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入地,耳尖微動,聽到了許多聲音。

這個地方存在了許久。

至少從張叔走後,他們還是毫無顧忌的在運作。

「韶白!」

越往裡面進入,越感覺到陰冷。

邢菲菲抓著韶白的手,小聲開口,「你別怕啊。」

所以到底是誰在怕?

邢菲菲抓著她的手在顫抖,行為小心翼翼,一股風吹來都能叫她一個顫慄動作煎熬。

「你怕鬼?」

輕悠悠的話語說出來,又是不由自主的一個冷顫。

「嗯……不不不,我不怕。」

剛想點頭,瞬間反應過來問題是什麼,立馬又搖頭否認,「我怎麼會怕那種虛渺的東西呢,對吧。」

明知道沒有鬼,但還是怕。

尤其是看了現世的人作出的恐怖片之後!

特么,她不止一次在想到底閑得呢、閑得呢還是閑的呢。

一個個腦洞大開,偏生邢菲菲又控制不住自個兒半夜偷摸看了好幾次。

膽稍微小點,好幾天沒敢睡覺。

樓韶白輕笑,手牽著邢菲菲向前走:「走吧。」

「……嗯。」

這時候的邢菲菲有點傻,腦子也不算賺得快,眼看看著周圍小心翼翼的,生怕有什麼東西出現就和恐怖片裡頭的一樣悄然蹦出來嚇人。

走在前面的巫念妗也不是那麼膽大。

步伐小心翼翼。

喻尚溫走在前頭,目光冷靜警惕。

到底是魏家的地盤,誰知道會突然出來什麼鬼東西。

不過說到底還是魏家過於自信。

一路上幾乎什麼設防都沒有。

直到停在一座鐵門前,眾人停下了步子。

那是瞳孔指紋雙接收打開的。

「尚溫,我們現在怎麼辦?」

就這樣退出嗎?

可又覺得不甘心。

因為之前沒有人走進來過,所以對於這也是第一次知道裡面的情況。

喻尚溫眉頭緊蹙,也不敢直接毀壞了大門大搖大擺的進去,所以這會兒惱人的很。

千算萬算,沒想到對方居然會設置這種科技門。

到底是古武界。

喻尚溫在想不然現在找他哥隊伍里的人幫忙?

他心想,可這時間上今天的話肯定來不及,又要等。

「你們誰會解這技術?」

喻尚溫開口詢問,看著眾人面面相覷對視的眼神,就知道沒了。

有點……煩躁。

「不然我們直接轟了它?」

有人開口建議。 項超走到門口,與未曾來得及避開的葉初七撞了個正著。

兩人一愣,同時尷尬了。

項超的尷尬在於剛才那一幕萬一被葉初七看到,葉初七的尷尬則在於在不知不覺中窺探到了別人的隱私。

她看到項超的臉色不太好,趕緊解釋道:「我……項叔叔,我本來只是想出來透透氣,沒想到聽到你的聲音,我還以為發生了什麼事兒,所以才跟過來看看的,我不是故意的,我什麼都沒看到……」

然而,這話的可信度顯然不高。

在項超的注視下,她只好道:「好吧,看到了一點點……」

項超沉默了片刻,一邊邁開腳步往外面走,一邊道:「別說出去。」

其實,他還得慶幸,幸好是被葉初七看到了。

今天是陸家大喜的日子,陸老當眾認回了女兒,若是他和陸惜之拉拉扯扯被有心人看到再大肆宣揚出去的話……

對他的影響倒是還無所謂。

但是,這對於陸家的顏面,陸惜之的名譽,幾乎是毀滅性的災難。

幸好,陸惜之最後那一席話,讓他的頭腦徹底恢復了清明,才沒有繼續做出什麼不可挽回的事情來。

葉初七也只是無意間撞見,她也知道輕重緩急,當然不會把這種事情拿出去亂說,她跟上項超的腳步,好奇心在躍躍欲試……

「項叔叔……」

特地拉近了兩人的距離之後,她才問道:「剛才那個……陸小姐,她真的是項禹傑的親生母親嗎?」

項超沒有回答。

平時話那麼多的人,難得有他無言以對的時刻。

葉初七接著又問道:「那個……剛才你們說的話,我也聽到了一點點,似乎你們當年分開是有什麼隱情的對不對?是發生什麼事了嗎?」

項超還是沒有說話,卻倏地停下了腳步。

他的臉上籠罩著一層陰鬱,心情極其糟糕的樣子。

葉初七認識項超也很多年了,具體也記不清多少年,當她還是蕭筱的時候,當她還整日跟在靳斯辰屁股後面打轉的時候,就知道了項超和靳斯辰走得很近,也多少了解項超是個遊戲人間的花花公子。

像他這種在萬花叢中過,片葉不沾身的男人,他每天都活得洒脫而肆意,不管什麼時候見到他,他都是神采飛揚,意氣風發的模樣。

葉初七幾乎要以為,在他的世界里,根本就不存在煩惱二字。

原來,只是那個能讓他煩惱的人還沒出現罷了。

她也知道,自己今晚窺視了他的秘密有點逾矩了,在好奇心的驅使下問出那麼多問題之後,她也才猛然間意識到自己現在不是蕭筱,她是葉初七,雖然跟項超不陌生,但是也沒那麼熟悉。

她趕緊道:「我,只是隨口問問,你不想說可以不說的。」

溫泉山莊的後院有一條長長的走廊,夜風吹動了滿院的花香,哪怕處在湯池旁邊,還是感覺到了絲絲涼意。

葉初七以為項超不會想說,也許下一刻就會揚長而去。

豈料,他卻倚在廊柱下沒有動,而是取出一根煙來叼在嘴裡,長久的沉默著,像是在思考著什麼……

葉初七愣在那裡,忽然感覺留也不是,走也不是。

就在他以為項超絕不可能開口的時候,卻聽到了他低沉的聲音隨著夜風飄過來,「她剛才和我說,她沒有辜負曾經的感情,她沒有遺憾,她問心無愧,她說得對……」

他點燃了煙,吸了一口之後道:「其實是我對不起她。」

葉初七糾結了好半晌,都沒有問他為什麼。

其實,她已經猜到了一個大概。

如果陸惜之真的問心無愧,那麼對不起的人大概就是項超了。

項超接著道:「認識她那年,我們還在讀高中,那時候……怎麼說呢,我不知道她是什麼陸家大小姐,只知道班上轉來一個鄉下丫頭,有一個很土的名字叫陸小紅,人嘛……長得很一般,戴著一副厚厚的眼鏡,我從沒想過這麼土這麼不起眼的丫頭跟我會有什麼關聯,直到我無意中得知,她暗戀我……」

說到這裡,項超陰鬱的臉上難得出現一絲輕鬆的情緒。

像是終於撥開了眼前的重重迷霧,看到了當年,看到了他的青春。

他又道:「跟她扯上關係,好像是跟同班的一個男同學打賭,至於只為了什麼打賭……我都有些忘了,反正就是我若是把陸小紅搞定我就贏了,後來……在學校附近的酒店裡,我贏了!看到脫下眼鏡脫下衣服的她,我忽然覺得陸小紅其實還挺漂亮的……再後來,畢竟當時年少不懂事,不知怎麼的讓她知道我睡了她只是跟別人的一個賭約,我記得很清楚……那天她還在課堂上就哭著跑了出去……」

說到這裡,項超忽然沉默了,久久都沒有聲音。

久到葉初七迫不及待的追問他,「然後呢?」

項超這才道:「然後,我就再也沒有見過她!」

葉初七不再問了……

項超的記憶都已經變的斷斷續續的不連貫,但是從他的三言兩語中,葉初七已經明白了大概是怎麼回事兒。

他們之間,不過是一場年少無知的錯過。

「你們……就是中間有那麼多年,你都沒找過她嗎?」

項超搖搖頭,「沒有!說實話……我不是什麼好人,除了最初她剛離開時我覺得心裡有點怪怪的之外,後來的很多年,我甚至都忘了這個人,忘了這件事兒,直到禹傑的出現,我才重新想起她來……」

想起來了,卻對不起她。

所以,他才心甘情願的安置兒子,照顧孫女,甚至都不敢過多去探聽她的生活究竟是怎麼樣的。

這件事情,他幾乎沒跟誰提過。

就連靳斯辰他們幾個,他也是在項禹傑剛出現時隨口提了一嘴當年有那麼一個女孩子,曾經跟他春風一度。

現在面對葉初七,他也不知道怎麼就說了出來。

也許,是今晚終於見到了陸小紅,她卻已經不是當年的陸小紅了。

他心裡頭堆積著無數種異樣的情緒,而葉初七卻正好在這個關鍵的時候出現,所以充當了一回傾聽者罷了。

那年的錯過,那年的遺憾,他需要說出來,才可以釋懷…… 「不行!這裡面具體什麼情況還不知道,不能打草驚蛇。」好不容易等到今天這個機會。

看著這種技術,喻尚溫更懷疑魏家會在裡面設置什麼自毀裝置。

以備萬一,他也不能這麼做。

「那怎麼辦?不然我們今天就這樣算了?」

雖然白來一趟感覺很無力,但現在對於解決這東西……他們也無可奈何啊。

「那個其實我會一點黑客……但我現在連個平板都沒有。」

其中有一人默默的舉手開口了。

大晚上任務,這群人都只帶了手機出門,連要鏈接解鎖的電腦或是其他東西都沒有。

更何況本來就是特殊行動,誰能顧得上帶平板佔地兒的東西存在。

喻尚溫也是這樣想的。

雖然有些不甘心。

但眼下,好像除了返回也沒有其他辦法了。

等等……

好像還有個人帶了……

「那個,韶白、能不能把你的平板借來用用。」

樓韶白從包里慢條斯理的拿出平板遞過去。

喻尚溫接過平板然後又交給了那個說會一點黑客的人。

過了半個小時,還是沒有一點動靜。

搗弄平板的那人額間都在這清秋的夜裡滲出了不少冷汗。

越解越混亂。

「那個……我不行。」平板本身就不好操作,加上他也只是入門不久。

他剛動一點數據,就生怕觸碰到其他警報,內心其實慌得很。

關鍵是魏家在此設立了這道現世門,其實就是為了防止古武的人破開,這其中牽扯到的信息數碼絕對是非常混亂的。

沒有一定的功底,根本無法解開。

就算解開,也需要大批的時間。

「而且這個需要密碼……」

密碼還是流動性的。

他解不出來。

喻尚溫嘆了口氣,目光又不自覺地看向樓韶白開口詢問:「你能解嗎?」

雖然只是抱著試探性的開口。

他其實壓根兒也沒打什麼希望。

樓韶白原先是想等他們解不開走了之後,自己再過來一次。

但既然喻尚溫開口了,那就……一起吧。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