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牌子不過巴掌大小,是由一種稀罕的鎢鐵煉鑄而成,在其上有著一個深奧的符篆閃爍著燦燦烏光,光芒流轉將一股隱晦的氣息擴散開來。

丁世真沒有絲毫遲疑,識海中的精神力頓時向著烏牌上的符篆注入。

「轟隆隆!」

就在丁世真將精神力注入符篆時,虛空中那近百道火焰巨劍,攜帶著恐怖的氣勢,傾覆斬下,幾乎是沒有多大懸念直接將其施展出來的氣劍震潰,旋即勢如破竹般趁勢斬下!

「嗡!」

在狂猛的氣息壓迫下,二人所站立的船舶頓時解體,河面的水流亦是翻滾了起來,一道道駭浪向著四周擴散而去,波瀾壯闊!

「這等威勢,丁公子此次在劫難逃了啊!」

我搶了滅霸的無限手套 瞧得這一幕,遠處的人終於是向著那個曾經在落雲郡城風光無限的青年投去憐憫的目光,任誰都沒有料到昔日落雲郡城的天之驕子,亦會有這一天。

巨劍尚且沒有斬下,強悍的氣壓所攜帶的勁氣,宛若利刃一般刮在臉龐上,錐心刺骨般的疼痛傳遍全身,丁世真站立在一塊獨木上面如死灰,對於身體上的疼痛毫無知覺,陰沉的眸光好似毒蛇般怨毒的瞅著對面的那個青年。

「呼!」

就在火焰巨劍即將湮滅丁世真時,驀地,烏光閃爍,緊隨著一股恐怖的氣息,向著四周擴散開來!

「這是……!」

韓宇眸光一凝,驚詫的向著,丁世真瞧去,只見其周身烏光暴漲,瞬間凝聚成一個光罩將其護住。

隨著光罩形成,丁世真眉頭終於是舒展了開來,只是其手掌中的詭異牌子上面的符篆暗淡無光,在也無法催發了。

「嘭!」

就在光罩形成時,火焰巨劍赫然傾覆斬下,護持在丁世真周身的光罩頓時烏光暴漲,向著漫天的火焰巨劍包裹而去!

兩股恐怖的氣息,在河面交鋒,恐怖的能量波紋擴散開來,在虛空中迸發出,絢麗的光幕,籠罩天際。

「呼!」

望著和火焰巨劍糾纏的光幕,丁世真手掌緊握頗為緊張,這道禁製法牌,雖然有著強悍的防禦,卻只能使用一次,縱使抵擋住了韓宇這恐怖的攻擊,事後亦難免遭受適才的危機。

綜同人之穿流不息 緊了緊手掌,丁世真劍眉一皺,在怨毒的瞅了一眼韓宇后,暗暗咬牙,眸中有著一道殘忍攀升而起。

「嗡!」

一道悶響傳出,籠罩在河面的烏光終於是爆炸了開,狂猛的元氣風暴肆虐而開,好似狂風怒卷在河面掀起一陣陣駭浪,。

「竟然被抵擋了下來!」

神識穿透光幕,韓宇眉頭微微一皺,在烏光爆炸開來的時候近百道火焰巨劍亦是就此潰散。

光芒逐漸消散,丁世真的身形一顫被狂猛的元氣震飛而出,腳尖輕點水面,幾個借力赫然飄落於一塊浮木上,舔了舔嘴角的血跡,眸光瞧向韓宇時,透發著一股詭異的殘忍。

「呼!」

丁世真手掌一招,那柄形式古樸的小劍飄入身前,而後,識海一動,裡面的精神力晶石一顫,虛幻的神識赫然直接沒入小劍中。

剛穩下身形的韓宇瞧得丁世真這瘋狂的舉動,眸光徒然一沉:「元神尚且未曾凝聚而成便妄自抽離神識,這傢伙,是打算玉石俱焚啊!」

要知道這煉神者神識乃是本命所在亦如修者的靈魂,若是有所損傷定將就此斃命。

煉神者雖然憑藉著異人的神通能夠衍神識,可是當元神境未曾圓滿時,便是釋放亦只是由神識分離出的一絲精神力神識罷了,這晶石中的神識虛影卻是卻是不得抽離識海,輕則煉神一道道行崩潰在無凝聚之日,重則身殞道消!

隨著丁世真將識海中晶石裡面方凝聚而成的神識虛影強行注入形式古樸的小劍中時,他舌尖一咬,一口精血噴吐而出,手指快速掐動,一個血契法印赫然凝聚成,一股血煞的氣息,向著四周擴散開來,詭異的氣息讓人不寒而慄!

「呼!」

丁世真手訣一引,血契法印瞬息印入形式古樸的小劍中,劍身一顫,頓時血光暴漲,向著四周瀰漫而去,整個虛空皆是被一股血煞的氣息所籠罩!

「從來沒有人在拂了我丁世真的顏面后還能夠活著,你,亦不列外!」丁世真猙獰一笑,一字一句的說道,眸光縱使暗淡,卻依然氣焰囂張。

漫天的血霧由劍身中釋放而出,那柄形式古樸的小劍以肉眼可見的數度在急速膨脹,亦是逐漸轉變為一柄氣息森然地血劍。

血劍上烙印的符篆一陣扭曲,竟然亦是化為了血色,而後,一道道宛若經脈般的紋路在血劍上擴散開來,一股恐怖的血腥煞氣緊隨著迸發而出,恐怖的氣息讓得附近的虛空都是凝固了起來!

「這氣息有些詭異!」

韓宇神識探測而出,在那血劍上他竟然感受到來,丁世真的氣息。

「這小子,使用秘術用神識和這法器融合一體了。」九炎天龍有些凝重的聲音赫然傳出。

「神識和法器融合了一體?」韓宇眉頭一皺,這樣詭異的秘術真是聞所未聞。

「毋須擔心,這種秘術以本命神識為引,根本無法長久,只要抵擋下了這一擊,此人不攻自潰!」九炎天龍說道。

韓宇亦沒有遲疑,在發現情況不妙時,便已經將精神力注入煉域鼎中催發烈焰斬陣法,此時在他邁入凝晶後期巔峰境后,這烈焰斬陣法的威力已然增強不少。

「呼!」

一道道火焰巨劍自鼎中呼嘯而出,灼熱的氣息籠罩天際,火焰閃爍將河面染成一片赤紅,在夕陽的照耀下顯得妖異奪目。 「還沒有結束嗎?」

見得那虛空中烈焰巨劍在下呼嘯而下,遠處那些由於被光幕遮住視線的人,眸露驚詫,不由眯起了眸子,欲穿透重重光幕,瞧得那驚心動魄的大戰!

血劍在虛空中不斷膨脹,隨著一條條經脈紋路般的血色脈路凝聚而成,血劍的氣息亦是攀升到了巔峰,劍柄上,一個猙獰的虛影影像赫然浮現而出,仔細瞧去竟然是丁世真的神識虛影。

「納命來吧!」

血劍上的神識虛影,發出一道猙獰的厲喝聲,劍身徒然血光暴漲,而後宛若一道天外流星一般劃過天際,向著韓宇疾射而來!

血劍劃過虛空,撕裂空氣,發出一道道刺耳的音爆聲,恐怖的氣勢在河面上空帶起一陣元氣風暴,以極為強悍的方式向著韓宇疾射而來!

恐怖的氣息壓迫而下,在河面掀起一片滔天巨浪,倒映著重重妖異血光,遠遠瞧去,便如一面血牆,讓人望之毛孔悚然!

附近的船舶上掌舵的水手,見勢不妙早就驅使著花船遠遠退去,卻依然被這股強悍的氣勢所震蕩得一陣晃動,險些傾覆於河中。

「好恐怖的氣勢,半步奧義的修者亦不過如此吧!」

在船舶退去時,船上的人都是滿臉震驚,眸光瞧向遠處的河面時,一時不知該如何表達此時的情緒。

在這股恐怖的氣息籠罩下,烏篷船上的女子呼吸不由急促了起來,輕紗隨風拂動,隱隱有著一張無比絕美的容顏,露出些許輪廓,美眸緊盯著遠處,不由為那陌生的青年暗暗擔憂。

兩個真武期青年陸續施展出恐怖如斯的攻擊,已然完全超出了他們這個年紀應有的實力,聯想起二人的另外一個身份時,眾人不禁滿臉敬畏。

「煉神者,都有著這滔天本領嗎?」

驚詫下,一道道火熱的眸光,滿臉期許的向著遠處的河面瞧去,在這種恐怖的攻擊下,此戰應該能夠落下帷幕了吧!

「刷!」

血劍撕裂空氣,帶著猙獰的笑聲,向著韓宇疾射而去,恐怖的氣勢在虛空中掀起一陣元氣風暴,虛空不停震蕩,仿若隨時都將要無法承受住這強悍的能量壓迫。

在這般恐怖的攻擊下,韓宇不敢有著絲毫怠慢,近百道火焰巨劍幾乎是在同時向著那道猙獰地血劍狠狠斬去!

「嘭!」

血劍和火焰巨劍在虛空中轟然相撞,恐怖的能量波動在虛空中攪動起一陣狂猛的風暴,河面巨浪滔天,強悍的氣息壓迫讓得附近的空氣都是凝固了起來!

「波!」

韓宇和丁世真二人身形晃動,被強悍的氣息震飛而去,腳下的巨木被駭浪湮沒倉促下,幾個借力,才尋得一塊浮木落角。

「這一擊好強,恐怕烈焰斬亦是無法抵擋得下來了!」韓宇眉頭緩緩掀起,向著那虛空中兩名不斷撞擊的能量,掌心有些汗漬溢出。

「不過堪比半步奧義罷了,你又不是沒有應付過!」九炎天龍淡淡的說道,「抗下這一擊,這小子必敗無疑!」

「恐怕這一擊,不是那麼容易抗下來啊!」韓宇眸光一凝,瞥向那兩道正糾纏的恐怖攻擊時,眼瞳徒然一縮。

此時丁世真施展出來的血劍,赫然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將陸續斬下的烈焰斬擊潰,正不斷的向著他逼近!

「嘿嘿,你這法器威力確實不錯,可惜,無法保住你這小命,受死吧!」血劍中的虛影,猙獰一笑,徒然一道血光暴漲,劍芒震潰一道道火焰巨劍,震蕩虛空向著韓宇本身疾射而來!

不過眨眼間,血劍便破除重重火焰巨劍,宛若一道天外隕石劃過天際,激動起絢麗的光彩,向著韓宇狠狠撞擊而來!

血劍斬破了火焰巨劍,其上所攜帶的氣勢卻依然強悍無匹,頓時在河面激蕩起一陣滔天巨浪,在水流的波動下,韓宇的身形不斷顫動。

望著那撞擊而來的血劍,韓宇喉結不由輕輕蠕動,不得不承認,這以神識融合法器,傷人傷己的秘術,的確是同歸於盡的狠毒秘法。

「呼!」

當下沒有絲毫遲疑,韓宇手掌一引,煉域鼎碧光閃爍,赫然向著那疾射而來的血劍呼嘯而去。

「螳臂擋車,不自量力!」血劍中的虛影猙獰一笑,當下劍尖血光一凝,向著煉域鼎狠狠刺去!

對於煉域鼎的防禦能力,丁世真已然了如指掌,憑藉血劍此時的威力,破除那防禦根本毋須費那吹灰之力!

雖然以神識祭契法器,將有損根基,不過只要神識沒有受損,依然有著迴旋的餘地至少不會就此身殞,總比命喪於此強過千百倍,憑藉煉體一道上的天賦,他依然能夠取得不錯的成就,而韓宇在這次,將就此身殞道消!

思量至此,丁世真那扭曲的心,總算是得到了一絲慰藉,嘴角盪起一絲陰冷的笑容,向著不遠處眺望而去!

「叮!」

一聲清脆悠揚的撞擊聲,赫然在河面蕩漾而開,只見血劍以勢如破竹般的氣勢將煉域鼎迸發才的碧光波紋頃刻擊潰,旋即狠狠的擊在鼎身上,一股強悍的勁力席捲開來,煉域鼎被震得倒飛而出,在虛空中蕩漾起兇悍的能量波動,而這股波動隨著勁力的衝擊,盡數向著韓宇湮沒而去!

「波!」

兇悍的勁氣衝擊而來,在距離韓宇不過尺許時,他身上一陣絢麗的光芒綻莫大放開來,在其周身形成一個光罩將他緊緊護持!

隨著元氣的狂猛衝擊,光罩僅僅是支撐了瞬息,一道道清晰可見的裂紋便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蔓延開來,當裂紋遍布光罩宛若蜘蛛網時,光罩微微一顫,徒然嗡的一聲悶響傳出,就此潰散!

「轟!」

狂猛的勁氣狠狠的轟擊在韓宇身上,鱷虎甲雖然將其上的幾成勁力抵擋了下來,那強悍的衝擊依然是將韓宇震的身形倒飛而出,一口鮮血噴吐而出!

「呵呵,結束吧,這就是得罪我丁世真下場!」

就在韓宇身形倒飛而出時,血劍上的虛影猙獰一笑,血劍豪不留情的向著虛空中那道倒飛而出的狼狽身影狠狠刺去。

在遠處的丁世真此時亦是滿臉愜意,雖然這代價大了些,總算將這個難纏的傢伙,解決了。

「九炎你還愣著幹什麼?」韓宇身形倒飛而出,尚且未將氣血穩住,見得血劍依然攜帶著一股勢不可擋的氣勢疾射而來,驚駭下,連忙喝道。

「這難纏的傢伙,龍爺非得抽其筋骨不可!」

九炎天龍恨恨的瞪了一眼丁世真,龍嘴中一口龍元輕吐而出,小爪一引,一道金光便是攜帶著一股恐怖的氣息至韓宇火胎中疾射而出!

金光驟然疾射而出,隨著九炎天龍小爪的揮動,金光赫然化為一道氣旋向著血劍纏繞而去!

金光氣旋頃刻便和血劍迎擊,對於血劍那強悍的氣勢視若無睹,直接將其緊緊的纏繞包裹,而後,金光閃爍,一道道詭異的波紋好似吞噬氣旋一般,開始消融著血劍上的氣息。

這九炎天龍出手后,韓宇身前的氣息壓迫頓消,眉頭舒展,身形一震將外力卸去,雙腳在虛空交錯借力,向著河面輕盈飄落。

「這是……!」

見到詭異的金光氣旋纏繞而來,血劍上的虛影頓時眸露驚詫,這驀然出現的氣旋不僅輕易的便劍血淹沒,血劍上的能量竟然亦在被其不斷的蠶食,他的神識亦隨著血劍氣息被蠶食而變得孱弱了起來。

驚詫下,丁世真滿臉駭然的向著韓宇瞧去,實在無法想象這個青年,竟然有著這詭異的手段。

「嗡!」

金光氣旋,不斷流轉,詭異的符紋氣旋不過片刻,便將血劍所散發的能量蠶食一空,血劍上,那一條條經脈般紋路徒然爆炸了開來,至此劍身氣息頓消,便是劍柄上的虛影亦是極快的晃蕩起來!

「啊!」

凄厲的慘叫身從劍身上傳出,緊隨著劍柄上的虛影一陣晃動,終於是消散於劍身!

隨著血劍消散,一柄形式古樸的小劍憑空出現在河面上空,然而劍身上的符篆儼然潰裂,劍身亦崩裂出一道道清晰可見的細紋。

「解決了!」

韓宇飄落於河面的一塊浮木上,瞧得那氣息全無的小劍,不由松來口氣,丁世真以神識融合法器,所施展出來的氣勢,竟然絲毫不弱於半步奧義的修者,甚至尤甚當初那朱洪天一籌。

「小子,龍爺可不是吹的吧,這樣的貨色頃刻便可解決!」收回金光氣旋九炎天龍眼皮一掀,得意的說道。

韓宇白了一眼九炎天龍,烈焰斬和煉域鼎雖然沒有抵擋住血劍的攻勢,卻或多或少的消耗了其幾分氣勢,否則,便是九炎天龍亦無法這麼輕易將其解決。

雖然知道此點,不過韓宇便沒有反駁,畢竟,此次若非九炎天相助,他根本無法抵擋這一擊。

就在血劍潰散的同時,在遠處的丁世真驀地臉色煞白,哇的一聲,一口精血赫然從口中噴吐而出,顯然在本命神識潰散后,在氣機的牽引下對他造成了不小的損傷!

夕陽已落,此時夜幕降臨,隨著那恐怖的元氣風暴平息后,河面一陣涼風襲來,捲起漫天雲霧,為這大戰後的河面平添了一分和諧的氣氛。

「戰止了么?」

雖然已經是夜幕降臨,可無論是河畔還是,河中依然是有著無數道的眸光注視著河中的動靜,從適才那般恐怖的衝擊下,赫然已經決出了勝負,只是在這夜幕下由於距離甚遠,卻是無人能觀得其中的情況。

「誰勝了?」

河面那艘隨波蕩漾的烏篷船,帶著輕紗的女子,那顆緊張的心便如,河面蕩漾起的波紋,久久未能夠平息。

河心,韓宇在將體內氣息平復后,凌厲的眸光穿透,雲霧向著對面掃視而去,嘴角驀地挑起一絲邪笑,「神識已經潰散,縱使你還有著底牌,亦無法使用精神力觸發了!」 「快快快!都特么的加把勁!」孫磊站在倉庫門前,臉色漲紅的催促著。

時間就是生命,不僅僅是他們的命,同時還有蒼狼以及一隊隊員的命。他如何能不著急?

之前暗殺行動暴漏,訓練基地的教官被驚醒,天龍雇傭兵不得不迅速向叢林轉移,而在衝進叢林之後,蒼狼立刻向孫磊下達了新的作戰命令。

命令是:蒼狼帶領一隊隊員,在叢林中繼續奔襲,以此來吸引那些追來的教官和訓練隊的注意力,與此同時孫磊則帶著剩下的天龍雇傭兵向另一個方向移動,在避開追來的教官和訓練隊以後,立刻再殺一個回馬槍,火速回到基地找倉庫搶取物資彈藥。

這本來就是今天晚上他們奇襲生活區的目的,如果最終只是殺了人而沒有得到物資,他們的計劃就等於是失敗了!而且經過這一次的事情之後,訓練基地對於倉庫的看守必定更加嚴格,所以今天晚上他們只能成功不能失敗。

另外訓練基地的教官以及訓練隊,也不可能想到天龍雇傭兵在他們的緊追不捨下,竟還敢偷偷分出去一部分兵力再去偷襲生活基地。

畢竟訓練基地的教官和訓練隊,這時候還沒有意識到敵人的目的是倉庫里的那些生活物資和彈藥補給。他們以為敵人這一次的闖入,就只是為了偷偷的暗殺。

所以他們把留守在基地里的訓練隊大部分都派去了追繳敵人,卻是只在基地留了一小部分人看守。毫無疑問這是基地防禦最為薄弱的時刻,因此這一次孫磊帶人殺個回馬槍,看似兇險異常,其實這無疑是最明智的決定。相反此時此刻蒼狼和那些一隊的隊員才是真正的危險至極!

一隊一共二十個成員,加上蒼狼本人他們也才21個人,然而21個人卻要偽裝成一百個人逃跑的痕迹,並且一邊還擊一邊撤退,還要注意弄出更大更多的動靜,其任務之艱難絕對令人無法想象。更重要的是,他們還要在一百多個訓練隊的追擊下想方設法的活下去……並且最終還要讓他們不被那些正從叢林深處趕來支援的訓練隊所包圍!

其實,不得不說。這幾乎是一個不可能完成的任務。真正的九死一生。

然而最起碼到此時此刻,蒼狼和一隊的隊員們做到了,他們成功的吸引了大部分的火力,為孫磊的行動創造出了極為有利的條件。所以孫磊此時快要成功了!

成功掠奪了武器彈藥的倉庫,緊接著又成功掠奪了存放生活物資的倉庫,食物、飲水統統得到了極大的補充。

說來令他們很方便的是實驗室訓練基地,每隔一段時間就會去薩拉市,用食物和飲水換取薩拉市人民的加入,所以在存放生活物資的倉庫內,很多食物以及飲水都是成箱,城桶打包好的,這在一定程度上免去了天龍雇傭兵很多的麻煩,現在他們所需要做的就是儘快把這些東西搬運到車上,然後開著大卡車迅速逃離。

用了半個多小時的時間,裝了足足四卡車的東西,孫磊知道已經差不多了,這些物資和彈藥如果能夠成功運進叢林,已經足夠一百個天龍雇傭兵使用很長一段時間了。因此他果斷的下達了撤退命令!

「隊長,要不要把剩下的這些東西給端了!」一個天龍雇傭兵說。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