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她今年居然才想起來,的確,是個好機會。

成為四嫂的第一年,她一定要好好表現,送一份不但伊一還要四哥也喜歡的禮物,送什麼好呢?

宋伊一輕聲問,「所以我們現在是真實的現實中吧?不是做夢,不是穿書之類的。」

桑桑一愣,「伊一,你…你沒事吧?」

宋伊一輕輕地嘆了一口氣,「你四哥太上頭了!」

桑桑忍不下去了,「你才知道嗎?那麼多男人都被我哥掰彎了,為他守身如玉呢!但是因為有人被我哥虐過,不敢說,藏在心裡而已,娛樂圈就有一個小鮮肉,長得很鮮嫩多汁,小奶狗那種,我知道的!」

宋伊一心情複雜地「哦」了一聲,原來還有男人想和她搶老公呀。

心情那叫一個酸爽複雜!

桑桑,「女人,你以為你不一樣嗎?說實話吧,其實你也一樣,經常喝酒一上頭就開始叫我哥名字,不止一次好嗎?」

宋伊一,「有嗎?我不記得了!」

桑桑輕哼了一聲,「每次我都聽到了好嗎?而且那次你揚言要泡他,還被他抓了現行,這個總記得吧?」

宋伊一搖頭,死不承認,「不記得了。」

桑桑,「你就裝吧,我二哥和三哥說了,傅家四爺已經昏君模式上線了。」

宋伊一,「……」

唉!

她不是要被傳成妖妃模式了?

內心瘋狂拒絕!

桑桑唉了一聲,「要是我四哥不是我四哥就好了,我一定和你搶男人,你知道嗎?聽到我二哥學四哥昨天說的那些話,我快要瘋了,全程在啊啊啊啊嚶嚶嚶嚶,少女心都要爆了。」

宋伊一腦海里浮過下午的畫面,「有那麼嚴重嗎?」

桑桑,「有!如果有個男人這麼和我說,我一定跪下來叫他爸爸。」天平小說網

宋伊一心情複雜,「你的節操呢?」

桑桑重重地嘆了一口氣,「宋伊一,我傅瑾領過證蓋過章的女人,傅家的四少奶奶。」

「傅瑾不才,沉湎四少奶奶美色,她就是要天上的星星,我也會給她想辦法摘下來。」

「就算她現在突然纖纖玉手一指,指明要了誰的狗命,我一秒都不會猶豫,立馬會讓那人挫骨揚灰。」

宋伊一,「……」

傅家這位大小姐要瘋了,她想幹什麼!

大半夜不想讓她睡覺了?

聽筒那邊很快傳來了桑桑少女懷春激動不已的聲音,「伊一,說老實話,你當時是不是想抱著他的腿狂叫老公了?」

宋伊一,「沒有!」

那時候真沒有,現在卻有!!

桑桑「唉」了一聲,「我去你和我四哥的送福超話打卡了,不行,這狗糧要讓大家都吃吃,糖尿病不能我一個人得,要死大家一起死。」

宋伊一,「求了,別!」

桑桑,「再見,我掛了,去製作小視頻了,一會兒做好發給你,見識一下影帝超級大粉千萬剪輯師的名不虛傳。」

宋伊一還沒有來得及出聲,通話終止了。

瘋了,不是她一個人瘋了,所有的人都瘋了。

她頭痛,她失眠,這樣的夜裡,腦子裡都是那個上頭的狗男人。

這個時候,突然很想聽聽這個世界上最真實的聲音,證明自己沒有在做夢,生活在現實中。

於是,她將宋仁義的電話從黑名單里放了出來,撥了過去。

宋仁義剛睡著,打了一聲驚雷一樣的呼嚕,枕頭下手機突然響了,聲音太大,他直接從夢裡嚇醒過來,接了電話,一陣咆哮,「你是誰?真他媽有病,大半夜給老子打什麼電話,嚇死了老子……」

宋伊一黑臉,掛了電話。

可以確定,這不是夢,是現實!

宋仁義還是送宋仁義,真的一點都沒有變!

那頭的宋仁義,看清來電清醒,整個人都清醒了,臉色發白地看向驚醒過來盯著自己的劉芸,「剛…剛才,宋…宋伊一那個白眼狼給我打電話了。」

宋伊一!

劉芸臉色一陣青一陣白。

自從上次傅家四爺發了那條微博以後,嫣然一家就消失了,人間蒸發了一眼,再也沒有出現過,也聯繫不上了。

頓了一陣,她看向宋仁義,「你把手機給我!」

宋仁義有點犯怵,「那個小畜生現在身份不同以往了,我們還是不要再招惹她了。」

劉芸紅了眼睛,「你放心,我知道分寸,我只是想問問嫣然的事,嫣然到現在還沒有消息。」

聽到嫣然兩個字,宋仁義眸子戾紅。

自從嫣然失聯以後,家裡日子一天不如一天了,再也沒有人幫他買東西了。

說起這個,看向劉芸,「當初生下宋伊一這個白眼狼的時候,真應該當時就把她掐死。」

劉芸輕嘆了一口氣,「我先試探試探,看她打電話過來幹什麼。」

宋仁義將手機遞給了劉芸,忿忿地出聲,「你說傅家那個四爺腦子是不是進水了?宋伊一那個小白眼狼有什麼好的,他看上她哪裡了?我們家嫣然那麼乖那麼好,哪裡比不上宋伊一了!」 劉芸黑著臉出聲,「男人都是下半身思考的動物,那麼膚淺,誰知道呢!」

宋仁義從床頭的柜子上拿過一個擺頭照片,看著照片里的秦嫣然,潸然淚下,「我的寶貝嫣然呀,也不知道她現在在哪裡,過的好不好。」

劉芸聽了,心裡更難受了,低頭看了一眼宋仁義的手機,兩隻眼睛刺拉拉地盯著宋伊一三個字,撥了出去。

「對不起,你撥打的電話暫時無法接通……」

再打,還是這樣,氣的摔了手機,「這個宋伊一,簡直有病!」

她從宋仁義手裡一把搶過秦嫣然的照片,緊緊地抱在懷裡,淚眼婆娑地出聲,「要是嫣然有個三長兩短,我做鬼都不會放過她!」

宋仁義抱著劉芸,安慰地出聲,「說不定她現在日子就很不好過呢,嫁入豪門的哪有個過得很好的,嫣然沒有嫁到傅家也挺好的,搞不好宋伊一現在正給傅家老太太和婆婆端洗腳水呢!」

劉芸,「……」

宋仁義,「好了,不難過了,不是搞不好,一定是在端洗腳水,日子不好過,打電話想和我們講和,沒門,就算她現在拿著錢跪著求我叫爸爸,我也不會放她進門的。」

劉芸「唉」了一聲,「這幾天又夢到了我們嫣然,她說她過的一點都不好,穿不暖吃不飽,哭的很傷心,我心裡這個難受呀。」

宋仁義,「不會的,不會的,我們嫣然那麼乖那麼惹人喜歡,宋伊一那個殺千刀的,哪裡比得上嫣然一根頭髮。」

……

墅園

宋伊一看到攔截了兩條來電的提醒,眸底閃過一抹冷色。

這個時候,宋仁義夫婦一定在咒罵她吧?

記得第一次聽他們惡毒的咒罵,當時都驚呆了。

「你怎麼出門不被車撞死!」

怎麼說她也是他們的親生女兒,他們怎麼可以那麼罵她。

再後來,「賠錢貨」、「沒用的東西」、「小賤人」掛在嘴邊,類似的如數家珍一樣。

所以,這樣的親生父母,她都懶得去搞好關係的,只想打包送給秦嫣然,再說一句,「不用謝。」

計劃了那麼久,等了五年回來,還是沒有甩開宋仁義夫婦,不過最近他們倒是很安生。

算不算徹底甩開了?

正出神,敲門聲響起。

她剛剛平息下去的情緒,瞬間上來了。

遲疑了片刻,輕聲問,「是你嗎?」

傅瑾站在門外,「嗯」了一聲。

宋伊一兩隻手揪緊了被子,「我睡了。」

然後,門外安靜了。

她等了片刻,下了床,走到門口,輕輕地喊了一聲,「你還在門外嗎?」

手已經打開了門,看到站在門口的男人,腦子轟地熱了。

傅瑾低聲道,「不在了。」

宋伊一,「……」

這是什麼上頭老公!

鼻腔里突然一熱,伸手一接,看到一滴殷紅的血濺在掌心,窘迫地紅了臉。

傅瑾臉色白了幾分,「怎麼了?」

宋伊一,「……」

她會告訴他是男色太上頭了嗎?

不會,絕對不會!

捂住鼻子,尷尬地出聲,「只是流鼻血,沒事的。」

她連忙轉身,去了衛生間。文筆書吧

宋伊一站在盥洗池前,俯身洗鼻子,可是怎麼也止不住,鼻血不停地留。

旁邊有衛生紙,她撕了一截,塞到了鼻孔里,抬頭,用冷水拍額頭,突然看清鏡子里的畫面,愣在那裡。

他怎麼也流鼻血了?

天降媳婦姐姐 傅瑾反應過來,黑著臉捂住了鼻子,嗓音黯啞地出聲,「我先回房間了!」

宋伊一「哦」了一聲,愣愣地看著他僵硬的背影。

他…他不會和她一樣吧?

然後,鼻腔里又熱了。

一番處理后,躺在床上,盯著天花板,思考人生。

這都什麼事!

忍不住打開手機,看了看她網購的東西,還在路上,顯示後天才能到貨。

放下手機,失眠了。

不知道那個害她失眠的狗男人是不是和他一樣?

最好一樣!

好夫妻,有難一起當嘛,總不能大難臨頭各自飛吧?

……

第二天吃早餐的時候,張阿姨看到四爺和四少奶奶氣色似乎不太好,下眼瞼隱隱泛黑色。

唉,新婚夫妻這樣也正常。

她到一邊,悄悄地給傅家老太太報了一個喜。

老太太昨天晚上也睡不得不太好,因為昨天的事,心裡有點難受,怎麼說她以前也疼過傅垣父子,又生氣又失望,恨鐵不成鋼。

看到張阿姨發來的微信,心情好多了,【嗯,不錯,辛苦你了,最近多熬湯,好好給他們兩個養養身子】

她都有些緊張。

不知道伊一到底能不能懷上他們傅家的孩子。

最好能!

傅家好久都沒有好消息了,她盼星星盼月亮,脖子都伸長了,這些孩子們,沒有一個給她報喜的。

一高興,她直接給張阿姨轉了一萬塊錢。

張阿姨一看,嚇到了,【老夫人,不用的,這是我應該做的】

她沒有點收。

傅家老太太沒有辦法,只好打電話給嚴超,「你去商場,買兩套護膚品,伊一一套,張阿姨一套,都買最好的,特別是伊一那一套,一定要沒有任何添加,適合孕婦使用的,記好了嗎?」

嚴超振奮地出聲,「好的,老夫人,四少奶奶有好消息了?」

傅家老太太信心滿滿地出聲,「還沒有,不過女人的第六感告訴我,伊一一定能懷的上我們傅家的孩子!」

她剛掛了電話,又想起什麼,打給了嚴超,「再給伊一買幾雙舒服的鞋子,好看又舒服的,平底鞋,記住了嗎?」

嚴超,「好的,老夫人。」

傅家老太太想了想,「再買一些好看的衣服吧,買點女孩子喜歡的飾品,全部都送過去。」

掛了電話,她坐在那裡的,臉上浮著笑,無線嚮往。

伊一,奶奶相信你,一定可以的,要加油哦!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