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恐怕你自己比你威脅的那個人都要怕死吧?那我還怕你幹什麼?」

說著,韓宇打了個響指,一道狂暴的力量籠罩了他和火武,「來吧,你不想引爆,我幫你!」

世界石的爆炸沒有那麼繁瑣,只需要輕輕的外部刺激就會直接爆炸開來,將周圍的一切全部湮滅!

所以當韓宇真的用自己的力量去刺激世界石的時候,火家三人的臉色全都變了。

火武更是驚慌的收起世界石,破口罵道:「你這個瘋子!」

可沒等他說完話,韓宇身影一閃就把他踹飛了出去。

火武再度重傷倒地,這次韓宇沒有給秦雨諾治療他的時間,衝過去將火武的空間戒指摘下來,然後用強大的神念直接將上面的契約抹去。

「啊!!」火武和空間戒指的聯繫被強行切斷,不由的很是痛苦的慘叫

韓宇不理會這個傢伙,轉身回到盟主寶座,順手拎著想要衝過去的秦雨諾回去,然後將她按在了自己的腿上。

「如果你在敢動,信不信我敢打你屁股?」韓宇冷冷的看著秦雨諾道。 身受重傷的火武已經不能再爬起來,火靈急忙過去想要幫自己的大哥,可那靈丹只有一顆,她現在只能幹著急。

而秦雨諾的不斷掙扎,也終究是惹惱了韓宇,被他強行摁趴在自己的腿上,啪啪啪打了秦雨諾的屁股幾巴掌。

正在掙扎的秦雨諾頓時身體僵硬了,她還從來沒有被男人這麼親密接觸過。

韓宇卻不在乎,而是將手放在了秦雨諾的屁股上,看著下方的火家兄妹:「你們可以滾了!」

火武不甘的咆哮一聲,韓宇卻是冷笑道:「你不甘心也沒用,一切都是你自己搞砸的,你明明有機會見到聖人的。

秦雨諾也是你自己送上門來的,從她第一次見我,你就應該阻攔的。」

火武也很是後悔,為什麼第一次秦雨諾見到韓宇他沒有阻攔。

火靈則是怒視韓宇:「你就不怕遭報應嗎!」

「害怕,百年之後的報應很快就應該來了,所以這百年之內我無所畏懼!」韓宇冷笑的看著火家兄妹:「倒是你們,如果在不趕緊回去,你們的老爹估計就要完蛋了。」

火武知道自己這次恐怕真的是賠了夫人又折兵,剛想起身憋屈的離開。

韓宇卻突然說道:「對了,姓南的那個傢伙是你老爹給你請來的保鏢吧?他現在是我的人了,你回去告訴你老爹一聲。」

火武身體猛地搖晃了一陣,南柯是火家曾經的一個下人,每天除了幹活就是學劍,一開始大家都嘲笑他不自量力,還想成為一名劍客。

可是後來有一天,南柯正在掃地,不知道為何突然間頓悟。

整整站在那三天三夜,一般人的頓悟被人輕輕一碰就會醒,南柯卻是任憑風吹雨打都沒有絲毫的動搖。

而等到南柯醒來的時候,衝天的劍意驚動了火家的所有人。

當時火家主還沒有遇到現在的麻煩,所以想要拉攏南柯正式成為火家的力量。

可是南柯卻根本不同意,只答應火家主幫忙做兩件事。

現在第一件事就是為火武保駕護航,送他來見聖人。

但當時火武帶著自己的妹妹和秦雨諾走了,沒有管他們二人,南柯倒是不在意,不過也不需要再幫火武了。

可是誰能想到,南柯不跟著火家之後,竟然是投奔了韓宇!

火武很是憤怒,瞪著韓宇喝道:「真以為南柯自己能做主嗎,他欠我火家的人情,只要我願意就能讓他給我火家當狗!」

秦雨諾臉色大變,急忙喝道:「武哥,你知道自己在說什麼嗎?趕快回家去,我沒事的!」

火靈也是急忙小聲說道:「哥,爹明明說了不讓咱們得罪南柯的。」

火武卻不在意:「只要南柯答應火家的那個要求沒有用,他就沒有資格在火家面前稱雄!

更何況當初要不是火家收留他,他早就死了,哪還有什麼機會能學劍!」

韓宇罕見的沒有反駁,反而是深有同感的點點頭:「不錯,南柯確實欠你們人情。

你們火家可是對南柯有支配權的,趕緊去收拾那個傢伙,他怎麼能不報恩呢?」

秦雨諾知道韓宇是在誤導火武,當即憤怒的說道:「韓宇,我都已經答應做你的侍女了,你為什麼還要挑撥火家和南柯的關係!」

「我沒挑撥南柯和火家的關係,我說的是事實,至少火武少爺真是這麼想的,不是嗎?」韓宇嘲諷的說道。

秦雨諾知道不能再讓韓宇繼續說下去了,急忙看著火靈說道:「快帶你哥哥回家,快!」

「可是,雨諾姐你怎麼辦?」

「不要管我,快回家!」

火靈見到秦雨諾正在被韓宇佔便宜,氣得小臉漲紅,可是卻沒有什麼辦法,只只能拚命的拽著自己的哥哥離開了。

看著兩兄妹從三玄峰飛向遠處,韓宇不禁微微搖頭:「真以為哪裡都是能飛的嗎?」

隨著他話音落下,遠處的兩兄妹直接被一股強悍的力量彈飛出去,慘叫著落下了懸崖。

此時那兩兄妹所有的力量都被壓制了,若是這麼掉下去,必死無疑!

秦雨諾憤怒的扭頭看著韓宇:「你為什麼一定要殺了他們!」

「不是我要殺了他們,而是這三玄峰頂有禁空領域,敢在聖峰之下飛行,這不是自己找死呢嗎。

火家也真是可悲,錯過了南柯那麼強大的高手,還培養出了這麼一個沒有的繼承人。」

韓宇嘲諷之意溢於言表,秦雨諾卻滿是悲傷。

在她看來,火武確實不懂事,但就像是一個沒有長大的孩子,一切還可以在學。

希望這次他能平安無事,這樣應該能刺激他多學學如何做好一個家主吧。

韓宇輕鬆的將秦雨諾放開,然後示意她跪在地上,幫自己按摩。

秦雨諾也不反抗,就那麼愣著一張臉跪在那,好像是一個人偶。

韓宇也不在意,反正有的享受就行了。

不管秦雨諾是如何不甘,韓宇卻是躺著就進入了修鍊狀態。

他雖然說著百年之後可能會死,但也想要快點修鍊,萬一和聖人一樣一招頓悟了,那也就誰都不怕了。

這一修鍊,就是一天一夜的時間,等到第三天早晨,韓宇雖然還沒修鍊多久,卻也不得不睜開眼睛。

可當他退出修鍊狀態,看到的第一眼卻是秦雨諾依然跪在地上,幫自己按摩。

「嘖嘖,真是聽話的。」韓宇上前捏了捏秦雨諾的臉蛋,原本以為她會閃躲,卻沒想到秦雨諾面無表情的跪在那,根本沒有任何的動靜。

韓宇也不在意,伸手彈出一道靈力打在了聚靈鐘上。

鐘聲傳遍了整座三玄峰,所有的高級官員都急忙來上朝。

只是等到所有人都來全了,卻發現韓宇正舒服的躺在寶座上,而他的面前正跪著一個女孩,幫他按腿。

任三胖見到韓宇這樣子,頓時一臉的羨慕,果然盟主就是待遇好,上朝了還能讓人這麼伺候。

冷一清等人卻是極為不喜,認為韓宇這樣有失身份,太過放肆了一些。

韓宇並不在乎眾人的看法,舒服的側卧著,看著下方的眾人說道:「說說最近的進展吧?」

第一個要說的自然是新任宰相,這位宰相是一個德高望重的夫子,他的地位比監院倒是不高,但經驗絕對要豐富,在他未修鍊之前,就是一個實施了帝國變法的天才。

但卻因為變法會影響太多的人,所以那些損失了利益的官員和大臣們,就拚命的阻攔他,甚至於最後向皇帝進讒言,殺了夫子的全家,唯獨他逃過一劫,最後被一位路過的修者送到了聖人院。

此時這位夫子年事已高,修鍊的生涯已經是到頭了,但他管理的能力還是沒有下降的。

只見宰相拿出一塊影石,投影到半空中,然後對裡面記錄的東西開始播放。

韓宇靜靜的看著面前的東西,那上面說的大概就是一些現在管理的漏洞。

比如那些官員的職責分配,就有不小的問題。

權利有的太大,有的則是太小,比如冷一清,,明明是元帥,卻因為下面那些一百座城池大部分都是自己作戰的原因,幾乎架空了元帥。

而任三胖,則是管制著百城聯盟所有的資源。

這種龐大的資源管理怎麼能全都交到一個人的手裡,就算他是修者,能抗住這麼大的壓力和誘惑,但若是這樣根本就無法應付那些百城的要求。

韓宇點點頭:「說的不錯,這些事情就交給宰相去辦了,如果你有什麼需要的話可以來找我。」

「如果可以的話,我需要成立一個三玄峰仲裁會,我需要這個組織來制衡您的權利!」宰相突然話鋒一轉,對韓宇提起建議來。

無論任何時代,無論是任何國度,作為臣子的敢對君王提意見都是作死的行為。

尤其是還要削弱帝王的權利,這和造反已經沒有太大的區別了。

宰相今天上朝之前,就做好了卸任甚至處死的心裡準備,他知道自己的意見肯定會引起那些同僚的不滿,和帝王的震怒。

韓宇盯著面無畏懼的宰相看了一會,然後突然說道:「我記得之前在翻找書院對你們的檔案記錄時,上面寫著你原本就是人間的一位大臣。

卻因為建議君王改革,結果遭到了舉朝上下的一直反對,直到最後你還惹惱了那位君王,然後把你全家都殺了,對吧?」

聽到這話,宰相冷硬的臉終於有了些變化,眼中有些痛苦和悔意。

他不後悔改革,後悔的是為什麼不讓家人提前離開。

韓宇見到宰相的模樣,當即微微一笑:「我知道你的改革建議能對這些官員產生什麼影響,可能會讓他們心生不滿。

但我可以告訴你,我很開心見到你的辦法開始實施,如果可以的話,從今天開始你就專門負責調整這些人的權利切割,還有組建仲裁會!」

宰相不敢置信的看著韓宇,他沒想到自己會被允許。

就在宰相發獃的時候,韓宇卻說道:「還有一件事,我必須要告訴你,你該成家了,一個人住在那麼大的宅子里不孤單嗎? 如果有人找你或者你家人的麻煩,你就搬到三玄峰頂來住!」

已經是遲暮之年的宰相當即跪倒在地,滿是激動的看著韓宇,他沒想到自己的改革之法還有能實現的那一天!

韓宇也不在意,扭頭認真的看著那些官員們說道:「除非是宰相做了什麼讓你們很為難,或者你們覺得不對的事情,才能找我來說。

如果只是因為他影響到了你們的利益,那麼我只能遺憾的告訴你們這是應該的。

如果可以,我希望這百年之內你們都不要有小心思,因為我只剩下這點時間了。

這次也是你們最後能一展自己能力的機會,以後聖人院要是想再插手其他的勢力可就沒那麼簡單了!

眾多官員都是對視一眼,他們不是同窗就是同門,自然不可能有仇怨,但牽扯到權利這件事上,那就另當別論了。

優等丈夫 所以韓宇總要提前叮囑好這些人,反正好壞就這一百年了,你們要麼就老實點,要麼就等著一個老老實實的書生吧!

韓宇示意宰相可以回去了,而後再度問道:「還有誰想要說話嗎?」

眾多官員遲疑了片刻,他們正在熟悉自己的能力,雖然有麻煩卻也都是需要自己解決的,總不能找韓宇哭訴。

但總就有這麼不要臉的,任三胖從人群中衝出來,屁顛屁顛的站在了大殿的中央,討好道:「大哥,您新找來的侍女可真是漂亮啊,不過就是按摩的手法不好,我那裡有幾個新來的小丫頭,小手巧的很,要不要……嘿嘿。」

韓宇看了面無表情的秦雨諾,又似笑非笑的看著任三胖:「你不要告訴我,你這次是想拖延時間,告訴我一年之內賺不了那麼多錢?」

任三胖急忙連連擺手,義正言辭的說道:「既然我答應了,就不會反悔!

但是吧,天有不測風雲,而且盟主您還把一個秘境送出去了,所以我的賺錢速度就會減慢一些。

但沒關係,這些我都能克服,可是您也知道秘境探索是需要時間的,我需要賺錢就要從別的地方想辦法。

我想的辦法就是和通天閣做交易,奈何那些人要求很多,雖然我也可以滿足,但總有一些奇葩要求,我做不到。

比如說他們的閣主想要讓您去親自拜見一下他們,然後才會願意和咱們合作……」

韓宇微微挑眉,隨後直直的盯著任三胖的眼睛。

任三胖也知道這個要求很無理,要是讓人知道百城聯盟的盟主要親自去拜見通天閣閣主,那真是會讓人笑話的。

但如果不和通天閣合作的話,根本不可能一年內賺到那麼多錢的。

而且任三胖覺得為了錢不要臉也不吃虧,大不了以後找補回來不就好了。

可是冷一清卻不同意,當即走出人群,冷聲喝道:「盟主是什麼身份,怎麼能去拜見一個商鋪的主人?」

任三胖有些不爽:「你還想不想要軍需物資了,要知道盟主不去拜見那個傢伙,我可就沒那麼多錢給你了!」

「我看你是全都貪污了吧?」冷一清冷笑連連的說道。

聽到他的話,所有三玄峰的官員都是同意的連連點頭。

任三胖見到這麼多人都針對自己,不禁怒了:「你們什麼意思,我拚命的賺錢,就是為了你們能有足夠的資源使用。

現在可好,手裡有權利了,就覺得我沒用了是吧?」

冷一清嘲諷的看著任三胖:「有本事你告訴我們所有人,你現在手裡有多少資源!」

「我憑什麼告訴你們,這是機密!」任三胖強硬的說道。

宰相一直站在旁邊沒吭聲,聽到這話卻說道:「我會成立一個財政監督部門,專門就是審批你要去做什麼的。」

任三胖聽到這話瞬間變了臉色,只見他臉上表情變換了一陣,就突然轉身對韓宇跪下,然後大聲的哭訴道:「大哥,你要給我做主啊!

這些人平時要錢的時候一個個都那麼客氣,現在卻都針對我,我好冤枉啊!」

韓宇就一直看著這些人爭吵,此時聽到任三胖的話,不禁嘆息一聲。

「我可以給你做主,但問題是如果我讓人查你,你敢保證你的手是乾淨的嗎?

如果不能保證的話,就盡量少惹麻煩,另外財政監督那邊,你也小心點。

我容忍你貪污只是因為你能幫我賺到更多的錢,如果你失去了這個作用,那就小心點吧!

另外不就是拜見一下通天閣的主人嗎,這個我會去的,告訴他在哪?」

任三胖知道自己要是在繼續胡鬧下去,恐怕連韓宇也幫不了自己了,急忙說道:「我已經約好了通天閣的主人。

如果明天大哥你去了,那就代表你願意和通天閣合作,如果沒去就代表不願意。

雖然我知道你一定會去,但這樣顯得咱們兇狠一點。」

韓宇點點頭:「我知道了,還有人想說些什麼嗎?」

之前幫忙斷案的府衙急忙站出來,「之前三玄峰的法規我已經完善的差不多了,可以開始施行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