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而她,就是那專門讓男人瀉火的小白臉兒。

這種感覺還真是不大好。

被人帶著有色眼光看,那滋味有些不好受。

就像今兒王副將,寧可自己挨軍棍,也要把他對她的不滿說出來。

他這算是耿直膽大的,但那些不說悶在心裡的人還有多少,雲暮雪心裡沒底。

哪知蕭騰卻毫不在乎,他一隻大手牢牢地圈著雲暮雪那纖細的腰肢,另一隻手則握住她那兩隻不安分的小手,眸子半眯縫著,說不出來的性感。

「你陪我睡,我就睡!」只是說出來的話,還帶著小孩子氣,讓雲暮雪聽了哭笑不得。

這個傢伙,真是得寸進尺啊!

這可是在軍中,就算她現在身著男裝也不行。

「別胡鬧,我在這兒可算個什麼?」他臉皮厚,她還要臉呢。

「你是我的隨行內侍,我讓你在哪兒就在哪兒。」蕭騰霸道地說道,「再說,你在這裡頭,誰也不知道咱倆做了什麼不是?」

誰都不知道他倆做了什麼?

這傢伙是安慰他自個兒還是在安慰她?

光看那些人的眼神,就知道人家開始腦補什麼樣的畫面了,還用得著猜嗎?

雲暮雪自是不依,掙扎著要起來。

她趴在蕭騰身上身子扭動個不停,蕭騰不知為何,眸子忽然黯了起來,似乎還有一簇火苗在裡頭閃爍。

他的手忽然加重了些力道,壓得雲暮雪連頭都抬不起來,被迫緊緊地貼在他的胸口。

「再不老實,信不信我在這兒就能要了你。」耳邊忽然傳來蕭騰帶有威脅的話,讓一直想起來的雲暮雪頓時就愣住了。

骨子裡就是成年人,這句話意味著什麼,她不會不明白。

身下,她明顯得感覺得到蕭騰的身體有了反應,嚇得她頓時一動不敢動了,乖乖地趴在他的懷裡,感受著他劇烈的心跳! 蕭騰眼神一亮,幾乎為雲暮雪的想法擊掌了。

這個小女人,總能給他意想不到的驚喜。

眼看著面前的一片黑乎乎的蛇影,蕭騰的眸子也湧上了寒霜,他大手一揮,歸隱已經命暗衛吩咐下去。

很快,那一壇一壇的雄黃酒都搬了過來,就潑灑在草叢邊緣上。

蛇群紛紛往後退去,蕭騰手擎著一個火把擲過去。

「轟」地一聲,那潑了雄黃酒的草叢開始燃燒起來。

天乾物燥,雖然是草叢,但因為有了烈酒助勢,那火燒得一點兒都不費力。

蛇群紛紛往後縮,但也趕不上烈火燃燒的速度。

很快,空氣中就飄來一陣令人作嘔的肉腥味兒,混著雄黃酒的濃香,聞上去讓人有些反胃。

蕭騰擁著雲暮雪,看著那不遠處的烈烈大火,心裡只覺得異常的安寧。

身邊有如斯佳人相伴,他真是今生有幸啊!

大火熊熊燃燒起來,映得半邊天都紅了。

因著草叢裡的草還帶著濕氣,火光里就見濃煙滾滾,嗆得人喘不過氣來。

蕭騰拉著雲暮雪帶著眾人返回了帳篷。

草叢邊緣再也不見毒蛇的蹤影,眾人安置好巡夜守衛的士兵,各自散去歇息不提。

蕭騰一路都是拉著雲暮雪的手回到了中軍大營,眾位副將看在眼裡,心裡卻都浮想聯翩。

騰王殿下對這個小內侍還真不是一般啊,看這樣子,真是形影相隨了。

也是,這位小內侍如此有本事,就算是個男人又如何?

眾位副將一個個很是理解地看著蕭騰和雲暮雪進了中軍大帳,決定回去要好好地和王副將說一說,也免得他再看人家這小白臉不順眼。

進了帳內,蕭騰就屏退了暗衛,摟著雲暮雪進了裡間。

那裡,床榻已經備好,不過是簡易的木架子搭起來的,但在軍中,能有這樣的床睡就很不錯了。

雖然四周都是濃烈的雄黃和大蒜味兒,但這一點兒都不影響蕭騰對雲暮雪的濃情蜜意。

「雪兒,我真是越來越喜歡你了。」蕭騰一路上就沒松過雲暮雪的手,這一進了裡頭無所顧忌,更是把她緊緊地擁進懷裡,用力地汲取著她身上自帶的處子的幽香。

聽著這肉麻的話,雲暮雪就覺得好笑。

這廝,似乎越來越會說了啊。

「你呀,還是別貧嘴了。既然喜歡我,就聽我一句勸,老實地躺下歇著吧,明早還得趕路呢。」

他們還沒跳出老皇帝和太子的圈子,哪能不處處謹慎?

「嗯。」蕭騰倒是乖乖聽話了,只是他的手還是緊緊地箍住雲暮雪的腰,就往床上倒去。

害得雲暮雪尖叫一聲,壓在了他的身上。

那簡易的床就劇烈地顫抖了幾下,嚇得雲暮雪以為下一刻那床就能散架。

「喂,你放開啊。這樣你怎麼睡?」雲暮雪輕輕地捶了他的胸口幾下,嬌嗔道。

他們如今這樣子,已經惹來不少非議了。

軍中那些人都以為蕭騰喜好男人,是個斷袖。

而她,就是那專門讓男人瀉火的小白臉兒。

這種感覺還真是不大好。

被人帶著有色眼光看,那滋味有些不好受。

就像今兒王副將,寧可自己挨軍棍,也要把他對她的不滿說出來。

他這算是耿直膽大的,但那些不說悶在心裡的人還有多少,雲暮雪心裡沒底。

哪知蕭騰卻毫不在乎,他一隻大手牢牢地圈著雲暮雪那纖細的腰肢,另一隻手則握住她那兩隻不安分的小手,眸子半眯縫著,說不出來的性感。

第二日一大早醒來,雲暮雪就覺得自己的身上似乎被壓上了一座山一樣。

她努力地睜開眼皮,就見自己的腰上緊緊地箍著一隻大手,自己的腿上壓著一條大腿。

這是個什麼情況?

她艱難地動了動身子,只覺得腰酸背疼。

「醒了?」身後,傳來一個性感磁性的男聲,在這晨曦中,格外地悅耳。

雲暮雪眨了眨眼,想了一會兒,方才想起自己昨晚上在中軍大帳竟然睡著了。

和蕭騰這樣相擁著睡著也不是沒有過,只是這之間經歷了那麼多,她一時還無法適應和他這般親密。

「嗯。」她淡淡地應了一聲,語氣里有些無奈。

「天亮了,該起來了。」昨夜裡被毒蛇折騰了大半夜,她睡得晚了些,今兒一覺睡到天大亮,實在是不應該。

這軍中上上下下都在盯著他們,哪有一個小內侍撅著屁股睡得這麼晚的?

這個時分,估計那些將軍們都起來操練了吧?

果然,她剛想著,就聽帳外響起一陣震耳欲聾的號子聲。

「蕭大統帥,您似乎不能賴床吧?」雲暮雪轉過頭來盯了眼蕭騰,就見這男人一臉慵懶地躺在那兒。

帳篷內透進來的柔和的光線打在他那俊美無儔的臉上,當真讓她倒抽了一口冷氣。

這個男人,難道是妖孽化身的嗎?

「我若是起來了,還能見到你看我的驚艷眼神嗎?」蕭騰笑嘻嘻地打趣著雲暮雪,眸子里滿是笑意。

雲暮雪不屑地撇了撇嘴,這個男人真是越來越自戀了。

就因為自己多看了他兩眼,他至於這般抬高自己嗎?

「既然蕭大統帥不起來,那就算了。請你放開我,我可是要起來了。」雲暮雪可不敢再躺下去,這裡畢竟是軍營,她哪能壞了規矩?

到時候,萬一讓那些士兵們知曉,是她霸佔著這位舉世無雙的王爺睡了一晚上,那還不得炸了鍋,說她紅顏禍水啊?

「不放,我還沒抱夠。」蕭騰哪裡捨得放開懷裡的軟玉溫香?

抱了她一夜,明明身子脹得快要炸裂開來,卻不得不老老實實地躺著,他也真是夠為難的。

偏這小女人鬧騰了一陣子,就睡著了,這讓他就算是想有些動作也不能夠了。

此時,趁著離大軍出發還有些功夫,他可得好好地親個夠。

不然,這青天白日的,他可就沒機會和她親熱了。

雲暮雪哪裡肯讓他得逞?

見蕭騰的眸子里幽暗起來,已經熟悉了他的表情的她,忽然一捂肚子,「哎喲,內急。」

人有三急。

在任何時候,都不可能丟掉。

蕭騰本來還興緻滿滿的,被雲暮雪這句話給打壓得一臉的掃興。

他悻悻地鬆開箍住雲暮雪纖細的腰的大手,一臉欲求不滿地盯了她一眼。

對上他那雙就跟受了委屈的小媳婦一樣的眼睛,雲暮雪笑得得意,「不好意思,騰王殿下,誰讓咱內急呢?理解則個,理解則個,哈哈!」

說罷,她跳下床來,逃一樣風風火火地離開了中軍大帳,不料剛一挑開帘子,就被迎面一個闖入眼帘的東西給嚇得「啊呀」大叫了一聲。

第二日一大早醒來,雲暮雪就覺得自己的身上似乎被壓上了一座山一樣。

她努力地睜開眼皮,就見自己的腰上緊緊地箍著一隻大手,自己的腿上壓著一條大腿。

這是個什麼情況?

她艱難地動了動身子,只覺得腰酸背疼。

「醒了?」身後,傳來一個性感磁性的男聲,在這晨曦中,格外地悅耳。

雲暮雪眨了眨眼,想了一會兒,方才想起自己昨晚上在中軍大帳竟然睡著了。

和蕭騰這樣相擁著睡著也不是沒有過,只是這之間經歷了那麼多,她一時還無法適應和他這般親密。

「嗯。」她淡淡地應了一聲,語氣里有些無奈。

「天亮了,該起來了。」昨夜裡被毒蛇折騰了大半夜,她睡得晚了些,今兒一覺睡到天大亮,實在是不應該。

這軍中上上下下都在盯著他們,哪有一個小內侍撅著屁股睡得這麼晚的?

這個時分,估計那些將軍們都起來操練了吧?

果然,她剛想著,就聽帳外響起一陣震耳欲聾的號子聲。

「蕭大統帥,您似乎不能賴床吧?」雲暮雪轉過頭來盯了眼蕭騰,就見這男人一臉慵懶地躺在那兒。

帳篷內透進來的柔和的光線打在他那俊美無儔的臉上,當真讓她倒抽了一口冷氣。

這個男人,難道是妖孽化身的嗎?

「我若是起來了,還能見到你看我的驚艷眼神嗎?」蕭騰笑嘻嘻地打趣著雲暮雪,眸子里滿是笑意。

雲暮雪不屑地撇了撇嘴,這個男人真是越來越自戀了。

就因為自己多看了他兩眼,他至於這般抬高自己嗎?

「既然蕭大統帥不起來,那就算了。請你放開我,我可是要起來了。」雲暮雪可不敢再躺下去,這裡畢竟是軍營,她哪能壞了規矩?

到時候,萬一讓那些士兵們知曉,是她霸佔著這位舉世無雙的王爺睡了一晚上,那還不得炸了鍋,說她紅顏禍水啊?

「不放,我還沒抱夠。」蕭騰哪裡捨得放開懷裡的軟玉溫香?

抱了她一夜,明明身子脹得快要炸裂開來,卻不得不老老實實地躺著,他也真是夠為難的。

偏這小女人鬧騰了一陣子,就睡著了,這讓他就算是想有些動作也不能夠了。

此時,趁著離大軍出發還有些功夫,他可得好好地親個夠。

不然,這青天白日的,他可就沒機會和她親熱了。

雲暮雪哪裡肯讓他得逞?

見蕭騰的眸子里幽暗起來,已經熟悉了他的表情的她,忽然一捂肚子,「哎喲,內急。」

人有三急。

在任何時候,都不可能丟掉。

蕭騰本來還興緻滿滿的,被雲暮雪這句話給打壓得一臉的掃興。

他悻悻地鬆開箍住雲暮雪纖細的腰的大手,一臉欲求不滿地盯了她一眼。

對上他那雙就跟受了委屈的小媳婦一樣的眼睛,雲暮雪笑得得意,「不好意思,騰王殿下,誰讓咱內急呢?理解則個,理解則個,哈哈!」

說罷,她跳下床來,逃一樣風風火火地離開了中軍大帳,不料剛一挑開帘子,就被迎面一個闖入眼帘的東西給嚇得「啊呀」大叫了一聲。 只有雲暮雪給他解開,才表示雲暮雪已經原諒他了。

所以,他站在雲暮雪跟前愣怔著就是不肯走。

蕭騰已經快抓狂了,都讓這傢伙走了,怎麼還不走?

還想在他的女人面前糾纏多久啊?

「你怎麼還不走?」蕭騰的語氣里已經瀰漫上一層肅殺的聲音,聽上去讓人不寒而慄。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