什麼你會懷孕麼?你以爲冥宮真的這麼幸運,短短兩百年都不到的時光,兩位冥王都能有子嗣?”

她好像是刻意來提醒我什麼的,可是我猜不透。

見我還不開竅,白依依傳音給我:“那孩子根本就不是你的!”

“你胡說!”我驟然大怒着站起來反駁。

店裏還有其他的客人,他們都看不到白依依。見我一個人站起來怒吼着,都眼神怪異的看向了我。

我假裝在打電話,訕訕坐了下去。

小公主好奇的問我:“媽媽,她胡說什麼啦?”

“沒事。”我對她笑笑。這脾氣跟冷墨淵一個模子裏刻出來的小公主,怎麼可能不是我的孩子。

白依依卻是發出了一聲不屑:“你就不想想凌璇璣爲什麼這個時候回來了麼?”

“爲什麼?”她的迴歸,我還是很在意的。

“因爲她要復活。”白依依冷聲道。

我不解:“她不是已經復活了麼?”

“人有三魂七魄,鬼也一樣。如今,她還有一道殘魂沒有回來。”白依依盯着我的肚子,讓小公主很不舒服。

“你看什麼看!沒見過鬼胎嘛!再看我把你眼珠子都挖下來!”小公主怒氣衝衝的。

白依依一聲冷笑:“以前凌璇璣活着的時候,她身邊的侍女,若是有誰多看了墨淵大人一眼,她也是這麼威脅那些侍女的。 豪門迷情,老公不離婚 連語氣,都一模一樣。”

她這是在暗示小公主是凌璇璣缺少的那一道殘魂?

我一驚,白依依見我已經猜到了,笑了。

“別說我不信這事,你無緣無故的跑來這裏告訴我這些幹什麼?”我害的她被趕出了冥宮,她該恨死了我纔是。

白依依的眼中驀然浮現起一絲傷感:“不過是可憐你罷了……與我同病相憐……都不過是凌璇璣那女人的替身……”

此刻,白依依卸了妝,倒是露出了她原本的面容。也是個面容清秀的女人,只不過之前爲了刻意模仿凌璇璣,臉上還是留下了一些痕跡。

我曾經仔細對着鏡子看過自己的臉,的確有幾個角度,與凌璇璣的側臉是有些相像的。

有時候醒來,也會發現冷墨淵正盯着我的臉專注着看着。我以爲他是在看我,但他眼中的人,未必就是我……

我瞧着白依依,她眼中倒是一片真誠,真誠的讓我不舒服。

也許是我懷疑的目光同樣看的她不舒服了,白依依甩袖道:“反正該說的話我都說了,信不信隨你。我反正是不喜歡凌璇璣那女人活着,你肯定也不希望!”

“你不是說,你纔是凌璇璣的轉世麼?”我忽然想起了這個。

她一愣,臉上閃過一道不快與尷尬,又很快的掩飾掉了,道:“不過是個想求大人手下留情的藉口罷了,哪知大人那麼絕情!”

“你算計她,能活着已經是他留情了。”我提醒道。

白依依冷哼一聲,轉身走了。這個女人,恐怕不是還想回到冥宮,就是想要把墨淵給報復了。

小公主催促着我繼續吃飯,我吃的味如嚼蠟。

晚上冷墨淵來的時候,我一個沒忍住,問道:“凌璇璣是不是很喜歡喝血?”

冷墨淵點了點頭:“凌家是血池的開創者,功法大多血腥,所以璇璣嗜血。不過她後期好多了。怎麼想到問這個?”

“寶寶之前也喜歡喝血呢……”我呆呆的道。

“鬼胎都這樣。”冷墨淵不以爲意的摸了摸我的肚子,“咱們女兒現在不是改過來了麼?喜歡喝小牛奶是不是?”他笑眯眯的。

也是,這是鬼胎的天性,我怎麼能聽白依依的話,把寶寶跟凌璇璣聯繫起來。

正要將這一頁翻過去,卻見冷墨淵沉思着。我下意識的問道:“想什麼呢?”

他本想搖搖頭,說聲沒什麼。但估計是覺得不應該敷衍我,改口道:“在想璇璣的事。”

“她……怎麼了?”

“她這次回來有些不一樣,好像……少了一道魂魄。”

(本章完) 冷墨淵的話彷彿一道驚雷在我的心底炸開,他抱着我,我卻推開了他。

他不解:“姒姒?”

“那她的那道殘魂會在哪裏?”我問。

冷墨淵搖搖頭:“我也不知道。我去她魂飛魄散的地方重新查過了,什麼都沒留下。”

他又要過來輕撫我的肚子,小公主正在裏面呼呼大睡。

我忐忑的問:“那她的那道殘魂會變成小孩子嗎……”

冷墨淵一愣,詫異的看向我,一笑:“姒姒!你真聰明!我怎麼沒想帶這個!”

這也就是說,可以變成小孩子……

我們家小公主……

不!絕對不會是!

凌璇璣是個不聽勸的主,我們家小公主雖然囂張任性了些,可卻是很聽話的!

冷墨淵不知道在沉思着什麼,忽而站起來。

雖然他人沒動,但是這段時間以來的相處,我已經可以清楚的知道他不少小動作代表什麼意思了。

“你要去哪裏?”我問道。

他似乎是有些後悔自己這麼衝動的站起來,遲疑了一下,又重新回到我身邊坐下,抱住了我:“不去哪裏。”

撒謊!

一定是想去找凌璇璣的那道殘魂,又怕我知道了生氣。

他抱着我躺在沙發上,指關節在一邊輕輕的敲打着,不知道在盤算着,明顯心思已經不在這裏了。

他想去找那道殘魂,跟我說就好了嘛!凌璇璣救過他,我可以理解的。可是他這樣藏着掖着瞞着我,總是讓我不舒服。

我拎開他放在我肚子上的手站了起來,他好奇的問道:“姒姒,怎麼啦?”

“我要去睡覺了。”

“一起呀!”他一聽這,精神抖擻的就從沙發上蹦起來了。

“我自己睡!”我卻想着他剛剛想瞞着我去找凌璇璣殘魂的事,氣沖沖的上了樓,把冷墨淵關在了門外。

我躲進被窩裏,冷墨淵在門外徘徊了半天,還是穿牆進來了。他摸進了我的被子裏,不容分說的抱住了我。

“姒姒。”他身上冰涼的溫度傳來,身體卻異常的柔軟,彷彿就等着我一口咬下去一般。

“怎麼又生氣了?”他迷茫着。

我踢了他一腳,他任由我鬧着,又抱着我:“怎麼啦?我哪裏都不去,就陪着你和孩子。”

看來他後知後覺的也察覺出來了我突然炸毛的原因。

“那你是想去找凌璇璣的殘魂嗎?”我問。

他沉默了一下,覺得坦白從寬:“嗯……”

不開心了……

“姒姒……”冷墨淵在我背上蹭了蹭,“我就是那麼一想……不去。”

ωωω _tt kan _C○

“那你幹什麼要瞞着我?”

“不是怕你生氣麼。”他還很有理的樣子。

我的心裏感覺有點醋:“她對你……就那麼重要麼?”

“也不是……”冷墨淵一邊說着,手一邊伸過來:“姒姒,她到底是因爲我而死的,殘魂若是能找到,最好不過了。”

“那要是小公主呢?”我脫口而出,意識到的時候已經晚了。

所幸冷墨寒神經大條,還不知道我指的是什麼,一臉茫然道:“什麼?女兒怎麼了?”

他探測着小公主的情況,見她沒事,才放了心:“小寶貝在睡覺呢。”

我覺得腦子有些亂,思索了半天,還是將白依依的事說了,只不過省略了和小公主有關的部分。

這是我的孩子,我不希望她與任何陰謀有關。

冷墨淵有些意外:“她居然還敢來人間找你……誰幫她恢復的修爲?”

誰知道呢。

我轉過身來正對着冷墨淵,他對着我一笑。不可否認,他這妖孽的臉,無論從什麼角度看上去,都是非常的帥氣。

我忽然就有些沒有安全感了。他這麼優秀,而我一無是處。

“你以後……不會拋棄我和小公主,另尋新婚吧……”

“傻姒姒,當然不會!”他低頭啄了我一口,“我會要你的!會一直一直要你的!”他的身子壓上來,我的臉一下子紅透了。

爲了證明自己是隻可信的男鬼,冷墨淵這一晚,身體力行,證明着他言出必行,一直在“要”我。

第二天中午他才饜足的離開,走之前,還給我報告了一邊今天的行程:先回冥宮去處理點公務,再去派鬼找找白依依,看看她究竟在搞些什麼名頭。

在別墅看電視的時候,我忽然接到了福利院的電話,說是福利院百年慶典,希望我能回去一趟。

那個地方沒有給我留下多少美好的回憶,大孩子的欺凌、護工的冷漠,偶爾有的一點歡樂也從未持續過多久。

只是,再不快,那裏畢竟撫養我長大了。

現在有冷墨淵照顧着,我的生活已經有了質的改變。福利院裏還有不少與我同病相憐的孩子,我想了想,還是決定回去買點東西探望下他們。

小公主聽說有我們要去一個有許多小朋友的地方,興奮了一下午。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