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如果你想帶走他,就帶走吧。」肖北淡淡道,「子墨很喜歡你,他會跟著你走的。」

「肖北。」龍天一叫著她,「我想帶走的不只是他。」

「我知道,我也給你說過了,我下部了決定。」肖北說道,「你先帶走子墨吧,子墨是你們皇室的人,他認祖歸宗也是理所當然的事情,你帶走吧,他可能以後也會跟你一樣,繼承王位成為一代君主,你早該帶著他回去好好培養……唔……」

肖北一怔。

她看著近距離的龍天一。

她垂下眼眸。

閉上了眼睛。

既然他不想聽,她就不說了。

不再多說了。 房間中的氣息,漸漸變得冷靜。

龍天一終究放開了肖北。

而他看到的,卻是她紅腫的唇瓣,以及眼中的淡然。

他低垂著眼眸,說,「睡吧。」

肖北就乖巧的躺了下去。

躺在了被窩裡面。

他多希望肖北可以給他一個眼神,一個就算一點點勾人的眼神,他也會欺騙自己做下去,然而她沒有,就是那麼淡漠,他很清楚如果他繼續她會接受,他繼續她不會反抗。

但他真不想看到肖北如此,如此冷然的模樣。

他不知道該用什麼去將她的心捂熱。

他會恐慌。

房間內,傳來壓抑的呼吸聲。

肖北背對著龍天一睡著。

唇瓣上還有他剛剛的觸感,很明顯。

她輕抿了一下發腫的唇瓣,她知道龍天一應該很想,再進一步。

而她的表現讓他卻步了。

她還是那樣,不喜歡的事情不會主動,而他也不會強迫。

她不喜歡,在自己毫無心情的時候,躺在他的身下,她不喜歡無愛承歡。

房間中,各自默默的睡著。

不知道多久,大概也睡著了。

彼此都睡著了。

反而睡著之後,兩個人才緊緊的相擁在一起,就像,本能一般。

第二天。

龍天一起床比較早。

肖北賴床習慣了,況且周日,她不想早起,到了工作日又要被迫起床送子墨上下學。

她睡得很舒坦。

即使很清楚身邊的人起了床。

依然在離開的時候,親了一下她的臉頰,輕輕的一個吻,不留意,都無法感覺。

龍天一對她,變得小心翼翼。

她繼續睡覺。

讓自己繼續睡著。

樓下龍天一在廚房做早餐。

龍子墨自己起床了,很活力的從樓上下來,然後抱著龍天一的大腿,「爸爸,早。」

「早。」龍天一說。

「爸爸你在給我們做早餐嗎?」

「嗯。」龍天一點頭。

「爸爸,我最喜歡你做的早餐了,你做的早餐就是世界上最好吃的早餐。」龍子墨奉承。

龍天一嘴角一笑。

他說,「去客廳玩一會兒,吃飯了我叫你。」

「是。」畢恭畢敬。

龍天一看著龍子墨的小身影,那一刻有些發獃。

昨天晚上……

肖北說讓他帶著子墨離開。

他當然不會將子墨和她分開,而他也怕,子墨會因為他不停地離開,而真的對他產生芥蒂,他很愛他兒子。

他喉嚨微動。

沉默著繼續做早餐。

還未做好。

房門外響起了門鈴聲。

龍子墨邁著小短腿去開門,「林源叔叔。」

「嗯。爸爸媽媽在家嗎?」林源問。

「在家,爸爸在做飯,媽媽在睡覺。」龍子墨回答,「叔叔給我們送早餐嗎?我爸爸已經在做早餐了。」

林源搖頭,「不是。」

昨晚回來看到家裡的廚房沒用,就知道龍天一應該自己添置的東西,想著應該會自己做飯,所以沒給他們準備,顯然自己的猜測沒錯。

他說,「你告訴爸爸媽媽一聲,晚上到叔叔家來做客。叔叔晚上邀請你們吃個飯。」

「好。」龍子墨乖巧的點頭。

「那我走了。」

「嗯。」

龍子墨關上房門。

回頭跑到龍天一的身邊,大聲的說到,「林源叔叔說晚上去他家吃飯!」

「好。」龍天一應了一聲,「等會兒記得給媽媽說一聲。」

「是。」龍子墨很活波。

在自己父親面前,變成了一個特別積極特別開朗的小孩。

兩個人的相處,就是那麼融洽。

其實肖北也不太明白,龍子墨怎麼會那麼喜歡龍天一,大概就是,血濃於水吧!

她站在樓上,看著他們的互動,緩緩還是走了下去。

龍子墨看他媽媽起床了,連忙說道,「林源叔叔說晚上讓我們一家人去他家吃飯。」

我們一家人……

在龍子墨的心目中,他們就是一家人。

肖北說,「知道了,林源有說什麼事情嗎?」

「沒有。」龍子墨想了想搖頭。

肖北猜想,多半是說婚禮的事情,然後提前請客。

林源這個傢伙,終於開竅了。

她轉身走向廚房。

龍天一依然一邊做早餐一邊看教程。

他看著她起床,說,「一會兒就好。」

「嗯。」肖北點頭。

然後等了一會兒。

桌子上就放了很多豐盛的早餐。

豆漿牛排,吐司,雞蛋,蔬菜粥,炒豆角,還有涼拌黃瓜。

「哇哇,爸爸你做了好多,好厲害!」龍子墨崇拜。

迷之崇拜。

估計在他心目中,他爸做什麼都是最棒的。

肖北坐在餐桌上,倒顯得平靜了很多。

她很清楚,龍天一想要做的事情,做什麼都會做得很好,做飯而已,只要他想,太小兒科的事情。

她默默的吃著。

飯桌上就只有龍子墨一直誇張的崇拜聲。

龍子墨應該是真的很喜歡龍天一,喜歡到怕他再次離開所以才會這般想要留住他。

小孩子應該都需要一個完整的家庭。

龍子墨雖然從來不說,但她很清楚,她很羨慕安安的家,至少安安的爸爸媽媽都陪在他身邊,即使安安有時候經常抱怨她爸爸搶了她媽媽。

「你準備什麼時候走?」肖北問。

她想,有些幻想,她還是不要讓子墨一直沉寂下去。

總得去打破。

她不要求子墨跟著誰,她尊重子墨的任何決定。

龍天一喝著牛奶的舉動頓了一下,沒特別大的情緒說道,「再說吧。」

「爸爸你還要走嗎?」龍子墨一下激動了。

不是之前說了,不走的嗎?!

為什麼現在還要走?

「嗯。」龍天一點頭。

「你答應我不離開的。」

「你可以跟著他一起走。」 民國草根 肖北插嘴,「你不是很喜歡他嗎?他帶你去城堡。」

「什麼城堡?」龍子墨一下就被轉移了注意力。

「去了不就知道了。」

「我想帶安安一起去,安安最喜歡城堡了。」龍子墨激動地說道。

「恐怕不行。」肖北直接拒絕。

龍子墨不開心,問道,「那媽媽你會去嗎?」

「不去。」

「為什麼?你為什麼不跟著爸爸一起?」龍子墨很激動。

為什麼他們家的人就不能一直一直在一起啊。

為什麼要分開。

「大人的事情,小孩子就不要多問了。」

「你們是不是離婚了!」龍子墨突然開口,口吻還很篤定。

肖北喝著蔬菜粥的手一頓。

「沒有。」她說,很直白。

就算經歷了很多,就算過了很長時間了,但他們的婚姻還在。

「你們別騙我,只有離婚的夫妻才會分開住,你們一定離婚了……」

「我不會和你媽媽離婚的,這輩子都不會。」龍天一突然開口,對著龍子墨很認真的口吻。

龍子墨看著自己爸爸。

眼巴巴的看著他。

他不明白大人的事情到底是怎麼回事兒?!

「乖,爸爸媽媽會永遠在一起的,還有你。」龍天一保證。

「那你為什麼還要走?」龍子墨問,很受傷。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