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蕭易的臉上,淡淡的笑了一下。

那些保鏢們的反應,他自然都感覺得到,他甚至知道,此刻的他,恐怕在那些人的眼裡,已經是不啻於一個惡魔,只是,他卻並沒有說什麼。

「那他們現在在哪?」

沈笑笑聽到蕭易沒有殺他們,頓時放下了心來,眼裡帶著一絲狂熱地道。

「在一個朋友那裡。」

蕭易看著沈笑笑的眼神,立時便明白了她的意思,笑了一下道,「笑笑姐,我已經狠狠的教訓過他們了。」

「你教訓過他們了?怎麼教訓的?」

沈笑笑的眼睛一亮,「我就知道,你肯定不會輕易放過他們的。」

「這個……」

蕭易的神情,頓時變得有些猶豫了起來。沈笑笑的這個問題,他還真的不知道怎麼回答。他雖然不太在乎那些保鏢的看法,但是,他的內心之中,卻下意識的並不想讓沈笑笑知道他的另一面。

「不行,你教訓他們是你教訓他們,這個仇,我還是要親自報,親自狠狠的教訓一下他們才行。更何況,你這麼仁慈,教訓得肯定不夠深刻!」

沈笑笑卻並不知道蕭易的想法,一看蕭易猶猶豫豫的樣子,立時一下站了起來,直接地道。

撲通!

沈笑笑的話音剛一落下,旁邊的幾個保鏢。登時差一點沒有一腦門撞到前面的桌角上去,好不容易,才控制住自己,嘴角已經是忍不住的狠狠的抽了起來。

蕭易仁慈?

經過昨天晚上的事情之後,他們實在沒有辦法,把蕭易和仁慈這倆字聯繫起來。

如果蕭易都能夠算得上仁慈這兩個字的話。這個世界上,還有誰是不仁慈的?

在這一刻,他們不由得在心底里,有些開始為沈笑笑擔憂了起來,他們都覺得。自家的小姐是不是被這個小白臉給忽悠了。

蕭易的臉上,神色也微微的泛起了一道紅暈。微微有些尷尬。

不過,也只是一剎間而已,馬上,他便恢復了正常,臉上帶著微笑地望著沈笑笑道,「笑笑姐,要不,你想要怎麼折磨他們,由我來代勞吧,這種粗重的活兒,我覺得,實在不太適合你。」

「少給我戴高帽子!」

對於蕭易的這一頂高帽子,這一回,沈笑笑卻一點也沒有領情,直接不客氣的白了他一眼,「這幫王八蛋,害得本小姐的清……」

沈笑笑幾乎脫口而出,便要說出,害得本小姐的清白都毀了,若不親手摺磨他們,親手報仇,怎麼可能甘心。

話到的嘴邊的時候,才猛然的醒悟了過來,那些保鏢們還在這裡,要是讓他們知道的話,難免可能會節外生枝,產生不必要的麻煩,趕緊的止住了口。

狠狠的瞪了蕭易一眼,「總之,你少廢話就是了,快帶我去見他們!」

「小姐,我覺得……」

沈朝陽的目光,看了一眼蕭易,又看了一下一臉殺氣的沈笑笑,猶豫了一下,小心的張開了口。

作為昨天晚上的目擊者,且全場都堅持了下來的目擊者,他自然非常清楚,蕭易為什麼要推託沈笑笑的請求。

他的心中,也同樣的覺得,沈笑笑最好還是不要見那些人的好,不是為了替蕭易掩飾,而是因為,確實實在太過不適宜,那些人的情狀,實在太過凄慘,已經被折磨得不成人形了,他怕沈笑笑見到之後,會受不了。

因為就算是他,昨天晚上蕭易的那些動作,也給他帶來了巨大的震憾和衝擊,甚至一度,他都有一種反胃的感覺。

「鈴鈴……!」

但是就在沈朝陽剛剛開口,話還沒有說完的時候,一個刺耳的鈴聲,卻是響了起來。

「不好意思,我接個電話先。」

蕭易的臉上,微微露出了一個抱歉的神色,然後趕緊拿出了手機。

「趙老?」

剛一拿起電話,蕭易便不由得愣住了,打電話過來的,竟然是趙道明。

「喂,你好,趙老,我是蕭易。」

來不及多思考,蕭易趕緊拿起了電話,語氣帶著一絲敬意地道,昨天能夠這麼快速的找到沈笑笑,趙道明的功勞,絕對是非同小可。

「蕭易,昨天那些東瀛人,是你帶走的吧?」

趙道明的語氣,聽起來有一些嚴肅,並沒有以前的時候,和他說話的那種隨意。

「是的,趙老,怎麼了?」

蕭易的心微微一沉,臉上神色,有些凝重地道。

在趙道明的面前,他並沒有任何的隱瞞,也沒有耍任何的花招,他知道,在趙道明的面前,耍那些小聰明,是沒有用的,別說昨天晚上的事情,並不算太過嚴密,就算是更嚴密一點的事情,趙道明要想知道的話,也絕對是很快就會知道的,而且,也沒有必要,他相信,趙道明昨天晚上,既然答應了幫他,那麼,在這種事情上面,他肯定是會站在他的立場的。

而且,他相信,趙道明之前一直都沒有打電話過來,一直到現在,才打電話過來,肯定是有他的原因的。

這個原因,很大的可能,便可能是那些東瀛人,開始施加壓力了。

「那些東瀛人,都沒有死吧。」

趙道明並沒有直接回答蕭易的問題,而是繼續的問了一個問題。

殺人,即便是殺一個壞人,甚至是仇人,對於大多數普通人來說,都並不是一件非常容易的事情,但是他很清楚,蕭易並不是一個普通人。

一個膽敢獨自一人上燕京,連殺梁家幾人,令到巨大的梁家都損失巨大,殺得梁家老爺子都遍體生寒的人,又怎麼可能會是一個普通人?又怎麼可能會在乎殺幾個東瀛人?

「這個……暫時還……沒有。」

聽著趙道明的話,蕭易越發的確定了之前自己的猜測,他的嘴裡,微微猶豫了一下,然後還是搖了搖頭道。

在想了一下之後,他還是沒有直接把後面的那半句話說出來,那就是,那幾個人,雖然還沒有死,但是已經和死也差不了多少的了。

因為,經過了他昨天的那些手段之後,他們根本就已經不太可能再活過來了,就算是現在蕭易把他們放回去,基本上他們也是躺在床上,等死的廢人了。

「那就好。」

聽到蕭易的話語,趙道明頓時長長的出了一口氣。

他並不知道,蕭易的話後面,蘊含的更深層次的話,但是就算是知道,他也不會在乎,對於他來說,只要這些東瀛人還活著,還有一口氣在,那就行了。

「趙老,這是……?」

蕭易小心的試探道。

「蕭易,這些東瀛人,你怎麼折騰解氣都行,但是留住他們的一條小命。」

趙道明的語氣,帶著一種前所未有的嚴肅。

「趙老?」

儘管已經基本上大概想到了,肯定是那些人的問題,但是蕭易還是繼續的問了一句。

「蕭易,這些東瀛人,來頭非同小可,我已經和沈家通過了氣,我們暫時不能夠殺他,還是要保留著他們的一條命。」

趙道明非常嚴肅地道。

「我明白了。」

聽到趙道明的話語,蕭易的神情,驟然一肅,重重的點了點頭,「請趙老放心,蕭易明白怎麼做,一定不會令大家為難的!」。

「唉……蕭易,真的是很抱歉,我們也是不得已,我們都恨不得直接扒了那些東瀛人的皮,抽他的筋,但是……。」

但是什麼,趙道明沒有直接說明白,但是他相信,蕭易會懂的。

「趙老,你千萬別這麼說,這件事情,你已經幫我很多了,我對你,已經真的是非常的感激了。」

蕭易連忙道。

他對於趙道明,確實沒有任何的埋怨,而只有發自內心,發自肺腑的感激,且不說昨天的事情,僅是剛才趙道明說的那些話,也讓他的心中,生出了一絲的感動。

從趙道明的語氣中,他相信,那些東瀛人,肯定是給他們施加了很大的壓力的,但是趙道明一直沒有找他,而是先主動的去聯繫了沈家,希望看一下沈家能不能頂住,直到沈家也頂不住之後,他才來找他。

「呵呵……說這些話,就見外了。」

趙道明的臉上,浮起了一絲笑容,蕭易的話,讓他感覺到了一絲的欣慰。

他知道,蕭易已經完全的明白了他的苦衷,並且,已經從他剛才的那隻言片語之中,聽出了他的一片苦心。

這樣的話,也不枉他對他那麼看好,那麼盡心儘力的相助了。 蕭易越來越狠了,各位親們,來張月票支持一下小蕭吧!

——————————

「不過,趙老,蕭易有一個不太成熟的想法。」

蕭易笑了一下,卻並沒有就此掛斷電話,而是再一次的道,「趙老,雖然,我不太明白,整件事情,以及東瀛人的反應,但是,我覺得,這個事情,我們不能夠這麼輕易的放過他們,我們應該讓他們見識一下我們華夏人的厲害!」

「嗯?」

趙道明的眼裡,露出了一絲疑惑。

他剛才已經說得很明白了,蕭易好像也完全領悟了,他還想要做什麼?

以他對蕭易的理解,以他的聰明,蕭易應該不是那種不知進退的人啊?

「趙老,你且聽我說,我覺得一直以來,我們在對待東瀛人的事情上,確實有些太過於軟弱了,我說這些,不是說不理解上面的苦衷,不理解大局,只是,這一次……」

蕭易的眼眸之中,閃過了一絲寒光,雖然,已經折磨得那些人差不多了,蕭易的心中的那一股氣,也消解得差不多了,但是就這麼放過他們,而且,要迫於東瀛人的壓力,放過他們,蕭易的心中,終究還是有些不甘,不管怎麼著,他也得再一次的,讓那些東瀛人,身上割下幾斤肉來,讓他們也知道,華夏人也不是那麼好惹的!

他的嘴裡,緩緩的說出了自己的一個初步的計劃。

「蕭易。誰要是成了你的敵人,真的是非常的倒霉!」

慢慢的聽著蕭易的講划。趙道明只覺得,越聽,後背便越發的冷嗖嗖的,一股涼氣,直往上冒。

如果不是親耳聽到,他真的不敢相信,這個計劃,真的是蕭易說出來的。或者說,真的不敢相信,蕭易真的是一個二十多歲的年輕人。

這種思維的冷靜,綿密,就算是他這個活了一輩子,在很多人的眼裡,是老狐狸級別的人物。都自愧不如!

在完全聽完了蕭易的話語之後,他再也忍不住的發出了一聲驚嘆。

「趙老過獎了,我只是不想要讓他這麼好過而已!」

蕭易淡淡的笑了一下。

他並沒有因為趙道明的讚歎,而感到開心,反而,他的眼眸之中。浮起了一絲淡淡的哀傷。

如果可以選擇,他寧願不要這種讚歎。

他並不希望,給人一種他是那種心機深沉的感覺,或者更準確的說,他也不願意。去做那樣的人。

一直以來,他都刻意的壓抑著自己。不讓自己變得太複雜,去想太多的事情,儘可能的讓自己做一個簡單的人。

只是這一次,面對著這些東瀛人,他實在是控制不住自己了,哪怕寧願要讓趙道明這些老人家,覺得他是一個心機深沉的人,他也要狠狠的剝下他們的一層皮來。

「就這麼幹了,這些東瀛人,惹到了你,哦,不對,惹到你的朋友,確實算是他們倒霉了,你就等著我的好消息吧!哼,這些東瀛鬼,過了幾十年,也忘了當年的事情了,這些年,稍稍的給他們一點好臉色看看,就又開始跳起來了,企圖爬到我們的頭上撒尿了,哼哼,也是時候,要給他們一點教訓了!」

趙道明並沒有想太多,他的心中,已經完全沉浸在了蕭易的那個近乎完美的計劃之中了,他甚至感覺到,自己隨著年紀的曾長,已經快要枯敗的血液,都再一次的開始沸騰了起來。

甚至,連和蕭易多說客套一下,都已經來不及了,那雙老眼之中,閃過了一絲凌厲的神色,說了一聲之後,便直接掛了電話。

他已經迫不及待的要去實施蕭易的這個計劃了。

聽著電話里傳來的盲音,蕭易搖了搖頭,也放下了電話,只是,他的臉上,卻並沒有太多的高興,甚至,反而在心中,浮起了一絲陰影。

從剛才趙道明的話語之中,所透出來的信息來看,這一次,這個東瀛人的背景,恐怕,真的是非同一般了,絕對不是簡單的政要權貴這般的簡單的,若不然的話,以沈家和趙家這樣的實力,又怎麼可能會輕易的向東瀛人妥協?

很有可能,他之前的猜測,是真的成立的。

那個司機說的,是實話,並不是恐嚇他們的,他們的來頭,真的大得嚇人。

很有可能,真的是那些傳說中的忍者世家!

而且,那些忍者世家,可能比他之前想象的,還要更加的強大一些,強大到即便是以沈家這樣的家族,都要忌憚。

這樣的話,那麼,他剛才設定的那些計策,雖然如無意外的話,確確實實是能夠從那些東瀛人的身上,撕下一塊肉來的,但是恐怕,將來的後果,也是很難預料的……

不過,那又如何呢?

難道還真的會怕了那些東瀛人不成?

事情本來就已經到了這個程度,還想要和那些東瀛人和平公處么?

不要說那些東瀛人不肯,就算是他,也不願意!

好一會,蕭易才甩開了那些心理陰影,臉上,釋然的一笑,重新抬起了頭,但是一抬頭間,卻詫異的發現,前面的沈笑笑竟然也不知道什麼時候,拿起了電話,站在一邊,通起了電話來,而且,她的一張俏臉,完全沒有了之前的那種洒脫自如,而是緊緊的綳了起來,如罩寒霜一般,似乎聽到了一個什麼極為氣憤的消息一般。

在微微一愣之後,蕭易突然想起了什麼,望著前面眼眶已經開始有些濕潤的沈笑笑,眼神之中,也露出了一絲黯然的神色,輕輕的嘆了一口氣。

幾乎不用怎麼去猜想。

這個電話,肯定是沈家的人打過來的,如無意外,應是沈笑笑的至親親人。

而通話的內容,結合之前趙道明的那個電話的內容,也是不難想象的。

能夠令到沈笑笑的心情,發生如此巨大的變化的,也無非就是這個事情了。

昨天晚上,驟然遇到這麼大的一件事情,甚至,對於一個女孩子來說,可以說,是一場災難了,心理上的打擊,無疑是巨大的。

沈笑笑在醒過來之後,第一時間,便想到了自己的家,家族,想到了依靠家族的力量,來報這個仇,出這一口氣。

在這個時候,沈笑笑是非常的需要,也非常的渴望,家族對她的無條件的支持和關愛,鼓勵的……

但是,偏偏在這個時候,家族竟然在第一時間,要打電話過來,讓她停止對於那些東瀛人的報復,甚至要保證東瀛人的安全,這讓她的心情,如何好受呢?

只是,他也知道,這件事情,確實也是並不能夠怪罪沈家的,沈家作出這個決定,肯定也是受到了很大的壓力的。

所以,他甚至,連安慰都不知道怎麼去安慰。

………………………………

「嗯……」

渡邊一郎也不知道時間過了多久,伴著一陣刺骨的痛,他的意識,幽幽的醒轉了過來,嘴裡發出了一聲呻吟。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