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古凡平靜淡然的說道,緊接著若無其事的扣動扳機,準備開槍打爛幸運星的腦袋。

他已成為了覺醒者,品級更是達到了「神金」的至尊層次,絕對不可能瞄準事物,出現打不中目標的情況。

喀吧。

古凡扣下了扳機。

但一聲清響之後,子彈並沒有射到幸運星的腦袋上。

它……卡殼了。

沒錯,這把手槍,巧不巧的在這時刻卡殼了。

「它卡殼了。」

「你很幸運,而且證明了這份幸運,不需要死了。」

古凡淡淡說道,幸運星都快要嚇出心臟病了。

這簡直是在拿他的命開玩笑。

古凡隨手一扔,將那手槍擲到幸運星手裡,可槍剛入手卻發出一聲悶響。

嘭!!

那枚子彈又射了出來。

幸運星腳下一軟,差點癱軟在地。

這槍不是卡殼了么,為什麼卡殼的槍還能射齣子彈。

難道說,剛剛不是真的卡殼??

幸運星絕對是在鬼門關前轉了一圈,只差那麼一點點,腦袋就開花了。

「嗯……」

「確實很幸運。」

古凡給出最後的評價。 「嘿嘿。」

「我真是幸運!!」

幸運星猥瑣的來到那幾頭異種面前,拿出一把小刀將深淵結晶剜出。

「大佬,我們的相會,一定是命運的安排!!」

幸運星手中多了十多枚結晶,雖然品質都是「黑鐵」級別,但也絕對算得上發了一筆橫財。

這傢伙,還真是厚臉皮。

幸運星剛剛從鬼門關外溜了一圈,卻又瘋狂在作死的邊緣試探。

他惺惺說道:「大佬,不如你也加入我們的淘金小隊吧,有你的話我們一定會很富有的。」

富有。

幸運星已經開始幻想了。

「大佬,想一想,烤至金黃的小羔羊,滑膩肥嫩有嚼勁的黑牛……」

幸運星表情越發變得猥瑣:「還有那些姑娘,全都熱情大方,想一下那些飽滿白皙雪嫩的胸脯,誰會拒絕一次徹底的洗面奶呢,嘿嘿嘿嘿。」

一縷晶瑩剔透的口水從他嘴角流下。

掏金小隊?

大概就是指來城市中偷偷搜集「腐化紫晶」等資源吧。

而且從幸運星的描述中,不難聽出還有一個頗具規模的人類聚集點,甚至是城市基地。

「帶我去見見你的隊長。」

古凡瞄了小幸運一眼,感覺到他身上輻射污染的能量已經快要接近一個頂峰閾值。

「你繼續待在這個城市裡,會發生不可逆的變異。」

輻射。

幸運星雖說是狩獵者,但長期暴露在輻射的污染下,基因也會發生不可逆的未知變異。

他聽完渾身一個激靈,從剛剛開始身體上傳來的炙熱刺痛就減輕了,似乎身體已經開始有些適應輻射的污染。

但這種適應絕不是一件好事。

快要到極限了。

「走走走!」

「大佬,咱們趕緊走。」

妻色撩人:總裁請接招 幸運星二話不說,趕緊朝城市外的方向狂奔,挑選的道路倒是蜿蜒泥濘,但卻人跡罕至沒有什麼怪物異種。

輕車熟路,顯然不是第一次偷偷摸摸的來掏金了。

「嘿,說起來我隊長,那才是有意思。」

「那可真是一個老狐狸,狡猾著呢,肚子里都是壞水。」

幸運星似乎不說話就會憋死,遞來一個略微猥瑣的眼神:「而且他還是一個老司機,老司機你懂吧,就是車技很出色的那種,各方面的車技。」

「哎呀,我那個老隊長,最懂得哪裡的姑娘最奔放,哪裡的姑娘最甜美,哪裡的姑娘最豐腴……」

幸運星喋喋不休的說著,三句話又繞了回來。

古凡微微皺眉:「閉嘴。」

幸運星感覺到一股陰冷森寒,張開的嘴巴硬生生又閉了回去,憋的臉色通紅。

兩人很快就離開了城市邊緣,輻射污染的指數已經沒有那麼嚴重了,慢慢到了一個狩獵者可以接受的輕微程度。

城市之外。

花草植物在輻射的污染下,大多數都已凋零,露出一片類似沙漠的地帶。

風一吹,沙塵就變成漩渦卷到天空,刮的人睜不開眼。

「嘿,我隊長就在前面的木屋裡。」

幸運星指了一下一間搖搖欲墜的木屋,那就是他們的臨時據點:「話說回來,其實我們這個淘金小隊,也只有我跟隊長兩個人啦。」

「這種事,人越多越麻煩,偷偷摸摸的幹才是正途,還不容易被人盯上。」

幸運星的碎嘴又開始了,好似洪水閥門一大打開就很難關上。

古凡沒多理他,感知力卻察覺到周圍有很多陷阱。

木屋前被沙土掩埋的地面,藏著許多個「捕獸夾」一類的陷阱。

他們還挖了一個坑洞,底部全是密密麻麻土刺,誰掉進去恐怕會扎個對穿。

門口還有還有一道肉眼難見系著鈴鐺的警報,敵人稍稍一觸碰,屋子裡的人就會立刻知曉。

「大佬,小心了啊,附近有陷阱。」

「我在前面帶路,你跟著。」

幸運星倒是沒什麼惡意,直接就把陷阱的事說了出來。

這倒是很聰明的做法,看似猥瑣的幸運星其實並不蠢,深深明白招惹古凡這種恐怖存在,將會是什麼樣的後果。

雖然接觸不長,但古凡的手段卻是觸目驚心,隨手就將那些異種全部幹掉,這說明古凡也能隨手將自己幹掉。

「他最起碼也是達到了精鋼級稀有度的狩獵者吧?」

幸運星心腹誹一句,剛想要帶著古凡進入木屋,卻發現他已經跨過層層陷阱,完全無視那些小把戲,輕輕推開了房門。

全都被看穿了……

「不許動!!」

木屋內,一把黝黑狹長的槍管對準了古凡的身體。

那是一把經過改裝的霰彈槍,口徑擴大了一倍還多,裝填的彈藥恐怕也是特殊改裝的。

這種霰彈槍威力極大,設計極度的不合理。

如果是末世前的普通人使用,一槍下去產生的后坐力恐怕會把自己肩膀震碎,但末世中的狩獵者肯定能抵抗這種程度的反震。

仔細看去。

古凡面前的,是一位四十多歲左右,滿臉胡茬的老獵人。

他目光謹慎,像是一條狐狸一般狡猾,皮套下的肌肉微微鼓起,看似有不俗的力量,應該是一個「山銅級」稀有度的狩獵者。

「老火槍,別開槍!」

「他是自己人,我剛撿到……不對……遇到的大佬!!」

幸運星捂住嘴巴差點說出真話,趕緊改口慌忙解釋。

老火槍。

這應該是眼前40多歲老男人的代號。

他眼神稍稍鬆懈了一些,槍口也微微下移,似乎對幸運星的話很是信任。

那個幸運的傢伙,他的選擇應該是對的……

老火槍選擇相信幸運星,更願意相信他極為特殊的「幸運」屬性,否則也不會起這個特殊的外號了。

老火槍仔細打量眼前的男人,眼神一閃。

他從未見過如此完美的男人,皮膚色澤呈現日晒風吹的健康黝黑,更充斥著一種狂暴的野性,全身黃金比例的流暢肌肉繃緊到了極限,彷彿魔鐵澆灌千錘百鍊一般。

稜角分明,每一絲線條都是如此的完美,就連普羅米修斯的雕像也沒有如此完美。

這要是放到末世之前,光是憑藉這身材,恐怕就能上時代周刊的封面,成為無數少女的夢中YY情人。

不光是身材。

老火槍目光向下移動。

他就連「那傢伙」的大小,形狀,比例,都是如此的完美……最能取悅女性,另其快樂幸福。

真是令人羨慕啊!!

這個男人不穿衣服反而是最好的,不知道要有多少女人為之瘋狂尖叫。 「大帥哥,這身衣服你先拿著穿吧。」

老火槍放下武器,從幸運星那裡知道了來龍去脈,由衷感謝道:「謝謝你救了幸運星,來瓶啤酒?」

一些有些臟舊的衣物放在古凡面前。

老火槍順勢從攜帶的背包里,拿出一罐接近保質期的啤酒。

末世到了現在,啤酒之類的東西可算得上是奢侈品了,足以看出老火槍的誠意。

古凡也不矯情,穿上衣服接過啤酒,咕咚咕咚大口喝了半瓶。

他停頓一下,問道:「基地,戰況如何了?」

幸運星與老火槍對視一眼,顯得有些驚訝。

基地?

那個一個月前已經徹底淪陷的基地?

幸運星很不確定的問道:「大佬,你問的是一百多公裡外,那座軍事基地??」

古凡點了點頭。

幸運星更是以看火星人的眼光,盯著古凡。

「大佬,您不會是從火星回來的吧,那座基地早在一個月前……」

幸運星表情有些誇張,老火槍一巴掌拍在他的頭上,讓幸運星沒有再繼續說下去。

老火槍算得上是狡猾的老油條了。

既然古凡問到了那個沉淪的基地,就證明別人有些在乎那座基地的情況。

你樂滋滋的去調笑別人,萬一戳到了別人的痛處,那不是找死么??

應該更加沉重一些,更加莊嚴一些。

「抱歉,我這小兄弟不懂事。」

「事情是這樣的,一個月前那座基地被數百外腐化屍潮圍攻,經歷了一場空前大戰之後,消滅了數以百萬計的怪物。」

「但最後……還是淪陷了。」

老火槍說話聲音嚴肅而沉悶,還帶有一絲濃濃的悲傷,頗有些潸然淚下的感覺。

「那場戰役,很悲壯,死了很多人,有無數的戰士隨之犧牲,但他們都是英雄。」

「許多難民倖存者也沒能倖免,但幸運的是還有一大部分逃了出來。」

老火槍把事情解釋清楚,幸運星在一側給他點了個贊,隊長不愧是狡猾的老狐狸,說話也很有水平。

古凡點了點頭。

沒有看出任何悲傷,只是一副「知道了」的表情。

古凡繼續問道:「你們為誰工作,又準備去哪?」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