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朱日和鎮,位於蘇尼特右旗南部,東鄰鑲黃旗和商都縣,南鄰烏蘭察布市和察右後旗,西鄰四子王旗,小鎮面積不大,常駐牧民也不過就是百十戶人而已!

「志剛,派兩個人下去摸摸情況!」我趴在一座幾十米來高的丘陵頂部,通過望遠鏡將小鎮周圍細細觀察了一遍,最後將目光鎖定在了攻擊目標周圍。

「記住,速去速回,不得引起村民懷疑!」

「是!」王志剛點點頭,然後吩咐兩名隊員,換上本地藏民服裝,從丘陵左側悄悄摸了下去。

兩個小時后,兩名偵察員氣喘吁吁地跑了回來。

偵察順利!

「好,告訴兄弟們,就地休息!」聽完兩名偵察員的偵察彙報,我一邊讓他們趕緊吃乾糧,一邊吩咐道:「記住,任何人不得擅自離守!」

「頭,為什麼現在不打?」眼見隊員們紛紛鑽進棉被和牛皮縫製的睡袋內,王志剛撓了撓頭皮,悄悄靠了過來。

不遠處,李一男趴在山頂上,正聚精會神地觀察著下方動靜,聞聽也一臉不解地回頭道:「是啊頭,現在視線良好,我們何不神不知鬼不覺地摸下山去,直接端了他們?」

「既然要神不知鬼不覺,那自然是晚上最好,別忘了,下面那些牧民成分複雜,並不是每個人都鐵心嚮往祖國統一,除非。。。除非你們想過早暴露自己!」說完,也不管他們明不明白,我快速鑽進睡袋,抓緊時間養精蓄銳起來。

「這。。。?」

王志剛和李一男相互看了對方一眼,又扭頭齊齊看向小妖休憩的方位,見對方已經閉目休憩,兩個人相互眨了眨眼,趕緊鑽進了睡袋內。 入夜。

凌晨一點。

奪取朱日和鎮的戰鬥準時打響了。

因為是突襲,加上敵人毫無防備,所以戰鬥進行的很順利。

一個小時后,我們利用刺刀等冷兵器,幾乎沒放一槍一彈,就幾近全殲了守備朱日和鎮的外蒙人民革命黨武裝。

「王八蛋,看你們以後還怎麼扣押老子的煤?」因為在這裡,王志剛發現了自己被扣押的十幾馬車煤炭。

匆匆掩飾好現場,我們留下一個活口作為嚮導,趁著夜色,我們迅速摸到了鎮中央。

俄軍騎兵排駐地。

戰鬥如期打響,前半場進行的很順利,因為大部分俄軍士兵都已經進入酣甜夢鄉,所以說我們幾乎沒費多少力氣,就全部將他們抹了脖子,包括那名負責守衛院門的年輕士兵。

朱日和地處偏遠,常年沒有戰事,也沒有外部勢力出現,或許,這讓他們都懈怠了!

但是,就在我們準備結束戰鬥,清點屍體時,卻發現現場只有33具屍體,還有2名俄軍士兵不見了。

「糟糕,還有兩個漏網了!」

王志剛帶人在院子里轉了一圈,正急的上躥下跳之際,李一男和幾個手下壓著兩個人鬧哄哄地過來了。

「別急,最後兩個在這裡!」李一男左手提著槍,分開眾人,然後將一個年輕中尉推到了王志剛的面前。

「嘿,還是個中尉?」王志剛眼睛一亮,一顆懸著的心頓時放了下來。

「說,你們還有多少人?」王志剛伸手揪住對方的衣領,橫眉豎眼地吼道。

「你們。。。到底是什麼人?竟然敢偷襲我們,你們。。。?」對方微微一愣之後,立即用俄語嘰里呱啦地破口大罵起來。

「混蛋,你說什麼?」

王志剛顯然被對方言辭激烈的表情給弄糊塗了,然後,他微微扭頭,看著李一男,不解地道:「兄弟,他在胡說些什麼呢?」

「嘿嘿,這個我也不知道啊!」李一男聞聽撓撓頭,然後臉一沉,一腳踹在了年輕中尉的屁股上,「你個雜毛,敢吼我們旅長,你找死!」

「等等!」

小妖分開人群走進來,然後在年輕中尉面前蹲了下來。

幾分鐘后,她輕輕拍了拍年輕中尉的肩膀,一臉輕鬆地站了起來。

「先把他們兩個帶下去,好好看押起來!」然後,她轉身看著王志剛道:「裡屋有部電話,派人看看是不是好的!」

「是!」王志剛點點頭,然後帶著一個通信兵匆匆走了過去。

「嘿,小妖姐,原來你還會講俄語啊?」李一男一臉敬佩地看著小妖,沒想到卻招來了一通白眼。

「切,這算啥,我們小妖姐,不僅會講俄語,她還會講英語、德語和法語呢?」蛟龍戰士李紅軍挺起胸脯,一臉自豪地道。

「是嗎?小妖姐原來這麼厲害啊!」李一男聞聽再次以奇怪的眼光看了眼小妖,彷彿在看一個外星人。

「好了,立即傳令下去,抓緊打掃戰場,布設警衛,切忌走漏風聲!」眼見年輕中尉已經被捆綁起來,押了下去,我揮了揮手,指著一處房舍道:「其餘隊員,立即到裡面集合,我們開個小型作戰會!」

「是!」李一男聞聽臉色一正,迅速將命令傳遞了下去。

五分鐘后,原俄軍就餐的臨時餐廳內。

「根據剛才那名俄軍中尉所說,他們在蘇尼特右旗、化德還有2支駐軍,人數大概在400人左右,另,據我們所知,蘇俄在買賣城、烏蘭察布、包頭和所謂的京都庫倫還有4支駐軍,具體人數大蓋在1000人左右!」

說到這裡,小妖站在李一男手繪的蒙古簡易地圖前,靜靜思索片刻后,再次以肯定的口吻道:「另,蘇俄還在沿納蘭、巴彥溫多爾、扎門烏德、烏蘭海爾以及東北近千公里的狹長邊境線上布有4支騎兵和一支裝甲部隊,具體人數。。。應該在5萬人左右,而這,還不包括白俄殘部。」

「這麼多。。。?」王志剛等人聞聽皆錯愕。

這簡直就是個驚天大消息啊!

「這。。。!」王志剛費力地舔了舔有些乾澀的嘴唇,然後扭頭看了眼李一男,卻發現對方此時此刻正目不轉睛地盯著地圖看,顯然,李一男也被小妖口述的秘密情報驚呆了。

「看來,我們在庫倫和買賣城的兄弟們有大麻煩了!」李一男五指緊握,表情凝重。

「我來補充一下,據我們了解,化德縣目前駐紮俄軍的一個騎兵連和一個炮兵中隊,兵力大概200左右,另,日軍在那裡也有一個騎兵中隊,兵力大約100人左右!」

李一男聞聽再次愣了,「什麼?日本人也摸進來了?小妖姐剛才不是說他們。。。?」

「不!」小妖聞聽搖了搖頭,「頭補充的都是真實情報,抱歉,我剛才說漏了!」

見小妖停了下來,我看了她一眼,接著道:「另外,我們還在化德城外發現了疑似徐樹錚將軍麾下的部隊,從旗子番號看,應該是105騎兵營,真實兵力不詳!」

「105騎兵營?我們的部隊?」李一男聞聽一驚一喜,顯然感覺有些難以置信,「可是。。。我們的部隊應該在庫倫和買賣城,怎麼會出現在化德呢?」

我微微聳了聳肩,笑的有些詭異,「呵呵,這恐怕只有問105騎兵營才知道了!」

「這。。。駐紮在我國境內的還好辦,可是邊界上的那些蘇俄大軍怎麼辦?」李一男用力吞了口口水,顯然有些口吃了。

那可是一支可怕勁敵!

「除此之外,我和頭所發現的,還不包括蒙古當地近千名反叛武裝!」小妖聞聽看了我一眼,然後再次以有些鏗鏘的口吻道:「日本目前在蒙古境內駐軍較少,但他們暗中扶持蒙古大公,培植勢力,和俄國人斗的很厲害,另,日軍目前在蒙古外圍的旅順、大連、齊齊哈爾和通遼都有駐軍,對我華夏構成巨大威脅,具體數目不詳!」

「這。。。?」屋內,十幾名蛟龍隊員聽完小妖的情報分析,一時間,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冷氣。

光東北和蒙古這幾個省,日俄就明目張胆地入駐了這麼多軍隊,那暗中的豈不是還有很多?

關鍵是整個蒙古,除了徐樹錚在庫倫和買賣城留下的少量邊防師駐軍,近280萬平方公里的廣袤土地上,竟然再沒有北洋政府駐軍,這確實十分可怕!

蒙古當前形勢,確實已經到了岌岌可危的地步了!

王志剛聞聽看了我和小妖一眼,又扭頭看了看身後站著的一幫神槍手,眉頭緊緊皺了起來。

來到朱日和將近一年了,直到此時此刻,他方才體會到了那種如泰山壓頂般的重負!

乖乖,原來自己一直呆在狼群中,這簡直就是場噩夢!

「如果頭和小妖姐剛才說的全部屬實的話,那我願意去一趟化德,或許,我可以說服105騎兵營,把他們全部帶回來!」

短暫沉默之後,李一男經過一番深思熟慮,率先站了起來,「另外,現在在庫倫和買賣城的那兩個營,我也可以試一試,或許,我可以把他們全部拉過來?」

「這。。。能行嗎?」王志剛聞聽瞪著他,彷彿在看一頭稀奇怪物。

所謂的邊防師官兵,其實就是北洋軍閥殘部,那可是段祺瑞的部隊,雖然段祺瑞已經倒台了,但皖系政府還在,再說了,信仰不同,理念不同,憑李一男一己之力,就想拉回那些老馬,能行嗎?

「很好,我就等著你這句話了!」眼見有人打破僵局,我快步走到餐桌一側,雙手按在桌面上,環視了一眼眾人,見大夥都將目光轉了過來,我微微一笑,以一種極其自信的口吻道:「好,下面由我下達作戰命令!」

嘩!

眾人聞聽神情一正,立即側耳傾聽。

「一、按照計劃,兵分兩路,第一路,由小妖負責,王志剛協助,留守朱日和鎮,立即張貼告示,講明我軍乃是正義之師,揭露蘇俄險惡用心及其扶持的哲布尊丹巴;打土豪、分田地,迅速安撫駐地百姓,鼓勵他們揭發反動勢力,組建自己的民兵組織!」

「二,以蘇軍被俘中尉為誘餌,製造蘇俄和蒙古人民革命黨矛盾,引誘駐蘇尼特右旗俄軍馳援,伺機殲敵乃至全殲蘇尼特右旗全部俄軍!」

「三、我和李營長迅速趕往化德,策反第105騎兵營,如果成功,再趁勢殲滅駐化德俄軍、日軍!」

「四、化德和朱日和戰鬥打響后,無論成敗,除部分人員留守,展開游擊戰,其餘人員迅速回師!」

「是!」眾人聞聽齊齊點頭,然後按照部署,抓緊休息去了。

「小妖,我和李營長天亮就走,這裡,可就交給你了!」

「放心,保證完成任務!」小妖走到門口,想了想,又停下來轉身看著我道:「你們二人此去化德,危險重重,可要千萬小心啊!」

「嘿嘿,不就是個化德嘛,手到擒來!」我瞄了眼李一男,然後轉身將睡袋鋪到了地上,「誘敵深入,各個殲滅,我想那是你的拿手好戲!」

「咯咯咯,算你狠!」小妖聞聽吃吃笑了,然後揮了揮手,轉身帶著王志剛等人離開了。 俄國人,歷史上曾被成吉思汗一手締造的蒙元大軍統治將近200年的時間。

200年的時間,整整兩個世紀。

現在所謂戰鬥民族的後代,或多或少地都摻雜著蒙古人的血統基因,或者說,現在的戰鬥民族,大部分都是蒙元大軍的後裔。

所以說,俄國人對蒙古的心思是複雜的。

西方有句諺語:「剝開一個俄國人的皮,就會看到皮下蒙古人的血脈!」

意思就是諷刺俄國人生性好鬥,那是因為他們繼承了蒙古人馬背上打天下的強悍基因。

所以,現在的俄國人也被西方人心有餘悸的稱之為「白色蒙古人!」

尋找主動,積極殲滅蒙古境內俄軍有生力量,暗中製造日本人和俄國人的摩擦,甚至是俄國人和蒙古上層矛盾,伺機消滅蒙古內部反叛力量,然後引領北洋政府或者東北軍逐一擊潰,徹底收復蒙古,鞏固中蘇邊界,這是我和小妖再三商討的結果。

歷史不容改變,但是。。。是該抗爭的時候了!

反觀目前,國內依舊亂象一片,軍閥混戰不休,北洋軍閥和中山先生的北伐軍望塵莫及,爭鬥正酣。

張作霖領導下的東北軍倒是兵強馬壯,但是張作霖心思不在蒙古,想依託東北軍抗衡日俄,難如登天!

看來,要想真正收復外蒙,除了靠自己,別無他法了。

第二天一早,我和李一男帶上一個槍法最好的蛟龍隊員王喜,跨上從俄軍手中繳來的戰馬,又各自牽上一匹健馬備用,匆匆踏上了東去路途。

從朱日和鎮到化德縣,將近兩百多公里的路途,沿途天氣惡劣不說,還有不少都是崎嶇山路和高寒雪山,縱然兩匹健馬輪流上陣,那也得累個半死。

就在我們踏上東征之際,王志剛在小妖的安排下,全部換上徐樹錚部隊的服裝,然後挨家挨戶地做宣傳公關工作去了。

而他們的第一站,就選擇了鎮上的放牧大戶:巴圖嘞嘎。

巴圖嘞嘎這個傢伙是鎮上名副其實的大財主,他不僅控制了全鎮的肥沃牧場和大片土地,還積極支持蒙古人民革命黨,支持外蒙分裂,這個傢伙,平時壓榨平民百姓,早已經激起了牧民公憤。

朱日和鎮地處偏遠,鎮上多是忽必烈西征時留下的部屬後代,雖然家家窮苦不堪,但是對蒙古的感情多多少少還是有的,對漢民統治也不是很反感。

而這,也成了我們日後經營此地的基礎。

早飯過後,十點左右,一場精心準備的訴苦大會就在朱日和鎮最大財主巴圖嘞嘎家的大院內開始了。

剛開始,沒幾個人來。

因為。。。沒人相信!

想整到財大氣粗的大財主巴圖嘞嘎?

鬼才相信!

後來,不少牧民看到張貼的布告,陸陸續續地來了一些看熱鬧的。

但是,他們在門口一看是財主巴圖嘞嘎被五花大綁在院中央,一個個脖子一涼,然後一縮脖子,趕緊溜之大吉了。

被欺辱慣了,都害怕招來無辜災禍!

直到中午時分,鎮上最德高望重的老牧民葛爾丹被請到了這裡,原本那些擔驚受怕、滿心疑慮的牧民方才猶豫著回來了。

於是,隨著葛爾丹老人指著巴圖嘞嘎老淚縱橫地破口大罵,直到巴圖嘞嘎垂下高貴的頭顱,變得垂頭喪氣起來,一場轟轟烈烈的訴苦大會方才真正拉開了序幕。

至於俄國人,鎮上牧民早已經厭煩了對方的傲慢無禮和胡作非為,只不過,從前有地主老財和手拿槍桿刺刀的蒙古人民革命軍壓制著,他們敢怒不敢言罷了!

以前是敢怒不敢言,但是現在。。。似乎有些不同了!

「巴圖嘞嘎。。。這個惡魔,真的會被斬首示眾嗎?」

「沒聽說嗎,那個叫王志剛的中央軍說,要把巴圖嘞嘎霸佔的牧場和牲口全部還給我們,這是真的嗎。。。?」

「真的嗎?是不是啊。。。!」

一直到日落西山,天地變得昏暗起來,已經圍滿了整個院落的牧民方才意猶未盡地散去了。

而明天,就是巴圖嘞嘎被斬首示眾的日子。

吃過晚飯,幾個戰士給巴圖嘞嘎鬆了綁,又重新束縛住手腳,然後將他押進柴房關了起來。

如今的巴圖嘞嘎家大院,已經變成了小妖她們的臨時指揮部和落腳點。

「嘿嘿,沒想到這一仗,我們不僅剿滅了朱日和鎮全部敵軍,竟然還繳獲了這麼多物資,真是大獲全勝啊!」

院子西南倉庫,除了從蒙古人民革命軍手中繳獲的幾十匹戰馬,還堆滿了從俄軍騎兵排手中奪來的大批軍用物資。

這些物資,除了60匹戰馬,還包括200支裝配刺刀的俄制莫辛-納甘步槍,4挺捷克輕機槍和2萬發7.62毫米子彈。

除此之外,還有40箱近800枚一九一四/二○式手榴彈和大批俄制新軍服。

當然,這還不包括被我和李一男帶走的20支莫辛-納甘、2000發子彈和4箱手榴彈。

「嘿嘿,這下可發財嘍!」王志剛剛從財主巴圖嘞嘎家的巨大糧倉里出來,那裡,糧食一直堆到屋頂,除了一袋袋白面和青稞,還有凍成小山似的整羊和氂牛肉。

「乖乖,真是大豐收啊!」王志剛搓著手,一臉興奮,「正愁著怎麼過春節呢?這下好了,全有著落啦!」

說到這裡,他已經在盤算著,怎麼把這些糧食和牛羊肉拉回訓練基地去了。

「乖乖,這得弄多少匹馬車才行啊!」

「去,把那兩個俄國俘虜給我壓過來!」就在他幸福地遐想之際,小妖揮了揮手,制止了他的嘚瑟。

「呃。。。?」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